凌先生,你家团宠又在打怪了

内容简介:

玄幻奇幻小说《凌先生,你家团宠又在打怪了》作者:辛弃安,小说讲述了宁瑜凌九枭的精彩故事

好热,好痛!

宁瑜觉得有团烈火正在灼烧着每一寸肌肤,**辣的。还有什么东西从喉咙往身体里面钻进去,使劲撕咬着她的五脏六腑。

她疼得青筋一根根凸起来,四肢不停地打颤,豆子大的汗珠密密麻麻地渗出,似下雨。

忽然一股寒意包囊住她,冰冰凉凉的,压制住身体的热火。肚子里面的东西渐渐地安稳下来,疼痛也慢慢地褪去了。

她的意识逐渐清晰。

耳边传来清婉而媚柔的女声:“你醒了吗?”

宁瑜费劲地睁开眼,只见眼前站着一个长得极美的女人,猫脸圆中带尖,高鼻红唇,大大的眼睛泛着幽蓝色光泽,她是个混血儿。

她用一根玉簪绾起墨发,露出纤细**的脖颈,身上穿着一袭海棠花红色旗袍,上面绣着精美的白牡丹花样。

她长得实在太美,还有之前的男人也太英俊了,他们都美得跟天仙似的,宁瑜更加确信自己不在人世。

宁瑜重重地咬着嘴角,抱着最后一丝期许问道:“姐姐,我是不是死了?”

女人噗嗤一声笑了,打趣道:“我长得有那么可怕吗?你被我吓得认为自己死了。”

宁瑜睁大眼珠儿,定定地盯着女人半响,再用力地掐着胳膊,马上传来真实的刺疼感。

她仍是难以置信,提高了音量追问:“我真的还活着?”

“对啊,小丫头,你超级勇敢的。即使有异能的人被死亡虫子全身撕咬,都会疼得满地打滚。你只是个普通人,竟然能忍着疼跑上几十米。”

宁瑜听见女人喊自己是小丫头,马上掀开盖着的冰毯,发现自己换上一套干净的新衣服。

在逃亡路途中,她为了保护人身安全,故意剪短头发,学着男人的样子说话走路,又因长得又黑又瘦,根本没人看出她是个女孩子。

女人瞧出宁瑜的小心思,摸着她的头低声哄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这是我们之间的xiǎo mì密。”

宁瑜抬头戒备地望着女人。

这段时间,她经历过了太多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根本不敢得信任何人。

女人弯下腰平视着宁瑜,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伸出小拇指温柔地说:“你要是不信,我们拉勾勾,谁骗人谁是小狗。”

宁瑜半信半疑地伸出小拇指,两人手指勾在一起时,她恶毒地补充道:“谁骗人谁不得好死。”

女人并没有生气,而是抬手抚着宁瑜乱糟糟的头发,柔声说道:“小丫头,我叫白妍儿,你叫什么?”

宁瑜仍是心存戒备,不愿说全名,只说小名:“阿瑜,周瑜的......”

不等她说完,白妍儿猛地站起身,快速地拿起床头的手术刀,直往大门处扔过去,刀子牢牢地**钢铁门好几寸,刀锋闪着刺眼的光芒。

她双手插在腰间,大声怒吼:“沈易云,你想找死是吧?老娘警告过你多少次,不准偷窥!”

怒吼声大得就像是河东狮子吼,震得耳朵嗡嗡作响。

宁瑜看着白妍儿从温柔娇美的小白兔瞬间变成狂躁粗暴的母老虎,惊讶得张大嘴巴。

门从外面推开,一位衣冠楚楚的男人走进来,手里捧着一束红玫瑰。

他依着门框,深情款款地说:“妍儿,人家都说打是情,骂是爱,现在你都要用刀了,原来你对我如此情深,我真是太感动了……”

白妍儿气得又抓起一大把小刀朝着沈易云扔了过去,怒斥:“你给老娘闭嘴。“

沈易云闪身躲开刀子,还不忘真情表白:“妍儿,你就算是送我刀子,我也会心甘情愿收下的。”

刀子好似有了生命,死死地跟在沈易云的后面,招招都是朝着他的命门扎去。

沈易云上窜下跳地躲避刀子,却没有反击。

刀子满天飞,锋利的刀刃将窗帘割成碎片,打碎了花瓶,切碎了盆栽,屋子到处都是乱糟糟的。

宁瑜蜷缩着身子紧贴着床头坐着,狐疑地打量着眼前两个人,搞不清楚他们是战友还是敌人?

沈易云抓住最后一把刀子,笑嘻嘻地调侃:“亲爱的,我就知道你舍不得伤害我。”

“是吗?”白妍儿拉下脸阴森森地回道,她从头发后面拿出一根黑针。

屋子里空气立刻变得异常湿冷,那种冷仿佛能渗入人的骨子。

沈易云不再嬉皮笑脸,举起双手讨好地说道:“我错了,你那玩意真的会要人命,还把它收回去好吗?”

“休想!”白妍儿冷哼一声,无情地将针射过去,针尾闪动着妖异的红光。

沈易云撒腿往门口冲去,焦急地大喊:“老大,快救我,有人要谋杀亲夫啊!”

门再次被推开,走廊处站着一位高大挺拔的男人,他的长相冷峻硬朗,又板着张脸,整个人看上去特别严厉森严。

宁瑜一眼就认出他是往嘴巴塞蓝色东西的男人,看来他就是队伍的首领了。

沈易云飞快躲在男人的后面,还故意挑衅地冲着白妍儿做鬼脸。

来势汹汹的黑针在离男人一米的地方骤然停下,黑针扭曲变形,然后落在地上瘫化成又细又长的黑虫。

白妍儿狠狠地瞪了眼沈易云,低垂着头不情不愿地道歉:“老大,对不起。”

男人没有吱声,他冷傲地扫了眼狼狈不堪的屋子,旋即面无表情地朝着病床走去。

他的气场非常强大,压得人快要喘不过气来。

他每靠近一厘米,宁瑜的心就向上提一下,她猜不出男人要干什么?

突然男人猛地伸手按在宁瑜的胸口处,手掌温热的体温透过单薄的衣料袭来。

尽管宁瑜尚未发育,身材平板得跟男孩子没什么两样,但她终究是个女孩子。

全身的血液直往脸上涌去,红得脸颊发烫,她惊慌地拍开男人的手,大声质问:“你要干嘛?”

“别动!”男人霸道地命令。

他粗鲁地擒住宁瑜的双手,扣在身后,然后弯腰还想再凑近她。

宁瑜挣扎地扭动着身子,又急又恼地破口大骂:“老子是男人,你快点放开我,你是个大变态。”

“你再动,我扭断你的手腕。”

男人长得好看,声音也极其动听,但脾气糟糕透顶了。

旁边的白妍儿见状忙走上前,劝道:“老大,她确实没有异能,不过虫母蛊在她的体内寄生了。”

男人微眯着眸子把宁瑜从下到上打量了一遍,目光锐利得似乎要把她从里到外都看透了。

他优雅地收回手,冰冷冷地对白妍儿叮嘱:“别浪费物资,她就交给你!”

“好。”白妍儿利索地应道,赶紧帮宁瑜盖上被子。

男人没有多加逗留,转身健步朝外走去,沈易云紧跟在他的后面。

空气中残留下男人身上沉郁清冷的香味,煞是好闻。

小说《凌先生,你家团宠又在打怪了》 第2章 长得蛊惑众生的男人 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