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尔尔

内容简介:

幻想时空小说《不过尔尔》作者:白鹭成双,小说讲述了离烨,尔尔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离烨女主叫尔尔的小说是《不过尔尔》,这是作者白鹭成双原创的仙侠奇缘类小说,在小说中离烨和尔尔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离烨女主叫尔尔的小说是《不过尔尔》,这是作者白鹭成双原创的仙侠奇缘类小说,在小说中离烨和尔尔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离烨活了八万年,没少破杀戒。

他见过各种各样向他求饶的脸,憎恨的、绝望的、不甘的,每一张都很狰狞。

但眼前这个人,没有皱脸,也没有嚎啕,只仰头看着他,露出一双充满期盼的眸子。

太和仙师说了,只要我上了九霄,就能另拜高门。这五行仙门一共十宗,我思来想去,怎么也是上神您这一宗最为厉害。”

离为火,且为上丙骄阳之火,灯烛之辉不能与之相较也。

五行相克,只要坎氏没落,离氏就是横行一方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尔尔心想,如果能拜他为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离烨就算再想毁灭一切,那虎毒还不食子呢。

多一个爹还多一条命,怎么都是她赚翻了。

你。”离烨喊了她一声。

正想得高兴,尔尔兴冲冲地答:怎么了爹?”

离烨:?

飞快地打了下嘴巴,尔尔端正地在他脚边跪好:小仙在。”

指尖的神火毫不避讳地透露出杀气,离烨垂手,将火放在她眼前:你看不出我是何意?”

回上神。”尔尔乖巧地答,小仙明白,上神想杀我灭口。”

......”

话是说得没错,但这语气里没有半点害怕之意。

离烨不悦,他低眸打量这个人,觉得很不尽兴。

神火偃熄,离烨收拢手:那现在呢,我是何意?”

......”

尔尔觉得他有点毛病。

但是转念一想,要毁灭天地的人,指定不是什么正常人,反复无常阴晴不定那就是家常便饭,她既然知道结局,那就破罐子破摔,死马当活马医了。

于是她诚恳地看向他:上神是看在小仙乖巧的份上,决定相信小仙一回。”

离烨阖眼:信你何事?”

信小仙真心一片,绝不会出卖上神。”尔尔握拳,眼神坚定,小仙既拜上神门下,便与上神生死与共,任是天打雷劈,小仙也不会做出半点对上神不利之事。”

说罢,十分干脆利落地掏出了一颗东珠,双手捧到他眼皮子底下:恳请上神青睐。”

修仙嘛,结元乃本根,肉身凡胎易伤着,所以结元一般都放在法器里。

但是,离烨就没见过这么华而不实的法器。

一颗珠子能做什么,弹鸟雀?

嫌弃万分,离烨还是将它捻了起来。

把结元的宿主交给他,意思是死生由他决断,今日所见所闻,她必定不会说出去。

只是——

离烨抬了抬眼皮:死人比任何保证都妥当。”

话是这么说。”尔尔弯了弯眼尾,伸出纤细的手指与他盘算,但小仙要是死了,就只是个不会泄露秘密的死人,无趣又乏味。而上神若是肯高抬贵手放小仙一马,那小仙便会是个不会泄露秘密的活物,能在上神跟前伺候,给上神做个消遣。”

他从来不缺消遣。

离烨有些不以为然,他不需要有人在跟前碍眼,也不需要旁人伺候,他收了神火,单纯是因为她不怕这个。

所以,下一瞬,他化出了一把锋利的长刀,刀口悬在她额头之上,银白的刀身泛着刺眼的光,正好照在她的眉心。

尔尔眨了眨眼。

她知道这位大佬生性残暴,动辄会起杀心,但她更知道,与他哭着求饶亦或是顽强抵抗的人,没有一个能活下来。

于是,哪怕心里有点怂,她也望着刀刃没退。

下一瞬,长刀变成了一道天雷,震天动地地落下来,却在离她头顶一丈远的地方戛然而止。

再下一瞬,雷变成了一头凶残的巨兽、一支穿越破月的箭、一条阴毒的蛟蛇。

它们来势汹汹,似乎顷刻就能把尔尔弄死,却又都在千钧一发之际停住。

尔尔咧嘴一笑,露出一排齐整的白牙。

她就知道。

虽然修炼之事上一直不太上进,但尔尔也算受上天眷顾,开得最晚的天窍,竟让她做了个预示梦。

梦里的离烨将诸天神佛一一杀尽,归天地于混沌,她这个连封号也没有的小仙,自然也受了池鱼之殃。

尔尔不了解离烨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她记得很清楚,哭着向他求饶的神仙死在最前头,一脸平静的人反而被他留到了最后一刻。

而她,屏气凝神地装死,也在最后被他发现,一道神火打散了千年修为,没于天地。

在魂飞魄散的最后一刻,尔尔想的不是别的,而是真羡慕离烨怀里抱着的那只猫。

普通的田家猫,不是神兽,也没什么法力,就因为合了这位大佬的眼缘而被他抱在怀里,避开了这一场浩劫。

而现在。

尔尔认真地端着脸上的神色,不敢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求饶之意。

只有把这一关扛过去了,才有机会当大佬怀里的猫。

离烨没有留情,变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厉害,麒麟玄武,妖兽修罗,每一只都来势汹汹,鳞片上的黏液鲜活万分,齿爪间杀气腾腾,几乎要戳到她的眼珠子。

可面前这个小仙竟还是不怕,不但不怕,甚至一脸崇拜地双手捂心:上神的仙术好生厉害。”

离烨:......”

这个强盛的杀气,光是障眼法可不成,上神一定是灌入了仙力,可太和仙师说,没有千年的修为,是不能随意让仙力凝气离体的,您一定苦练了良久。”

千年的修为?

离烨心里冷笑,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小仙。

没见过世面就算了,话还多,一边望着他的幻术,一边喋喋不休。

这个我可以学吗?太威风了,哪怕不杀人,飞出这百十来把剑放在身后,也气派。”

您真是我见过最厉害的神仙,凤凰都能变。”

您会变龙吗?我听仙师说,龙是九霄上最厉害的神兽,一般的障眼法压根变不出来。”

哇,真的能变龙!”

......”

离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是想用幻术将她吓死的,可到后来,自己竟像街上捏糖人的,一个个的变神兽给她看。

他变一个,她就惊叫一声,咋咋呼呼的,满眼都是崇拜,搞得他越变越起劲。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离烨眼神一沉。

眼前的幻象瞬间消失。

尔尔看得正高兴,冷不防没了,眉梢一耷拉:没有了哦?”

还失望起来了?离烨气不打一处来,也懒得在意她怕不怕了,挥手就想直接把她劈死。

结果还不等他落掌,面前的小仙晃了晃,身子一软,竟刷地从行云上坠了下去。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不过尔尔》第2章 想杀我灭口试读结束。

第3章没见过世面的小仙

尔尔这个姑娘,是被娇惯着长大的。

在人间便是帝姬,养尊处优了十八年,吃穿用度都极尽奢靡。到了太和仙师座下,更是因为模样喜人,深受师哥师姐疼爱,从来没为修炼之事发过愁。

换句话而言,她这八百年的修为水分极大,身子骨也比寻常神仙脆弱不少,方才被来路不明的东西冲撞过周身经脉,体内已经乱成一团,再被离烨这么一吓,气血上冲,蓦地便失去了意识。

从云上掉下去的时候,轻飘飘的,像纸片儿一样单薄。

离烨是不想接的,他反正要杀人灭口,让她直接摔下去,还省了动手的力气。

但他没有想到,这小仙坠着坠着,手腕上残余的阴气突然像被点燃的檀香,乳白色的烟雾漫溢出来,缱绻袅袅地将她整个人裹住。

坠落的趋势戛然而止,烟雾托着她,似是在犹豫什么。

脸色微变,离烨飞快地出了手。

炙热的火光扑腾翻滚,正冲而来,那乳白色的烟雾像是见了鬼一般,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想躲?离烨冷笑,反手抓回这小仙,一把捏住她的手腕。

他就知道坎泽那个老贼没那么容易与他认输,但不曾想竟舍得自己万年的神魂,与他玩这一出金蝉脱壳。

滚出来。”离烨眯眼。

面前的小仙昏睡不醒,被他掐着腰身拎着,小脸苍白,一动不动。

离烨不耐烦了,以离火之气灌进她的百会穴,打算来个瓮中捉鳖。

结果一探,他怔了怔。

空的?

但凡是个神仙,身子里就该有真气,这位倒是好,丹田里空空如也,就连经脉也有许多未通之处。

怎么上的九霄?

眼神复杂地看了看她,离烨继续探查。

然而,探遍她所有的经脉,坎泽的气息也再也没出现过,方才的白雾好像只是他的错觉,手里这个小仙,当真是又弱又干净。

坎泽那老贼别的本事没有,藏匿的功夫真是一绝。

怒气上涌,离烨掐了掐尔尔的腰。

他向来信奉斩草除根,所以这小仙是一定要死的。

可现在,坎泽的结元藏在她身上,若在没抓住的情况下直接杀了她,便等于破开宿主,还了结元自由,届时那结元便可自由来去,吸食天地灵气,更快结出新的神魂。

但若不杀,只要这小仙活着,坎泽就有卷土重来的那一天。

离烨冷眼看向手里的小仙。

昏迷中的尔尔正在一片温泉里泡着。

太和仙师崇尚节俭,仙门里自然是不会有温泉这种东西,她念了几百年了,终于有机会泡一泡,自然是撒开丫子翻腾。

正翻得高兴,突然就觉得腰疼。

尔尔最怕疼了,当即皱了脸小声哼唧,可还没哼两声,嘴巴就被一块烤肉捂住了。

这肉真香啊,她高兴地张嘴就想咬,可啊呜好几口,牙齿也够不着,气愤之下,尔尔伸出舌头卷了卷,想把那肉卷进来吃结果刚舔两下,那烤肉就是一僵。

紧接着四周就迅速地凉了下来,一股子杀气开始无声地蔓延。

冷不防地察觉到了危险,尔尔脑袋一耸就想躲,但腰上实在太疼了,疼得她再怎么躲,也还是三魂七魄归位,倏地醒了过来。

温泉没了,四周的光也消失,高耸的黑色石柱沉默地矗立在四周,显得这宫殿格外的空旷。

尔尔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人的怀里,那人火红的袖袍铺落在宽大的王座上,一手撑着额,一手捏着她的腰。

醒得倒是快。”他开口,霭色的眼眸落在她的脸上,冰凉阴晦。

尔尔愣了愣,看看他又看看自己的腰,不提这杀气,先委屈地扁起了嘴角:你掐我做什么。”

我还可以杀了你。”

我知道。”尔尔不甚在意地摆手,然后掰开他的手指,眼泪汪汪,那也不能掐我。”

......”

修为低的小仙是不是脑子也不好使,都能杀,为什么不能掐?

离烨很不能理解,眉峰皱起。

寻常小仙见着他是避之唯恐不及的,被他威胁两句,都得回去闭关几百年。

结果这个小仙倒是好,醒来就开始捂着腰哀哀叫唤,不但没有怕他,反而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角度靠坐好,眨巴着眼问:这儿有热水么?”

离烨:?

这里是离氏仙门,又不是客栈。

没有。”

啊。”尔尔耷拉了脑袋,可是我腰疼。”

死了就不疼了。”

知道了知道了。”

尔尔从他怀里爬下去,丝毫没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只皱着鼻尖打量四周:怎么这么空,什么都没有。”

她嘚吧嘚吧跑去左边的空地,伸手比划了一个圈:能在这儿给我弄个浴桶么,泡一会儿我就好了。”

不能。”

那汤婆子呢?”

没有。”

......”尔尔用极度失望的眼神看向他,仿佛在说,修为这么高的人,竟搞不定这点东西。

离烨额角直跳。

他想不明白自己已经流露出这么明显的杀心了,她为什么不害怕,虽然他的确决定留下她,好抓住坎泽的结元,但在她眼里,他应该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神。

她凭什么还想泡澡?

你是不是伤着哪儿了,还没好,不便动用太多真气?”尔尔想了好一会儿,体贴地道,那我自己变一个。”

说着,双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

离烨皱眉看着。

一炷香之后,空旷的宫殿里嘭”地出现了一个小木盆,巴掌大,还没有装水。

尔尔却像是很满意,拍了拍手夸奖自己:又精进了。”

离烨:......”

八百年的修炼都修脸皮上了?

嗤了一声,他抬起了袖袍。

轰隆——

宫殿的半块地面裂开、下沉,一眼泉水翻涌而上,顷刻间温泉落成,池边平整,生出野花,池中热气腾腾,水雾缭绕。

尔尔瞪大了眼。

还,还能弄出温泉来的?

她双手捂心,满眼亮晶晶地回头,仰望王座上的那位大佬。

这个眼神显然比先前那个眼神让人受用。

离烨轻哼,不屑地拍了拍袖袍。

没见过世面。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