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抬棺

内容简介:

悬疑灵异小说《九龙抬棺》作者:九当家,小说讲述了张九阳,林婉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张九阳女主叫林婉的小说是《九龙抬棺》,这是作者九当家原创的悬疑灵异类小说,在小说中张九阳和林婉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张九阳女主叫林婉的小说是《九龙抬棺》,这是作者九当家原创的悬疑灵异类小说,在小说中张九阳和林婉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我诡异的一幕被吓了一跳,不等回过神来,蛇皮就很快的燃烧干净,只留下一堆灰烬。

可房间里,却突然刮起一股阴风,肆虐一圈之后,顺着窗户就刮了出去。

我看着地上的灰烬,半天没回过神来。我知道,刚才有东西在房间里,不过已经离开了。

我连忙拿出寻阴伞,灯光在爷爷的身上一照,不由得吃了一惊。

因为,爷爷的死亡已经超过六个时辰。

我的额头油的冒出了一身冷汗,这说明,昨天午夜里和爷爷说话的,一定不是人

深吸口气,我很快的平静下来,看着爷爷祥和的面孔,我不由得悲从中来,眼睛一红眼泪就就躺下来。

早在半年前,我便看出来爷爷脸上有死气,那时候我就知道,爷爷的寿元其实早就到了,只是他在用什么方法硬撑着。

目的,就是为了这一刻,他坚持到六十年,一整个甲子。

到底为了什么?

平复好自己的心情,眼下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那就是找一个爷爷口中的伪阳体。

这种人本人就罕见,这一时半会往哪里去找?爷爷可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

没办法,只好先发丧。

刚打完电话,我的手机就响了,一个陌生号码,对方声音很有磁性,说了句小少爷节哀顺变,之后就挂了电话。

很奇怪的一个人,不过我也没有太在意,可仅仅半个小时之后,一辆越野车就风驰电掣的开到了我家的大门前。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皮肤黝黑体格健壮年轻人,寸头圆眼,脸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疤。

我心中一惊,顶上红光如血,直逼华盖生出戾气,这人杀过人!

他一下车就向我走来,喊了句小少爷。我顿时听出来,是刚才电话里的那个人。

我想进去看看四爷!”他说。

不等我说话,他跨步进入了堂屋,可就在他跨过门槛的那一瞬间,屋子里忽然刮起了一股阴风,隐隐约约带着一股虎啸之声。

我心中惊骇,见他进了房间连忙跟了上去,刚想开口询问,这人却规规矩矩的退后一步,在距离床榻三尺之外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四爷,虎子来给您磕头了。”

说着,嘭嘭嘭就是九个响头。

我诧异的说不出话来,三跪九叩这是古代的帝王之礼,流传至亲只有血肉至亲才可这样叩拜,他一个外人这是干什么?

可我看他行为举止,分明是知道规矩的。

九次叩首,九声闷响,当他站起来的时候,额头已经通红一片。

四爷,头磕完了,是走是留你来说。”

话音刚落,爷爷床上的纱帘上突然一阵风刮过,掉下来一封信。

真的是爷爷吗?我感到惊讶。

深吸口气不等我弯腰,虎子已经将信捡了起来,恭恭敬敬的递给我。

打开信封,我惊讶的发现里面里竟然是黄纸,却没有字。

正在我诧异的时候,黄纸突然缓缓的流血了,红色在纸上蔓延开来,逐渐形成了一个字~留”

天,这竟然是一张契约血书!

太好了,四爷恩情永生不忘,今天起我的这条命就是小少爷的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虎子一脸激动,然后后退一步,竟然单膝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愣住了,连忙将他扶起来。

愣了好半天了我才逐渐梳理明白,这个人显然是爷爷的安排。

那他是不是就是我要找的伪阳体质?

”想到这里我连忙问了虎子的生辰。

失望的是,虎子非但不是伪阳体质,反而八字纯阴命中冲煞,是罕见的佰虎喋血命格。

佰虎喋血命犯太岁,天生的杀气厚重,这种人生下来就注定两种命,要么天生将军战场杀敌,要么就是杀人越货一身血债,除了这两种命格之外,别无其他。

我观虎子虽然天庭饱满,却煞气冲天,并无一丝贵气,显然他并不是前者,那也就是说,这货以后是个杀人越货的人物。

这么一个危险人物,爷爷却让他跟着我?

百虎降世,血光自来!看来,我的路注定了并不太平。

而我也因为这件事,差一点丢了性命。

中午,虎子去街上办事还没回来,两个人就一前一后的进了门。

领头来人是我们村出了名的村霸李来福,人称李四狗。

李四狗子共兄弟五个,他排行老四,所以叫李四狗。

四个兄弟都不是好人,老大更是是市里有名的开发商,算是十里八乡的名人。

李四狗仗着几个兄弟,平日里横行乡里,干尽坏事,但凡有什么有好处的事,他都要横插一脚巧取豪夺,乡里乡亲恨透了这家伙,却没人敢动他们。

爷爷在世的时候,他唯独不敢来我家惹事,今天爷爷刚刚发丧他就来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连忙出门笑脸相迎,李叔,你怎么来了?”

李四狗三角眼一挑,往屋子里瞟了一眼,见家中已经搭起了灵堂,顿时嘿嘿一笑抬开脚步就走进了里屋。

什么时候的事?”李四狗不怀好意的问道。

早上。”我说。

嗯,老东西活了八十多岁,也是时候了。”

我心中顿时火起,可我只能咬了咬牙忍耐下来,心说看他想干啥,没啥大事的话,好话打发了算了。

李四狗也不拐弯磨脚,你爷爷抬了一辈子棺材,死了也得有人给他抬棺,乡里乡亲的这事就交给我了,你没意见吧?”

李四狗却没给我回答的机会,接着来了下文。

果然......

老东西身份不低,这抬棺的规格自然得高一点,我给你打个折,给两万块钱没问题吧?”

一口一个老东西,我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而且普通人抬棺一般也就几百上千一个人,他开口就是两万,这明显就是敲诈。

不好意思李叔,爷爷的棺材已经有人抬了,不劳你费心了。”我冷着脸道。

有人了,哼,不管是给我退了?”李四狗冷笑的看着我。

他欺负人,就这么直接,一向如此。

李叔,这事跟你没关系吧?”

小崽子,给脸不要脸是吧,我说啥就是啥,这事就这么定了,再哔哔老子抽死你。”

我血气方刚哪能受这气,毫不服软的说道:这本来是我家的事,找谁抬棺是我的权利。”

李四狗冷笑一声,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啪”的一声狠狠的打在我脸上。

我顿时觉得眼冒金星,左边的脸瞬间红肿了起来,这还不算完,李四狗一把揪住我的领子,不断的用手拍打我的脸

老东西在的时候,我特么不敢动你,现在老东西嗝屁了,我看谁罩着你,你特么最好给我识相点,要不然老子弄死你。”

这一刻,我才知道,什么叫受尽菱辱,才能体会到被他欺负过的乡里乡亲对他的痛恨,我心里除了害怕,更多是屈辱。

就在这时候,一个暴怒的声音在院子里响了起来。

敢动小少爷,找死!”

随后我就看见虎子冲了进来。

你特么谁呀?李四狗抬脚就踢。

就听得咔的一声。

我还没反应过来,李四狗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躺在地上,捂着胳膊惨叫起来。

他胳膊断了!

我吃惊的看着虎子,这也太狠了!

虎子一脚踩在了李四狗的手臂上,使劲一拧,李四狗顿时惨叫。

滚”

一声暴喝,李四狗的狗腿子吓得一个哆嗦,屁滚尿流的扛起李四狗谈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四狗出门的瞬间,我突然发现他身上出现了一抹浓浓的气死,可不等我细看,人就出门了。

小少爷,你没事吧?”虎子看着我,脸色冰冷。

我暗暗吞了口口水,说了是没事。

不会出人命吧?”我心中一阵阵打鼓。

而且,李四狗肯定会狠狠的报复我,我心中有些责怪虎子。

不料虎子却说出了一句让我吃惊的话,我这是在救他?”

啥意思?”

龙柩出行,活人回避,恶鬼抬棺,见者必亡,!”

说完,虎子担忧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出去了。

留下我愣愣的站在原地。

说真的,那时的我我有些不太相信,这事太玄乎了。

可我做梦也没想到,这箴言很快灵验了,并切比我想的还要惊心动魄,让我永生难忘。

我回头,静静看着爷爷的尸体。

爷爷,到底想干嘛呀?给点指示行不行?”

我叹了口气扭过了脑袋,死人哪里会说话

可就在我扭过头的瞬间,我好像发现爷爷的表情突然变了一下。

我心头一紧。

爷爷他,竟然在笑。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九龙抬棺》第2章试读结束。

第3章

我连忙回头。

果然,爷爷脸上的表情变了,真的就如同在笑一样。

咦!不对。

爷爷的表情有些不正常,脸上的肌肉似乎在变化。

我连忙死死的盯着爷爷的表情,聊聊的,我发现诡异的一幕,

爷爷的脸皮正逐渐形成了一个突然。

这是,一个卦象!??

我顿时来了精神,没想到爷爷竟然真的给我留了死人面卦。

这是一个简易的内八卦卦象,两段四长,对应八卦兑位。

而八卦之中,兑为泽,在西南,意有涉水之意,而此卦又显示两深一浅,这是八卦之二龙兑象,也就是说与二这个数有关。

莫非,西南要发生什么事?想到爷爷的交代和虎子的箴言,我心中沉甸甸的。

片刻之后爷爷脸上的卦象消失不见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在屋子里坐了好久,越来越觉得心神不宁。

眼看着天色将晚,寻找伪阳体的人,我却没有丝毫头绪,最后我一咬牙,只能病急乱投医,决定求助万能的朋友圈,按照伪阳体的生辰八字,我编辑一个信息发到了所有同学群和朋友圈。

然而,让我想不到的是,好消息没等到,却来了一个外地的陌生号码。

你就是九指摘星张四爷的孙子吧?”

你哪位?”

电话里响起了喋喋的笑声,令人牙齿发酸,然后一字一顿的吐出一句话来。

二十四条送葬路,阴阳渡口抬棺人。”

我脸色一变,这就是属于我们这一行的行内话,很显然,对方也是一名抬棺。

有什么事吗?”我语气还算客气,毕竟对方还没表达来意。

老者嘿嘿一笑,小娃娃,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话江北左瘸子?”

我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听说过。

没听过不要紧,你只要知道,我是来给你爷爷抬棺的。”

又一个要来抬棺的?

我马上满口回绝,抱歉,恐怕不需要了。”

按理说我开口拒绝,对方肯定会知难而退,然而老者却嘿嘿的冷笑起来,这恐怕由不得你,这棺,除了我们,谁也抬不了。”

对方语气强硬甚至带着威胁,我顿时来了火气,还想说些什么,对方说了句,等着我,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江北左瘸子?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抬棺一行分南北两派,便是以这长江来划分界域,长江以南是南派,抬棺匠人称为八仙,长江以北为北派,抬棺匠又是另外一种称呼,叫金刚。

而爷爷,就属于是南派。

这事透着古怪。

这时候,微信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我的高中女同学林婉打来的。

这胖丫头高中时候追过我,被我给拒绝了,上大学之后,就没怎么联系过,这会找我干什么?

我强打精神挤出一丝笑容,接通了视频。顿时,屏幕上一个出现了一个漂亮的女孩。

我愣了一下,这是林婉那个胖妞??

都说女大十八变,可林婉这变化也太大了,当初的胖妞摇身一变竟成了大美女,我好一会没反应过来,倒是林婉先开口了。

小豆浆,你找我干嘛?是不是回心转意想我了?”

果然是林婉,还是那那调调。

我什么时候找你了?”我有些哭笑不得。

看见老同学,我的心情好了一些。

不承认?你脸皮还是这么薄呀!”林婉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有些无奈翻了翻白眼,别闹,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死鸭仔嘴硬,不想我干嘛满世界发我生日?”林婉翻了个白眼,却有了些风情万种的味道。

我呆了一下,然后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说真的?没骗我吧?”

肿么了,这么大反应?”林婉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你的生日呀,跟我发的一样吗?”我紧张的问道。

是呀,不然我干嘛给你打电话,切,还以为你想我了,害我白高兴。”林婉的小脸顿时苦了下来。

可我却兴奋起来,林婉,你现场在哪?我需要你帮个忙,很急。”

我把爷爷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现在能来我家吗?我让人去接你。”我紧张的看着她。

上网帮忙可以,不过我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

嘿嘿,你做我男朋友。”

林婉问都没问是什么事,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顿时脸色一黑,今晚噗嗤一笑,开玩笑了,把定位发给我,一小时后到。”

说完,就挂断了视频,

我长松了口气,发了定位过去。

看了看时间,九点多了,在过两个多小时就是子时,我必须在子时起碑,我时间不多了。

想到这里,我不敢耽搁,直接拿着铁锹出了门。

我们村有南北两个出口,村村通从北口过,石碑却在南口。

这地方虽然说是村口,周围几百米内都是野树林,隐约有一条老路也已经长满了青草,是很久以前荒废下来的。

车子一直开到石碑的土坡前,灯光一照,草丛中顿时嗷嗷跳出来几只野猫,把我给吓了一跳。

借着粉粉的月亮,我拿出铁锹深吸口气,准备动手。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余光看见石碑后面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

白衣,长裙,飘飘若仙。

我连忙抬头去看的时候,石碑后面空空如也,我连忙看向四周,静悄悄的啥也没有。

我暗暗的吞了口口水,心中直打鼓。

记得从小时候起,这块石碑就是村里的禁忌,我小时候唯有一次偷偷溜过来玩,却被爷爷抓回去毒打一顿,之后就大病了三天三夜,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来过。

关于这块石碑,传闻清朝雍正早年间,云省龙岗县(也就是这里)天降暴雨,河口决堤淹死了不少人,地方百姓苦不堪言,折子上奏到了金銮殿,雍正皇帝心怀天下,立即下令着当时时任布政使的李卫前往治涝。

恰逢李卫当时正在云南赈水灾,圣旨下来之后,李卫不敢耽搁,接连赶路一天一夜,很快到了龙岗县,一番考察之后,决定着派人手开沟引渠,把洪水引到河里便可解决。

可很快李卫就发现了异常,不论他怎么努力引流,洪水就是丝毫不退,一旦水位下降,马上就会天降暴雨重新漫来,甚至比之前更严重。

李卫虽然没读过几天书,但是脑子却非常好使,一边着令暂停引流,一边开始走访观察,几天下来李卫有了发现,这大雨下的有些奇特,并不是连续不断,而是朝云暮雨往不间断,而且这云又以老龙山顶最为稠密。

李卫马上意识到这可能不是简单的天气问题,于是派人找来了一位民间高人,这高人来了之后,只看了一眼,就发现了问题所在,说这一切是因为老龙山下有一道地气发生了变化,才导致了阴阳失调,大雨不断,要想侧底治涝,必须要有东西镇住这一道地气。

李卫就问需要什么东西,高人一开始不敢说,最后在李卫的再三恳请保证之下,这才大胆开口。

原来,高人之所以不敢开口,是因为想要镇压这地气,需要一块天子石碑,只有天子之气方能镇的住一方地脉,可这种事一旦说出来,可能是要掉脑袋的,所以这位高人在说完这话之后,便匆匆离开从此杳无音讯。

而雍正恰恰是一位不信鬼神的皇帝,李卫再三思考,还是放不下一方百姓,这才顶着渎职的风险冒死请奏,也所幸李卫是雍正为数不多的爱臣,雍正虽然不悦,可还是命人将后花园中的一块奇石,九窍玲珑”运到龙岗县。

李卫按照高人之前的指点,将这块九窍玲珑石镇在了地气汇聚的位置,石碑一落,山中顿时响起了九声闷响,随后云散天开,没几天洪水便自行退去。

而这块九窍玲珑碑,就是我面前的这块石碑。

据说这个故事在是真事,在早些年间我们本地广为流传,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这石碑也渐渐的也就被人遗忘。

可关于这一切,还有另外一个秘密,一个事关当初的那位高人的秘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祖爷爷,张家第四代抬棺匠。

而我的祖爷爷,在当初这件事上,并没有实话实话,而是撒了个弥天大谎。

当初这里大涝并非地气爆乱这么简单。

现在,突然看到这个白衣女人,我心中更加觉得这事透着一股诡异莫测。

不过爷爷吩咐过,不论我看到什么,都不能多管闲事,我一咬牙只能装作没有看见,抡起铁锹开始挖碑。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我就气喘吁吁起来,不过石碑也快被我给我挖了出来,用手一推便轻轻的晃动起来。

这时,一辆汽车摇摇晃晃的开到我面前,明亮的打灯刺得我睁不开眼。

小豆浆,我来了,想我没?”

车窗处传来林婉的声音,我不由得长长的松了口气,连忙拍拍泥土站起来。

你可来了。”我笑着说道。

你都翻我牌子了,我敢不来吗?”

我有些哭笑不得,林婉却笑嘻嘻的下了车。

她穿着白色羊绒风衣,亭亭玉立却有凸凹有致,大红色针织围巾像一顿娇艳的玫瑰,衬托着她精致的脸颊,看上去贼漂亮。

我是真没想到,你现在竟然变得这么漂亮?”我由衷说道。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一直单着呢。”林婉对着我哒了个响舌。

几年不见,我们都有了变化,可同学的感情,依如往昔。

谢谢你能来。”我真心的说道。

节哀顺变!”

可今晚刚刚说完,突然死死的盯着我的背后,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