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女配也在秀演技

内容简介:

其他类型小说《今天的女配也在秀演技》作者:烟火未尽,小说讲述了傅濯,晋长盈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傅濯女主叫晋长盈的小说是《今天的女配也在秀演技》,这是作者烟火未尽原创的同人小说类小说,在小说中傅濯和晋长盈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傅濯女主叫晋长盈的小说是《今天的女配也在秀演技》,这是作者烟火未尽原创的同人小说类小说,在小说中傅濯和晋长盈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巳时三刻,祯明将军府迎来了最为尊贵的客人。

出乎晋家的意料,越王妃此次前来除了扈从外,还带了两位公子,皆是衣着考究,颇有风度。书中只是简单提及两公子是傅家嫡幼子和傅家养子,却没有写清外貌服饰,晋长盈一下认不出谁是男主傅秉青,下意识去看晋沅君。

不止她看着,在座的大部分人眼睛都在晋沅君身上。无他,只因晋长盈给她的衣服太衬人。一身碧色贴金披帛拢着素色底裳,即便隔着黛青面纱,仍将她那如雾中花般的静好展现得淋漓尽致。

而此时,晋沅君也微微抬首,与一人隔着面纱对视。正是两人中身着银白纹袍的公子。

根据原书对俩人惊鸿一瞥误终身”的描述,晋长盈顿时明白,穿白衣的是男主。

而余下这个黑袍男子,就是日后爱女主而不得的黑化反派男配,越王爷义子,傅濯。

啧啧,真是小可怜。

似乎察觉到晋长盈的眼神,傅濯侧首,黑如点墨的眼睛朝她望去。

两人目光骤然对视。

虽说来之前就对祯明县主张扬的名声有所耳闻,饶是生性冷寂的傅濯也被晋长盈惊到了,他好像在对方的眼神里读出了......

同情?

一行人前往正厅。

晋沅君惊艳出场,二小姐三小姐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不已,但俩人当时并未发作。直到众人快进了厅,她们才故意落后一步,跟随在晋长盈两侧。

察觉到她们动作,傅濯不知为何顿时缓了步子,他在晋家姊妹前方,不远不近的距离。

二小姐浑然不觉,只是扶着县主的胳膊,笑问,四妹那身衣服可是......”

是我的,如何?”

晋长盈抚摸着指甲上鲜艳的丹蔻,张口便堵住了两人的话头。

本县主施舍几个物件,还要告诉你们?”

她声音不大,正好让两人听见,语气却透着十分的鄙夷。

系统说她最近嚣张跋扈得不够,正好拿这俩姐妹刷刷指标。

二小姐心中一惊,生怕惹得她不快,忙笑道:姐姐说哪里话,我们只是看她打扮得如此......抢了姐姐风头,故而......”

她穿得太丑,污了我眼睛怎么办,我就看她穿这身舒服。”

说完,又离得远远地站定,上上下下打量着她们,面露嫌弃,好像她俩有多么见不得人似的。随后,晋长盈冷哼一声,跟着晋夫人入了厅。

二姐,你......莫要在这与县主置气。”三小姐小心翼翼地说。

我没事,没事......”

二小姐嘴上说没事,浑身却气得发抖,缓了好一会儿才进厅落座。

傅濯虽没听清几人谈话,但各人神色皆落入眼中。他看了眼早已坐在上位的晋长盈......心想秉青可千万别选这种女人。

一时间,唯有越王妃和晋夫人两人寒暄。

晋长盈看似只顾瞧指甲,心里却知道这两家人打的什么算盘。

傅家作为王朝仅存的异姓王,落到他这一代虽仍是勋贵,却也并无特别实权,如此便萌生了把家中儿郎往军营里塞的念头。毕竟军功是实打实的,讨几个实位想必不难。

而晋将军想法则截然相反,晋家子息祚薄,到了晋长盈这辈只有两个弟弟,都被送到了军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晋家便绝了后。故才想用姻亲关系替儿子们换个享清福的勋官。

至于挑晋家哪个女儿,越王妃毕竟不瞎,从进门起秉青这孩子的眼睛全然落在晋家小女儿身上。

晋家正妻逝世多年,止有晋长盈一女,早已当了几回望门寡,自然是不合适。余下三女出身上毫无差别,何况这位小女品貌也是几人中最好的。

但仍需试验一番。

不瞒夫人言,本妃此次来有一事相求。”

越王妃请讲。”

前些日子,王爷寝食难安,府上便找了一风水师前来,说是少了些金戈之气。思来想去,便想向祯明将军讨几幅笔墨......”

越王府母子三人坐在同侧,傅濯则靠近厅门,离王妃最远。一身曲水纹黑袍衬得人冷而清隽,熹微的光照在侧脸,更显五官明晰。

他听得认真,眼光不经意间扫到上位的县主,眉心陡然一跳。

这女人,怎么神色如此兴奋?

他不知道,要不是还顾忌着这里有人,晋长盈恨不得跳到椅子上拍手叫好。

来了来了!可算来了!

晋长盈在内心欢呼。

不就是写字画画嘛,这下不需要盯着,晋沅君光靠自身水平就能惊艳众人。等女主顺利出阁,她的幸福人生还不是手到擒来?

王妃言重了,”晋夫人谦道,老爷乃一武将,自是动不了笔墨,不如就让晋家的女儿替老爷代笔吧。”

说完,晋夫人一挥手,下人们便捧上早已准备好的笔墨颜料。晋长盈好整以暇,看三人提笔作诗画。

晋沅君轻挽衣袖,屏息凝神,片刻功夫,纸上已具雏形。

一旁傅秉青朝她望去,面含带笑。

越王妃与晋夫人对视一眼,微微颔首。

看来是稳了。

就在晋长盈想着以后多纳几个裙下之臣时,耳边警报声大作。

【宿主!看屏风!】

晋长盈循声望去,便看见三小姐的丫鬟捧着衣物,手中却压着个瓷瓶,瓶口已然敞开。

那丫鬟离晋沅君不到一尺,瓶子里装的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只需要一点小动作,她便能将瓶里东西弄到晋沅君身上。

晋长盈在内心骂了好几句,果然到了最后关头,这对姐妹都不放弃陷害女主。

此时,三小姐朝身边的二姐看去,她知道自己画技不佳,自然比不过四妹和二姐。但只要毁掉晋沅君的画,那么越王妃的青眼自会投向二姐。

她和二姐一胎同生,都是府中柳姨娘所生,自小情比金坚,二姐的前途就是她的前途。

于是她不动声色地朝背后勾勾手指,示意自己的丫鬟开始行动。

丫鬟朝晋沅君挪去。

就在这时,晋长盈突然朝屏风打了大大的喷嚏,她用手捂住口鼻,不经意间”打翻了屏风旁的置物架,上面的青花瓷瓶旋身落地,正摔在二小姐脚边。

啊!”

二小姐尖叫一声,往旁边退去,一旁捧墨的丫鬟躲闪不及,漆黑的墨水泼了她一身。

晋沅君充耳不闻,全神贯注于画上,这份临危不惊的气度在越王妃和傅秉青眼里自然是加分不少。

傅濯只瞥了一眼,便皱着眉头收回目光。

这县主果真惹是生非的主。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今天的女配也在秀演技》第二章 定亲试读结束。

第三章惹是生非的县主

抱歉抱歉!”

晋长盈故作惊讶地用手帕去为二小姐擦拭衣服上的墨渍,谁知二小姐却突然推开她,扑到自己的画上。

墨水溅上画作,正在往纸张里渗透。

二小姐顿时慌了,她张皇四顾,猛地看见丫鬟托盘上有件衣物,不等阻拦便抓来朝画上擦去。

晋长盈被推了这一下,堪堪站稳。她本意只是阻拦丫鬟加害晋沅君,却也没想毁掉二小姐画作,于是捻起那衣物一角,想帮她把画作上的墨点擦干净。

等等,这衣服怎么这么眼熟?

晋沅君已经题完最后的落款,她放下笔,望向县主所在方向。

只见二姐突然将县主推开,拿着件袍子擦拭画作。正诧异间,二姐手上便肉眼可见地起了一层红疹,她又丢下袍子拼命地挠,几乎要将皮肤抓破。

长盈,瑗儿,这是怎么回事?”

晋夫人显然也察觉到变故,她倏地起身,指着两人问。

晋长盈也是一脸懵逼,她的手指上也起了几个疹子,但显然没有二小姐手上多。

这玩意会留疤吗?不会耽误我养面首吧?

快!快叫大夫!”晋夫人当即命令下人。

就在丫鬟们把二小姐送走时,晋沅君看了眼地上的绯红外袍,突然意识到这是方才自己那件。

所以如果自己穿上,是不是也会跟二姐一样长出那种奇痒无比的红疹,甚至更严重?

原来县主一直都知道二姐三姐在陷害自己,只是用跋扈的性格掩盖了对自己的善意么?

晋长盈看着贴身侍女紫棠带着药膏给自己涂抹,全然不知自己在晋沅君心中掀起怎样的滔天巨浪。

二小姐一走,下人们有条不紊地收拾满地狼藉,替晋长盈上完药的紫棠也匆匆退下,四周顿时安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越王妃走至晋沅君案前,俯身下去,只见一副泼墨的猛虎啸林图,虎踞顽石,咆哮山林,栩栩如生,杀气尽显。

她极为满意地颔首,目光又转向二小姐三小姐案上。

二小姐所作为一名铁甲将军的肖像。三小姐止一副春狩图,完成尚未过半。

晋二小姐的画技的确优于晋三小姐,然而精致有余,却气度不足。即便没有墨点沾污,她的画仍逊晋四小姐一筹。

越王妃从袖中拿出一块玉佩,放在猛虎啸林图上。

是一块凤飞凰荆山玉佩。

座上的白衣公子心头一震,仿佛有默契般,晋沅君抬首,两人目光隔着薄纱骤然对视,又悄悄错开。

这便算是定下了。

傅濯挺直的身子微微往后靠去,对自己的弟弟报以祝贺的浅笑。

他虽然是王爷义子,却被视如己出,在王府时用度与公子们并无不同。傅秉青待他如亲兄长,他自然也为傅秉青寻得佳缘由衷高兴。

何况目睹了刚才的闹剧,他对晋四小姐作为未来的弟妹很满意。

傅濯忍不住又朝上位看了一眼,座上的晋长盈甩着涂过药膏的手指,疼得龇牙咧嘴,看得他眉心又是一跳。

不管怎样,只要义母妃选的不是祯明县主,晋府余下几个女儿都称得上是大家闺秀。

晋夫人松了口气,虽然这四女儿他并不十分喜爱,但作为越王府嫡幼子的妻室并无不妥。

眼见事情到这已经圆满,谁知越王妃话锋陡转,望向上位的晋长盈。

都说福无双至,今日,本妃倒想成全两桩美事。”

晋长盈忙着给手指吹气,这药膏不知道什么成分,涂在手上辣辣地痛。

她没心思管越王妃说的什么美事,反正晋沅君已经被男主家定下了,现在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此时一名丫鬟走至她面前,对她福了福身。晋长盈抬头,丫鬟是越王府家的打扮,手中托盘恭敬地呈到她手边。

是一枚青花玉佩。

晋长盈猛地看向晋沅君桌案,又看向这个托盘。虽说雕刻的花纹不同,但也能一眼看出这两块玉佩出于同种玉。

什么意思?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玉佩是定亲之物,王妃把这玉佩给她是要让她和谁定亲?傅秉青?他不是刚刚和晋沅君定了么?

但玉佩的纹样不同,含义也会有变化。

或许不是定亲,只是送给她作礼物,毕竟好歹她也是御赐县主,见面总得拿出些东西。

晋长盈脑海中想法换了又换,在坐每人神色各异,唯有越王妃笑容晏晏,看着她微微颔首。

看来的确是送的礼物了。

玉质上乘,倒也挺漂亮。

从傅家丫鬟捧着玉佩过去开始,晋夫人就紧张地看着晋长盈,见她收下后更是诧异。

但县主的决定,不是她作为将军府的续弦应该管的。

如今河西之地刚刚收回,晋将军便奉天子令前去接管,要想等回来再商议恐怕还要很久。

何况自打进了将军府,她就明白县主是个顶有主见的人,一向说一不二,就连晋将军本人都不能左右,父女相争,总是以晋将军的妥协而告终。

思及此,晋夫人便按捺下开口的心思。

晋长盈收下玉佩后不久,越王妃便回了府。临行时,她发现众人的表情都略有古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尤其是傅濯,几次三番回头看她,神色颇为复杂。

看我做什么?

晋长盈心里只觉得古怪,却又说不出古怪在哪。

直到第二日,婚使上门纳采。

皇族娶亲礼节繁琐郑重,异姓王礼节虽不能僭越皇族,却也不容小觑。越王府选礼部三品以上官员任正副婚使,拜庙祭祖,入宗名册。

纳采的礼物已经在堂前堆了个小山,晋夫人不在家,晋长盈便代晋夫人招待两名婚使。

女主要出嫁,说明她的好日子也要到了。

晋长盈按捺不住心中的欢喜,笑容满面。

然而,本以为婚使们是为晋沅君一人来,谁知婚使表示——还有她。

晋长盈的笑容逐渐凝固。

什么意思?让我嫁过去给傅秉青做小?”

县主误会了。”礼部的婚使拱手道,县主另有良配,乃是昭武校尉傅濯。”说完又迟疑片刻,县主昨日收青花玉佩便是应允了,难道不知?”

傅濯......么?”

怪不得昨天晋家人都那样看着自己,一副想说什么又不敢的样子。

晋长盈强颜欢笑,内心早已经把越王妃骂了八百遍。

所以,我为什么要手贱去拿那枚玉佩?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