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夷于飞

内容简介:

幻想时空小说《明夷于飞》作者:佚名,小说讲述了辛茂,香茅子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辛茂女主叫香茅子的小说是《明夷于飞》,这是作者佚名原创的仙侠奇缘类小说,在小说中辛茂和香茅子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辛茂女主叫香茅子的小说是《明夷于飞》,这是作者佚名原创的仙侠奇缘类小说,在小说中辛茂和香茅子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农家多杂事。吃完晚饭,香茅子还要去洗碗,劈柴,烧水。帮着她后娘一起纺线织布,待到天黑就要赶紧休息。并没有机会去隔壁刘家看看。

等到第二天,香茅子又开始脚不沾地的忙活。做全家的早餐,喂猪,劈柴烧水,打扫院子。晾晒干粮,收拾鸡窝,还要去给田地耕作的父母送完午餐和水,才拎着空罐子回到村子里。

她特意绕路走到刘家,却见刘家大门紧锁。

香茅子绕着刘家走了几圈,也不得其入。她焦躁的在刘家门口踱来踱去,心中充满忐忑。她这样的行径充满了可疑,倒是有人跟她搭话,你在这里来来回回做什么?”

香茅子一看,也是村子中的一个小伙伴阿西,我在等小辫,不,紫菀。我找她有事。”

阿西一脸惊讶,你找阿紫?!她走了呀。头晌就走了,你没听到?”

走到哪里去?听到什么?”香茅子奇怪。

吹吹打打的声音啊。阿紫要嫁给山神了,八抬的红轿抬着走的呢。”阿西说,我都跟着看了好久的热闹。”

什么?!紫菀真的要嫁给山神了?!香茅子心中剧痛。连声问,往哪边去了?”

大概是香茅子的脸色实在凄厉,阿西往村西一指,那边,就往那边。”

香茅子把罐子往地上一放,撒开腿就往村西跑。

阿西大声呼唤她,追不上的,她都走了半日了。你追不上的!”

可香茅子不愿意听,她飞速的跑着,仿佛这样就能追上她的朋友。然而追上又如何呢?她能拦下红轿子吗?她又能做什么呢?

此刻香茅子不愿意想这些,她只想追上红轿子再说。

一口气不停的,香茅子跑到了村子最西面,再远就只有一条路,往山里走的路。

香茅子远远的看着一行人慢慢的走近。

香茅子充满期待的放缓了脚步。

没有红轿子。

只有几个高高低低的人。是紫菀的娘刘婶婶,她眼圈红红的,仿佛站都站不住了。还有紫菀的爹爹和哥哥,以及刘家的几个亲戚。

香茅子一个个看过去,没有看见紫菀。

紫,紫菀呢?”她上气不接下气的问。

紫菀的娘只是歪着头流泪。紫菀呢?!在哪呢?!”香茅子急躁的追问着。

紫菀嫁了。”刘家爹爹低声说,你回吧,别追了。追不上的。”

你们,你们怎么能把紫菀嫁给山神呢?!”香茅子大声质问着,刘家婶婶,你不是最疼紫菀的么。她再也回不来的呀!”

听到香茅子的话,刘家婶娘一歪头就晕了过去。

你是谁家孩子?这还轮不到你来说话。走,赶紧掺着大嫂子回去。”刘家婶娘周围一个干练的妇人呵斥着香茅子。

香茅子本来已经满头大汗,此刻的眼泪更是糊了满脸。她一个个看去,这里面的人她大部分不认识的。只有一个低头搀着刘婶婶的少年,面色惨白。是刘紫菀的哥哥,刘如松。

他一直低头不语,胸口鼓鼓囊囊的揣着一个红纸包,露出一小截来。

香茅子指着他胸口说,那是什么?!是不是山神给的聘礼,二十两银子!”

刘如松被她厉声的追问吓到了,捂着胸口推了半步。

这就是紫菀的卖命钱吗?!你要用它去换程家闺女是不是?这是沾着紫菀鲜血的银子,你换来的亲事不嫌血腥吗?这就是你要的仙缘?那这个神仙未免也太馋血了些!这样贪婪残酷的神仙怎么可能带着你们全家升天?”香茅子大声质问着。

刘如松面色惨白,满头都是冷汗,一直摇头往后退。

啪!”香茅子挨了一记耳光,是那个干练妇人动手抽她的,没规矩的野丫头,我们刘家的事情轮得到你多嘴,我替你爹娘教训你。走,别搭理这个疯丫头。”妇人挥手带着众人往村子里走。

刘如松连忙背着昏迷的刘氏婶娘跟着走了。

香茅子呆呆的看着他们的背影。她打不过,也争不过。

她只能转过头,面对群山,匍匐在黄土路上嚎啕大哭,紫菀!阿紫!!”

那天,香茅子在村外的土路上哭了很久,连晚餐的时候都忘记了。当她失魂落魄回来的时候,她后娘正敲敲打打的不耐烦。一见她这样,拎着柴禾棍子就过来了,这可真是翻了天,忙了一天回来锅冷灶冷,你到是好好外面逛去罢。不用管爹娘兄弟都饿死。”

说着狠狠的往香茅子腿上抽。香茅子不躲不避,只是低声说,刘紫菀,今天嫁给山神了。我想去送送她,没追上。”

她后娘愣了一下,手里停了下来。辛娘子知道香茅子一贯跟刘家阿紫关系要好。可见她这样失魂落魄的模样又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又专门往她腿上没有裤子的地方抽打,嫁给山神又怎么了?那是二十两银子呢!没有二十两银子,她娘拿什么给他哥娶媳妇。这都是她的命。”

可,可没有人问过她愿意不愿意。”香茅子终于哭了出来,不是因为她后娘抽她,而是因为紫菀。

命!这都是命!父母给了你命,你的命就不由你。要不是刘家这次这么需要这笔钱,说不定去嫁山神的就是你。你给我记着,从今天开始,你就欠着家里二十两银子。还不给我好好干活,不然下次嫁山神,我就让阿爹把你送去!”她后娘大概是打累了,气得把手里的柴禾杆往地上一丢,还不扫院子,挺什么尸!”

说完领着弟弟往屋子里走。

香茅子慢慢的捡起地上的扫帚,开始清理院子。

可她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发芽,如果这就是神仙的面目,那么她宁愿这个世界上不要再有神仙。”

山神娶媳妇的事情宛如水潭中一道清浅的涟漪,很快就散了开去。

刘家婶婶醒来又哭了两天,到底一天天好转了,开始张罗给刘如松聘程家女儿了。这个事情的热烈讨论程度,远比山神娶媳妇热闹。

毕竟程家,那是有仙缘的人家呢。

对于这事,香茅子一语不发。包括小西来找她一起去看热闹,她都摇头不去。

最先发现不对的,是香茅子。

香茅子一直算着日子,到了七天了。是上山去抬红轿子的日子了。

这几天,香茅子几乎一句话都不说,她后娘骂她憨脑袋,连他弟弟都嘲笑她傻憨了。可香茅子只是在默默祈祷,她希望奇迹出现,紫菀可以跟着红轿子一起回来。平平安安的。

到了第七天,香茅子特意手脚麻利的提早把活干完,就是为了能去看抬轿子的人。可她翘着脚,在村口站到了下晌午,也没有看到红轿子。

日头一点点向西偏去,香茅子急得不停跳脚,可去抬轿子的人还没有回来。

再也耽误不得了,她必须要回去做饭了,不然在田间辛苦一日的爹娘回来连口热水都没有得喝。别说她爹会抄起棍子打她,连香茅子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

回头又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山路,香茅子恨恨的跺脚,往家跑回去。

抓紧时间烧火,滚水。

将上午准备好的野杂菜洗净、切碎了,用滚水煮软捞出来,攥实了,就是一个菜团子。香茅子做了两个大的,两个小的。这就是他们家今天的主食。额外有一碗糙米在灶上隔水蒸,那是爹的饭食。

狠狠心,香茅子又去捞了一木勺黄酱出来。

刚刚摆上碗筷,爹娘就扛着锄头从外面回来了。香茅子连忙递了一条布巾出去给他们拍打身上的泥土汗水。她后娘先去舀了一瓢水喝了一半,剩下的冲了冲手。扭头看见桌子上摆的黄酱,立刻不乐意了,整天就知道捞酱吃,这才几月份,就把酱都捞出来吃了。看往后几个月怎办?这么大的闺女,一点日子都不会过……”

香茅子也不说话,只是手脚麻利的往外摆菜团子,还有他爹那碗糙米饭。他爹任凭后娘唠叨香茅子,也不说话,坐在桌前先叨了一筷子黄酱,嗯”了一声。后娘看见他爹开始吃了,就不说话了。

一家四口人刚刚坐好,就有邻居陈婶娘隔着篱笆招呼他们,呦,一家子都吃上了。”

她后娘连忙招呼,是陈婶娘,吃过了?要不要来吃点?”

陈婶娘略扫一眼,就看到了他们家桌子上的可丁可卯的菜团子,连忙笑着客套着,刚吃过,饱着呢。辛家娘子,你听说今天的大事儿了吗?”

刚进屋坐下,什么事啊?”

是红轿子的事,今年山神发怒了。”陈婶娘一脸神秘的说,今天不是第七天么,去接轿子的人上山了,结果发现红轿子被砸的稀巴烂,破成一片片的,根本接不回来。”

香茅子听到红轿子,耳朵就已经立起来了,连忙追问,那紫菀呢?她有跟着回来吗?”

陈婶娘夸张的说,呦,我的闺女啊,紫菀已经嫁给山神了怎么可能回来呢!你可再别说这个了。红轿子都砸烂了,大家伙儿都说是山神对这次的新娘不满意呢。”

香茅子急道,那不是说不满意吗,那既然不满意就退亲啊,让紫菀赶紧回来啊。”

陈婶娘胡乱的摆摆手,那怎么行,嫁给了山神的女人是不能接回来的。你不懂,不要乱说。”她后娘也嫌弃她多嘴,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告诫她,别多嘴,吃你的。”

陈婶娘又压低声音跟她后娘说,听说于神婆去刘家闹了。”

这话怎么说?”

因为红轿子都被砸烂了,于神婆说这是山神不满意她家闺女,要把银子退回来呢。”

后娘咂舌,哪有这样的道理,人家好好的闺女给他们抬上了山,现在说山神不满意就要退银子。那人呢?人倒是退回来啊。”

陈婶娘一拍大腿,谁说不是啊!这于婆子也忒缺德了。她带着几个汉子在刘家翻箱子要找那二十两银子,而刘家则让他们陪闺女。”

那怎么办?”辛大娘追问。

陈婶娘说,还能怎么办?于婆子带来了人,可刘家也不是好说话的,来了好些个亲戚,双方都要打起来了。后来还是村长说,让他们去找人评理。现在他们都往道观里去了。”

辛大娘点头,那是要找黄仙祝评理了。刘家去了?”辛大娘其实是觉得,如果找到黄仙祝,恐怕这事刘家要吃亏,黄仙祝平日跟于神婆之间的关系就不错,而跟刘家则没有任何情分。

显然陈婶娘也想到这点,她一面撇嘴一面点头,还不是村长不愿意得罪人,这下刘家恐怕……,哼。”她没往下说,可大家都听懂了。

两个女人相互看了看,同时叹息了一声,哎,这都是命啊。”

在一旁偷耳朵听的香茅子,呆呆的:紫菀,紫菀回不来了。可用她的命换来的银子,也保不住了吗?

那,那紫菀不是白嫁给山神了吗……

怎么会这样的!

那个山神,它为什么不满意,紫菀可是村子里最漂亮的女孩儿啊。它到底为什么不满意紫菀!

香茅子呆呆的看着前方,连辛茂偷偷把她唯一的菜团子抢去吃都没发现。

陈婶娘忽然拍了一下腿,你看我这记性,还有个事儿,是村长让我来告诉你们家的。村西头二郎家的牛丢了,村长说让吃完饭,大家一起去给他们家找一找。”

牛丢了,这在椰溪村绝对算是头等大事。要知道,一个村子总共也没有几头牛,这可是巨大的财富和劳动力。

怎么会丢了牛?”辛大娘不能理解,平时二郎家把牛看的死紧,别说摸一下,多看一眼他家都能在旁边念叨几句。

那谁知道。二郎差点把他家栓子打死了,幸亏村长给拦下了。这不召集大伙帮忙进山找找。二郎说,如果能找回来,今天帮忙去找的人,家家有份,都能跟他家借一次牛使唤使唤。一会你们吃完饭就去村西口啊,大伙都在呢。”

听到还有使唤牛的机会,辛大娘立刻答应了,行,我们两口子都去,放下饭碗就去。”

陈婶娘见目的达成,就打算走了,临走前,她又跟辛大娘低声说,刚我来的时候,有人说估计是山神发脾气了,不满意紫菀小娘子,才下来吃了二郎家的牛。”

听到这话,辛大娘的脸色不好看了,这么说不是往死里逼刘家?要是二郎家的牛真丢了,他怎么肯跟刘家善罢甘休。”

陈婶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谁说不是呢,我看这事啊——且没完呢。”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明夷于飞》章节02:送亲的红轿子试读结束。

章节03:山神不仅吃牛

记挂着二郎家的牛,辛娘子加快了吃饭的速度,看着辛崀放下筷子,她也抹了抹嘴,眼巴巴的瞅着辛大郎。

辛崀是个不太擅长说话的男人,刚才他听见了陈婶娘的话,也算是默认了。他磕磕鞋穿上,带着棍子和火把。”

辛娘子知道这是当家的同意了,连忙答应着,手脚麻利的开始捆松脂,缠了两个粗大的火把出来。一面叮嘱香茅子,你带着弟弟在家睡觉,关好门。警醒点,别睡成死猪一样,看你爹回来叫不开门捶你。”

香茅子点点头,几次张开口又闭上,她的表情实在太过明显。辛娘子就问她,啥事?”

香茅子说,娘,你上山找牛时留意一下,万一要是看见紫菀,你就接她回来吧。她胆子小,指不定怎么哭呢。”

辛娘子看了看香茅子,良久,长长叹息了一声,好。”算是答应了,只是表情有些难看。

香茅子高兴极了,立刻手脚麻利的拣碗洗刷,努力的表现着。

辛崀则带着辛娘子往村西去了。

香茅子指挥辛茂洗小手小脚丫。没有父母在跟前,辛茂向来听话,因为他试过几次,香茅子是真的揍她的。哪怕他事后告状,让父母揍回来,下次香茅子还是照揍不误。

辛茂洗完手脚,香茅子就撵他上炕。然后利用灶头的余温热了一壶温水,回来给爹娘洗漱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缸里的水都没有了。她暗中记着明天早起去打水,不然被后娘发现,又要撺掇她爹揍她。

然后她就拴好门窗,和衣躺在弟弟旁边。

又过了一会,她迷糊的睡了过去。

香茅子是被一阵唏唏嘘嘘”的声音给弄醒的。这声音非常奇怪,有点类似扒鸡窝的黄鼠狼,可又不完全一样,比那个声音要大。

香茅子立刻警醒了,奇怪,鸡怎么不叫?!

谁?!”香茅子低喝了一声,那个声音还在摩摩擦擦的,似乎没听到。

这是什么时辰了?怎么爹娘还没有回来。

香茅子咽了一口口水,蹑手蹑脚的下地,扒着窗缝往外看。

今天恰好是十五,月亮如一个洗炼的银盘一样,高挂在天边。把院子里照的清越明亮。香茅子透过窗户的缝隙,看到一个巨大的黑色的身影从院墙擦过。

那个身影有点像香茅子看过的野猪,可是要比野猪大几倍,它的背脊甚至高过院墙。明亮的月光照见它宽厚的脊背,高高的耸起,上面还有硬硬的黑毛。

这是什么,狼,还是豺?怎么会怎么大。

香茅子死命的咬着嘴唇,手指紧紧的扒着窗愣,唯恐发出一点声响引起那个怪兽的注意。

那个怪兽似乎在墙角翻找什么,然后它一仰头,一只蹄子在它嘴角跳了两下,咔嚓,咔嚓”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在静夜中传的很远。那是邻居家的猪,几口就被那个怪兽吃掉了!

香茅子的眼睛瞪得溜圆,那头猪邻居喂养了大半年,已经很肥大了,没想到这么轻易的就被几口生吞了。

怪兽昂起头吞咽着,月光下照下来,凸显出怪兽的样子,它长着一张凶残的兽脸,粗壮的獠牙,扁平的鼻子,眼珠子在月光下发着黄色的萤光,眼眸凝成一个细细的竖线,看起来非常狠厉。猪血顺着它的嘴角流下,沁入黑色的毛发中看不见了。

香茅子看到这里,手脚都发麻。

隔着一闪薄薄的土墙,她觉得那个怪兽随时能撞翻屋墙,冲进来。

她在内心无声的祈祷着:不要凑过来,不要凑过来。

可事与愿违,怪兽抽抽鼻子,似乎闻到什么,慢慢的往房子这边靠近过来。香茅子四下环绕,屋子里空荡荡的,除了炕上沉睡的弟弟,她连一根棍子都找不到。

怎么办?她和弟弟两个人加起来,都没有那只猪大。估计怪兽如果嘴巴长大点,一口就把他们俩囫囵吞下了。

怪兽一步步靠近,而香茅子毫无办法。

啊!”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响起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声。香茅子听得分明,是邻居婶婶的叫声。

几乎是瞬间,那个怪兽一跃而起,一下子就跳到院墙那边。邻居婶婶发出了几声短促的叫声,以及怪兽咔嚓呼噜的咀嚼吞咽声。

香茅子应该觉得悲伤,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面害怕着,心里却隐隐有一股压抑不住的劫后余生的庆幸。

很快,院墙那边的声音消失了。然而被邻居婶婶的尖叫所刺激,更多的院子里响起了询问声、惊呼声。

然后就是尖叫声。

更多的尖叫声,哭叫声,狗吠声。

小小的村落开始变得混乱而恐慌起来。

嗯?!”辛茂发出了一声不满意的鼻音,他被着剧烈的嘈杂声弄醒了,正准备哼唧。

香茅子瞬间反应过来,她三步两条的蹿到炕上,死死按住辛茂的嘴,低声而狠厉的威胁辛茂,不许叫,听到没有。”

辛茂终于完全清醒过来,他听到姐姐威胁的声音,本能的点头。香茅子感觉辛茂放松归顺的姿态,这才轻轻松手,我放开你,但你一定不能叫嚷,记住吗?”

香茅子感觉辛茂在她手下点头。

她轻轻的放开手,并不远离,唯恐辛茂忽然大叫。

辛亏,这次辛茂没有,香茅子的手挪开,他的小手慢慢的摸了摸姐姐的脸,然后凑过来小声问,爹和娘呢?”

屋外是隐约的哭号声,但是距离都有些远,听不太真切。

香茅子贴着辛茂耳朵说,爹娘都还没有回来,可刚才在院子里有个大怪物,吃了邻居婶娘的猪,我看它要吃人。”

辛茂小小的身子明显的抖了一下,他无助的问,那,那怎么办?”

香茅子此刻是辛茂最大的依靠,她想了想,拿了一个主意,我给你穿上衣服,咱们躲起来。”

辛茂立刻点头。

香茅子总要凌晨起来做饭,对于抹黑穿衣服这件事技能娴熟,她帮着辛茂把衣服裤子穿好,又摸索着帮他把鞋子穿好。

两个人几乎毫无声息的滑下炕。

香茅子扒着门缝看了半天,发现哭叫声都在村子的后方,于是她小心的拨开门栓,先探头出去看看,没有发现异常。

连忙牵着辛茂的手,往厨房走去。

在厨房,她摸了菜刀在手里,然后领着辛茂把水缸用力掀倒,扣过来,两个人钻了进去。这个时候,香茅子要庆幸,幸亏水缸里没装水,她才掀得动。

水缸很大,香茅子和辛茂都是半大的孩子,两个人抱着躲在里面,居然还不嫌小。

黑黝黝的,完全看不到任何声音和光亮。香茅子一手握着菜刀,一手抱着弟弟,死死的挺着。

外面的声音逐渐的小了下去。

到底是怪兽被打跑了呢,还是,还是人都被吃光了?!想到后者,香茅子不可控制的抖了一下,更加用力的抱紧辛茂。

等到她手脚都麻木的不似自己的时候,外面的天色终于放亮了。光线顺着水缸翘起来的边缘钻了进来,提醒香茅子已经是另外一个白天了。

这个时候香茅子的手脚都麻木了,她用头用力的撞向辛茂,撞了好多下,辛茂才醒过来。他被香茅子抱在怀中,后半夜居然睡了过去,倒是不比香茅子担心受怕了一整夜。

快靠边,咱们得想办法出去看看,可我如今手脚都麻了,动不了。”香茅子指挥辛茂往边上让让,让她略活动一下。

辛茂尽量的把身子往外挪动了几分,借着这个细小的缝隙,香茅子才活动了一下手脚,血液逐渐流向四肢,她的胳膊又麻又涨,好一会才敢开始用力。香茅子用手指扒着缸沿用力向上抬,并指挥辛茂跟她一起。两个人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这才把这口缸掀开,爬了出来。

香茅子还记得怪兽的事情,她叮嘱辛茂不要乱跑乱叫,一个人小心翼翼的从厨房探头出去,院子里遍地狼藉,四处都是被怪兽践踏和烦扰后的痕迹。自己家养的几只鸡已经一个也看不到了,想来昨晚都成了怪兽的点心。

院墙的木篱笆门依旧是关好的,爹娘昨晚没回来。

想到这里,香茅子一时间竟然分不出是高兴还是担心。

姐,我饿。”辛茂跟着出来了。今天的他格外的乖巧,也不叫名字了,低声下气的叫着姐姐。

香茅子也饿,可是这时候不是做饭的时候,她想了想,去厨房摸出昨天烙的饼子,那是干粮,给爹娘下地的时候带着的主食,昨天她准备好的,是准备今天给爹娘带走吃的,一共就两张。

她拿出一张饼子,掰成大小两块。大的给了辛茂,小的塞进自己的嘴里。你先吃这个,千万别乱跑,昨天吃人的怪兽兴许还在呢。”

因为每年都有小孩被狼叼走,所以辛茂在这方面极其听话,有了吃食,自然蹲在门口一动不动。

香茅子手里依然拎着那把菜刀,她踩着鸡窝趴在墙头往邻居家看。

邻居家的院子比自己家更惨上很多,满地都是干涸喷洒的血迹,在院子当中竟然还有一只惨白的胳膊,份外的吓人。香茅子看着这种场景,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通过那手臂上的半截袖子,香茅子认出那是邻居婶娘的胳膊。想起昨晚的惨呼,香茅子猜婶娘大概是被怪兽吃掉了。

邻居家的院墙被怪兽撞倒了,顺着院墙的缺口香茅子看到一连串的破损的房舍和满地残骸。怪兽,是一路撕咬过去的。

香茅子想起昨晚村子里大部分青壮都去帮二郎进山寻找丢失的牛,村子里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片片赶上这个时候闹了吃人兽,不知道经过这一番折腾,村子里还能剩下几个活人。可是她不敢去找,香茅子养过兔子和鸡,知道动物们有时候吃饱了会找个地方眯一会儿,万一她乱走撞见吃饱了的怪兽,也不过就是送过去添一顿点心而已。

那个怪兽到底是什么?

香茅子扎手扎脚的从梯子上爬下来。她心里有一种隐约的恐惧,那个可怕的怪兽,不会就是大人口中的山神吧……

村子里呆不了,先不说那个怪兽可能还在村子里藏着。就算怪兽走了,房屋破损这么严重,大人们也都没在,恐怕用不了两天,遍地的血腥就能把山上的狼给引下来。

香茅子开始开动脑筋,往哪里逃呢?

这对于一个只有十三岁的乡村少女来说,实在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