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君,求你别撩我

内容简介:

幻想时空小说《仙君,求你别撩我》作者:半支烟,小说讲述了陆有才,云萱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陆有才女主叫云萱的小说是《仙君,求你别撩我》,这是作者半支烟原创的仙侠奇缘类小说,在小说中陆有才和云萱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陆有才女主叫云萱的小说是《仙君,求你别撩我》,这是作者半支烟原创的仙侠奇缘类小说,在小说中陆有才和云萱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第2章落魄回家被追债

她还没来得及想好这些事,轿帘呼啦被掀开,盖头被人一把扯下,紧接着她就被两个老妈子如同拎小鸡般给提溜了出来。

你个扫把星,刚进门就克死我们老爷,大夫人发了话,给你扔出去!”老妈子指着云萱毫不客气的张口就骂。话音刚落,她身边的那个老妈子跟着她一起将她踹出了门外。

就像踹一条没人要的小狗一般。

紧接着身后的大门重重合上,芸萱跌倒在地茫然不知该去向哪儿。

强撑着还被捆着的双手,趔趄的站起来,回头看了一眼方府牌匾,她低头转身朝家的方向走去。还好方府离家不远,走路不过半个时辰而已。

一路上,街上的人对她这一身行头指指点点,云萱也都毫不在意,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回家以后,养父母会怎么对她,也把她扔出家门吗?

大红色喜服实在是惹眼,刚走进村里就引得村邻一片瞩目。

哎哟,云萱咋回来了?”

回来干啥来了?”

她摇摇头,用下巴指了指被绑着的手,想让村邻帮她解开。

却没人有什么反应,一个个好像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一样,还笑着拍拍她的肩:云萱,回来了就回家去吧。”

没人给她解绳子,陆冯氏那撒起泼来怕是连村长都管不住,那名头可是响当当的,轻易不能惹得。

这要谁给解开了,被讹都没地儿哭去。

眼见村邻们面上笑意却冷漠逃避的眼神,云萱只觉得心里一阵发堵,眼眶也跟着酸,但她用力的用鼻子呼吸,睁大眼睛。

她不能哭。

被破布堵着的嘴已经快要不是自己的了,只觉得腮帮子火烧火燎的疼。

没人愿意帮她,她也不能怎么样,垂头继续往家的方向走。

等一下。”刚一转身,一道宛如泉水叮咚的清脆声音拦住了云萱继续往前走的脚步。

云萱意外的回头。

却没看到出声之人,那些把自己围着的村民们如同见到了瘟神般四下散开。

待人散尽,一男子就站在自己不远处。

他一身白衫,面色如玉。饶是神仙下凡,云萱怕也是没心情多看一眼。

男子快步来到云萱跟前呢,不过他走路的速度也忒快了点,就好像是飞来的。

也不多说话,先拿下云萱嘴里的破布,又用刀将她手中的麻绳割开,快回家吧。”

说完转身便走。

她想说声谢谢,奈何被堵了太久的嘴已经合不上,更别说道谢。她得缓缓。

对着男子的背影微微鞠了一躬,她转身继续往家走。

当云萱推开陆家的院门,院子里正在给黄瓜浇水的陆冯氏吓得手中的瓢扔在地上,水洒了裤腿鞋上都是。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看到云萱嘴里的布和手上的麻绳都没了,以为又逃了,气的一把捡起地上的瓢指着她的鼻子骂,你个小兔崽子怎么回来的?又逃跑来的?”

云萱深知现在自己无处可去,饶是陆冯氏如何对自己,都要忍着。她怯怯的瞄了陆冯氏一眼,小声道:我不是逃跑……”

话音未落,院门就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

进来的男子全身素缟,披麻戴孝。陆冯氏有些发愣,小心翼翼的问道:几位找谁?”

领头男子瞥了陆冯氏一眼,我们几个是方府的人,大夫人让我们来退聘礼钱!”

男子道明来意,陆冯氏又见这几人披麻戴孝,也能猜出大概发生个什么事情,依旧不死心的问:咋的,闺女都上花轿了还能退亲?”

男子指着云萱冷哼一声,就你们家这扫把星闺女还好意思问?她刚进府门还没半盏茶的功夫,我家老爷就咽气了!不打死她都算对得起你们家了!”

闻言,陆冯氏就算是再傻也明白发生了什么,立马变了一副嘴脸,径直往地上一坐,两腿一盘,眼泪说来就来,哎哟我的老天啊!我那苦命的女儿哟,怎么就成了寡妇哟,可怜哟……”

饶是涕泪横流,也不忘眼睛偷偷溜那几个素衣大汉。

几个汉子也不做理会,任由她哭闹。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仙君,求你别撩我》落魄回家被追债试读结束。

你就是个赔钱货

第3章你就是个赔钱货

云萱尴尬的站在原地,手脚无措的不知该往哪里摆。心里还有些小窃喜,还好方府不留下自己。

说这方府的大夫人也是个黑心的,相公都死了还不忘要回聘礼钱,眼见和陆冯氏是一路货色。

家丁看出陆冯氏的无赖,冷哼威胁,方府的钱你有胆子赖?大夫人那是县太爷的亲妹妹!”

就算和县太爷没关系,那方府这样的门户也是他们一个农家惹不起的,撒泼定是不管用。

抹了眼泪,起身用瓢顺着云萱的后脑勺狠狠来了一下,嘴里骂着:你个赔钱货,丧门寡妇。”

将八十两银子送到家丁手里的时候,陆冯氏嘴都要瞥到地底下去,心碎成一片一片的。

这回得了,闺女没卖出去,名声也没了。花轿都上了,还成了寡妇,谁能愿意娶她。

这辈子算是砸手里了。

天就快要黑了,云萱换了衣服做完饭,站在桌子旁等着陆有才和他媳妇出来吃饭。

他媳妇是城里珠宝老板的闺女,打从嫁进来的那天起,陆家上下都把她当菩萨似的供着,生怕惹了她不高兴。

她若不出来吃饭,陆氏夫妇那是定不会动筷的。

从前云萱做完饭好歹还能在灶台对付着吃一口,如今陆氏夫妇看她眼睛里都带着火。

看到一旁也想等着吃饭的云萱,陆冯氏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抄起手边的炉钩子,带着一股劲风对着云萱狠狠抽下去,你个不要脸的兔崽子小寡妇,还有心吃饭?我要是你早就跳河了!都没那个脸活!赶紧滚!这辈子别吃饭了!”

云萱将将躲开那一炉钩子,这细铁棒子砸在身上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她远远的逃开,躲在偏房摸着饿的直叫的肚子,偷偷看着陆家一家吃饭。

以后的日子要如何过,云萱绝望透顶,她这辈子只怕是完了。

待得天黑伸手不见五指时,云萱踮着脚尖出了偏房,借着月光往灶台边去。

一路上猫腰小跑,她饿的都快眼冒金星。

路过陆氏夫妇窗下,窗缝里传出陆冯氏哼哼唧唧的浪荡声,还有陆富粗重的喘息声。

云萱撇嘴斜眼看了窗子一眼,心中嘀咕,那么大岁数,还有这精神头。”

屋子里发生了什么,云萱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

小时候被买来给陆有才当童养媳,自从来了月事之后,陆冯氏就经常和她讲两口子的事儿。

云萱偷了一个凉馒头一块咸菜,用一小节葱蘸了酱,先对付着吃一口,就赶紧偷偷往回跑。

再出路过陆冯氏窗下的时候,里头已经完事儿了,正在聊着天。

她本不想听那私房话,听了也是污糟,猫腰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听见陆冯氏嗲着嗓子说:他爹,明儿你去趟镇上的窑子吧?”

云萱瞪大眼睛,迅速蹲下身来,这陆冯氏可是个远近闻名的悍妇,借陆富一百个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去窑子啊。

疑惑的不止她一人,还有陆富。不过他还是一丝不敢表现出来的兴奋,我不去,干你挺好。”

陆冯氏捶了陆富一下,声调都变了:你个龟孙还想逛窑子?美死你!我让你去窑子里问问,能不能把那死丫头卖了,克夫的寡妇谁能要她,瞧她长的还行,卖点多少赚点。”

云萱听着在墙根底下听着陆冯氏的话,只觉得全身发抖,她在陆家好歹也生活了十七年,就算是条狗也不能如此说扔就扔,她居然还连条狗都不如。

陆富只是沉默了片刻,成,有才都娶媳妇了,留在家里也没啥用。”

陆富的话断了云萱对陆家仅存的一点希望。

第二天一大早,云萱做饭的时候,抬眼看到陆富出门。

陆冯氏头发都来不及梳便追出来,大声嘱咐道:多问几家,别卖亏了!”

陆富答应一声,出了院门。

陆冯氏看到云萱在悄悄看他们,心里有些虚,用手梳着头发,大声骂着:看啥看?大早上看见你气儿就不打一处来,你怎么不去死呢?”

云萱转过头,偷偷剜了陆冯氏一眼,小声嘀咕:我去死了,把你卖窑子里?”

你说啥?”陆冯氏的声音又提高了八度。

云萱继续忙着手里的活,没吭声。

昨天她一夜没睡,翻来覆去想了一夜,她可不能去窑子,怎么着也不能让陆冯氏得逞。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