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内容简介:

其他类型小说《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作者:烟火酒颂,小说讲述了池非迟,男二柯南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池非迟女主叫男二柯南的小说是《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这是作者烟火酒颂原创的同人小说类小说,在小说中池非迟和男二柯南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池非迟女主叫男二柯南的小说是《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这是作者烟火酒颂原创的同人小说类小说,在小说中池非迟和男二柯南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树下,长椅。

还是老地方。

池非迟转回来的路上,顺便拿了一份报纸,坐下翻看。

既然确定是名侦探柯南的世界,反正闲着也是无聊,不如看看现在的时间线。

这一点从新闻上应该可以看出一二。

最近一周的报纸,没有关于工藤新一的报道。

这么低的出镜率,应该已经被灌药变小了。

有关于毛利小五郎的报道,两天前有个头版。

「侦探作家与现实侦探的碰撞:侦探左文字系列作家新名任太郎去世,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根据作品暗号解谜!」

比较靠前的时间段吗?

就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时间是按动漫来,还是根据漫画走……

如果根据漫画来,这个时候灰原哀已经出场了,如果是动漫的时间线,估计还要过一段时间。

他对这只萝莉有些好奇……

池非迟稍微想了一下。

按照那个组织神秘兮兮的作风,估计对外没暴露多少情况,也就是说,那个组织成员不太可能挂在赏金榜上,至少是对外公开的赏金榜。

而雪莉=科研人员=没名气的宅女……=不值钱!

嗯……这是前世作为清道夫的思维。

清道夫,又被叫做赏金猎人,主要工作是抓捕一些穷凶恶极的罪犯,交给警察或政府。

在进行清理行动的时候,必须要先得到国际搜查局发放的执照。

按理来说,前世的故土很安全,几乎没有这种职业活动的余地。

但他还是去做了……

那一年,有七个孩子凑在一起,大的十岁,小的只有六岁。

他们是武校生。

进武校的,要么是家长觉得难以管教的,要么就是家里出了某种变故的。

国情如此,凭情怀送孩子去武校的少之又少。

想学武,报个兴趣班他不香吗?

当年那七个孩子都是父母出了意外的情况,家里没人管教,亲戚把人送进武校,所以他们很谈得来。

某一天,不知是哪个中二货知道了‘清道夫’,一提起,立刻点燃了小鬼们的中二之魂。

没人甘愿平庸,当然,也或许只是想找一个生存下去的目标,一个……即便不怎么了解、仅凭着一腔热血也会去努力的目标。

十年后,七个人带着十年的血汗,带着远超各届学生的优秀身手,潇洒离国。

那一刻,他们确实是潇洒的,不过现实往往更残酷。

就算找到了途径,找到了不足之处,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靠天赋弥补在枪械方面的不足。

七人,只通过了三人。

之后不到一年,其他两人陆陆续续放弃,唯独他还在坚持着。

为什么坚持?

他也不清楚。

或许是因为从小把这当成生存的意义,也或许是那年离开的同伴那茫然又沮丧的目光,再或许……是那种自由随性的感觉让人沉醉不知归路……

不过这确实不是什么好职业。

回家去的小伙伴有人当了有钱人的保镖,有人当了教练,或许没有清道夫那么暴利,但胜在稳定、安全。

铁着头干到底的他三年下来,是赚了不少钱,可也搭上了自己的命,还从来不曾后悔过。

那些自由、随性、疯狂、独特而又新奇的风景,带着致命的美。

池非迟视线从没怎么看下去的报纸上移开,看向对方的围墙。

比这里的景色美太多太多了……

六个骗子,这一世我也不想错过那些风景……谁让你们离开的时候,都说我是最有天赋那一个?

继续羡慕去吧。

池非迟垂眸挡住眼里浅淡的笑,刚打算继续看报纸,大段大段陌生的记忆伴随着一股羡慕又释然的情绪涌入。

是这个世界池非迟的记忆。

因利益结合、没有感情的父母,不到五年感情彻底凉凉,各过各的。

出于企业利益考虑,两人没离婚,守着名存实亡的婚姻,连带仅有的孩子也不怎么管。

记忆里,冷冷清清的家,唯独自己父母不会出现的校庆表演,还有一次次只能用优秀成绩换来一点重视,结果也只是一句赞赏后又匆匆离开的背影……

没什么狗血剧情,只是原意识体太过内向孤僻,整个人生没谈过恋爱,没朋友,没目标,没兴趣爱好,最后病了。

一直到最后,一种羡慕又释然的情绪传来,记忆也到三天前的片段而终止。

池非迟明白,原意识体恐怕已经彻底消散了。

很遗憾,或许是性格使然,哪怕随着记忆,那些情绪他都体会了一遍,也只是一转即逝,有一丝共鸣,但也不够强烈。

所以说啊,同处一个身体里的两个意识也无法完全理解,那些医生说‘我明白、我懂你’的时候,是说了一个多么温柔的谎言啊。

心里默默吐槽了一下精神病院的医生们,池非迟收敛思绪。

现在计划要改变一下了。

之前待在精神病院,是因为原意识体的抑郁症,他还真担心这家伙哪天占据身体的时候想不开,带着他一起玩完。

在医院里,就算他的意识沉睡,也有医生和护士盯着,比较安全。

但如果原意识体消散的话,他也不打算陪这些人演下去了。

出院?

想要出院,要么医生觉得你已经痊愈了,要么是家人来接。

第二条路行不通,这个医院的医生有点负责过头,他父母也没有监管的意思,在不确定他恢复得差不多的情况下,医生不可能同意他离院。

问题又转回第一条路……

完全不用考虑,这是一条死路。

先不说他的‘时间感知障碍’,进了这个地方,遇到一群负责的医生,看哪都有毛病。

唯一的办法,就是他父母表态,再加上他态度强硬一点,也还是可以离开的。

毕竟他没犯法没反社会行为,医院没法强制留他住院。

在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偷偷溜走是很愚蠢的行为——

态度强硬一点可以走,居然不考虑沟通,而是选择逃跑?肯定是病情加重了!

抓回来,重点监护病室在等你!

池非迟心不在焉地翻着报纸,考虑着改天打个电话跟这具身体的生父生母商量一下出院的事。

池先生,你在找什么吗?”旁边小护士笑眯眯凑过来。

一直翻报纸走神,不太对劲,必须留意患者的异常举动,能了解就了解,不能了解也要记录在小本本,方便医生查看……

池非迟一眼就明白小护士的想法,沉默了一下,我就是发会儿呆而已。”

是这样啊,我知道了。”小护士点头,嗯,患者有发呆走神的情况,等会儿要记录一下。

池非迟无语,看了一眼那边趴在栏杆上抬头看天的大叔。

听说这个大叔已经进来十一年了,估计未来一两年也没有出院的希望。

一如病院深似海,从此痊愈不可能……恐怖如斯!

……

正常吃饭,活动,晒太阳,吃饭,吃药,睡觉,一天过去。

除去不够自由这一点,完全是咸鱼们梦想中的懒散生活。

不过,为了防止外界信息干扰和对电子产品依赖,也为了安全,个人是不允许携带手机和电脑,这一点对于想懒一天玩玩手机看看剧的咸鱼们而言,恐怕是难以接受的。

第二天,池非迟到福山志明办公室打电话。

家里的电话,照常没人接,又打了这具身体生父的手机。

嘟……嘟……”

电话响了两声被接通。

男声沉稳,你好,你是……?”

父亲,是我,池非迟。”

那边沉默了一下,恢复得怎么样?”

还行,我要出院。”

池非迟单刀直入。

从记忆里来看,这具身体的生父生母外面有没有人不清楚,但都是赚钱狂魔。

花钱也很舍得,至少他的生活费很足。

就连这次入院,两口子上午送他检查、入院,下午又匆匆跑去处理自己的事业了。

一个很奇葩的家庭。

沉迷赚钱,无法自拔……

一天不赚钱就浑身难受……

我爱赚钱,赚钱使我快乐……

除了赚钱,人生已经没有别的乐趣了……

钱能带来快乐,赚钱的过程也能带来快乐……

咳,这么一想,池非迟居然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毕竟,他是穿越者池非迟。

对此,他只能说,你们爱怎么活怎么活吧……

我明天要去法国,至少要半个月才回来,”男人沉静道,等我回来再说,其实在医院里也好,至少有人照顾你,医生和护士比管家、佣人专业多了。”

一旁,竖耳听着的福山志明不由皱了皱眉。

这话通俗点来说,不就是——「儿砸,我们没空管你,你在精神病院有吃有喝有人照顾,不是挺好的吗?」

有这么说话的吗?这父母当得也太冷淡了……

池非迟倒是没觉得意外,这个回答跟他猜想中出入不大,我母亲呢?还没回来?”

她那边我不清楚。”男声道。

池非迟继续道,那您看看能不能找个人先把我捞出去,在这里待着太无聊了。”

沉稳男声:东都大学那边我已经帮你请假了,没什么事出来干什么?”

池非迟平静道:我一无聊,就想着每天给你打电话问问情况……”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秒:我问问有没有人能帮忙去接你。”

池非迟:最好是亲属。”

男声:知道了,等消息吧。”

池非迟:最迟几天?”

男声:三天。”

池非迟:好。”

电话挂断,干脆利落。

池非迟抬眼,对上福山志明若有所思的目光,像极了漫威里某个黑叔叔的凝视。

福山志明凝视,池先生,您的……家族有精神遗传病史吗?”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2章 一入病院深似海试读结束。

第3章雨中的哀

池非迟将电话放回原处,这是……

怀疑他父母有心理疾病?

福山医生,这里的住院费用可不便宜……”

果然有精神遗传病史吗?”福山志明神色凝重了些,劝道,发现问题就要及时治疗……”

不,我的意思是,”池非迟以一贯平静的口吻道,请放过他们,要是一家人都进来了,谁给医院交钱?”

福山志明一噎,缓了缓,也不一定需要住院,我们也可以通过沟通解决的嘛,这样的话,对你的恢复说不定也有好处。”

我没有讽刺的意思,不过还是有些好奇,看谁都像有问题是不是职业病?”池非迟反问。

算是吧。”福山志明想了一下,没否认这是职业病,突然问道,池先生,请问明天是几月几日?”

池非迟看了一眼墙上的挂历,今天是8月21日,8月22日。”

福山志明纠正,明天是8月11日,看来时间感知方面还是有些问题。”

池非迟:……”

在掀不掀桌之间犹豫了0.01秒……算了,福山医生除了职业病有点过,本身还是个很负责的好医生。

嗯……不过也不用急,不用逃避,”福山志明一边拿本子记录,一边宽慰道,慢慢来会好的。”

池非迟:……”

面无表情×2……

好了,”福山志明记录好,笑眯眯抬头,明天我们再试一次。”

池非迟很想说一句‘抬走,放弃吧,没得治’,不过估计这话一说,又会被灌下一锅香浓的劝慰鸡汤,索性转开话题,我申请外出一趟。”

有什么事吗?”

去买两本书。”

书的内容我要知道,没问题吧?”

打算几点回来?我帮你登记一下外出记录。”

下午五点。”

天气预报今天有雨,记得带伞。”

……

外出要确定回来的时间,还有人陪同。

这就是池非迟的精神病院生涯。

陪同外出的是一个男医生,北川安达。

很年轻,一身齐整的黑西装,装出不苟言笑的样子,却一下子暴露了他是医院新入职菜鸟的底细。

北川医生,你很紧张?”池非迟随口问了一句,把挑好的书抱到收银台。

北川安达立刻反驳,没有。”

池非迟又默默给对方贴了个‘菜鸟’标签,比福山志明那种随时都能笑眯眯的老油条可差远了,别紧张,我不会攻击人,也一直保持着理智。”

北川安达暗自松了口气,这才留意了一眼池非迟选的书。

左边一堆:《心理学引论》、《性格的测量》、《异常心理学》、《实验心理学》、《心理统计学》、《心理测量学》……

右边一堆:《墨菲定律》、《人类的破坏性剖析》、《理论三讲》、《癔病研究》、《梦的解析》、《论感官知觉理论的贡献》、《犯罪与个性》、《说谎》……

北川安达:!”

Σ(っ°Д°;)っ

你想干什么?想干什么!

就这些,”池非迟已经结了账,选了两本放到一边,又在标签纸上写下住所的地址,递给店员,剩下的用纸箱装好送到这里,没人的话直接放在公寓进门接待处的大叔那里。”

好的!”店员双手接过,今天下午三点左右就能帮您送到!”

池非迟点头,只拿了自己挑出来的两本出门。

《梦的解析》和《心理学引论》。

北川安达忙跟了出去,咳,池先生,您买这些书……”

这类书不可以看吗?”池非迟平静问道。

那倒不是,不过……”北川安达迟疑,嗯……我也不清楚,要等回去问问福山前辈。”

池非迟点头,之后就专心在路口等绿灯。

北川安达心里泪流满面,明明两个人并肩站着,他还穿了更正式一点的西服正装,而池非迟只是一身休闲装,但怎么感觉他更像池非迟的小跟班多一点?

难道这就是所谓气场?

不科学,这绝对不科学,明明他才是医生……

天上突然飘洒起雨丝。

哎?下雨了?”旁边等绿灯的路人伸手接了一下雨滴。

绿灯亮,身后一对情侣互相抱怨着,快步走过。

都说了今天会下雨,你居然不带伞。”

你不是也没带吗?”

幸好有福山前辈提醒……”北川安达一脸庆幸地感慨着,低头从手提包里翻出两把伞,池先生,既然包空出来了,书就由我先帮你保管吧。”

麻烦你了。”池非迟收回看向天空的目光,接过雨伞,将书递给北川安达。

雨越下越大,原本阴沉沉的天空又暗了些。

没带伞的行人低头匆匆走过,加快的脚步踩着路面上渐渐积起的雨水。

一路走过去,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少,人行道边,一个小小的身影裹着不合身的白大褂,低着头,扶着墙,赤脚踉跄而缓慢地走着。

池非迟看到那个人影,停下脚步。

北川安达疑惑跟着看去,那个孩子……”

下一秒,小小的人被白大褂的衣角绊了一下,跌倒在积水中,本就被淋湿的茶色头发上又洒了不少污水。

池非迟心里叹了口气,还是朝灰原哀走去。

亲眼看着小萝莉摔倒在雨里的狼狈模样,挺扎心的……

灰原哀挣扎着站起身,用湿淋淋的袖子擦了擦脸上的雨,刚准备继续走,就发现前路被人挡住,抬眼。

雨中,两个身形高瘦的男人撑着黑色雨伞,站在面前。

一个看起来成熟些,穿着齐整的黑色西服、白衬衫,黑发,寸头,神色严肃。

另一个在她看来占据主导地位的人,看起来要年轻不少,也是一身黑。

黑色的冲锋衣拉链拉高,宽松的立领立着,有些挡住脸,黑色短发柔和垂落,一双浅紫的双眼平静淡漠,垂眸盯着她。

难道是组织的人?

被、被发现了吗……

灰原哀脸色苍白,僵在原地,怔怔仰着头与池非迟对视,眼里满是慌张和警惕。

池非迟发觉萝莉哀情绪不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转头看了一眼北川安达,今天出门还真是有趣,两个人一身黑,蹲下身,直视着灰原哀,你要去哪儿,我送你。”

灰原哀:……”

警惕盯。

这种平静的语气,这种冷淡的眼神……问她去哪儿或许是真的,但说什么送她去,其实是在讽刺她的狼狈吧?

旁边装得‘我不好惹’的北川安达稍稍缓和了一下神色,干咳一声,笑着提醒道,池先生,你好像吓到她了,对于小孩子就笑一笑啊,不要一直板着脸。”

灰原哀:……”

继续警惕盯。

这两个家伙……是在故意嘲笑她?

哦……是吗。”池非迟不置可否,他大概能猜到,现在灰原哀除了与她有着同样变小经历、根组织有仇的工藤新一,其他人谁也信不过。

更别说他们这一身黑,明摆着刺激萝莉哀正值最敏感时期的神经……

灰原哀忍无可忍,迟早要死,干嘛要接受这两个家伙的嘲笑,深呼一口气,身体虽然虚弱,但声音里还是充满了冷意,嘲笑够了就执行你们的任务吧,你……”

被目光点名的池非迟:……”

不是外围成员吧?”灰原哀看着池非迟,她虽然不会读心术,但隐约能感觉到池非迟身上的威胁,再凭着那种冷漠眼神对应的心性,在组织里都不太可能是一般的外围成员。

是……有代号的成员?是谁?

不过也无所谓了,”灰原哀神色平静下来,动手吧。”

北川安达一头雾水,呃,小妹妹,你在说什么啊?等等!池先生,你……”

池非迟已经把灰原哀抱了起来,一手撑伞,一手抱人,她让我动手的。”

不是,可是……”北川安达语塞。

让您动手,您就真的‘动手’?

你还没发现吗,她身体状态不对劲,”池非迟伸手摸了一下灰原哀的额头,果然有些发烧,送她去医院看看比较好。”

北川安达也认真起来,拿出手机搜索着,我看一下最近的医院在哪里……小妹妹,你家在哪儿?记得父母的电话吗?”

灰原哀懵了一下,她好像……误会这两个人了?

不过,组织的人或许会在附近搜索,她必须远离这一带……

不、不行……”灰原哀右手紧紧抓着池非迟的袖子,抬头看池非迟的目光认真地吓人,不能去医院!”

池非迟了然,可能离逃出来的地方不远吧,那去我家?”

不行!”

不行!”

灰原哀和北川安达异口同声。

灰原哀沉默,她不能连累其他人。

北川安达正色劝道,池先生,报备的外出时间只到下午五点,现在只有一个多小时,您必须得回去了,还是送她去医院看看比较好,而且最好联系一下她的家人,她家人发现她不见了会担心的……小妹妹,你还记得家里的联系方式吗?呃,小妹妹?”

池非迟抱着闭眼昏睡的灰原哀:已经晕过去了。”

北川安达:……”

是他太啰嗦了吗?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