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的花妖新娘

内容简介:

幻想时空小说《仙尊的花妖新娘》作者:八宝周,小说讲述了陆盏,阿花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陆盏女主叫阿花的小说是《仙尊的花妖新娘》,这是作者八宝周原创的仙侠奇缘类小说,在小说中陆盏和阿花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陆盏女主叫阿花的小说是《仙尊的花妖新娘》,这是作者八宝周原创的仙侠奇缘类小说,在小说中陆盏和阿花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那就很简单了,只要养花之人把花朵本体上结的穗子毁了,那契约也就没有了。”

这么简单?”陆盏惊得张大嘴巴。

恩。”我诚实的点点头,眼中眼波流转。

食人花,顾名思义,就是饮血食人的意思,早年间那些术士和高人,早就把我的同族都一把火烧死了。

可陆盏没有,他依然给我浇水,修剪,对着我碎碎念。对此,我其实是有些感动的。

但让我觉得牙痒痒的是,自我开花以来,就没有闻到过什么血肉的香味,就连墙角里的小老鼠,多看一眼,也会被陆盏揪着耳朵不给饭吃。

哪有食人花是吃素的呢?我看着碗里那青皮绿果,眉头纠成一团,陆盏却还在往碗里添了几颗西红柿,说是补充维生素。

这些果儿呀,是我到后山去采的呢,可新鲜了,尝尝。”陆盏邀功似的把一颗野生青杨梅递给我,眉眼弯弯。

我不好驳了他的面,只得两眼一闭,把绿色的杨梅丢进嘴巴里,嘎嘣嘎嘣几下,一股子酸到牙疼的酸味充斥在我的味蕾,我几经抽搐了下,硬生生给吞了。

陆盏满意的点点头:真棒。”

我哭丧着脸,作为食人花竟然吃素,我真是给食人花丢脸。

看着陆盏那肌肤胜雪的皮肤,我捂着被酸果子酸倒的牙齿,暗戳戳地想:他的血一定是很好的下酒菜。

你是想要下酒菜?还是想自焚?”陆盏抬头,脸上挂着得意的笑,狭长的眉眼上挑,更衬得他风度翩翩。

自焚?算了算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我捡起一颗又大又甜的野果,权当是肉来啃。

……

每天,微风拂过,湖面泛起阵阵涟漪,竹屋建在湖边,冬暖夏凉。

我搬来一张躺椅,迎面对着湖水,惬意地晒着太阳,不多时便睡着了。

这样想想,倒也惬意,日久天长之后,我的心念也淡了许多,只是也会有心血来潮发挥本性的时候,比如这天——

陆盏常常在清晨上山给我采集露水,回来时,怀里抱着一个坛子,里面是他一个早晨收集起来的露水。

我要喝血!”我对他辛苦一个早晨收集来的露水并不满意,吧唧了一下嘴巴,又再一次抗议。

这水吸收了天地精华,比什么人血更滋补。”陆盏给我倒了满满一杯子的露水。

我就是要喝血!”我在地上撒泼打滚,脾气一来,当真是刹不住。

可陆盏就是就是陆盏,对我的撒泼如如不动不说,还一副要把怀揣着邪恶本性的我朝着一株纯性善良的向阳花的模样,差点气死我第10086次。

阿花,你要是不喝,那我就倒掉了,反正,人血你是不可能得到的,还没有露水喝的话,到时候你就会饿成一株枯花了哦。”

慢着。”我冲过去,一把把坛子给凑到嘴边,昂着头,咕咚咕咚全部给喝了!

我想过了,不就是没血喝么?没事,只要我不变成枯黄色就行,

事实证明,女子都是爱美的,花也是,额,虽然我本来就不太美。

阿花,真棒。”

阿花?”我皱着眉头,脑袋向四周巡视一番,确定他口中唤的人就是我,可是我明明叫嗜血!

对呀,嗜血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血腥,一点儿也不好听,所以我就叫你阿花了。”

我抗议!”这名字真是弱爆了,一点也体现不出我威力无边,凶狠残暴的伟大形象。”

抗议无效。”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仙尊的花妖新娘》第2章 这露水很滋补的试读结束。

第3章我会陪着你

陆盏甩袖,竟是凉凉的瞥了我一眼,就转身进厨房了,只留我一人在院子里欲哭无泪。

我孔武不凡的威名就因为一声阿花”而香消玉殒了。

阿花。”我在心里叫了声,果真,我的天,这么土不拉几的名字,让我鸡皮疙瘩掉一地。

于是我过了无数一日三餐饱肚子,青果,黄果,纷纷下了肚,饭后一杯花露水的日子,用陆盏的话来说,这能保证身体棒棒哒。

而我再一次抗议无效,再次坐到餐桌上的时候,只能把自己饿到抓起几只青果就能就嘎嘣嘎嘣吃掉的境界了。

我哀戚戚的想着,我是在素食道路上回不来了。

陆盏竹屋设了一间独立的偏房,做了一简单的私塾,平日里,他会给周围孩子们授课,日子也算轻松自在。

我将我的人形隐去,我只能缩回盆里的花朵之中,摇一摇脑袋,两片花瓣一张一合,惹得孩子们前来围观,他们费解地看着我,又试探着伸手戳戳我,我立刻左右摇着脑袋,毕竟,我真的是太无聊了。

他们见我动了,也不怕,笑嘻嘻的跟我说话,可一下课,就又安静了许多。

讲真,实在是无聊的紧。

我找不着好玩的事情后,也会搬来一张小马扎坐在台下,不过,我不是来听他上课的,只是觉得无聊,听着课,好助我入眠。

台上的陆盏意气风发,眉目如画,衣冠胜雪,带着如纸墨般书香气。仿佛干净得似天上的星辰。我看着看着,就能慢慢睡着了,多数还有些好梦。

而下了课后,为了把果子餐食做得好吃一点,陆盏会把新鲜的水果雕成兔子,小老虎之类的动物,其造型七分相似,可可爱爱,试图哄我开心。

陆盏说,虽然没有肉味,但勉强可以过过肉瘾。

我看着形态各异的可爱小动物,竟会觉得实在是下不了口,尽管这些东西是假的。

唉,果然是吃素的,心也跟着软了几分。

怎么了?”陆盏看着我迟迟不动筷子,疑惑的问。

我吃素挺好的,以后不要这样了,这些小动物那么可爱,吃了怪不忍心的。”

陆盏好久不说话,好像是震惊了似的,紧紧盯着我。

看吧,看吧,想我堂堂食人花,竟然说不忍心,这还是我吗?

陆盏随即收回了惊讶,笑了笑,重新从口袋里倒出其他新鲜果子,我抓起一个放进嘴里,汁多甜美,不错,很好吃。

吃了午饭,陆盏简单把私塾打扫一遍,又整理整理书籍,闲时喝喝茶。

午后,小孩子们在家长的陪同下来到竹屋,未时又来接孩子们回家。

陆盏站在院子里,家长一个个牵着自家孩子的小手一起回家,大手牵小手,人人归去。陆盏眼睛里布满忧伤与羡慕。

怎么了?”见人人都已离去,陆盏却还站在院子里,我问道。

我从小就是一个孤儿,从没有牵过父母的手,也不知他们长什么样,只听闻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早早就离世了,而我在乡亲们照顾下,慢慢长大了。”陆盏低头,眼中滑过一丝悲伤。

我并不能感受到他眼中所谓的悲伤,我们花族向来都是个体生长,没有父母,没有亲人。

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安慰,半天才没头没脑道:以后,我陪着你。”

陆盏抬头,眼中恢复了一丝光彩,咧着嘴,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漏了半拍。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