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你的魂掉了

内容简介:

幻想时空小说《魔君,你的魂掉了》作者:白牙,小说讲述了程修,容深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程修女主叫容深的小说是《魔君,你的魂掉了》,这是作者白牙原创的仙侠奇缘类小说,在小说中程修和容深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程修女主叫容深的小说是《魔君,你的魂掉了》,这是作者白牙原创的仙侠奇缘类小说,在小说中程修和容深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我寿元已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孙子程修,唤醒大人就是想恳求大人护我孙子一生平安顺遂。”那个形容枯槁的老人,捧着程家祖先传下来的锦盒,神情平和,对于即将到来的死亡没有一点害怕,反倒在提起孙子时,浑浊的眼底浮现出担忧。

锦盒里只放着一块不过拇指大小的黑色石头,与平常的石头不同的是,这块石头的表面布满了金色的梵文。

像是邪物,却又带着佛家的气息。

一块记忆石换一个条件,这是当年她沉睡前,将记忆石赠出去时许下的承诺。

容深应了程修的奶奶,把那块记忆石拿了回来,指尖刚触碰到黑石,黑石就瞬间散成了一片黑雾,将容深包裹起来,黑雾中夹杂着的一些金色梵文一个个没入了她的眉心,容深眼前的景象就换了。

出现在她面前的,只有一片看不到尽头的黑暗,在容深微微拧了眉,开始不耐烦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道说话的声音:你把我的记忆带走又如何?记忆不灭,总有一天我会找回来的!”

这是容深自己的声音,透着怒意,她下意识的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想要看清那个拿走自己记忆的人到底是谁,而随着她的走动,周围的黑雾开始涌动起来。

渐渐地,容深能看到一个人的身影,辨不出容貌,只能看出来是个男人,从那个男人嘴里开始响起了吟唱声,男人的身影化作金色的梵文将黑雾击散,在黑雾散去的那一刻,容深看见了自己,无尽头的黑暗里,她穿着一袭墨色的锦袍躺在一具暗红色的棺椁上,脸色苍白,眸子里细碎的光随着记忆的剥离一点一点的散去。

黑雾散去,阳光刺眼,容深从记忆里回过神来,眸色冷沉,她的记忆是被人带走的,为什么会被人带走她目前还不知道,她打算等程修再长大点了,再启程去找其他的记忆石。

呐,烧鸡和板栗糕,还有一小瓶的枣花蜜给你泡糖水喝……”容深从袖子里拿出一样一样的东西,放在程修的面前。

可比起这些吃食更让程修有兴趣的,是她看起来空荡荡的袖子。

明明什么都没有,可每次都能拿出他想要的东西,一样接一样的,像是藏了一整个多宝阁。

看什么看?小屁孩,快点吃你的,吃胖点才不辜负你奶奶对我的嘱托……”容深一手支着下巴,一手在程修的脸上捏了捏,捏起来手感颇好,她就满意的弯了眸子,也不忘附加一句:但也别跟村长家那个小胖子似的,胖的像头小猪仔……”

当初程家奶奶将程修托付给她之后就走了,而程修哭过一场后生了病,病好后意外的忘了曾经的事情,只对她十分亲近。

同样的喂了三年,容深也喜欢上了喂养小崽子这件事情,把他喂养的白白嫩嫩的,一不留神就会有各路妖魔鬼怪惦记上。

只是,她容深亲手喂养的小崽子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吃掉的。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魔君,你的魂掉了》第2章 记忆不灭,总有一天会找回来试读结束。

第3章村里的人生了怪病

现在已经是初秋,每天还有点太阳,只大部分时候都是阴天,像现在这会儿突然阴下来也是常见的事情,镇河村的人都没有在意,反倒更高兴下地干活时不会太热。

容深坐在桌子边,侧头看着村头的方向,那里笼罩在一朵巨大的阴云下,像是随时会下雨,她神色淡淡,漫不经心的嘟囔了一句:要坏事啦,只希望那些人不要把事情推到我们两个头上来。”

程修依旧听不懂她说的什么意思,只是见她眉心微拧的样子,小幅度的歪了一下头,然后把手里咬了一口的板栗糕往她嘴里塞去。

容深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块板栗糕,连忙抓着他的手,嚼吧嚼吧咽下去之后,怒瞪着他,程修!你又把咬过的东西给我吃!欠揍吗?”

其实她对于板栗糕也好,烧鸡也好都尝不出味道来,她是只鬼,对于人吃的东西是没有味觉的,第一次被程修塞东西的时候她立刻就吐了出来,可就因为这个,程修整整半个月没和她说话。

容深也是想了半个月,才想明白他在生气什么,从那次后,不管程修塞什么吃的给她,她都照单全收了。

程修只抿了抿嘴,朝她露出一个笑容,再叫她一声深深”,容深再多的不满也偃旗息鼓了,顶多伸手在他头顶多揉搓几下。

晚上的时候,容深没有出去,找了只小鬼去把晚饭带回来,小鬼还没有回来,倒是迎来了村长家的蒋新河。

容……容深,你在吗?”蒋新河站在院子外面没有进来,他是白天那个小胖子的哥哥,高高壮壮的,浓眉大眼,虽然黑了点,但长得也算标致,就是每次和容深说话了就结巴。

容深懒洋洋的应了一声:进来。”

如她所料,蒋新河又是来给她和程修送东西的,手里提着一个小篮子,篮子上还盖着一块碎花布。

我娘煮了些花生,地里刚挖上来了,新鲜着,叫我给你送点来,你……你就当零嘴儿吃。”蒋新河走到桌边,将篮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除了一大碗还冒着热气的花生外,还有两颗油汪汪的卤蛋。

容深想起白天小胖子吃的卤猪蹄就拧了眉,这么油,难怪那么胖。

卤蛋入……入了味的,小……小孩子喜欢吃。”蒋新河看她目光落在卤蛋上,忙出声解释起来,解释完又觉得不对,连忙加了一句:你……你也可以尝尝。”

容深没有说话,侧头看了程修一眼,从蒋新河进来,程修就一直在看着她,微抿着唇,眼睛却是亮的。

一看他这个样子,容深就知道他想吃,可油汪汪的卤蛋她不想碰,也不想程修脏了手,就把目光转向了蒋新河。

最后程修用筷子戳了个卤蛋小口咬着,蒋新河提着篮子离开,结结巴巴的提醒容深卤蛋要趁热吃。

临走到门口了,又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一脸凝重的对容深说道:下午村里突然有几个人生了怪病,我爹说很肯是会传染的,你和你弟弟最近小心点,尽量别出门。”难得的没有再结巴了。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