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一他又在自爆了

内容简介:

科幻末世小说《榜一他又在自爆了》作者:一只老母鸡,小说讲述了女二宋恩静,乔斐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女二宋恩静女主叫乔斐的小说是《榜一他又在自爆了》,这是作者一只老母鸡原创的科幻末世类小说,在小说中女二宋恩静和乔斐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女二宋恩静女主叫乔斐的小说是《榜一他又在自爆了》,这是作者一只老母鸡原创的科幻末世类小说,在小说中女二宋恩静和乔斐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第3章潮湿女舍(三)

人群中响起小小的骚动,许多人都在犹豫着。

宋恩静嗫嚅着想讲话,被乔斐捏了下手。

恩静啊,你看我们宿舍接连遭遇不幸,何苦拉她一起下水呢。”

宋恩静想起接连死亡的两人,脸色白了白,放弃了。

突然,不知道谁把矛头指向了乔斐,一个女孩子高声喊道:昨天有人劝那些人不要去看情况,她肯定是知道什么,快让她出来,我才不要死在这里。”

一时间群情奋起,乔斐最终被推了出来。

众人看向她。

漂亮的棕色头发,面容精致,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即使是穿着破旧的校服也难掩贵气。

让她出来的女孩子咽咽口水,鼓足勇气走上前:你肯定知道怎么出去,快告诉我们。”

乔斐笑眯眯:真不知道。”

女孩子咬牙:你骗人,你肯定知道,快说。”

乔斐被众人架去四楼,软趴趴的被扔在地上,宛如一条咸鱼。

救命我都说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没人信我。

女孩子壮着胆子踹一下她:去,开门。”

乔斐站起来,晃晃悠悠的走过去。

铁门常年失修,几处卡口锈迹斑斑,落锁的地方又缠了一圈圈锁链,像是要困住楼里的什么东西。

乔斐拿起铁链,用力掰了一下,然后回头看众人,一脸你们看吧我果然掰不断的表情。

看吧,我也打不开。”

众人:……”谁踏马让你掰锁了。

女孩子正要发难,后方突然响起一道苍老嘶哑的声音: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所有人齐刷刷回头,看见一个矮小的老妪。

布满沟壑的丑陋脸皮,硕大的眼眶中没有眼珠,只剩下两个黒嗖嗖的大洞,干巴的嘴唇布满血痕,此时正一张一合讲着话走过来,她的手脚都被铁链锁着,铁链随着她的行动叮叮当当的响。

众人都吓傻在原地,反应过来后尖叫着推搡着跑下了楼。

让乔斐开门的女孩子情急之下一把将乔斐推倒在老妪脚边,然后惊慌失措的跑开了。

宋恩静从人群中挤过来扶起乔斐:乔乔你没事吧?”

乔斐没有讲话,只看了一眼自己破旧的校服,唯一白皙的一块地方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鞋印。

好烦。

老妪没有眼睛,却准确的望向了这边:衣服脏了吗。”

她走进门旁的黑暗角落里,几秒钟后递过来一瓶水:可以用这个洗一下。”

乔斐接过水瓶说:谢谢。”而后带着宋恩静离开。

老妪看着两人离开,慢慢走回宿管室,关上门。

两人很快回了306,宋恩静急忙锁上门,把乔斐扶到椅子上坐着。

乔乔你没事吧?”

四楼角落有自动贩卖机,里面的食物应该能够我们使用几天,刚刚的老人是宿管,面容恐怖但是没有恶意,身上有铁链,行动范围在四楼宿管室附近几米,能力受限,暂时排除危险,她给我矿泉水让我洗衣服是在提醒我不要去走廊尽头的浴室。

目前出现的NPC有清洁阿姨和宿管两人,还有三种死亡情况,一种是靠近打开的窗户,一种是去浴室,还有一种。”

乔斐看一眼布满血污的床铺,那里曾躺着许嘉仪。

未知。”

清洁阿姨说过不要大叫,这可能是一个点,四楼有铁门也不一定是为了不让我们逃出去,而是为了锁住楼里的某个东西,宿管阿姨更像起了看管的作用。

我们宿舍一开始那个女孩子掉下去,我关窗户的时候看了一眼,只有碎肉没有尸体,许嘉仪只留下血迹和部分组织,失踪的人也是完全找不到,像人间蒸发,我没有听到任何大的动静,这些人就无声无息的消失,这说明这栋楼不只是表面这么简单,可能存在某种空间机制。

游戏这才开始第二天就消失这么多人,我觉得那些去探查的人可能并没有死亡,当然也不排除游戏为了控制存活率大幅减少人数的可能,我们宿舍接连两个人不是失踪而是明确死亡,总的来说是被盯上了,但是去其他宿舍住的话容易达到触犯宿舍规定的条件,所以我们还是静观其变。”

乔斐抚了抚眼镜,看向宋恩静:目前只能看出这么多了,我搜过我们宿舍,没有任何钱币,可以问问其他人其他宿舍有没有,在不确定安全性的情况下尽量用和平的方法使用售卖机。”

宋恩静咽了咽口水,没想到乔斐能一下子分析这么多,过了好一会才消化完,说道:好,那我现在去问。”

你去二楼我去一楼。”

乔斐之所以决定和宋恩静分开行动,是因为她觉得宋恩静虽然看起来娇弱,但是接受能力很强,而且自己不能说一味护着其他人。

她自身难保,而宋恩静需要成长。

洗衣房就在一楼楼梯旁边。

乔斐放轻脚步,慢慢摸着墙走过去。

整个一楼都很安静,没有任何人说话的声音,只有一点水龙头漏水的嘀嗒声,在黑暗的环境中显得格外诡异。

乔斐突然停住了。

不对劲,太不对劲。

她记得几个声音最大话最多的女孩子都在一楼,白天基本不存在毫无交流,更何况现在是鸦雀无声,除非她们已经……

乔斐侧过头,洗衣房门上的玻璃后,一张惨白美艳的脸整对她诡异的笑着。

女人的两只手掌贴在门上,外凸的眼球布满血丝,嘴角几乎裂到耳后根,湿漉漉的头发粘在两颊两侧,滴滴答答掉着水。

乔斐转身就跑。

洗衣房里的女人看到乔斐离开,开始疯狂砸门,声嘶力竭的尖叫,洗衣房的门摇摇欲坠,最终轰然倒下。

乔斐在楼梯上飞快的跑着,中间还回头看了一眼。畸形的怪物叫嚣着在后面追赶,可怕的是,她的头颅以下是像蜗牛身子一样的软体,在地面爬过,留下一条长长的水迹。

原来宿舍走廊上的水不是因为潮湿,而是因为……

这个蜗牛秃头怪天天在走廊上爬。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