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再现

内容简介:

仙侠武侠小说《仙途再现》作者:鱼方,小说讲述了牧瘟,青水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牧瘟女主叫青水的小说是《仙途再现》,这是作者鱼方原创的武侠仙侠类小说,在小说中牧瘟和青水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牧瘟女主叫青水的小说是《仙途再现》,这是作者鱼方原创的武侠仙侠类小说,在小说中牧瘟和青水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3.试炼

突然觉得一阵劲风从背后涌来,大憨二憨顿时吓得哇哇叫,大喊道,大哥,我们不要去阴曹地府啊!我们不要去阴曹地府!我们要回桃村!我们要回桃村!”

段涯明瞥了一眼那两个手足无措的大块头,突然一皱眉,不经意间冷哼道:难得看上去不错的两个,竟然还是个傻子,你倒真是眼光独特。”

旁边的那个白师兄顿时满头大汗,吓得哆哆嗦嗦,良久才敢谄笑道:师傅,傻子好啊,心性单纯,为人朴质,这样的人能够修仙,也是七猿宗的福缘啊,哈哈哈......哈哈。”

在血神庙的前面,摆放着几座泥塑的菩萨罗汉,它们布满灰尘,眼眸僵硬,好似粗制滥造的劣货一样,而在另一边,则是三清和诸多大罗金仙,在屋子里的另一侧,则是摆放着阎王爷跟判官,它们都在笑,笑得如此狰狞,笑得栩栩如生。

大哥!这里好诡异!我们快回去吧!”大憨瑟瑟发抖,吓得面无血色。

没事!有大哥在。”空荡荡的声音回荡在庙宇中,显得更加廖人。

阴风阵阵,大憨二憨泪流满面,死死抱住了牧瘟的双臂,哀泣道:大哥,我们还没有成婚,怎么能死在这里,我好难受,我好伤心!”

大哥,我们只是来找爹的,为什么他们要把我们关在这里,我们不要爹了!我们不要爹了!爹不要我们!我们也不要爹!我只想离开这里啊!”

牧瘟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但如果一直找不到出去的办法的话,那他们只能在这里硬撑着直到三天过后试炼结束。

大憨!二憨!如果我们能够成仙的话,村里的姑娘都会求着嫁给我们,你们不是一直想找媳妇吗,只有把胆子炼大了,拜入七猿宗,才能娶到媳妇。”

什么!”本来战战兢兢的大憨听到牧瘟的蛊惑,突然眼睛发光,说道,大哥,你没骗我们吧,只要进入七猿宗就有媳妇了?”

大哥不骗你,我们守在这里时间一到,就有花枝招展的姑娘主动投怀送抱,足够你俩美的了!”牧瘟咳嗽一声,很严肃的说道。

好!我们不走了!我们要修仙!我们要修仙!不让我们修仙,我们就从这里跳下去,死在马路上!”

在血神庙外,日冕上的段涯明听到那三兄弟的对话,差点气得吐出一口血,为什么他碰到的有仙缘的人都是一副这样的德性。

在血神庙内,牧瘟等人背靠背,警惕的看着四周的黑雾,渐渐的,诡异的脚步声在黑暗中响起,像是女人的奸笑,又像是昆虫被烧焦时发出的凄厉哀嚎,而在牧瘟正前方的黑雾下,一双绣花鞋不知道何处出现,又缓缓地后退,消失在黑雾中。

大哥!大哥!那边有个半张脸的女鬼在门口看着我!啊啊啊!要死人啦!要死人啦!”大憨吓得浑身发抖,面无血色,好像一转眼就要昏过去了。

他们赶紧抬头,只见眼前一片漆黑,根本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突然间,二憨抓住了牧瘟的胳膊,凄厉道:大哥!那边有一拍小孩!血淋淋的小孩!他们在笑!他们在笑啊!”

牧瘟突然觉得背脊发毛,他本来一个劲的在心底安慰自己这些都是幻象,可是在大憨二憨凄厉的惨叫声下,他突然抱住了两兄弟,大喊道:你们别喊啦!你们别喊啦!你们要是再喊,我也要被吓死啦!”

孩子,我的孩子,你在哪儿呢?”虚无缥缈的声音从黑暗深处响起,好像是水井里发出来的一样。

三个人僵硬的转过头,只见一道若有若无的黑影站在不远处,而一个婴儿在地上缓慢的爬过,粘腻的血腥味慢慢飘来,牧瘟他们抖得更厉害了,尤其是刚刚还说骗小孩的牧瘟,更是抓紧了大憨二憨,生怕他们会走散一样。

当那道黑影消失,鬼孩子也没了影子大憨哆哆嗦嗦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我不想死在这里!我不要媳妇了!我真的不要媳妇了!我宁肯爬到庙上跳下去,死在大马路上,我也不要媳妇了!”

二憨,二憨也不要了!”

牧瘟看到两个哥哥吓得魂不守舍的模样,又看着四周黑漆漆的屋子,突然想起来了,这只是七猿宗的试炼!这只是七猿宗的试炼!他不要怕!他不要怕!仔细想想,这里一定会有破绽的,一定会有破绽的!为什么会突然出现那个女人,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排孩子,他虽然看不到,但大憨二憨肯定是不会骗他的!

牧瘟使自己强行镇静下来,这其中一定是有因果的,否则她们怎么会凭空出现!女人!庙宇!鬼小孩!

养小鬼!一定是养小鬼!这是牧瘟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的,当时青水还跟着自己一块看呢,结果吓得她三天三夜没睡好觉。

如果是养小鬼的话,那这座庙一定是婴尸庙了,这里一定有强大的封印镇压着小鬼的尸体,使得他的母亲不敢靠近。牧瘟很清楚的记得,养小鬼是台茅山的邪术,也叫控灵术,是把夭折的婴儿或是死掉的孕妇的肚子里拿出婴儿尸体,然后以符咒法术来控制他们,并且会喂养这些孩子鲜血。

这种邪术过于阴损,有伤功德,所以当台茅山被覆灭之后,已经没人再修炼这种邪术了,也只有牧瘟会在书上读到。

刚才那双绣花鞋出现的地方,女鬼没有现身,恐怕鬼婴的尸体就在那边的附近,但是一想到要离开原地,牧瘟就感觉害怕的喘不过气来,不禁压低了嗓门,大憨,二憨,要想女鬼跟鬼婴离开,我们就得在这里找到孩子的尸体还给他的母亲,你们敢吗?”

什么!这里居然有小孩的尸体!谁会把小孩的尸体埋在庙里,真是太可恨了!”

对!别让我知道他是谁,否则二憨一定要打死他!大哥,我们赶紧出去叫那帮仙人教训真凶吧!”

牧瘟嘴角抽搐,心道以往两个蠢笨的哥哥居然变得精明起来,知道挖尸体的勾当不好做了,但既然来了,难道牧瘟还能任由他们全身而退吗?

行了,要是挖不到尸体,你们还真以为能够离开这里吗?少啰嗦,拉紧我一块去挖尸体!”

大憨二憨看着义薄云天,豪迈威武的大哥,不禁士气大振,于是果断地倒退了三步,说道:大哥,我们替你望风!”

牧瘟气得差点喷出一口血来,但事已至此,难得猜到了这一切的根源,他又怎么可能半途而废,于是慢慢向着刚才那双绣花鞋出现过的地方出去,每当牧瘟跨出去一步,他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跟心跳声。

当牧瘟来到那双绣花鞋出现过的地方,低头看,只见两个带血的鞋印留在地上,而他深呼吸了一口,慢慢蹲下去,用颤抖的手慢慢扒开上面的一层带血的泥土,又慢慢向着深处挖去。

在血神庙的外面,段涯明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知道里面有三座法阵,两阵的阵眼依旧被隐藏得好好的,唯有一座似乎已经被发现了。

而且那个没有仙缘地废物竟然正在挖掘阵眼,他不禁眉头一锁,对着旁边的白老大说道:等会儿把那三个孩子带到通明神猿峰,这次的茅厕就不用你打扫了。”

什么?”白师兄还没醒悟过来,只见段涯明的脚下突然飘起一朵白云,让其化成一道雪光,瞬间消失在茫茫无垠的青天之中。

果然在这里!”当牧瘟挖到一截血淋淋的小孩指骨之后,他突然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后面的大憨二憨看到之后,突然互相抱紧,不断惨叫,挖到鬼啦!大哥救命啊!”

牧瘟的内心同样惊恐,但是当那截血淋淋的指骨暴露之后,那个女鬼的声音突然凄厉起来:孩子!是我的孩子!放开我的孩子!”

尖锐的声响叫人头皮发麻,所以牧瘟甚至来不及多想,就狼狈的爬起来,向着大憨二憨跑去,他停下来之后,汗流浃背,脸色煞白,用血淋淋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狼狈的大喊出来。

当牧瘟离开了那截血淋淋的孩子之后,一道模糊的黑影从粘稠的黑暗里慢慢走出来,啪唧啪唧,粘稠的声响回荡在血神庙里面,就好像是流了一地的肠子突然被一脚踩在上面,等到那道黑影靠近之后,牧瘟他们吓得两腿发抖,瞬间尿了裤子。

那个女子的肚子被刨开,肠子拖到了外面,这是死去的孕妇被剖尸养了小鬼!她走到那截血淋淋的指骨边上,将里面的鬼婴挖了出来,又看了一眼牧瘟他们。

仅仅是一眼,牧瘟他们就感觉浑身冰冷,根本什么都无法思考了,但庆幸的是,那个女鬼抱着鬼婴慢慢走进了黑暗之中,再也没有兴风作浪。

大哥!大哥!她是真的走了吗?”大憨瑟瑟发抖。

走了。”但是还没轮到牧瘟回答,他们四周的黑雾突然被一道白光驱散,使得他们感觉眼珠子刺痛,连忙用手挡在了眼前,谁也没想到,白师兄竟然孤身闯入到血神庙里面,而且还颇为喜悦的看着他们。

白师兄,三天难道这么快吗?”牧瘟不由得愣住了。

用不着等到三天,因为你们已经过关了。这其实只是一个幻阵,你们现在已经破阵,这是很难得的。”

哈哈哈!白师兄,这你就说对了,我们三兄弟什么也没有,就是胆子大,心眼细,简直是修仙的好苗子啊!”

白师兄瞥了一眼牧瘟三个人的裤子,不禁嘴角抽搐,他夸人夸习惯了,但没想到牧瘟顺着杆子就爬了上来,白师兄咳嗽了一声,说道:我带你们去换条裤子,然后去同地神猿峰,师傅已经在那里等着你们了。”

牧瘟疑惑道,白师兄,我们去了通地神猿峰,那剩下的人呢?”

白师兄的嘴角微微勾起,其他人都没通过测试。我们走吧,三日之后自然会有人带他们离开。”白师兄突然一挥袖子,只见一朵祥云出现在他们的脚下,还未等到牧瘟他们醒悟过来,他们竟然已经飞上了九天,一瞬间,三个人吓得同时抱住了白师兄的大腿。。

等到白老大落地,牧瘟等人腿脚发软,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而白老大嘴角抽搐,心道这三个好歹是通关之人,要是如此狼狈,逼得师傅反悔怎么办,所以他好心相劝,三位师弟,我们已经到了通地神猿峰了,你们快起来吧。”

师弟?难道师父找到新弟子了?”隔壁的一间屋子突然大门敞开,只见一个胖子赤裸上身,探出脑袋,气喘吁吁的问道!那个胖子的身子极有规律的前后往返着,而且呼吸粗重,似乎正在做什么事情!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