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客栈梦归人

内容简介:

古代言情小说《红尘客栈梦归人》作者:咫尺之痕,小说讲述了风烟烈,孟千寻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风烟烈女主叫孟千寻的小说是《红尘客栈梦归人》,这是作者咫尺之痕原创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在小说中风烟烈和孟千寻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风烟烈女主叫孟千寻的小说是《红尘客栈梦归人》,这是作者咫尺之痕原创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在小说中风烟烈和孟千寻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第3章荷叶罗裙两色裁

小风?小风?”一品楼张师傅进了厨房,却遍寻不得自己的小徒弟,以为是少年贪玩,叹了口气,心想着回来一定要好好训斥这小子。

锅中蒸腾着的九荷月醉酥到了火候,溢出一股醉人的荷香,宛如清荷醉月一般沁人心脾。

张师傅小心翼翼地将溢满香气的甜酥盛出来,还未摆盘装盒,便听见门外有人喊他。

张师傅,新杀的青鱼还没处理呢,您还是去看看吧,不然出了什么差错小的们也担待不起啊!”

张师傅听着这小厮偷奸耍滑的语气,暗暗叹气:即使是受邀来叶府作宴,他也依旧是个民间厨子,不在自己的酒楼,便是择菜杀鱼这些小事,他也得自己盯着。

看看那些个小厮傲慢张狂的眼神,他心中无奈,只得又走了出去。

不算拥挤的小厨房又恢复了安静,食物的香气充盈在四周,灶台里偶尔发出火苗爆裂的轻响,却有一种青涩的暧昧在这狭小的环境里节节升温。

顾莲芜耳根通红,用力拍掉少年干净如许的手掌,气鼓鼓地站了起来。

你……无耻!”少女咬着下唇,三寸金莲跺着青石板地面,娇俏的小脸上染上桃色的妩媚,说不清是羞还是愤。

少年其实也有些热血沸腾,但他的眼神却依旧平静——这么多年苦难生活,让早熟的他早就学会如何将自己的真实情绪隐藏。

然而,耳根处的浅红却昭示着他内心的不平静。

顾莲芜羞怒交加,她还没有被男子这般轻薄过,顿时心砰砰直跳。

终于,暧昧的残余气氛让她无法忍受,她一咬娇粉的唇瓣,转身提起裙摆准备快步跑开。

等等……”少年温润干净,尚存稚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顾莲芜转头,没好气瞪着他,娇蛮模样让少年内心又溅起一圈涟漪。

实在饿的话,吃这个吧……还没装盘,少两块也不会被发现的。”少年一手扯过一张油纸,迅速将两块九荷月醉酥包起来,递给羞愤欲死的官家少女——他能给她的,就只有这些。

谁……谁要你的东西……”少女面色绯红地小声嘟囔,嘴里说着拒绝的话,手中却仍接过了那包对于少年来说,有些昂贵的糕点。

眼见顾莲芜接下了自己递的九荷月醉酥,少年又轻笑起来。

顾莲芜再也受不了他这般三分宠溺七分温润的关怀眼神,一提裙摆跑了出去,只低低说了句:今日之事要是敢让第三人知道,我定拔了你舌头!”

凤眠看着少女离去的背影,心间期期然划过一丝暖,流。

独自跑到花园角落,顾莲芜左右查看,确定周围无人,才悄悄打开了还冒着热气的油纸包,脸上绯红仍是那般的浓重艳色,她捂着胸口,感觉心脏都要蹦出来,脑海中闪现的全部都是少年那温润青涩的宠溺眼神,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樱桃小口轻咬一口那九荷月醉酥,荷叶的清新伴随着醉人的酒气,将顾莲芜的眸子氤氲出桃花初绽般的艳丽,糕点入口即化,醉人的酒香更是让顾莲芜脸颊上那抹浓重的绯红久久不能散去。

她心底的那朵名为情窦的花儿,不知何时,被五月初的夏风,吹得徐徐绽开。

顾莲芜觉得,这是她吃过味道最好的糕点。

两块糕点并不多,不多时,只见小小少女拍了拍自己的罗裙上掉落的点心渣子,不着痕迹地摸了摸温度稍降的脸颊,看看天色,也已经到了开宴的时间。

前厅,顾夫人正四处寻不得顾莲芜,正准备差人去找,却见自家的女儿一脸泛红地自一颗海棠盆景旁蹑手蹑脚地走出来,小小的神情带着羞怯和莫名一种不可言说的雀跃。

然而宾客落座,觥筹交错的宴厅正是热闹,顾夫人便也没有多注意女儿的反常。

莲儿,你去哪里了?可急死娘亲了。”顾夫人一把拉住顾莲芜,却见自家女儿并没有和往日一样同她大胆撒娇,反而是多了几分嚅嗫。

坐上了主席,顾莲芜看着舅舅叶诧云喜上眉梢的由衷喜悦,心底也暗暗祝福。

曲儿…….若能执汝之手,这般儿女绕膝……”前面的人名说得太含糊,难以听清,然而,如此语气,如此话语,只要是听到的人,都听得出那一抹深深的憾然与愧疚。

顾莲芜诧异地望向说话的人——自己的父亲,淮安百姓的父母官顾淮良。

却见父亲面颊泛红,显然是喝了不少酒,此刻,他正眼神缥缈地注视着叶诧云和其妻子苏氏,只见夫妻二人琴瑟和鸣,恩爱非常,苏氏不着痕迹地轻抚着自家官人的后背,带笑拦下了他手中的酒杯。

顾莲芜悄悄看了一眼母亲,只见母亲面容依旧优雅,看向父亲的眼神却多了几分隐忍的苦痛。

小小的她一时间也没再说话,安静的咀嚼着盘中的珍馐,突然觉得,父亲和娘亲好像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一场满月酒,在无数的喜悦和祝福中落幕,有人欢喜,有人苦痛,而顾莲芜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像才刚刚开始。

天气越发的热了,窗外断断续续的蝉鸣透过雕了芙蓉花的矮矮窗棱,扰乱了窗前少女轻愁的眉眼。

顾莲芜着了薄的杏子红的对襟单衫,懒懒缩在竹席上,纤手有些兴致阑珊地翻过桌上的一卷《浣花集》,微风穿堂,掀起薄薄书页中一纸绯色薛涛笺,其上还有清秀的簪花小楷字迹,是默了半阙的《思帝乡》。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还是那样直白大胆的告白,倾尽所有爱恋,坚决而义无反顾。

少女突然有些羞赦,纤手忙不迭压住了那如同她心思一般的绯色薛涛笺。

看着精致的书页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和自己偶尔留下的批注,顾莲芜又突然心生烦闷,一把推开桌上的书简,有些赌气道:整日里就是绣花扑蝶,琴棋书画,无趣透了。”

小姐不如多学学女红吧?夫人好几次夸小姐有天赋,可别荒废了才是。”一旁的侍女笑着提建议道。

殊不知,得来的却是少女更为激烈的拒绝:不学不学!整日里这般无趣地弹琴绣花,还不如绞了头发做姑子来得清净。”

小姐,这般胡话可是莫要再说了,”丫鬟叹了口气转而眼珠一转道,小姐莫急,再过一月便是乞巧,到时候淮河畔一定热闹非凡,可有的玩了呢。”

见顾莲芜露出颇有兴趣的神色,丫鬟笑了笑,继续道:到时候怕是全淮安的贵公子都会前来,准备一会小姐的芳容呢。”

顾莲芜白了丫鬟一眼,眼睛亮起来,又缓缓暗下去。

还有一个月……”

看着小小姐似是安分下来的神情,丫鬟宽心大放,转头去端小厨房冰镇的甜羹。

这夏日实在是难熬,得让自家小小姐降降暑气才好。

然而,等她再回来的时候,小小姐早已经不知去向。

撑了一叶小舟,顾莲芜倾身摇桨,一叶小舟使得满塘芙蓉向脸,两边开路,小舟很快消失在了顾府后院那接天的藕花深处。

正是盛夏,满池莲叶衬着荷花亭亭风荷举,风动,莲动,带来丝丝缕缕沁人心脾的幽香,清凉了一整个盛夏。

杏子红衫子的少女闲适地撑着船,调皮地剥莲蓬吃。

清新的莲子入嘴,化为清爽的甜香萦绕在喉头,久久不散。

又遇一叶碧色的成熟莲蓬,顾莲芜纤手伸出,正欲一把将那莲蓬摘下。

突然,莲叶深处横空出现一只修长干净的手掌,抢先一步将那莲蓬折断,顿时引得顾莲芜眉头大皱。

顾家只有她一个本家女儿,娘亲重礼教,万不会如此举动,爹爹日理万机,更不必提,府上丫鬟各司其职,谁会在这时候来偷莲蓬?

神思翻转间,她眼明手快,一把抓住那只手掌。

你是哪里来的偷莲蓬的贼?”

少女轻灵的声音让那手掌的主人似有片刻僵硬。

话音刚落,她顿觉船身一晃,两只小舟相撞,在泠泠荷叶下泛起阵阵涟漪,惊了一滩浅白深灰的鸥鹭。

拨开层层莲叶,入目的又竟是那张日思夜想的少年容颜。

嘘——”少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即低声道,我只是来采些荷叶,你莫要出声。”

眼见顾莲芜依旧满眼戒备的眼神,少年轻声道:最近一品楼的九荷月醉酥供不应求,我只是奉师傅之命来采荷叶收莲子,你听话些,下次我来时分几块与你。”

顾莲芜的脸一下子又红了,不知是想起了上次偷吃的暧昧事件,还是那九荷月醉酥的味道实在太过香甜,她还是乖乖点了点头。

半晌,又疑惑道:你不是……”

却见少年听得此疑问的话语,嘴角勾出一个略略讽刺的弧度,接着她的话道:我不是应该在广源街继续做一个无名小乞儿,是吗?”

没有……不是的……”顾莲芜慌张否认。

不必如此,要不是那天,我也不会被一品楼老板看中,给我一个可以领工钱的店小二一职,也不会在两个月之后被张师傅挑中,收我为徒,教我做菜。”少年亮如寒星的凤眸里,有一丝说不清的自嘲。

……”顾莲芜一时间突然不知该说什么好,她突然觉得,少年所生活和看到的世界,和自己的完全不同,她因为这份落差,心突然有一丝缕缕地疼。

对了,那天听那老师傅叫你小风,所以你就是叫小风了?”顾莲芜试图岔开这个气氛并不好的话题。

不,我叫凤眠,凤落九天的凤,春眠不觉晓的眠。”凤眠面对这小小少女,不知为何,竟将自己想了很久的化名说了出来。

凤眠……凤眠……

在心里咀嚼了两遍这个颇有诗意的名字,顾莲芜笑了。

半晌,鼓起勇气让自己在这小少年面前自然一些,展颜笑道:看你现下很需要莲蓬和莲花,若是需要,便一起采吧,虽说你潜入顾府在先,但我也不希望你回去挨打。”

听着少女轻盈温柔的话语,凤眠只觉得自己心里最柔软的某一处被轻轻撞了一下。

从有记忆开始,他就在逃命,逃离各种追杀,围剿,他的眼里,见到的是鲜血,死尸,看不到曙光的逃离。

唯一的温暖,大概就是他眼看着自己身边许多誓死保护他的忠诚脸庞,桀骜的,正直的憨厚的,冷酷的,沉默的……

然而,那些面庞在日复一日的逃亡中,一个个消逝……直到他的世界里,只剩他一人。

记忆里最后一次,他终于逃到了没有追兵的淮安,然而,当他看到最后一名护着他的护卫嘴角乌青地倒下去,他的世界,终于缓缓关闭了最后的光亮。

他流浪街头,行乞度日,看遍人情冷暖。

他仇富,嫉世,为了生存放下脸面,仅存的铮铮傲骨,也在日渐消磨中趋向殆尽。

他从未想过,有人见第一面便为他开脱,即使身穿绫罗锦缎也能收下他那廉价的点心,如今更是处处为他而想。

他沉默地注视着眼前少女的举动,只见眉眼精致的少女垂首剥着莲蓬,翠色莲蓬更衬得手指嫩白如玉,水葱似的指甲染了汁液,有些破坏那芊芊柔荑的美感,她却毫不心疼。

愣神间,少女已经将一莲蓬的莲子都挑了出来,双手轻捧,盈盈送到他眼前。

此时,盛夏的藕花深处,莲叶接天,杏子红衫子的少女浅笑盈盈,掌心掬一捧莲子,衬着满眼的浅碧轻红,成了凤眠一生中,最美的画面。

很多年以后,当孟千寻的话本远销蓬莱乃至天庭昆仑,

孟千寻的话本成名作《莲开落》的三十年典藏纪念版里,多了这样一段话:

天崇三十年,凤眠偶然间读到《西洲曲》,其中四句。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在那一刻,他忘了权谋,忘了天下。已经耳顺之年,手握重权的国相凤眠,因为一首不知作者名姓的诗,泪如雨下。”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