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

内容简介:

悬疑灵异小说《绣衣》作者:佚名,小说讲述了纳晟源,于小鱼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纳晟源女主叫于小鱼的小说是《绣衣》,这是作者佚名原创的悬疑灵异类小说,在小说中纳晟源和于小鱼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纳晟源女主叫于小鱼的小说是《绣衣》,这是作者佚名原创的悬疑灵异类小说,在小说中纳晟源和于小鱼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第3章世迷离3

这位名盖天下的纨绔王爷是个什么德行,陈守泽比谁都清楚。

纳晟源自请来边城也已经一年有余,每日里除了吃喝玩乐就是吃喝玩乐,从未干过一件正事。

可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敢得罪纳晟源。

毕竟,与纳晟源在王城所做的那些荒唐事相比,他不给自己找麻烦就是最大的恩惠了。

而且身在朝堂,陈守泽也是知晓纳晟源为什么会被贬为庶人的。

当年那桩事闹得多大啊?

可陛下还不是草草收了场!

最后甚至还把他的贴身侍卫木知指派给了纳晟源随身保护着。

可见,陛下是早晚要把这位接回王城的。

何况他还给自己下过一道密旨。

陈守泽心里门清着呢。

卑职听说这里出了人命,特意过来看看。既然五王爷在这里,一切还是由王爷做主吧。”

陈守泽再次讨好道。

纳晟源本来想拒绝的,可当他目光从于小鱼脸上扫过时,却又改了主意。

好。”

随即,他手中羽扇一指于小鱼。

把她给本王抓起来!”

听到纳晟源下的命令,于小鱼终于有了反应。

她抬眼对上了他。

目光波澜不惊。

别看于小鱼表面上此际稳如老狗,实则内心早已慌得一批。

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衰。

随便一怼就能怼到个王爷。

而且看起来还是个不怎么想做人的王爷!

看着那些一拥而上的捕快,纳晟源用羽扇轻拍了自己鼻端两下,朗声提醒众人。

你们都小心些,她会武功。”

从于小鱼刚才的动作里,纳晟源就知道这个女子不仅会武功,武功还不低。

恐怕边城县衙里的这些捕快根本不够她打的。

纳晟源还朝着木知比了个手势。

示意他,不行就上。

啪!

可让纳晟源没想到的是,下一秒于小鱼直接将手里的匕首往地上一扔,双手高举。

别动我,我自己会走。孰是孰非,相信到了公堂上王爷会有个明断。”

说着,于小鱼主动走向了捕快们。

这……

纳晟源忽然有了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令他超级不爽!

于小鱼嘴角却扬起了一抹弧度。

打什么打?

目前并不是所有的证据都对自己不利。

只要找个眼不瞎,没收过钱的仵作验验尸体,就能证明这人不是现在才死的。

再说自己身上还有伤。

要打,也等伤好了再说!

于小鱼心念转得飞快,被捕快们押着经过纳晟源的时候,她还朝着他露出了一个清冷笑意。

她竟敢挑衅自己?

纳晟源眼皮子一跳,刚想抬腿,却被快步而来的木知给拉住了。

木知脸色难看的凑到纳晟源耳畔压低了声音。

王爷,不是说好了什么都不管,三年一待满咱们就回王城的吗?今日一旦在县衙升了堂,那可就甩不掉了!别忘了宫中那位可是下过令的。”

你说的是他给陈老头的那道密旨?”

纳晟源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随即,他用羽扇在木知脑袋上敲了敲。

你猪啊!都说是密旨了,只要我假装不知道不就行了?得了,别啰嗦,让人赶紧把尸体和那个女子也带上,回县衙再说。”

边城本就不大,一共只有横竖各两条街呈井字形组成,县衙就在街道的最东边。

一柱香后,一众涉事人全被带到了公堂上。

而死者苏叶也被捕快们抬了回来。

一身白衣的纳晟源此际正歪坐于公堂上,只见他肤白如玉、唇色猩红,手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羽扇。

面前的堂案上竟还摆着一杯清茶,两碟小点心。

陪坐在侧面的陈守泽满脸赔笑。

正跪坐在自己腿上养神的于小鱼不由眨巴眨巴眼睛。

她看了看高悬在纳晟源脑袋后方的海水朝日图,又回头望了望庭院正中的那块戒石。

最后再瞥了眼小点心旁边和惊堂木和竹筒竹签后。

于小鱼差点口吐莲花。

这货真是来断案的?

怎么还弄出了一副在风月楼里看戏的架势。

这个王爷就特喵的很离谱!

堂下所跪何人?”

慢悠悠喝完了一盏茶,纳晟源才架子十足的开口问道。

虽然在心里已经把纳晟源的祖宗都问候了一遍,于小鱼还是一副乖乖女的神情回道。

民女于菲,为浣月馆新进舞姬。”

那你呢?”

纳晟源将手里的羽扇指向了羽卿悠。

此际,羽卿悠也早已认出了堂上坐着的人曾是自己恩客。

她内心暗喜,脸上却满是悲伤。

回王爷,奴家羽卿悠,也来自于浣月馆。死者是奴家相公名叫苏叶,他与奴家恩爱多年,相敬如宾,我们……”

羽卿悠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

其实大致意思也就那么三两句,她却说的声泪俱下,又长又煽情,完全就是一个被娱乐事业给耽搁了的文字工作者啊。

超级能编!

苏叶真和你相亲又相爱,还能让你抛头露面的去浣月馆挣钱养他?

然后他又拿你的钱满边城找小姐姐玩?

这不是瞎扯嘛!

于小鱼尴尬症都快犯了。

不过她当然不会开口打断羽卿悠,还是低调点,先苟着养好伤再说。

许久,羽卿悠终于把她和苏叶之间的那点深情厚谊给说完了。

说完,她侧身一指于小鱼,眼中满是愤恨。

要不是她,我家相公也不会死于非命,还请王爷替奴家做主!”

羽卿悠在堂下磕了个重重的响头。

纳晟源兴致缺缺的用羽扇遮面打了个哈欠,随即问一旁的捕快。

仵作呢?怎么还没来?”

回王爷,钱仵作去了临镇,已经派人去寻了。”

嗯,先验了尸再说。”

兴许是受了他七弟妹的影响,不管查什么案子,只要有尸体纳晟源首先想到的就是先让仵作验尸。

堂上一时寂静无声。

又过了一盏茶的工夫,拿足了架子的纳晟源才忽然出声问于小鱼道。

于菲,你可还有什么要辩解的?”

……”

无人回答。

于菲?”

还是没有动静。

一个捕快上前看了看于小鱼以后,躬身朝纳晟源回道。

回王爷,这女子之前从高处坠下,此际恐是伤势发作已经昏迷过去了。”

昏迷?”

纳晟源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几步绕到堂下。

可他刚一走近于小鱼,就听到了几声均匀而平稳的呼吸声。

纳晟源脚下一个趔趄。

差点摔在地上。

这哪里是昏迷?

分明就是睡过去了!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