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收徒全是气运之子是什么体验

内容简介:

玄幻奇幻小说《玄幻:收徒全是气运之子是什么体验》作者:佚名,小说讲述了张鸿羽,男二叶诚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张鸿羽女主叫男二叶诚的小说是《玄幻:收徒全是气运之子是什么体验》,这是作者佚名原创的玄幻奇幻类小说,在小说中张鸿羽和男二叶诚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张鸿羽女主叫男二叶诚的小说是《玄幻:收徒全是气运之子是什么体验》,这是作者佚名原创的玄幻奇幻类小说,在小说中张鸿羽和男二叶诚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第三章:气运之子

对,我一年前达到金丹初境。虽然已经过了一年,但还处于稳定阶段。”张鸿羽在地上从一到十划下数字,修真的境界,现在大部分即便凡人也是耳熟能详。万物起始,先天元阳,元阳化气,入炼气境界。从炼气开始,筑基、辟谷、凝丹、金丹,就是我现在所在的境界。之后,孕婴、元婴,脱胎,化神,大乘。”

十个境界,各有九个小台阶。达到大乘期第九个小台阶后,便有渡劫成仙的一丝机会。”

叶诚津津有味地听着,他也不是没听过这些内容。叶家本身就有修真的背景,否则也不能在江北成为大家。

但从没有人这么有耐心的跟他细细讲述,这一坐就是一晚。天明,张鸿羽把叶诚送回房间休息,自己吐出飞剑直入自己师傅的道场。

他想过了,按一般的走向,叶诚这情况一般的修真大概是没戏。想来想去,大概率是前期要先走炼体武修的路子。

灵虚真人恰好有一份当世奇人武痴紫霄的炼体手稿。

这东西一直被灵虚真人收着研究,这次被张鸿羽死皮赖脸地讨要了过来,临走前灵虚真人叫住张鸿羽:武痴紫霄非是凡人,他的修练之法困难重重。那孩子本身体魄非常,你也可以有所借鉴。。”

灵虚真人嘴上不悦,但心里对张鸿羽这个徒弟十分疼爱。张鸿羽也笑着回应:您放心,我有分寸。”

说完口中吐出飞剑,向住处飞去。

师傅,二师兄他要转而练武吗?”这时,一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的青年来到,听到了灵虚真人和张鸿羽的对话。

灵虚真人哼了一声说:不是,只是那小子收了一个‘仙苗’。修真大概不行,练武也许是个不错的苗子…肖亭,你来做什么?”

被称作肖亭的青年眼底流露一丝嫉妒,武痴紫霄,当世奇人。他的手稿,张鸿羽要,师傅也是说送就送,看来自己在师傅心目中永远比不上二师兄啊……

听到灵虚真人发问,肖亭把嫉妒掩藏的很好,笑着说:没事,只是修练途中有些障碍,特来请教师傅。”

唉,那臭小子有你一半对修练上心也行啊…”灵虚真人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

与此同时,张鸿羽回到住处,却发现叶诚不见了踪影。听到屋后山崖有呼救声,过去一看才发现他竟然吊在垂直的崖壁上。

你在这里干什么?”张鸿羽松了口气,踩飞剑下来接住叶诚。

叶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才摊开手说:我发现这里长了一株成熟的紫蛇兰,所以想把它摘了。没想到一不小心,险些摔下去。”

看到他手心那株仿佛紫玉雕琢的兰花,张鸿羽有点哭笑不得。这兰花生长在山崖壁上,他早就知道,只是尚未成熟所以一直懒得管它,没想到叶诚一来,它恰好就成熟了。

这也算是造化吧。

好了,下次不要做这种冒失的事了。”张鸿羽责怪了他一句,正要飞起。眼角无意间瞥到紫蛇兰被拔出的地方有一块平整的圆石。

从上往下看不起眼,但横着看过来,就像极了一道石门。张鸿羽有些惊讶,原先的张鸿羽在这里住了十多年都没有发现有这么个奇异的所在。

想到这里,张鸿羽让叶诚往后,自己运起法力,以开碑手运足法力打了上去。轰的一声,金色的手掌打碎了平整圆石。

顿时,一股蛮荒的气息汹涌了出来。

被打碎的石门后露出一间巨大的石室,石室中透出蛮荒古老的气息。张鸿羽心中惊讶又激动,看了看身后的叶诚,带着他一起进入石室之中。

只见里面居然封着一具十分巨大的骸骨,体型绝不是人类,且在头部还有着鸟喙的形状。张鸿羽感应到这具骸骨散发出来的蛮荒气息,不禁是一阵头皮发麻。

死去化骨都有如此气势,活着的时候恐怕是不下于灵虚真人的强大!

只是这种巨大的凶禽怎么会埋骨在这里?而且从未听人提起,张鸿羽感到十分疑惑,恐怕这连彤山的长老都不知道。

叶诚不摘紫蛇兰就不会发现石门,自己也不会打碎石门进入。这就是主角光环带来的气运吗……

师兄,你看那块骨头是不是很特殊?”叶诚似乎感觉不到凶禽骨架散发出来的蛮荒气息,走向那具巨大的鸟骨,从中抱出一块完整的胸骨骨片。

张鸿羽惊讶地发现这块胸骨的特殊,随着叶诚地观摩,骨片上仿佛有一片片璀璨的纹路在显化出来,好像星图烙印般璀璨非凡。

宝术?”张鸿羽瞪大了眼睛,只能感慨这让人羡慕的气运了。

人类修行有金丹大道,而兽类修行,多半靠提炼血脉中先祖的精血,是另一条道路,人类大多无法模仿。

而在这个过程中,继承自古代的精血会在成精做妖的兽类体内凝聚成一片或几片骨符,修炼者称为先天宝术。

这种宝术极为难得,大部分兽类精怪死了就消散了。像这种凶禽,能在死后还遗留下自己的骨符的,可能是千百年才得见一次的机缘。

叶诚睁大眼睛,看着那些璀璨符文,似乎是能看懂一些似的。他体内的气血也在一跳一跳地波动,眼睛一眨不眨好像要将它们都记在脑海中。

张鸿羽也没惊动他,一起观摩着骨片上的宝术。

两人一动不动地看着,终于在过了一日夜后。

张鸿羽眼睛一闭,眼角流出几道血丝,自语说:好复杂的宝术,这凶禽来历不小…但我终于掌握一些了。”

是的,经过一日夜的观摩并在脑中推演。张鸿羽初步掌握了这骨符宝术的一些推演之道,他张嘴将飞剑吐出,剑身流动出银色的光芒,好像化成了月盘。

迅速飞向石室顶部,咔嚓一声,破开一道直冲天顶的通道。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龙婿战王 武道医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