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1-02-21

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 连载

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

来源:网络作者:冲音分类:都市生活主角:暂无

小说简介: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小说阅读,其他小说类型小说,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由作家冲音创作,别人穿越都吃香喝辣,年峪穿越却成了个植物人。每天只能躺在床上打吊瓶不说,还被迫成为树洞,每个来探病的人都要把心里的小秘密抖给他听。前男友总裁:对不起,虽然我把你当成xx的替身,但是我发现后来自己喜欢上了你。总裁的白月光:对不起,其实那天你摔下去时,我本来可以救你的。总裁的暗恋者:对不起,那天我不该一时冲动推了你。总裁的竞争对手+大反派:你很好,我看上你了。年峪:???然后突然有一天,植物人他睁开展开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本书专题:

读友们正在关注:

夜幕降临,年峪又恢复成无所事事百无聊赖的状态。

医院住院部上午是治疗时间,中午以后是探病时间,家属们在过道里来来往往,还能听见其他病房里偶尔传出的几句人声,勉强让年峪觉得不那么孤单。

然而到了晚上,探病时间结束,除了陪护之外医院不允许别人再进来,整栋大楼仿佛在天黑的一瞬间就进入了睡眠状态,安静得连针尖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令人感到很不自在。

总觉得这种场景很适合突然冒出一两个鬼魂,上演一出惊魂夜之类的恐怖片。

可是年峪转念又想,他现在这个状态,在别人眼里估计和鬼魂是一个性质的,那到底是谁吓唬谁?

被秦侑川搓热的手也在时间的流逝中一点点重新变凉,灵魂状态的年峪用右手捂了捂自己的左手,想要找回那种温暖的感觉,却无济于事。

“唉……”年峪叹了口气,他现在不计较秦侑川吃他豆腐的事情了,只要能来个人,哪怕是坐在旁边什么话都不说,他也觉得挺好的。

年峪其实也是有陪护的,他的陪护就是以前剧组里的助理,只是这个助理好吃懒做,很不负责任。

当着经纪人的面是一套,没人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套,仗着年峪是个植物人,睁不开眼,说不出话,没办法去投诉他,这助理就经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现在探病时间都结束了也没回来,还不知道去哪里逍遥快活了。

年峪很不喜欢这种拿人钱财还不干活的家伙,尤其是涉及到自己身上,那份厌恶感得再乘以二,和不负责任的助理相比,秦侑川顶多就是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粉丝罢了。

而且他还长得帅啊!

哪怕行为举止有那么点奇怪,光是看那张脸,年峪都觉得自己可以打发好长一段时间了,而且还不会看腻。

“说不定我以前做过考勤的工作。”年峪说,“这么讨厌不守时,不认真干活的人,还想拿个小本子记录下来,没准我还当过教导主任呢?”

年峪发散思维地想到。

他在无聊的时候就会去思考自己的过往,回想他在“生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惜他除了自己的名字之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能根据自己的性格来推测。

这是他在独自一人的时间里,用来打发时间其中一项娱乐活动,可惜也没人来告诉年峪正确答案,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猜没猜中。

反正他也不需要正确答案。年峪的心态很乐观,他觉得重要的不是过去,而是未来,他也没有必须要继承旧业的执念,反而觉得尝试不同的工作也不错。

就好比这具身体给他带来的新身份——演员,那应该也是年峪从前没体验过的工作,对他来说充满了新鲜感。

他在见识过助理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亲眼看见严柯在没人的时候朝自己道歉,又在徐嘉树的面前苦涩表达自己的无辜;还有徐嘉树和丰一鸣之间的面和心不和之后……突然也想看看,如果是让自己来演,他也能像这些人一样,浑身上下都是戏吗?

年峪从身体里飘出来,伏在病床边,学着严柯白天时眼眶通红,脸色颓丧的模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会游泳,就算知道了,也不该这么——”

然而他的戏还没演完,病房门突然被人推开,砰地一声,把年峪吓了一跳。他赶忙回头看,发现进来的人正是那个白天不知道溜到什么地方去了的助理。

助理一手提着装有饭盒的塑料袋,一手拿着手机,好像还正在通话,腾不出手来,只好拿脚踹门。

边往里走,助理边跟电话那头的人说:“……当然没问题,明天中午您直接来就是了,年峪现在搞成这样,已经是个过了气的明星,说是他蹭您的流量还差不多!他刚入院那几天还有人来探望,最近都没什么人了,绝对不会跟别人撞上的,要不我给你开个视频,看看这个房间的情况?”

助理随手把饭盒放在桌面上,把语音切换成视频,镜头里的人和他一块看到了花瓶里插着的那束栀子花,助理不以为意地解释道:“可能是哪个小护士送的,都不是什么名贵的花,就是味儿香,只有小姑娘才喜欢。”

那边的人似乎放心了,跟他约定明天中午来采访的时间。

助理忙说好的好的,谄媚地恭维对方几句,又吹嘘道:“放心,今天中午我把严柯放进来都没人发现,只要低调一点,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年峪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非常气愤。

“我说今天严柯是怎么进来的呢,原来是你被人收买了!”年峪指着他的鼻子,气咻咻地说,“而且什么叫做我蹭流量,是有人想蹭我的流量来偷偷采访吧,那个记者给了你多少好处?”

他飞快地绕着助理转了好几圈,要不是他现在只是个灵魂,没有任何攻击性,年峪都想揍他了。拳头呼呼地甩过去,却只是让助理缩了一下脖子,嘟囔一声“这空调是不是开得太冷了”。

助理拿起遥控器,把空调的温度调高,挂上电话后就打开饭盒吃起了自己的晚餐。

简直是太可恶了,随手把他卖给小报记者不说,还当着他的面吃香辣口的外卖!

口感还是其次,关键是闻起来很香啊!这对只能靠营养针来维持生命,十来天没尝过饭菜味道的年峪来说,实在是太煎熬了。

年峪吸溜了一下并不存在的口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再去看那吃得满嘴流油的助理,重新躺到了床上的躯壳中,以免自己再看下去会气得睡不着觉。

他假装自己看不见、闻不着,并努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回想他最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人,用美貌来对抗美食的诱惑。

饭菜里面放了辣椒,助理吃到后面已经满头是汗,偏偏他又把空调的温度调高,这会儿他有些后悔了。室内气温已经升高,而到了晚上七点以后医院是统一用中央空调控温,避免病人天热贪凉感冒。

所以助理现在哪怕是把整个人都凑到空调底下,也没觉得有多凉快,而窗外的气温更热,并不会因为太阳下山而降低几度。

助理扯着汗湿的衣服前襟:“这鬼天气,这么热还怎么让人待下去?我看今晚还是找个网吧对付一下吧……”

他不情不愿地收拾好吃完的饭盒,草草地帮床上的病人翻了个身,擦了一下后背——植物人的陪护需要经常帮忙翻身、擦洗,避免生褥疮,这黑心肝的助理到底还记得在临走前帮年峪擦了一下,尽管他做得比较潦草。

年峪木着脸站在病床边,看着助理把毛巾往盆里一丢,迫不及待地就开门离开,坏心眼地想:“哼哼,你不知道今天徐嘉树和丰一鸣都来过,还以为那束花是护士小姐姐送给我的,最好明天中午他们再过来的时候能碰巧撞见那个把你收买的记者,到时候可就有你好看的了!”

年峪又气又郁闷,可惜自己是个植物人,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寄希望于这黑心助理能早日被人发现真面目。

助理临走前扔到一边的毛巾还在滴水,水滴落在盆里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年峪生了一会儿气,又回到孤零零一个人的状态,索性无聊地数起了水滴的声音。

就在他数到第五十七声的时候,病房门又被人推开了,这次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年峪愣了愣,治疗时间不是已经过了吗,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么多穿白大褂的?

这时他听见一个挂着主任铭牌的医生说:“357房病人年峪,就是他了吧?院长刚才发话,给他转到vvip病房去,他的家属和陪护呢?”

“不知道。”一个小护士探头说,“他的陪护可能正好有事出去了。”

主任医师顿了顿,仍然指挥其他人给年峪推病床,换病房:“那就先不找他了,既然是家属要求换病房,陪护人员肯定也有通知,等他回来会自己找到地方的。”

关键是院长要求尽快给年峪换,拖一秒钟都不行。这病人背后的人听说不太好惹,院长再三吩咐过,要不然就换病房这么点小事,还轮不到科室主任亲自上阵。

主任心里其实也有点憋气,看不惯这种娇气的关系户,都住进单人vip病房了还不满意,要求恁多。所以他也存着点故意的念头,院长和家属他不敢说什么,一个玩忽职守的护工还不能让他摆脸色吗?

主任都发了话,其他的小医生小护士也都乖乖听话,没人去通知助理换病房这件事。

年峪则听得有些懵逼,谁要求给他换病房来着?

年峪也不是没有家属,但现在离他最近的亲人是他舅舅,也是他的经纪人。

只是最近他舅正忙着给年峪搞公关,还要负责跟剧组协商。年峪那部剧还没拍完就成了植物人,剧组防护不力要赔偿,保险公司那边也要赔,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堆在一起,他舅只能隔几天来看他一眼,每次坐不到半小时就又匆匆离开,只交代助理好好照顾他。

助理一开始还尽心尽力,后来听说年峪可能一年半载都醒不过来,又觉得整天照顾一个病人很没劲,每天干坐着无所事事,所以到后来就尽往外跑。

而年峪的父母都是老师,这几年响应国家号召下乡支教去了,年峪出事的那几天,他们正好在一个很偏远的学校里,听说年峪住院,夫妻俩心急如焚,想要尽快赶回,却不巧碰到十年难见的雨灾,附近山区的泥石流阻断了通往城镇的唯一道路。

所以年峪很清楚,眼下他不可能会有一个主动要求给他换病房的家属。

这事到底是谁干的?

年峪躺在新换的病床上,闻着病房里刚喷上的空气清新剂的味道,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晚上八点半,他看见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现在他的vvip病房里。

秦侑川还是那身设计很特别的西装,尽管款式“非主流”,穿在秦侑川身上却将他衬托得格外英挺。

他走到病床前,轻轻捋了一下年峪的额发:“抱歉,我等不到明天就来了。”

夜晚的灯光似乎将秦侑川整个人照得柔和了几分,年峪被他那双黑如深潭的眼睛看得心跳怦怦的,即便这又是一句道歉,却是年峪听过最动听的道歉了。

秦侑川在说完这句话后又恢复沉默,却把自己的工作都带到病房来了,他无声地坐在沙发上陪着年峪,时不时在笔记本电脑上敲两下。

坐在一个不能说话的植物人旁边,秦侑川似乎一点都不觉得无聊,还会偶尔起来帮年峪翻个身,揉揉他的胳膊和小腿,避免肌肉萎缩。

年峪回到身体里,享受着一个大总裁的按摩,感觉浑身都舒坦得不行:“技术比我那助理好,是不是专门学过的?……嗯,病房也是你要求给我换的吧,谢谢你啦,虽然你听不见。”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在跟我说话。”秦侑川握着年峪稍细的胳膊,突然抬头看向了他的脸。灵魂状态的年峪正好对上了他的眼睛,心跳快了一瞬,差点以为秦侑川会通灵了。

然而下一秒,秦侑川想了想,又冷静摇头道:“但是这怎么可能?不过……”他放下年峪的手,重新帮他盖好被子,“在你身边,让我觉得很放松,好像你会聆听我所有的感受,不管有什么话都可以跟你说。”

年峪望着他直叹气:“那大概是因为我长得……不对,是我给你们的感觉像个树洞,不光是你,你前面那几个也对我知无不言,抖了一堆的小秘密出来。”也不问他想不想听。

他本以为秦侑川跟别人是不一样的,可是听见这样的剖白,还是不免有点失望。

只不过秦侑川接下来说的话,又推翻了年峪对他的印象:“……所以你要快点醒过来,我想认识真正的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夜晚的缘故,年峪觉得此时的秦侑川不仅看起来柔和了许多,连声线都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他的心跳不禁又快了几分。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的粉丝?

……

这天晚上,年峪久违的不再是一个人度过漫漫长夜了,他的陪护不但相貌英俊,冰冷的外表下还有着令人意外的细心。

年峪从灵魂到身体都难得地放松下来,睡了个尤为安稳的一觉,醒来时还有点迷迷瞪瞪的。阳光穿过窗户照在房间里,他眯起眼看见阳光中一个清俊的轮廓,而那人坐在沙发上,已经开始办公了。

“啊。”他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了。

这天是周末,秦侑川没去公司,醒来后简单洗漱了下,就让秘书把早餐送到了病房。上午医生来帮年峪换药,他就坐在沙发上处理一些文件,直到太阳爬上中天,秘书把午饭送来。

秘书不光来送饭,来还带来了一个对年峪来说算得上解气的好消息。

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小说阅读,其他小说类型小说,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由作家冲音创作,别人穿越都吃香喝辣,年峪穿越却成了个植物人。每天只能躺在床上打吊瓶不说,还被迫成为树洞,每个来探病的人都要把心里的小秘密抖给他听。前男友总裁:对不起,虽然我把你当成xx的替身,但是我发现后来自己喜欢上了你。总裁的白月光:对不起,其实那天你摔下去时,我本来可以救你的。总裁的暗恋者:对不起,那天我不该一时冲动推了你。总裁的竞争对手+大反派:你很好,我看上你了。年峪:???然后突然有一天,植物人他睁开了六一课堂提供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最新章节,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最新更新章节,六一课堂免费稳定急速专业无弹窗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推荐指数:★★,看了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神级龙卫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