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悬疑

更新时间:2019-03-18

蝮青 完结

蝮青

来源:掌中云作者:银花火树分类:灵异悬疑

小说简介:一场重病,让我怀胎十月,孩子他爹是条蛇:东北出马仙,一个女弟马的真实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简直是不敢相信我自己的耳朵!柳龙庭竟然要我去祭祀山神!

“这祭祀山神不是要用未满十三岁的小姑娘吗?我这么大个人了,山神也看不上啊。”我对柳龙庭说。

“当然可以,但凡是活了几百上千岁的东西,对年龄的只是记个大概,十三岁与二十岁,外表看起来根本就没什么区别,而使他们区分开来的,是身体特征,十三岁以下的孩子,通体光滑,你只要把你脖子以下的毛发都刮干净,扮成童女的模样,这才能以假乱真。”

这脖子以下的毛发,除了腋下不就还有那个地方吗,柳龙庭一个大男人站在我面前和我说这些话,这顿时就让我尴尬了。

“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办法吗?”我挺不好意思的问柳龙庭。

柳龙庭估计猜到了我心里在寻思啥,反而不给我台阶下:“只有这个办法最简单,你要是不愿意也行,我们明天一早就回去,毕竟我们也不缺这一单生意。”

那不行,这我都跟李奶奶来这山疙瘩里了,要是忽然反悔,她老人家对我得多失望,而且又要多一个无辜女孩子的生命。

算了,不就是剃个毛吗?又不会少条命,我剃就是了。

我答应了柳龙庭,李奶奶也给我去村子找剃刀,毕竟村子里都没什么人住了,找了大半个晚上,只找回来了一把村民们逢年过节给死猪刮毛的刀。

我看着这把就跟我们水果刀没啥区别的剃刀,此时我简直没办法形容我的心情,这么大个的刀面,要我怎么刮?

可是不刮也得刮,刮也得刮,看着那把剃刀,虽然是刮猪毛的,但也还被磨的很锋利,算了,凑合着小心点用吧,而柳龙庭也叫我吩咐下去,祭典就在明天举行。

棋盘村的祭祀活动,办的还是很正规的,不仅每年都有一次专门为了祭祀山神爷的节日,就连离村子不远的山顶上,都建了好几栋山神庙,每栋都要比村子里人家的房子好看华丽,镶金镀银,又是雕着瑞兽又是画着凤凰的,好看的很,而十年一次的人祭典礼,也就是在这些山神庙里举行,仪式做完之后,就把要上供的女孩子锁在山神庙里,供山神享乐,直到下一次的祭祀的时候,将原先的尸骨收拾出来,放新的孩童进去。

了解完所有的程序,柳龙庭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丸子,给我说:“我不是这一带山脉的仙灵,为了不提前引起山神的怀疑,我不能跟你一起上山,这颗麻沸丸,等你见着了山神,如果他想害你,你就骗他吃下去,能对他起到麻醉的作用,拖延一些时间等我上来救你。”

我拿着这颗足足有乒乓球大小的丸子,心想这么大一颗,还黑乎乎的,就算是白给我几百块钱我都不想吃,更何况是山神?于是问柳龙庭:“那我要是没有骗他吃下去,那怎么办啊,我会死吗?”

“死倒是不会,不过,你肯定得陪他洞房一场,实实在在的当一回山神夫人。”柳龙庭说着这话后,声音忽然朝我压了些下来:“白静,与其让你被一个陌生的东西糟蹋,不如就在今晚,我们先做一场美妙的事情?我会温柔的。”

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扬起手就向着我的下巴捏过来,我赶紧的一躲开他的手,将他手里的那颗麻沸丸拿过来,说这可拉倒吧,他真是淫蛇色胚,怪不得英姑说他不是什么好玩意儿,要是被山神欺负还有我自己周旋的余地,要是被他欺负,简直是直接被啃的连骨头都不剩。

见我拒绝他,柳龙庭也没生气,双手背到背后,说话也正经起来:”明天上山后,一定要小心,我怀疑这山神每隔十年就要一个小姑娘,不是为了只当玩乐这么简单,他一定还有别的什么目的。当然,不管什么目的,你要保住你这条小命,我们降服了他就好。“

柳龙庭说的可真简单,保住我的小命,靠这么一颗大丸子吗?我一想到我明天要怎么骗这山神吃下这么一大个的麻沸丸,我愁的连东西都吃不下。

我这边决定下来后,今天晚上,村子里的人一宿都没睡,就把一切都准备好了。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村长他们安排了几个奶奶来伺候我洗浴梳头啥的。

这种待遇,我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经历过,不仅帮忙洗澡,又给我化妆,还给我穿上白婚纱。我还很好奇这山沟沟里办婚礼不是穿红衣服,一个奶奶告诉我说毕竟社会在发展,既然我是去和山神结婚,那就是穿婚纱,并且我这是要送死的意思,白婚纱,死人也穿白,我这身衣服,是干脆结婚丧事一块办。

洗完澡后,我就被送进一顶类似古代官撵的神轿里,一路上,伴着喇叭与唢呐的吹奏,神轿抬我到山上的山神庙,在我从轿子里出来之前,山神庙前已经有不少人站着迎接我,门前摆着一堆白骨,估计是上任山神夫人的遗骨。

李奶奶不放心我,亲手扶着我从神轿上下来,问我说要不要紧啊?如果没把握的话,我们要不就先缓缓吧。

现在箭在弦上,想缓也没得缓,我对李奶奶摇了下头,说没关系,如果我不代替祭祀,就没办法惩治那恶神。

一帮子村民象征性的把我请进山神庙,但却没有很快的下山,而是还在外面吹吹打打快一天,直到天色几乎快暗下来,才收了锣鼓回去。

本来我以为最大的可能我会死在山神的手下,但到这会我都饿得要歇气了,今早村里的大妈说山神夫人是不能吃人间的污秽东西,就没给我吃早餐,我饿了一天,整整一天都把我困住不让我动,现在趁着那些人回去了,我赶紧偷偷的溜到山神爷的供桌前,就想偷个山神像前的水果吃。

可还没等我伸手去拿,一阵黑风从忽然猛的从外面刮了进来,直接将庙里点的蜡烛吹黑了一大半!屋里的光线顿时就暗了下来!

庙门大开,庙门外闪着明晃晃的月光,一个穿着宽袍大袖衣服的黑影,从庙门口,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是山神。

我原本以为这里的山神要么就是年过花甲的老爷子,要么就是只丑陋的妖怪,但是这男人进来后,我借着昏暗的烛火,却也看清了他的长相,披散着一头乌黑的头发,薄唇凤眼,五官长得跟个女人似得,但好在肤色麦白,菱角分明的脸上散发出一股男人的阳刚之气。

山神见我正准备偷供台上的果子吃,脸上神色一愣,不过立马朝我笑了过来:“我的小娘子是饿了吗?”

我特么心里顿时就回了一句谁是你小娘子,毕竟我也不是个真的十三岁以下小女孩,心里又点虚,怕被山神看穿我这二十岁老女人的身份,于是立马捏着嗓子喊了一句:“是呀夫君,人家饿。”

我自己说完这话,都快把我自己给恶心死了,好在这山神男人似乎真的像柳龙庭说的那样,并分辨不出20与13岁的年级,见我撒娇,哈哈一笑,伸手抓了一个橘子剥着,看他身上衣服的颜色和款式,宽襟大广袖,应该是秦汉时期的,如果这山神真是那个朝代过来的,那他的修为起码都有两千年了,柳龙庭再怎么厉害,也只区区才修炼几百年啊!

想到这里,我心里顿时就慌了,这男人也剥好了橘子,但是却扬在半空中不给我,笑的天真无邪:“那我把橘子给你吃,等会,你也要给我吃,我想吃了你。”

十二年前,蛇年。我无缘无故生了一场大病,整年高烧,怎么都治不好,后来在年末的一天半夜,我迷迷糊糊看见一条大白蛇钻进了我的被窝里,顺着我的腿一直往上爬,粗糙的蛇鳞刮的我又疼又痒。

我很害怕,但又不敢喊,一整个晚上,我就看着那条大白蛇在我被子里不断的鼓动,直到第二天奶奶掀开被子抱我起床,被子一开,尿骚味冲鼻,而那条蛇却不见了。

奶奶照着我的屁股就是一巴掌,问我好好的怎么尿床了?

我跟奶奶说昨天晚上有条蛇钻进了我的被窝里。奶奶不信,说我寻思啥呢?又不是住在山屯子里,哪里来的蛇?

可是当她帮我换裤子时,见了点血,顿时就愣住了,但却什么都没问我,快速的给我穿好裤子,叫我这件事情不准告诉任何人,不然我长大后就嫁不出去了。

那时候我不明白跟人说了为什么会嫁不出去,见奶奶说的严肃,我也没将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不过说来也奇怪了,自从这个晚上之后,我的病就开始一天天的好了起来,而往后的日子里,除了电视里的白素贞,我却再也没见过那条白蛇。

转眼十二年过去,我也在上大学,本以为当年的事情只是我小时候的一个偶然臆想,可没想到,就在最近,我又梦见了那条白蛇。

和小时候不同的是这蛇却长出了个男人的脑袋,也粗壮了很多,梦里它缠在我身上,像是个人似得不停探寻我身上。

开始我还挺害羞,因为做了个x梦,也没往心里去,可是这件事情不久后,我身体开始不舒服,每天头昏脑胀的,还时常犯恶心,什么都吃不下,并且最重要的是,我已经三个月没来姨妈。

女孩子几个月没来经期,这就不正常了,于是我去医院检查,这不查还好,当我去查B超的时候,给我检查的那老医生脸都僵了,盯着显示屏,眼睛睁的老大,就像是看见了鬼似得,说我怀孕了!

这开什么愚人节大玩笑,我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怀孕?!而且怀孕就怀孕,也不能吓成这样吧!

我顺着医生的眼睛看过,只见B超显示屏里,我子宫里密密麻麻的缠满了一条条黑乎乎的东西,整整一窝,就像是怀了一肚子的蛇。

这顿时也把我给吓懵逼了!

看着我肚子里的这些诡异东西,我不由自主的就想起前段时间做的那个怪梦,因为我就和蛇这梦里有过亲密接触,该不是,我被那条蛇给啪出孩子来了吧!

之前还在uc新闻上看见什么十三岁少女怀蛇胎,还以为是假的,没想到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让我想哭都哭不出来。

我吓得眼泪汪汪,拿出手机给奶奶打电话,把这件事情和她说了,然后问奶奶现在我该怎么办?

当奶奶一听说我怀了一肚子蛇,也被吓了一跳,不过立马冷静下来,联想到我小时候发生的事情,说我可能是被十二年前的那条蛇缠上了,这种事情医院解决不了,要我先回家,到时候她陪我一起去看看出马仙。

出马仙,就是我们东北一带的出马修道的仙家,原身都是山里头修炼的动物,修炼的时间长了,有了灵性,就会找有缘分的俗人当它们的出马弟子,他们相互配合能给人看脏事癔症,相当于外面的神棍。

虽说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不能再相信迷信,但发生这种事情,我还是选择了听奶奶的话,二话没说请假回家。

到家后,经别人介绍,奶奶联系到了市外的一个出马弟子,是个年过五十的妇女,叫英姑,听说看事很厉害。

奶奶陪我一起去英姑家里,我一个人进屋,看见传说中的出马弟子就坐在一个铺满大红大绿棉布的神案前,一头刚烫的泡面头,细小眼睛,跟普通大妈也没什么两样,可我没想到,我还没坐下呢,英姑抬脸打量了我一眼,又莫名其妙的看了我身后的空椅,绕有些兴致的问我说:“怀了蛇胎?”

被问的这么直白,这让我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尴尬了一下说:“应该是。”

“那就对了,这是报应。”英姑说着走向我:“你家和那东西结仇了,他在报复你,我问你,你爸妈是不是离婚了?——就是那东西害的。”

“不会吧,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说是感情不合,如果说是条蛇害的,也太离谱了些。”我有些不可置信的回答英姑。

见我不信,英姑鼻子里哼了一声,拿出几根黄香,一边给案桌上供着的仙牌上香,一边和我说:“它们本事大着呢,那些被它们害的家破人亡的还少吗?你现在刚怀孕,等到时候孕期结束,你肚子里的蛇就会把你内脏咬烂,从你肚子里钻出来。”

英姑说的这些话,听得我我汗毛都炸起来了,赶忙问她那我还有救吗?

英姑不看我,而是往我身后看了一眼:“你不能问我,你得问他。”

“问谁?”我迷惑的往后看了一眼,我身后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你现在还看不见他,他刚才跟着你进来了,就在你后面,我请他上身,一会你自己跟他交谈,有什么仇什么怨,都要讲清楚。”英姑说着,坐在一个草折的蒲团上,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也不知道英姑是在念些什么,过了一会,整个人忽然一挺,眼睛猛的睁开,头往前一探,精神都变了,整个身子就像是蛇似得并着手脚在地上蜿蜒的向我爬了过来,停在了我跟前,嘴里发出了一阵男人阴阳怪气的声音。

“白静,你可知道,二十年前,你妈怀你快流产,抓我配偶炖汤保胎,我配偶死了,活的却是你,这笔帐,我们该怎么算?”

虽然是一张英姑的脸在我的面前,可是她眼睛眯的狭长,露出的两道细长瞳孔真是又凶又毒,是那条蛇已经上了英姑的身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这种人被附身的场面,还是条蛇,顿时吓得没出息的往地上一跪,一边抹眼泪一边哭:“大仙,对不起,当年是我家错了,可现在你都把我家害的妻离子散了,还请大仙放我一马。”

“妻离子散算什么?我还没来更狠的,一命抵一命,我要让你魂飞魄散。”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又加重了几分,向我探下头,整张布满皱纹的大白脸都快贴着我的脸皮了,可我看都不敢抬眼看他,一边躲一边哭的稀里哗啦:“那大仙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不害我,我能办到的,我都满足你。”

“什么都满足我?”男人紧紧盯着我看的眼珠子顿了顿,身体往后一晃,语气也平和了下来:“想让我放过你也没这么难,有两条路给你选,其一,只要你答应我做我的出马弟子,把我供在你家,多行善事助我修行;这其二,我配偶因为你才死的,一命抵一命,你就做我老婆,替我生儿育女,传宗接代。”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