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更新时间:2021-07-18

文贼 未完结

文贼

来源:阅文作者:木子心分类:都市情感

小说简介:赵砚赵茹小说在哪看啊?文贼小说全集在线阅读这里有。文贼讲述了愈想愈烦,赵砚便起身推开阁楼的小木门,走到阁楼外的天台。赵砚住的这个阁楼只占了天台的一半面积,一清二楚,一清二楚,一清二楚,在舞台上还放着焊接用的钢管,衣柜上还放着二十多个大大小小的花盆,那是姐姐赵茹平时空闲时种的。,“阿砚!看看吧!”赵砚大姐赵茹也开始轻声劝说。小妹赵玉香撇了撇小嘴,对这个爱欺负她的哥哥,她的立场和展开

本书标签: 都市

精彩章节试读:

“老板,你不会真的要去吧?”

“去哪儿?”

“就那个清什么会所啊。一听郭姐的意思就知道是要你去应酬,老板你不是最排斥这种事情了?”

“唔,我排斥吗?”

“需要我提醒吗,前年老板你就是因为严词拒绝这种事才得罪了郭姐而被雪藏的啊!”

“哎呀,人总是会成长的嘛。”

“……”

从后视镜里看到苏荷那副惫懒无谓又没心没肺的笑脸,计安安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忍住,她小声咕哝。

“别以为我猜不到,分明就是因为骁神。”

“……”

苏荷正看着窗外出神,耳尖动了动,笑吟吟地转回来。

“嗯?安安,你刚刚说什么?”

如果是平常,那计安安或许已经被苏荷这小表情吓退了。

然而此时她心情正微妙着,沉默两秒后,还真大着胆子重复了一遍。

“我说老板你明明就是因为郭姐拿蹭骁神热度的事情威胁你,所以你才让步的。”

“……”

“可是有什么用呢?就算老板你这样做了,骁神还是不认识你、不知道你牺牲了什么、更不会领你的情啊!”

“……”

耳边一直安静。安静得叫计安安有点不了。

难道是自己的话说得太重了?

计安安小心翼翼地拿眼角余光去偷偷看苏荷,还没等她找到角度,就被戳了下脑袋。

苏荷声音严肃。

“别走神,好好开车。交通法规第四十四条,司机规范行车,不能斜视旁顾,否则罚款200,扣三分。”

“……哦。”

之前鼓起来的胆子像个气球,被这一指头戳破了,计安安怂了回去。

过了两三分钟。

“安安,你追过星吗?”

“嗯?”计安安一愣,“在圈里待得太久,谁还会追……”

想起身旁就坐着个特例,计安安话一噎。

苏荷没介意。她只轻笑了声。

“所以啊,你不理解我的心情……想把这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全都捧给他,那些污脏的、对他不利的,都想替他挡下。他烦忧我会更烦忧,他失落我会难过得想哭。如果……”

女孩儿嘴角无声翘起来。

“如果他能知道我有多在乎他,那当然很好。可如果他不知道,那也没关系啊。”

“因为我不是为了让他知道才那样做的。只是喜欢了太久,入肤及骨,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就成了第一,成了本能。”

“老板……”

计安安眼神微颤了下,想转头。

耳边却噗嗤笑了一声,没心没肺:

“啧,感人,不枉这台词我酝酿了两分钟。”

计安安:“……”

计安安捏紧方向盘,面无表情:

“左边那片绿化带老板你喜欢吗,旁边内海也行……你挑个地方,我牺牲自己为民除害。”

苏荷莞尔。

计安安又道:“不过我刚刚仔细想了下,老板你这个哪叫追星啊,分明是暗恋才对吧?”

“……”

苏荷一滞,须臾后她恍若无事地笑,“那可不一样。暗恋总奢求善果,追星是单方面享受,我早就过了暗恋的年龄了。”

“是吗?”

计安安将信将疑,放过了这个自己没经验的话题。

“对了老板,刚刚你说的那条交通法规是第几条来着?”

“啊?”

“交通法规。”

“哦,那个啊。”

“?”

“我现编的呀。”

“……”

几秒种后,车内一声忍无可忍的咆哮:

“就绿化带吧!一了百了!”

……

当晚七点。

清河会所,顶层。

这里是清河会所的VVIP区,整层一共只有三个包厢。想在这里待一晚,没有六位数根本拿不下来。

“万恶的资本主义啊。”

苏荷一边毫不心虚地感慨,一边踏出漆成淡金色的电梯梯厢。

她身后,计安安跟了出来,神情严肃,如临大敌。

看她在旁边快要同手同脚,苏荷笑着问:“你紧张什么?”

“我……”

计安安刚要说话,警醒地一停,转头看向前方。

两人已经走出电梯间,进到铺着柔软地毯的回廊内。

而不远处的包厢门外,一个人高马大、戴着墨镜的保镖就站在门旁。

苏荷:“哟,气派啊。”

计安安:“……”

计安安差点气死。

“老板!什么时候了你还说风凉话?”

苏荷无辜眨眼,“什么时候了?”

“他们都带保镖了,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打不过跑不掉的,怎么办啊?”

“才一个。”苏荷说,“一分钟内撂不倒他,算我输。”

计安安:“……”

计安安:“你继续吹。”

两人说话间,那个保镖模样的人似乎已经注意到她们,大步走了过来。

他目光一扫两人,落到苏荷身上。

“苏荷小姐?”

“我是。”

苏荷微笑侧身,明眸善睐,完全不像是几秒前还扬言要一分钟内把人撂倒的主儿。

“您请跟我来。”保镖看了计安安一眼,“助理不能进,见谅。”

苏荷怔了下,点头,“安安,你是在外面等我,还是先回……”

“好的老板,我一定在!”

苏荷:“……你语气这么视死如归让我很不好接话。”

见苏荷挑明,计安安索性直言,她痛心疾首地抓住苏荷的手。

“有事一定喊救命啊,老板。”

苏荷:“……”

保镖:“……”

苏荷忍笑,“好。”

苏荷进包厢时,外间已经或站或坐了几人。模样都不眼熟,但她也猜得到……这种酒局,除了女星作陪,再拉来的无非就是几个想攀高枝的小模特。

中间那个被众星捧月的,苏荷倒是认识。

林菡。

林菡显然也认识她,听见声音望过来时,目光一闪,下一秒林菡便妩媚地笑起来。

“我还以为谁这么姗姗来迟,原来是我们苏大明星啊?”

“菡姐,这是哪位,您认识?”旁边有人帮腔。

“当然认识,这位苏荷苏大明星,可是邢天娱乐的大牌。”

林菡笑的娇媚,眼神里却直往苏荷身上扔刀子。

“大牌?”

几个女模特笑成一团,她们都听得出林菡和苏荷有旧怨,而林菡在圈里蒸蒸日上的地位摆着,该讨好谁的答案一目了然。

“邢天大牌云集,不过这位,竟然没说过哎?”

“是啊。”林菡身形袅袅地绕过矮桌,走到苏荷面前,“谁让人家是三年前的大牌呢……当初在邢天的新人培训营,要不是这位苏大明星手眼通天把我挤了出去,哪有今天的我呢?”

林菡笑着看苏荷。

“你说是不是啊,苏大明星……我能有今天,真该感谢你不是?”

“……”

苏荷面带微笑,分毫不动地看着林菡。

直到后面几人笑无可笑,包厢外间里安静下来,才听见一个轻淡的女声莞尔地问:

“你哪位?”

“……!”

林菡的脸色刷地一白。

倒不是这句话本身杀伤力有多大,只是它恰巧“耳熟”,并勾起了她最近某段不太愉快的、自荐枕席却碰了一鼻子灰的记忆。

把记忆里那张清冷又勾人的面孔清出脑海,林菡强绷着冷笑了声。

“怎么,十八线得太久,连网都不上了?昨天微博上怎么骂的你,你都没见?”

苏荷没说话。

林菡以为苏荷怕了,正准备乘胜追击,一报当年被挤掉名额的仇,却见面前女孩儿莞尔一笑,明眸皓齿。

“林菡,你知道当年为什么邢天留不下你?”

“……还不是因为你用了见不得光的手段!”

“没我你也留不下。”

苏荷语调轻盈,眸子懒懒徕了林菡一眼。

“因为你啊,麻雀的身,凤凰的心。”

“……!”

林菡脸色一狞,正欲开口,面前女孩儿却向前一勾上身,盈盈地笑。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你不妨看。”

语毕,苏荷也不在意林菡神情,径直走到一旁。停至落地窗前,她眼底那点虚浮的笑色早被凉意取代。

单凭林菡那点挑衅,苏荷根本不放在眼里,也懒得计较。

只是有一点她不能忍。

……

商骁。

她宁可放弃坚持了三年的原则,都容不得半点污脏的人,却被林菡恬不知耻地抹上了一只黑手印。

她容得下林菡才怪。

……

吴颂送商骁出门时,还在遗憾地问:

“真没可能?”

“我说过。”商骁皱眉,“我不接受多余的炒作,更何况综艺。”

“你可想清楚啊,我这档综艺不一样,它是真的有可能会成为现象级的存在……只要后期做好,风靡全球都不是没可能。你要是能来,那这C位毋庸置疑是你一个人的,给你的国际道路又拓宽一分,这不好吗?”

“不去。”

简短,冷漠,梆硬。

吴颂:“……”

吴颂:“商骁你大爷!”

这一声没让商骁有什么反应,却惊到了别人。

……

前方长廊。

不安徘徊的计安安被这个声音吓得一哆嗦,差点原地蹦起来。

回过神,她恼怒地瞪过去,然后大脑慢半拍地回想起那句话。

商……骁?

计安安:“……”

卧槽。

老板快出来看爱豆。

感觉到了计安安由呆滞逐渐转向炽热的目光,吴颂幸灾乐祸。

“哎哟,看起来是你粉丝啊,骁神?”

压着这话尾声,计安安已经兴奋地冲到了两人面前……

“天神,我老板特别喜欢你!你能给她签个名吗!”

“……”

吴颂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理由有创意。挺敬业啊小姑娘,出来玩还记着你老板?”

计安安还沉浸在见到商骁的狂热里无法自拔,闻言想都没想:“我老板就在包厢里,我是在工作。”

吴颂笑容一顿。

须臾后,他脸色微妙,微侧身转向商骁,气音出声。

“隔壁好像是个剧组,乱七八糟的那种应酬,你懂……你这粉丝还是个圈内人,你这咖位,小心点。”

商骁神色冷淡,没反应。

吴颂也习惯了。

“我这儿有纸笔。”他转回来,已经又是一副笑脸,“来吧骁神,签一个,走人。”

尾音加重,以示提醒。

从吴颂那儿接过钢笔,商骁翻开本子。

随手落笔,龙飞凤舞的黑色字迹在笔下淌出。

“骁神,能写个to签吗!”

旁边计安安兴奋:

“我老板叫苏荷,苏州的苏,荷花的荷!”

刺啦一声。

钢笔尖划破了签名纸。

“阿砚!看看吧!”

赵砚大姐赵茹也开始轻声劝说。

小妹赵玉香撇了撇小嘴,对这个爱欺负她的哥哥,她的立场和她老爸向来是一样的,不过此时她也不敢开口刺激赵砚,心情不好时候的赵砚她可不敢惹。

赵东荣抿了口小酒,习惯性地搞了赵砚一句:“后悔了?早让你好好读书,你不读!就知道看小说练什么拳,人家去学校念书是真念书,你就知道跟人打架!现在后悔了吧?晚了!要不去读技校!要不就跟老子的朋友去学厨师!你自己看着办吧!浑球!”

吴仪萍:“你少说两句!酒都堵不住你那张破嘴!”

赵砚大姨吴仪梅瞥了一眼赵砚老爸,转而跟赵砚说:“阿砚啊!心气别那么高!人呢!都要认命!你爸妈条件就这样,你自己又不是读书的料!不认命是不行的!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三条路!一条就是听大姨的,去读技校!一条呢!是听你爸的,去学厨师!最后一条路,我听说你打架很厉害,倒是可以去当兵!不过这年头也不打战,你去当兵一辈子也混不上去!你好好想想吧!最好还是去读技校,起码以后能养活自己,你说呢?”

赵砚越听心里越堵的慌,不是因为他觉得老爸、大姨他们说的不对,就是因为他觉得他们说的对,他心里才更加烦闷。

“我吃饱了!大姨、妈!你们吃吧!”

心情烦闷得厉害的赵砚推开才吃了几口的饭碗,突然起身往楼上大步走去,那几张招生简章也被他随手撂在餐桌上。

剩下一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唉!”

吴仪萍神情黯然地叹了口气,赵砚大姐赵茹也没了吃饭的胃口,赵砚大姨吴仪梅则撇撇嘴、摇头说:“阿砚这孩子还是太小了!以后他就会知道什么是命!心气再高,命不行,有什么用?”

这次赵砚老爸倒是没有再贬低自己儿子,神情也有些烦闷地端起酒杯一口闷进嘴里,眉头皱巴着。

大步登上自己一个人住的阁楼,赵砚脚步忽然慢了下来,低垂着眼帘、抿着嘴一步一步走到床边,双手捂脸坐在自己那张低矮的木床上。

好一会儿,他才将双手从脸上拿开,往后一仰,赵砚无力地横倒在床上。

在过去的17年生命里,他从未像今天这样迷茫。

对未来的迷茫,让他觉得无力。

他的心气确实很高,渴望万众瞩目、渴望富有四海、更渴望这一生能与肖梦月在一起,如果能和肖梦月在一起,他便会觉得此生再无遗憾。

但……

赵砚迷茫的双眼怔怔地望着阁楼的木顶,心里五味杂陈,大姨刚才饭桌上所说的话,仿佛还在他耳边回荡,他除了去技校、当兵,或者去厨师,还能做什么呢?

凭他的八极拳去给人做保安?保镖?

赵砚自问自己做不到像人点头哈腰、也做不到对谁唯命是从。

……

迷茫中,赵砚又忆起三年前的一件往事,与肖梦月有关、也与他的梦想有关的那件往事。

那是冬日的一个午后,赵砚午饭后,兴冲冲地踩着单车,带着一本已经看完的小说来到学校附近的租书店——星星书屋。

“老板!还书!”

赵砚心情愉快地把已经看完的那本武侠书放到店主的收银台上,赵砚还记得那本书是龙隐的《长空门徒》。

当时店主像往常一样问他一句:“还租吗?”

赵砚脱口就说:“租!当然租啦!”

回头正要往摆《长空门徒》的书架那边去,一扭头正巧看见肖梦月微笑的脸,肖梦月正笑吟吟地望着他,她在英语资料书架旁边。

赵砚赵茹小说在哪看啊?文贼小说全集在线阅读这里有。文贼讲述了愈想愈烦,赵砚便起身推开阁楼的小木门,走到阁楼外的天台。赵砚住的这个阁楼只占了天台的一半面积,一清二楚,一清二楚,一清二楚,在舞台上还放着焊接用的钢管,衣柜上还放着二十多个大大小小的花盆,那是姐姐赵茹平时空闲时种的。文贼推荐指数:★★★★,看了文贼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神级龙卫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