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更新时间:2019-03-22

你的爱如星光 连载中

你的爱如星光

来源:掌中云作者:堆堆分类:总裁豪门

小说简介:慕少凌,慕家高高在上的继承人,沉稳矜贵,冷厉霸道,这世上的事,只有他不想办的,没有他办不到的! 本以为生下孩子后跟他再无关系,岂料五年后,男人拖着两个萌宝强硬的把她拦在在员工宿舍楼下,众目睽睽! 慕先生在所有人面前高冷,却只在她面前热情如火。展开

本书标签: 现言 总裁 萌宝 暧昧

精彩章节试读:

十分钟后,李宗面试完毕。

他推门出来。

阮白立刻站起来,“怎么样?”

“面试官问的问题都很尖锐,但以我们的水准,并不难回答。”李宗忍不住亲吻了一下阮白的额头,沉稳的道:“总的来说,还不错。”

阮白松了口气。

“下一个,阮白。”女秘书又叫道。

阮白赶紧整理了一下衣着,紧张的进去。

她开门走到里面的第一刻,慕少凌复杂的视线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阮白坐好,抬起头来与每位面试官逐一眼神交流。

紧接着,进行简短的自我介绍,“各位面试官早上好,首先非常感谢各位能给予我这次面试机会,我是阮白。”

在决定回国工作的时候,她想好了很多的面试开场白。

也许不够新颖,但是好在稳妥,让人挑不出毛病。

面试进行中。

慕少凌视线冷冽的打量着她。

也许是男人的目光太过赤 裸裸,阮白在从善如流的回答面试官的问题时,浑身上下都感到很不自在。

不只是芒刺在背,而是有一种特殊的刺,仿佛扎遍了她的全身。

其实,阮白在走进来的时候,也有朝慕少凌看过去。

但这是正式的面试,必须严肃对待,她纵使心中有很多的疑问,也不敢掉以轻心的让自己走神。

“阮小姐,是否已婚?”慕少凌冷酷的声音,突然打断面试官们,突兀的问了一个让所有专业面试官都瞠目结舌的问题。

面试官们纷纷停下与阮白正在进行的专业交流,齐齐看向面试官之一的大BOSS。

“没有。”阮白稳住情绪回答道,实则已经被吓得心跳加速。

“那请问是否已有结婚的对象?”慕少凌蹙起眉头,又问道。

阮白顿了一下,才点头回答:“有的。”

面试官们纷纷不解,老板为何会问这个问题。

短暂的交流,使阮白看清楚了慕少凌的精致五官,亲眼所见的本人,确实跟当年隔壁高中的那位学长极为相似。

走入商界的成功男人,对比曾经校园里青春飞扬的男生,差别巨大。

无论从气质上还是五官表情上,眼前这个慕少凌给人的感觉,都充满了冷漠与狠绝。

……

面试完毕。

阮白快虚脱的走出去。

“怎么样,快说!”李妮先凑上来问。

阮白觉得奇怪,就说了,“面试官问我是否已婚,如果未婚,有没有结婚的对象。”

李宗一听,皱了下眉,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

太私人了。

李妮却说:“这很正常啦,国内就是这样的,没问你有没有孩子就很给你面子了。”

“可是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阮白在下楼时,不解的问道。

“因为有孩子了的话,会耽误工作啊。”李妮看着哥哥和阮白,给出答案,“国内大多数单位都这样歧视已婚已育女性的,你才回国,以后习惯就好。”

……

当天下午。

阮白和李宗分别接到电话,被通知试用期两个月,两个月后通过各方面考核,才能转正留任T集团,变成正式员工。

次日。

李宗李妮兄妹二人接了阮白,一起上班。

“我准备买车,以后我们就不用再坐我妹的车了。”李宗在走进设计部工作区域之前,对阮白说道。

“干嘛,嫌弃我电灯泡啊?”李妮故意挤在两人中间走,打趣的道。

阮白笑了一下,说:“明天起,你们都不用接我,开车绕道过来我住的小区这太麻烦了,我坐地铁也很方便。”

……

第一天工作。

阮白做事异常认真。

下午,李宗突然被部门的一个设计师前辈拎去外省出差。

李宗走之前,拎上工作专用的笔记本电脑,匆忙的跟阮白打了个招呼,就下楼了。

李宗其实脑袋也发懵,搞不懂这个设计部的套路。

带新人出差,就不怕他这个新人做事效率低,给团队拖后腿吗?

阮白来不及想那么多,快速熟悉工作的方方面面。

到了快下班的时间,李妮走到阮白这里说:“定了啊,晚上去我家吃饭,你未来婆婆邀请你过去。”

阮白正在熟悉公司历年优秀建筑的图纸,听到李妮的话,抬起头来,为难的说:“才收到的通知,要加班……”

李妮瞪大眼睛,赶紧三两步跑回工作位置上,看邮件通知。

靠,真的要加班!

干设计这行的,经常加班的确不假,但是阮白和自家哥哥也太倒霉了,一个工作第一天被派去出差,一个留下加班。

晚上同事们一起吃的盒饭,接着开始加班苦干。

夜里十点半。

李妮和其他两个女生终于被主管放回家去。

阮白继续。

倒时差的问题,阮白困得不轻。

起身,拿杯子,出去倒了杯咖啡喝。

但她端着咖啡杯回来的时候,主管见到她,就说:“这张图纸大BOSS要,快送上去。”

阮白立刻放下杯子,带上图纸离开设计部。

设计部里只剩下三个加班的人,一个主管,一个资深设计师,一个她这种打杂学习的。

给大BOSS送图纸。

阮白走进电梯,慕少凌精致冷冽的五官就出现在了脑海里。

电梯上升,直达顶层。

阮白摸索着走过去,终于看到总裁办公室。

她敲门。

“进。”男人的声音毫无温度,却醇厚低沉。

阮白推门进去,走向冷色调办公室中偌大的办公桌,将图纸放下,“总裁,您要的图纸。”

慕少凌同样在埋首工作,伸手接过图纸,他拿到眼前看,在她即将离开时,他又突然抬头,看向她。

阮白出于礼貌,不得不站住,不知总裁是否还有其他吩咐。

慕少凌的视线在她的身上停留许久,这个女人,经过五年的成长,已经变得越发唇红齿白,胸挺臀翘,气质长相皆是上佳。

“你先下班,回去准备,明天跟我们一起出差。”慕少凌收回视线,目光重新投入到工作当中。

阮白想说自己能力不足,暂时还不能承担出差大任,但是,慕少凌方才说话的声线十分冷硬,不容置喙。

她只能点头,出去。

慕少凌的视线转而又落在她的身上,阮白背影迷人,尤其是腰,那是一抹柔软纤细,不失性感的身体。

良久,男人才发觉他从喉结到胸口都是麻的,一股欲念被粗野的唤醒。

深夜,坐落于A市顶级地段的奢华豪宅,一辆黑色林肯全尺寸SUV正在驶入。

别墅里。

阮白的双眼被蒙上了一层绸布。

对方不想让她知道他是谁。

“不要害怕,深呼吸,”

“阮白,你可以的,没有什么能比老爸换肝以后继续活着更加可贵,为老爸牺牲一点不算什么。”

车开进别墅的声音不可忽视。

事到临头,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在心里自说自话,劝慰自己。

慕少凌颀长挺拔的身躯走进来时,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他卧室里的阮白,18岁的女孩,正处于花季,亭亭玉立——

“你,你好……”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在靠近,被遮着眼睛的她下意识的退了一步,结巴起来,生硬地打招呼。

本以为做过几天的心理建设,整个人都已经麻木,不会胆怯,但她此时此刻还是不争气的害怕。

想当个逃兵了。

慕少凌不知道自己今夜的行为是否禽兽,但他知道,他急需在下一个生日到来之前,找一个女人,生个孩子,抱回去给慕老爷子交差。

慕少凌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着身材娇小的她:“你怕什么?”。

男人声音沉稳,富有磁性。

阮白有些震惊,他的声音竟然这么动听,年轻,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怎么会有这样极品的声音?

“我不是艾滋病携带者,在床上,也没有变 态范畴的特殊爱好。”男人开腔,嗓音低沉醇厚,状似安抚的说道。

他确定,她那不是害羞,是对他有恐惧。

她还没回过神来,就听男人又道:“如果怕疼,我尽量在过程中让你感到愉快,我们开始。”

男人冷酷的如同宣布会议开始一般,严肃到令她瞠目结舌。

瞬间,她被抱起来!

……

阮白这18年来,第一次被男性这样的情况下抱起,心跳几乎停止。

“我不知道你是否已经发育完全,如果疼,记得叫停!”慕少凌再次开口,自认很体贴的提醒道。

阮白却更害怕了。

吸了一口气,她咬紧粉唇,闭紧眼睛,浓密的眼睫毛不停发颤,看得男人忽然身体酥麻,下腹一紧!

她的皮肤天生的白皙,像极了清晨阳光下还未开苞的娇嫩花骨朵,此刻,因为羞耻,而泛着淡淡粉红……

他伸手脱她衣服。

她往后缩。

“别退!”男人喉结狠狠一动,蓦地攥住她细白的手腕,将她拉到怀里,低声警告:“不想体会我把你顶在墙上做的感觉,就别退。”

阮白不敢再退,因为他的话,脸颊上迅速红了一片。

她现在跟陌生男人,身贴着身,呼吸碰撞,她甚至感觉得到他的身体,强而有力,很精壮!

可是,倘若他是一个年轻男人,有钱有颜值,他又怎么需要付出代价,来跟她这样一个普通的女生要一个孩子?

或者,他很丑很丑?丑到即使有很多钱,现实中也没有女人愿意给他生孩子?

“我有一个问题。”

“说。”男人的声音里已经充斥着不快,温热手掌,略显急促的除掉她身上的衣服。

“原来定好的试管婴儿,为什么……为什么变成了要同床自然怀孕……”这是卡在她心里的一个疑问。

男人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额头上。

“呜……痛……”才一问完,她就被突如其来的一下弄得惊呼。

这一声叫,使慕少凌的嗓音瞬间变得有了起伏,道:“我不想丢失体内的任何一条染色体,只有省去中间程序,直接交给你,我才放心,这个理由,够不够?”

接着,她又被他的大手重重的捏了一次!

“痛……”

阮白额头沁出薄汗,大脑一度不能思考……

她挣扎,但却被他霸道的按在身下,轻易给钳制住!

这是一朵娇嫩的花骨朵,慕少凌知道,要生孩子,就必须采摘她,他认为,自己唯一能讲良心为她做的——就是采摘的方式尽量温柔。

合为一体这一刻,他轻蹙起眉,呼吸变重,觉得自己怕要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本能。

这一朵娇嫩脆弱的花苞,恐怕有被他狠狠疯狂揉碎的危险——

这一夜,阮白如同一叶扁舟,云雨之中,体会了无数种滋味,疼痛,哭泣,无助,昏昏欲睡……

阮白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醒来时,看时间,凌晨3点。

管家邓芳还没有睡,走过来态度很好的说道:“阮小姐,我带你去清洗身体!”

“谢谢,我自己来就可以。”阮白有些恍惚,脸上干掉的泪痕让她的皮肤有些紧绷。

她没办法在这位女管家面前,暴露自己不堪的身体。

邓芳退出去。

她下床,迷迷糊糊的去浴室。

等清洗完身体再回来,卧室的床单和被子都已经被换过。

这夜,她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在爷爷老家小镇上读初中的那年——花季雨季,她跟几个女同学一起趴在墙头上,偷看隔壁高中操场上的篮球比赛。举手投足,篮球打得帅到飞起的高中风云人物,就是那个转学而来的姓慕的学长。

……

第二天,睡醒以后她觉得全身上下异常的疲累酸痛。

站在盥洗台前,举着牙刷,她对着镜子愣了很久,失神的想起昨夜的梦境,记忆中的幕学长,是校内所有女生都遥不可及的梦想。

而卑微渺小经历着校园暴力的她,也只是在还不懂什么是男女感情的年纪里,在极端且无助的时候贪婪的幻想过,幻想她能有一个哥哥,来保护自己。

直到后来情窦初开的年纪,她发现自己脑海里唯一冒出来的男生,就是那个只读了一年高中就突然离校消失的慕学长。

走神的思绪,被洗手盆里溢出来的水拉回。

她摇摇头,暗暗的骂自己恶心!

阮白,你再也没有资格喜欢他了!

……

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下体里仿佛还有异物闯入的感觉。

到了晚上,阮白得到一个消息。

那个男人,又来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