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悬疑

更新时间:2019-03-18

魔女惊魂恋 完结

魔女惊魂恋

来源:掌中云作者:君翼分类:灵异悬疑

小说简介:自从暗恋的学长送了我一块玉之后,我转身又收到了一份神秘礼物。 当我兴奋地快速拆开礼盒后,却发现里面竟然放着一颗颅骨。而此时,那颗颅骨居然张开了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娘子,这是想我了?” 我害怕不已,却被拖去洞房……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 灵异 斗争 小虐 鬼怪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一直以为学长是爱我所以才会对我表白,还送了我那么珍贵的血玉。

虽然他很忙,但爱学习创事业才更有男人味,所以我也不每天都缠着他,只是偶尔打打电话见见面吃个饭,就心满意足了。

昨天是我的生日,他说好陪我一起庆祝,但到底没来,我被一个颅骨吓了一整夜,若王姗羽不提,我到真的没想起来,手机上至今一片空白。

“啪”的一下,耳边传来清脆的声音叫我猛然回神,抬头就看到赵怡然打了王姗羽一巴掌,指着她的鼻子骂道,“像你这样的女人早晚不得好死。”

王姗羽被打了一巴掌,非但不生气,却还笑盈盈的望着我,“莫逢,就算我不得好死,也要整日缠着你的男人,膈应死你们。”

“小莫,别理这个疯子,走。”

赵怡然拉着我离开,去了她的宿舍,宿舍里其他人都不在。

我一进去,就忍不住想哭,赵怡然看着我的样子,朝我伸出了手,说,“拿来。”

“什么?”

“你的手机。”赵怡然说,“既然你怀疑就给他打电话,如果是真的,那就分手。不是你就继续,这世上不是只有他一根草。”

“可是——”

“没有可是,就这么做。”

赵怡然长得很漂亮,所有人对她的第一印象都是小家碧玉的温润美人,可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她是女王,做事干净利索,从不拖泥带水,对身边的朋友也都十分的真心。

她一把从我包里拿出手机,用我的手指解了密码,拨通了学长的电话。我坐在一边不说话,但一颗心已经加速跳动,等待着学长的回复。

可是电话没有接通,赵怡然又打电话给学长的同学询问,得知的结果是从昨晚放学后学长好像是和王姗羽一起离开的,之后就没有人看到他。

我心里如同千万只蚂蚁在爬,很慢,有种说不出口的难受。

一声极轻的叹息忽然在我耳边响起,我猛然一阵,面上一凉,仿佛是一只冰凉的指腹轻轻擦去来了我眼角的泪水。

我一顿,那抹冰冷已经一路下滑,划过唇瓣,落在了纤细的脖颈上,然后我顿时觉得呼吸抑制。

“为他人落泪,这是惩罚。”

霸道的言语极为清晰的落入耳中,我猛地从床上站了起来,但因为动作过猛,头撞到了床上,疼得我龇牙咧嘴,却有一道低低的笑声划过耳畔,撩起一抹颤栗。

“傻瓜,毛毛躁躁的。”

轻呵的言语带着笑意的盎然,拂过我的头,顿时我就感觉头上撞到的地方一点都不疼了,全身鸡皮疙瘩全起,我警惕的盯着这间不大的宿舍,心在一点点的变凉。

他竟然在!

“怡然,怡然,他在这里,那只鬼在这里。”

我慌乱的叫着赵怡然,却发现身边一点反应也没有。

回头一看,猛然一震,此时的赵怡然正僵直着身体坐在床沿上,双目直视前方,白皙的脖颈上,一把尖锐的刀锋紧紧的亲吻着她的皮肤,只要一下,便可以看见令人兴奋的红色血液。

顺着刀锋往左边望去,会看到一只修长白皙的漂亮的手,手腕处一抹玄色锦簇云纹,一眼望去就是精心缝制的,金色的云纹让玄色的衣袍显得更为高贵神秘。

绝色的容颜带着邪魅的姿态,熟悉的笑容赫然呈现,漆黑的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红润的唇瓣微微张开,好听的声音便那么的流露了出来。

“从不从我?”

简单的一句问话,却对我犹如千斤重,不知如何开口。

见我不动,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我只听到赵怡然轻微闷吭了一下,脖子上就流出了红色的血,我顿时紧张的后退了一步,“不要伤害她。”

“从不从我?”他仍旧固执的反问,我死咬着唇瓣……

我一直觉得自己足够幸运,因为暗恋的学长竟然对我表白了,而且还送了我一块价值不菲的玉,告诉我这是定情信物。

当时我的心就砰砰砰跳个不停,非常喜爱的把玉挂在了脖子上,再也没有摘下来。

我曾仔细端详着这块血玉,通体红艳,有些像血的颜色,但又比血色漂亮很多,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红色,仿佛是天边晚霞渲染出来的美艳,又如红色的火焰,燃烧着分外的美丽。

戴在我的脖子上,更显得我的皮肤白皙柔嫩,让我越发的喜爱不已。

今天是我生日,我欢乐的回家等学长的电话。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发现有一个粉色的盒子放在了门口,上面还打了一个蝴蝶结,画了一个大大的爱心。

我当即以为是学长送过来的,没告诉我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喜滋滋的抱着礼盒就开门进屋,躲在房间里拆礼物。

“会是什么?想想都好激动。”

我的一颗心顿时欢愉的很,等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盒子时,却吓得丢开了盒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双眼盯着从盒子里滚出来的一颗颅骨,满心骇然。

“怎么会是这个东西?”

因为我是医科大学的学生,解剖人骨是必学课程,所以在陡然的惊吓后很快就镇定下来。

“学长是绝不会送这个东西来吓我的。谁送的?”

很快我就发现盒子里有一张小卡片,打开来一看,顿时气得要死。原来是班上的死对头绿茶婊王姗羽送来的东西,她还故意在这上面挑衅我,祝我生日快乐难忘今宵!

“王姗羽,你找死。”

我气的要命,去书桌上拿起水彩笔就往上画,在颅骨上画了大大小小的乌龟,画的我自己都乐了。

玩了一会儿我就觉得没意思,明天去找她算账,所以我准备把颅骨收拾一下,可谁知一个转身过去,我却发现那颗颅骨上面被我的画的五颜六色的乌龟都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我眼瞎?”

我揉揉眼睛还是这样,可刚才明明记得是画上去的,于是我拿起水彩笔准备再画一个。

但一个不小心,我不知道碰到了颅骨的哪里手指上被扎了一下,细小的血珠从上面沁了出来,嗒的一声响,滴落在了颅骨的额头中央。

“好疼。”

我捂着手,皱起了眉,眼睛却一瞄颅骨,赫然心口一滞,呼吸一顿,随即一颗心怦怦直跳起来。

因为颅骨上的那滴血竟然消失了。

和刚才的乌龟一样,消失的干干净净,颅骨还是斑白的颜色,眼睛的部位显得非常幽深,盯着我闪过一抹青色的光丝。

一个低低的笑声忽然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犹如薄纱的轻柔,又如羽毛轻抚皮肤,撩起一抹颤栗。

我心一抖,下一秒就看到那颗颅骨竟然张开了嘴巴。

青色的光从眼眶的位置迸射出来,带着一丝的笑意,诡异的声音蔓延在我的周围。

“娘子,刚才好玩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