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幻想时空

更新时间:2019-03-18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完结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来源:掌中云作者:叶初酒分类:幻想时空

小说简介:给便宜儿子输血,被绑定了超级影后系统,可以带着老公儿子穿越时空,挑战极限,完成系统任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碧水庄园是沪城最著名的富人区,龙脉之巅,上风上水。

专业建筑杂志上多有庄园的介绍,亦是明星和顶级富豪首先选择的居住环境。

夜凉时分,清幽的月光折射在水池之上,投射在墙壁上的旖旎光线,亦为别墅增添了几分朦胧的柔美。

连接水池的曲径蜿蜒至林深处,湖石嶙峋,曲径通幽处,有一座被月光笼罩、青山掩映,绿水环绕的流水别墅。

路灯照射出极淡的清冷的光线,将连接别墅的青石板路晕染出一种深邃而令人眩晕的黑白暗影,而别墅二楼的落地窗前,淡紫色的垂地纱帘上,有一道颀长而冷峻的模糊人影。

江晚秋心神巨震,尽管平复好的心情,还是因为那道不该出现在她屋里的身影轻颤。

她按捺住心绪,深吸一口气,迈步向别墅走去。

钥匙插入锁孔,颤抖着轻轻转动,明明是极其简单的动作,她却恍若煎熬了一个世纪。

从楼下到楼上,不到数十步阶梯,她却生生走了半个小时。

推开门,满目黑暗。

那道身影像蛰伏在夜中窥视的野兽,江晚秋看着那道身影听到她的动静转过身来,一束光突然打在那人冷峻的侧脸,江晚秋心口突地一跳。

江夜阑,江氏国际的执行总裁,年逾四十,却依旧是丰神俊朗,矜贵冷傲,在沪城乃至华国地区的商业圈呼风唤雨。

他还是她名义上的二叔,如今却穿着浴袍出现在她的卧室。

江晚秋有一瞬间夺门而出的冲动。

可想到他执掌的江氏国际,江晚秋还是按捺住了内心狂涌的暗流,“啪”的按下开关,望着那道转身而来,湛眸清明的男人,扯唇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

“二叔,你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江夜阑圈着手臂,深邃的眸光睨着门口的女人身上,将女人那双烟视媚行的眸子里潜藏的惊慌,看的分明。

忽的。

他的眼神落在了女人轻颤的白皙脖颈上,皓白如玉,一块血红色的痕迹格外清晰。

江夜阑湛眸骤然升起一敛寒光,踱步向江晚秋走来,浑身散发着凛人的气势,她浑身寒毛紧竖,肩膀被男人遒劲的手掐住,近乎压抑疯狂的寒光从眸底绽出:“你去了哪里?”

江晚秋肩膀剧痛,脸色骤然苍白,声音都带了颤:“二叔……二叔……你别这样……”

“我别这样?”江夜阑面无表情的脸森寒一片,猛地掐住她的腰,按向他的胸膛,“江晚秋,我的心像卖给了一个魔鬼,你知道那个魔鬼是谁吗?”

江晚秋脸色煞白,想要挣扎,但是男人的手臂像是藤蔓,竟然越缠越紧,“二叔,对不起。”

“对不起?”

男人棱角分明的轮廓弧线划上几丝讥讽,急促的呼吸喷洒在她娇嫩的肌肤上。

上一秒,还是低沉的嗓音。

下一瞬,骤然狂风骤起。

“江晚秋!”

“是谁勾引我,千方百计爬上我的床?”

“是谁在勾引我之后,又不声不响的一走了之?”

“还是你江晚秋觉得我江夜阑不过是你的消遣,你就不怕自掘坟墓。”

男人灼热的呼吸疾风骤雨的卷进她的耳蜗,江晚秋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想要躲开那道温热流过耳蜗,可是男人的手窒息的禁锢着她。

像囚牢,像枷锁。

她声音带着哭腔,恍若雨打芭蕉,凄凄厉厉。

“二叔,你不要这样。”

江夜阑猛地将她甩到一侧的软垫沙发上,“江晚秋,是不是我太纵容你了?”

江晚秋一个激灵从沙发上弹起来,在男人犀利如野兽般的眼神中掠过一眼,便紧着头皮,迅速的往门外跑去,身体却突然被一阵巨大的力度拽住,猛地撞上背后的胸膛。

“二叔,放过我。”

江夜阑双目微阖,圈住她的腰,似在咬着牙低喃:“放过你,谁来放过我?”

墨绿色的长裙包裹的后背勾勒出女人白皙精致的后背曲线,江夜阑深邃的湛眸微眯,那惹眼的墨绿,就化作碎片,从女人后背剥离开来。

后背上猛地划过一道红痕,接着便是布料撕扯的声音,江晚秋肩膀被冷风拂过,感觉不到冷意,却在男人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肩膀的敏感肌肤上时,身体颤抖的厉害。

“二叔……”

她声音多了几分祈求,男人却视若无睹,继续攻城略地。

江晚秋恍若置身了一个漫无边际的漩涡,五感失灵,直到胸上传来极具的痛楚,她才清醒过来。

她看到她名义上的二叔正趴在她的胸口,眼神掠过胸前大片碎裂的布料遮挡不住的雪白,江晚秋大脑轰然一震,似乎被这一抹雪白刺的神经剧痛。

江晚秋猛地将男人从身上推了起来。

江夜阑猝不及防,差点一个趔趄,墨色的眸底瞬间眯成锐利的形状,危险的睨着江晚秋烟视媚行的脸。

江晚秋太了解江夜阑了,就从他那微眯的眼角弧度,都可以看出他此时的心情,不悦到极致。

江夜阑喘着粗气,闪烁着精致光芒下的钻石皮带下的形状,嚣张的彰显着男人此时的欲求不满。

赶在男人发怒的前兆,江晚秋纤长的手指将肩带划下,露出莹白如玉的皓臂。

江夜阑任由那皓白攀附上自己,他猛地钳住她的手,按在一旁的落地窗上,狠狠的吻上去。

男人已然动情,可是江晚秋的一句话,彻底将他的爱和欲,浇得熄灭。

“二叔,对不起,这就当作我最后一次陪你了吧。你既然想要我的身体,就拿去吧……反正也是破鞋,既然能被二叔看上,也是我江晚秋的福气。但是二叔,我不想再做你的禁脔。”

江晚秋猛地咬在男人的肩膀上,似乎是想要让他也感受到这种剧烈的痛楚。

江夜阑浑身一颤,欲和望悉数尽退,从江晚秋身上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像只凋零的落叶,沿着落地窗划坐在地上。

她清透的小脸不施粉黛,嘴里的话却是他自掘坟墓的鸩毒。

他扯唇,嘴里的话冰沁薄凉。

“江晚秋,你以为你能逃出我设计的牢笼?”

“你不能!”

“别以为陆煜城能保的了你,别到时候……自掘坟墓。”

深夜,巴洛克酒吧。

江晚秋慵懒地迈着高跟鞋,走向吧台,灯光照射在她白皙如玉的脚上,衬得脚踝处那一朵黑色的忍冬,妖冶至极。

酒保是个帅气的小哥,“小姐,请问喝点什么?”

江晚秋优雅地坐到高脚凳上,晃着一双修长紧致的美腿,嗓音如吴侬细语,语调却漫不经心。

“来杯血腥玛丽。”

“稍等。”

江晚秋撩了撩头发,露出珠圆玉润的耳垂,上面还戴着一根蓝色星空的钻石耳钉。

她好像并不急于猎艳,葱段般修长的手指节有些发痒,掏了掏包包,拿出一只盒子,却发现并不是她需要的万宝路。

银白色的盒子,上面“冈本”两字被灯光照射的异常清楚。

忆起出门前文文那意味深长的一笑,江晚秋如樱的唇微勾。

盯着那盒子,没什么强烈的感觉,就是觉得喉咙有点干涩。

酒保小哥端来酒杯,江晚秋若无其事地将那盒“冈本”收起,倒是弄得酒保小哥满脸通红。

“谢谢。”

江晚秋左手勾起酒杯,右手拿着那盒“冈本”,姿态优雅地转身,如猎鹰扫视猎物,一双琥珀色的瞳仁泛着魅惑的幽光。

突然,她眸子一顿,看到了酒吧一角落的那一桌,坐着四个英俊卓绝的男人。

每一个都不是凡人。

这一桌坐的正是沪城的四大家族的掌舵人。

陆煜城,苏黎川,秦朝暮,顾矜东。

今儿个本是陆少心情不好,拉着几位出来买醉。

苏黎川本来抱着老婆儿子热炕头,却生是被这夺命债主连环扣给叫了出来。

他这会子就是打着注意要找个女人来伺候这位爷。

这不,他就注意到了吧台上的江晚秋。

苏黎川推了下身侧秦朝暮。

秦朝暮长眉拢起淡淡的不悦,嫌弃的移开被苏黎川挨着的手臂,“干嘛?”

苏黎川下巴朝着一扬,“囔。”

秦朝暮的视线看去。

只见吧台前一个清艳的女人,穿着一身墨绿色的袭地长裙。

美则美矣。

秦朝暮看了一眼,便淡淡的收回了视线。

苏黎川打趣:“要不你将那女人买来,伺候咱们今天心情不好的陆三爷?”

秦朝暮不应声,旋即,微敛的语调不咸不淡的谈起正事:“有多余的心,还不如想想C城的地标设计,ES在这一块投资100亿,可不是闹着玩的。”

苏黎川随手一摆:“我们公司的专业设计团队已经在着手了,你放心,不会误了陆三爷的正事。”

继而,又操心起陆三爷的终身大事。

正主却终于开了金口,倒是看都没看,就懒懒的往沙发上一靠,阖上微醺的魅惑瞳眸,语气极淡:“没兴趣。”

苏黎川便又推了下一直玩着手机的顾矜东,害的玩英雄联盟正五杀的顾三少失了血,气的他朝着苏黎川就是一声大吼。

“姓苏的,你脑子有坑啊!”便又投身战斗中去。

苏黎川嘴角一抽,心里叹了句不和熊孩子一般见识。

苏黎川向秦朝暮投去一记委屈的表情,得来他一声冷嗤,苏大少心哇凉哇凉的。

苏黎川在心底埋怨了半秒,就见那美人走了过来。

“她过来了。”

苏黎川紧张地抓住陆煜城的手,像是嫁女儿一样,看着走来的江晚秋。

陆煜城被苏黎川的手抓地眉头一凛,不紧不慢地抽回手。

四人皆是西装革履,上等的皮相,但是江晚秋却一眼看到了那四人中一直未抬头,穿深灰色西装,内衬墨绿色衬衫的男人。

这时,正有服务生走过,江晚秋佯装被绊了一下,手中的酒杯一下洒到了墨绿色衬衫男人的身上。

“喔”

江晚秋惊呼一声,连忙伸手替男人去擦。

下一秒,就被人抓住了手腕,狠狠地甩了出去。

江晚秋暗咒一声:难搞的男人。

气氛有些僵直。

江晚秋神色不变,只是垂眸时,目光落在水渍的地方,面色立即有些不自然。

心底暗叹一声糟糕:玩过了!

看着男人裤裆处的湿意,江晚秋面色自然:“先生,抱歉。”

男人魅惑至极的眸波微敛,倒是也没看她,优雅的站起身来。

“没事。”

低醇如美酒般的嗓音,带着蛊惑和令人窒息的磁性。

江晚秋再次暗咒一声:特么难搞还声音好听到过分的男人!

下一瞬,却心口一滞。

因起身,男人身上一股裹挟着清冽呼吸的凛然气势,莫名逼近。

如无意吹堂风,却偏偏在她心中引起阵阵山洪。

她琥珀色的瞳仁微颤,扫一眼男人剪裁得体的西装裤包裹住的修长挺拔的长腿,目测一米八几的个子,一起身便衬得她气势顿时矮了几分。

她喉头微动,抬头,抿唇看向男人,却双唇微张,再次惊艳于那张男人一直未抬头的面容。

虽然,只是一张侧脸。

眉峰入鬓,唇若刀裁。

下颚勾勒的棱角,线条明朗。

薄唇抿直的弧线,俨然体现出男人此时隐忍的怒气。

江晚秋再再次内心失控地暗咒一声:特么难搞又声音好听到过分还好看到极致的男人!

“先生,还是我赔你一套吧。”她再接再厉,伸手去拉男人墨绿色的袖口,被男人不悦的挡开,却暗自使劲儿,拉掉了袖口的那颗冰蓝色的钻石袖扣。

“呀,先生,抱歉。”

“我帮你捡吧。”

陆煜城终于怀着极度愤怒的眼神,却看到女人脚踝处不惹风情却胜似风情的黑色忍冬,湛眸有片刻的呆滞,抬眸,再看向女人的脸时。

神情有一瞬的怔愣……讳莫如深。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