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更新时间:2019-03-17

铁拳争锋 完结

铁拳争锋

来源:掌中云作者:梁七少分类:都市情感

小说简介:铁拳所向,试问谁可争锋? 他,就是终极教官,当世大魔王! 为兄弟两肋插刀;为亲人誓死守护! 尸山血海中杀伐,累累白骨中踏步,蓦然回首,已傲立巅峰,成就传奇霸业!展开

本书标签: 热血 都市 情感 暧昧 逆袭

精彩章节试读:

——给我滚出去!

这是萧云龙对龙腾所说的话,简单直接,粗暴狂妄,直接开口让武腾滚出去。

就在王伯带领着他走过来东院这边的时候,他已经听王伯说起了一些情况,得知武家正带领着年轻弟子前来萧家挑战。萧家眼下并无嫡系弟子在场,因为萧万军除了萧云龙这个儿子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儿子。

萧云龙当时听到这些的时候心中不免有些怒意,再怎么说他也是萧家男儿,身体内流淌着的是萧家的血液。

如今他回来了,无形中自然也会担起萧家男儿应有的责任。

擂台上,武腾一张脸直接震怒而起,眼中泛起了丝丝冷意。

武家这些年发展得极快,武家男丁旺盛,年轻一代中更是出现了几个高手,是以武家的弟子平时在江海市可谓是趾高气扬。

武腾自然也不例外,是以他听到萧云龙那声冷喝之声后,他一张脸顿时阴沉了下来,冷冷说道:“滚?我就站在擂台上,有种你把我打下了!你叫萧云龙是吧?听说你就是萧万军在外面乱搞女人生出来的私生子?哼,一个私生子罢了,也胆敢让我滚?”

“狂妄至极,武家真是要欺我萧家没人吗?”萧万军愤怒而起,眼中有着两道寒芒闪现。

然而,站着的萧云龙一张脸却是变得铁青,脸色铁青至极,他那双深邃的眼中的目光却又无比的平静,平静得让人感到一种难言的惊惧之意,就像是那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又像是火山爆发前夕的寂静。

倘若在西伯利亚,亦或是一些认识萧云龙的人或者是对手,看到萧云龙此刻这样的脸色,他们都会知道萧云龙怒了!

魔王一怒,血流成河!

这句话是认识萧云龙之人或者是他的对手私底下给他的一句评论,在他们的眼中,萧云龙就是一个魔王,一个怒杀千里血流成河的魔王!

“你是武家的弟子?要来挑战萧家弟子?好,我遂了你的心愿!上台与你一战!”

萧云龙语气很平静,听不出来丝毫的怒意,但他心中却是有股宛如火山爆发般的怒火在升腾。

龙有逆鳞,触之必杀!

萧云龙也有自己的逆鳞,他的逆鳞就是他的亲生母亲!

他不允许任何人用任何的方式去侮辱他的母亲,在他的心中,他那位已经逝去的母亲是无人可替代的。

刚才武腾那句话,无形中已经触犯到了萧云龙心中的逆鳞。

萧云龙说着便是朝着擂台走了过去。

“云龙,你回来。你刚回来,一路风尘仆仆,还是休息一下吧。”萧万军连忙开口说着。

萧万军并不知道萧云龙自身的实力,他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

武建身为武家子弟,自身的实力不俗,因此萧万军生怕萧云龙走上擂台之后有个什么闪失。

然而,萧云龙并未停下脚步,他的步伐沉稳,透出一股难以言喻的自信,直接走上了擂台,面对着眼前的武建。

萧家的外姓弟子心中激动,他们心知萧万军的儿子回来了,此刻更是代表着萧家弟子站上了擂台,他们自然是希望萧云龙能够杀一杀武家的威风,让他们心中也出口恶气。

武建双眼微微一眯,他看着擂台上的萧云龙,眼中有着精芒闪动。

关于萧万军有个儿子之事,江海市中不少人都知道,但从未有人见过萧万军的儿子。眼下萧云龙回来了,他也总算是看到了萧云龙的样子,的确是有着几分萧万军年轻时候的影子,看来是父子无疑了。

萧云龙要对阵武腾,武建却是一点都不担心,据他所知,萧云龙一直在海外长大,又能强到什么地步?只怕不过是会几手花拳绣腿吧?而这些花拳绣腿自然是不被武家这种传承已久的武道世家放在眼里。

“哼,看看你能接下我几招!”武腾盯着萧云龙,他阴森一笑,说道,“可不要连我一招都接不下啊,那可就太丢人了。”

“出手吧,不然你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萧云龙语气平静,淡漠无比的说道。

“你找死!”

武腾心中一怒,他暴喝了声,身形一动,“嗖”的一声以着极快的速度朝着萧云龙冲了过去,而后他的右腿横扫而出,迅猛无比。

呼!

武腾一腿横扫,这一腿之威极为的恐怖,便连空气都要被碾压着,发出了呜咽的风声。

“唔,不错,这一式腾云腿已经修炼得有几分火候!”

武建在台下看着,他暗自点了点头,显然对于擂台上武腾的这一腿显得极为的满意。

但下一刻,武建的脸色猛然的定格住,张着口,脸色为之愕然。

轰!

只因那一刻,萧云龙也出腿了,没有任何的花招,也没有任何的招式,仅仅是抬腿,而后一腿横扫而出,迎上了武腾横扫而来的腿势。

这在任何人看来仅仅是简简单单的一腿,毫无技巧可言。

但,这真的仅仅是一腿吗?怎么虚空中都要爆发出轰然一声巨响?这哪里像是一腿,分明就像是一颗轰杀而出的炮弹!

“武腾,退,速退!”

武建反应了过来,他脸色骇然,一张脸变得毫无血色,他惊恐万分的吼叫出声来。

一切已经迟了!

砰!

电光火石间,萧云龙这一腿已经迎上了武腾的腿势,紧接着赫然看到武腾的右腿就像是一截棉花般折成了一个90°角!

武腾的右腿本是直着的,此刻赫然折成了一个90°角,那只有一种解释——武腾的右腿腿骨折断了,弯成了九十度!

咔嚓!

果然,下一刻,一声刺耳无比的骨折声传来。

萧云龙这一腿直接打折了武腾的右腿,余势未减,顺着武腾折断的右腿重重地横扫在了其腰侧部位。

咔嚓咔嚓!

又是一阵密集的骨折声接连爆响,不用说武腾腰侧的肋骨肯定悉数折断。

“哇——”

武腾口中咳出了一口鲜血,他的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般直接飞了出去,当他的身体直接飞出擂台重重地倒在地上陷入晕迷状态的时候,他咳出而出的鲜血才从半空中洒落而下,染红了擂台台面。

全场鸦雀无声!

俄罗斯,西伯利亚,地狱训练营。

西伯利亚黑拳训练营在全世界地下黑拳市场中可谓是如雷贯耳,但凡最终能够从西伯利亚黑拳训练营毕业后的学员具有惊人的力量和完美的格斗心理——冷酷、冷静、视死如归!

这些学员有着钢铁之躯,就像是一具具完美的杀人机器,在世界各地的黑拳格斗场中绽放出了惊人的光芒。

西伯利亚众多训练营中,最为恐怖与血腥的则是这座位于朱可夫小岛上的地狱训练营。

清晨的阳光洒落在了地狱训练营的营地上,训练营周围布满了电网、地雷,更有荷枪实弹的警卫在外巡逻,是以整个训练营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独立的王国。

训练营内,已经有学员正在开始训练,他们彼此分散,练习各式各样一击必杀的格斗术。

整个训练营内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隐隐又散发着一股不断累积之下所形成的浓郁的血腥味道,看着当真是犹如一个血腥地狱场般。

能够进入地狱训练营的学员都必须达到一个恒定的标准——卧推160公斤以上,深蹲400公斤以上,一脚能踢断直径30厘米的木桩!

这时,训练营一处居住基地一楼的一间门口打开,一个年轻的男子走了出来,他打了声呵欠,身上裹着一件军大衣。

虽说时值夏季,但在严寒的西伯利亚仍旧是寒风逼人。

走出来的年轻男子有着一张华国人的面孔,棱角分明,阳刚俊朗,高挺的鼻梁代表了他那坚毅的性格,深邃的目光恍如那看不见底的寒潭,只不过满是胡渣的他未曾修理之下倒是多了几分落拓随意之态。

他叫萧云龙,是地狱训练营中的一名教官——终极教官!

如果说这个死亡率达到了三分之一的训练营堪称是一个人间地狱,那他就是这座地狱中的魔王!

事实上,在整个西伯利亚各处训练营中,所有人私下底对他的称号就是魔王!

萧云龙口中叼着根烟,走到阳光洒落的空地上,他目光环视全场,看着分散在各处进行训练的学员。

地狱训练营内不仅只有萧云龙一个教官,还有其他十几名教官,这些教官都是从黑拳格斗场退役下来保持全胜纪录的强者,抑或是一些世界上最为顶尖特战队退役的特种兵王。

然而,场中其他的教官看到萧云龙走出来后,看向他的目光纷纷流露出一丝的敬畏之意,至于场中的学员更是卖力的训练,不敢有丝毫懈怠。

“马卡斯,给我停下!婊-子养的!你发力不对,出腿速度不够,老子跟你说过多少遍了?”

萧云龙眼中的目光陡然一沉,猛地大步流星朝着一个黑人巨汉学员走去。

黑人巨汉马卡斯看着萧云龙走来,脸色一阵急促不安,他说道:“魔王教官,我再练习一次,一定能够达到要求!”

“叫我萧教官!”萧云龙目光一沉,他盯着马卡斯,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再示范一遍,如果还不能掌握,那你就进兽笼里跟那头大棕熊共度一天吧!”

“侧身,蓄力,腿部的爆发力量,瞬间出腿横扫!”

萧云龙沉声说着,他的身上陡然间有股沉凝如山般的气势爆发而出,恍如一头沉睡万古的凶兽骤然苏醒,弥漫而出的那股凶威直让一旁的黑人巨汉头皮发麻。

萧云龙话刚落音,他的右腿猛然间犹如一枚出膛炮弹般的横扫而出,重重的轰在了前面的一根木桩上。

咔嚓!

清脆无比的声音传递而来,这根直径达到了40厘米的木桩拦腰折断!

不难想象,如若这一脚扫踢轰在人体身上,足以让人瞬间毙命!

“看清楚了?”萧云龙盯着马卡斯。

“看清楚了!”马卡斯大声说着。

呼!

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呼啸而至,停在了地狱训练营营口前,车门被重重地踢开,一个满脸络腮胡魁梧如山的男人走下车来,后车座跟着走下来两名男子。

萧云龙目光一挑,他看到了这个男子,旋即冷笑着说道:“摩斯,怎么有空过来我这里?”

“魔王,你不觉得你太过于狂妄了吗?昨天你带着你的学员与我手下的学员说好了切磋,可现在我的学员一个个都还站不起来。”名为摩斯的男子怒吼,他是另外一个训练营的教官,绰号巨斧,曾打过黑拳,保持百场全胜的记录。

“摩斯,你应该庆幸这只是切磋,如果真的走上黑拳赛场,你的学员早就死了,而不是躺在床上这么简单。”萧云龙语气淡漠的说道。

“狂妄!那我倒是要领教一下你这个魔王几手!”摩斯带着一股怒火,他冲了进来,营口处的警卫并未阻拦。

“你当真要与我一战?”萧云龙眼中的目光一眯。

“当然!”

摩斯开口,冲过来的他右腿直接朝着萧云龙横扫而来。

极为不巧的是,萧云龙的手机这是骤然响起,他拿出手机一看,脸色怔了怔。

呼!

摩斯的右腿此刻却是犹如一柄巨斧般的横扫而至,萧云龙不紧不慢,抬起右腿招架过去,看似漫不经心的动作竟是将摩斯那重逾千斤的右腿之力格挡了下来。

“我不是说了吗,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萧云龙接了电话,语气有些淡漠。

“你是我的儿子,难道我这个做父亲的给你打电话还有错了?”电话中,传来一声老迈而又沉重的声音。

“我没有父亲,从我一出生开始,我看到的只有我的母亲。我所记得的唯有母亲带着我一人独自在海外流亡生活。那个时候,你这个所谓的父亲又在哪里?”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半晌那声老迈的声音这才缓缓响起:“云龙,我知道对不起你们母子。我不祈求你的原谅,我只希望在我人生最后的这段岁月中,能够看到你一眼。”

萧云龙眼中的目光凌厉而起,他脸色微微一动,说道:“人生的最后岁月?什么意思?”

“魔王,你这是在无视我吗?你找死!”摩斯狂怒而起,此刻的萧云龙居然还有心情接电话,这让他感到莫大的耻辱感,发狂的他双腿宛如那轮转着的战斧般挥动而起,空气在他的腿势碾压之下发出了接连不断的爆破声,声势骇人。

萧云龙目光一沉,右臂上青筋暴露,汹涌澎湃的爆发力量席卷而出,他悍然出拳、臂挡、挥肘,显得游刃有余从容自若,竟是将摩斯那疯狂的腿势抵挡了下来。

“这是医生对我说的话。儿子,无论你是多么恨我这个当父亲的也好,你身体内留着的始终是萧家的血脉。家里这边才是你的根,我希望你能回来。让我看一眼,也让我这个当父亲的能够稍微弥补一下自己的缺憾与过失,好吗?”电话中,那声沙哑的声音说道。

萧云龙眼中精芒闪动,他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张美丽温婉而又慈祥的脸,那是他的母亲。

他还记得自己的母亲在临终前拉着他的手所说的话:“龙儿,不要恨你父亲,我也从未恨过他,相反他是我今生唯一爱过的男人,到现在也同样如此。我离开后,你带着我的骨灰回去,我生是萧家的人,死也是萧家的鬼。我希望能够在萧家祖祠宗堂中安息。龙儿,答应我好吗?”

“该死!”

这时,摩斯狂怒了,他深吸口气,庞大的身体宛如那推土机般的朝着萧云龙碾压而至,接着他腰身一扭,右腿借助腰身的力量横扫而出,虚空中掠过了一道巨大的腿影,当真是犹如一柄巨斧般朝着萧云龙当头劈杀而下。

萧云龙眼中目光一沉,一抹暴戾之色从他眼底闪过,他揉身而上,右腿猛地的横扫而出,这一腿太快了,根本看到他的腿势,唯有听到一声声噼啪作响的音爆声。

轰!

萧云龙这一腿轰杀而出,摩斯口中重重地闷哼一声,赫然看到他那庞大的身躯直接飞了出去。

摩斯的身体刚倒在地上,一道身影瞬间冲至,抬腿一脚踩在了他的胸膛上,一口鲜血从他口中狂吐而出。

“好,我回去!”

萧云龙脚踩摩斯胸膛,对着电话一字一顿的说着。

场中之人全都惊愕,地狱训练营的学员看向萧云龙的目光更是充满了一股深深地敬畏——一边接电话一边对战巨斧摩斯,最后还将摩斯踩在脚下,这不仅强势霸气,更是拉风到爆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