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末世

更新时间:2019-03-22

赤子征途 连载中

赤子征途

来源:掌中云作者:山雨邀风分类:科幻末世

小说简介:自小便被遗弃在丛林的柳未央历经多种磨难长大成人,为解开缠绕多年的梦境及身世,柳未央带着小黑(猩猩)费尽周折终于走出丛林。然而恰逢武侯王勾结鬼狼掀起腥风血雨,平静多年的华夏大地烽烟再起。狼人领地落霞谷惨遭鬼狼血洗;拓跋猛虎营越过边境千里奔袭飞鹰寨;南坞昱晟王西山行猎被刺,北面门户宛平城无端遭受大燕重兵围攻;大渝皇子前往南坞定亲的马车遭遇袭击……这所有的一切是巧合还是武侯王精心安排!武侯王一统天下的阴谋能否得逞?与武侯王勾结的鬼狼首领索都及狼人叛徒长生浩天,表面惟命是从,暗地却有着自己的打算,他们又是否能够得展开

本书标签: 科幻 玄幻 武侠 热血 江湖

精彩章节试读:

巫婆领大家来到一个简陋的茅草棚,招呼大家席地坐下,小黑似乎对巫婆不感兴趣又独自跑了出去,大家也不管它。

“婆婆,现在你可以帮柳大哥解毒了吧?”童小萤惦记着柳未央的狼毒,一坐下就赶紧问,一路上也是重复着问了很多遍,生怕巫婆给忘记了。

“小丫头你急什么,你柳大哥的毒自然有人帮他解,老太婆我无能为力。”巫婆说完哈哈大笑。

“什么?你不能解!”童小萤瞬间激动着站起来,“那谁能解,你快些告诉我们。”

“你先坐下,听老婆婆说完。”柳未央看老婆婆意犹未尽,知道她还话要说,拉一把童小萤,让她坐下,耐心听巫婆指点。

巫婆冲柳未央点点头,似乎对他颇为满意,收拢下盘坐的双腿,目光转向草棚外,这才徐徐开口说道:“这要从狼人的起源说起!”

见巫婆神情凝重,童小萤也不敢再捣乱,静静的听巫婆往下说。

“狼人的传说相信你们也有所耳闻,相传童凌心灰意冷后与狼族为伍,在生活在狼族的日子里,他吃尽苦头,受尽磨难,他咬着牙坚持。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救了一只奄奄一息的成年母狼,母狼伤愈后对童凌有了好感,开始处处维护他。在那种暗无天日的环境里,只有母狼的袒护让童凌感到自己还活着,再后来他们结合了,诞下非人非狼的新种族。”

“就是狼人?”童小萤终于还是没忍住,伸长着脖子问。

“没错,那就是最早的狼人!”

“那后来呢?”童小虎也是好奇。

“后来狼人越来越多,这让狼族感到威胁。为此双方进行了长久的争斗,因为狼人在智慧上更胜一筹,最终狼族伤亡惨重逃进了深山不再出来,再后来就很少有人见过狼族了。”

“狼人的外形会不会很接近人类?”柳未央想起莫邪,但一时也不知如何表达,只能如此问。

“是挺像的啊,我们不都见过吗?”童小萤搞不懂柳未央为何有此一问。

巫婆似乎明白柳未央的心思,收回目光,似笑非笑的接着说:“这要说到狼人的分裂。狼人虽说非人非狼,但有一半人类血统,渐渐的有部分狼人开始向往人类的生活方式,他们有些还跟人类联姻,狼人的分裂就此开始。”

“向往人类的狼人自发成立了组织,他们约定不再与人类为敌,同时设法保护人类。正因为如此,两派的矛盾越来越激烈,最终导致分裂,各自封疆占地,新派狼人和旧派狼人由此完全区分开。接下来的时间里,虽然双方偶有摩擦,但还算相对稳定,直到某个时候。”

“旧派狼人出现了一位叫摩挲的首领,他野心勃勃处心积虑的要灭掉新派狼人,新的战端被挑起。在此之前,摩挲做了长久的准备,其中就包括狼毒!为了更有把握取胜,他们不惜把毒液植入到自己的身体。”

“新派狼人因此吃过大亏,后来在人类的帮助下,他们最终找到了解毒的办法,实力又恢复到平衡状态。”

“随着种族的繁衍,旧派狼人的身体里天生就带了这种狼毒,而新派狼人的血液则可以解除这种毒素。”

“那我们去哪里找到这些新派狼人呢?”童小萤问。

“现在的新派狼人外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跟人类的差别甚微,他们也能像人类一样用语言交流,唯一能够辨认的就是嘴里还保留的两颗短短的獠牙!如不细看也很难发现。”巫婆没有直接回答童小萤,却是望着柳未央,颇有深意。

“她真是狼人?”柳未央嘀咕着自言自语。

“不过很遗憾,因为近年来旧派狼人不断的袭击人类,国王已经下令诛杀狼人,新派狼人也因为遭受重创,跟人类的友善关系再一次破裂,他们虽然强忍着不攻击人类,却也敬而远之了。现在想让他们施以援手恐怕并非易事。”巫婆说完叹口气摇摇头。

“那也得试试啊。”童小虎这回抢在了妹妹的前面。

柳未央默不作声,还在想着莫邪的事情,光明战士紧随她而去,难不成已经识破了她的身份,她会不会有危险?想到这里,柳未央有点坐不住。

“小伙子,别太着急,生死有命,冥冥中自有定数。”巫婆又笑了起来,心情跟山涧的雾气似的变幻不定。

就在这时,草棚外传来阵阵飞鸟被惊起齐齐飞出的尖叫声,那是峡谷方向。之间巫婆脸色一变,说道:“他们来的可真快!”

“谁来了?”童小萤本能的接口问道。

“想知道何不自己去看。”巫婆不理会童小萤,转向柳未央接着说:“小伙子,行随心走,你能够做到。”说完站起来朝外走去。

巫婆的话有些莫名其妙,童小萤呆了呆才反应过来,紧跟着走出草棚却已经不见了巫婆的身影。“柳大哥,老婆婆不见了!”

柳未央和童小虎闻声走出来,四下张望确实不见了老婆婆,倒是小黑颠颠的跑了回来,想必又是找着了好吃的。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童小虎问。

“去桥那边看看。”柳未央想着巫婆说过的话,觉得来人可能跟自己有关,当下决定去看个究竟。

桥的这头是一片树林,刚才的声音想必就是这样发出的,虽然距离茅草棚有些远,但因鸟的数量较为庞大,瞬间集体飞里树林,所发出的声音也就不小。

此时树林的空地里站了6个人,正是莫邪和聂锋他们,5位光明战士将莫邪围困着,一时还没有发动攻击。看到柳未央他们赶来,6人颇感意外。

“他们怎么找到桥的?”童小萤没搞清楚状况,倒是关心起他们是怎么过来的,“怎么会这样?”原来之前若隐若现桥面此时变得甚是清楚可见,覆盖在上面的雾气已然散尽,桥面并不像巫婆说的那么狭窄,宽的几乎可以同时过几辆牛车。

柳未央自然也发现了这个情况,但像巫婆说的,这并不重要,当下要紧的是如何营救莫邪,光明战士对她应该是势在必得的。

“聂兄这是为何?”柳未央走上前去问道。

“此女实为狼人,只因善于伪装,差点被她骗过。”聂锋冷冷的说。

“开什么玩笑,她怎么可能是狼人呢?”童小萤笑一声接着说:“她昨天不是还杀过狼人么?你们当时也在场。再说,她跟我们没什么两样啊!”

“这正是她的高明之处,总之我们不能留她在世上,希望柳公子不要妨碍我们。”聂锋说的很坚决,直接明了。

“请问聂兄,你们是否亲眼见过莫姑娘伤害过人类?”柳未央提高声音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但既是狼人,想必都是些阴险残暴之徒,我们不可不管,今天必须杀了她。”聂锋也提高嗓门,或许他得到的命令就是杀!谁也不能干预他完成任务,当然,这也真正意义上的为民除害,至少他这么认为。

“柳公子,她真是狼人,你不能被她蒙蔽了。”欧阳娜也劝柳未央离开。

“我...”柳未央想说什么却被莫邪打断了。

“没错,我是狼人,但起码比你们这些虚伪无耻的人类强。”莫邪冷冷的看着柳未央:“你也别惺惺作态,人类没有一个好东西。”

“你怎么回事!柳大哥是在帮你,你别不识好歹!”童小萤听不得莫邪那样说,立马呛了回去,其实经过巫婆的解说,童小萤对狼人也不完全排斥,但她不能看着柳未央受气。

“你少说两句。”童小虎把妹妹往后拉,也许是面对光明战士紧张过度,童小虎说话声音极低。

莫邪是新派狼人这一点毫不疑问,她的血液能解柳未央体内的狼毒,但他此时想的却不是这个。新派狼人跟人类一向交好,只因旧派狼人作恶残害人类,这才导致国王下令诛杀狼人,其中的隐情国王或许并不清楚。

如果真如巫婆所言,新派狼人在容隐退让,而人类若不思悔改赶尽杀绝,某天新派狼人忍无可忍奋起反抗,那后果将不堪设想!柳未央不能眼睁睁看着情况继续恶化下去,他必须得救下莫邪。

就是柳未央思考之际,光明战士已经对莫邪发起了攻击,5支长剑齐齐刺向莫邪,好在莫邪身手矫健,左躲右闪化解了第一轮进攻。

聂锋等人攻势凌厉,莫邪弃鹿角不用徒手应敌,只能闪躲不能硬拼,完全处于劣势,不觉间也是气喘吁吁。

童小萤瞪大眼睛,大气不敢出,虽然对莫邪没有了好感,却还是替她担心。童小虎第一次见识到光明战士的身手,更是异常兴奋。只有小黑依然我行我素的在树上玩耍,似乎这一切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光明战士的攻势越来越快,长剑几次都是贴着莫邪掠过,莫邪早已是大汗淋漓,动作明显慢了很多。此刻刚躲过眼前的一剑,已觉力不从心,身后的两剑却再无力闪躲。

柳未央出手了!只见他以迅雷之势冲进战圈,手中短剑拨开莫邪身后的两剑,左手拦腰将莫邪扶稳,一个急转身,右脚旋风踢向聂锋握剑的手腕。

这一脚力度极大,聂锋退后两步方才站稳,长剑虽未脱手,手腕却是十分疼痛,柳未央挺身而出并不意外,但如此厉害的身手让他颇感惊奇。

柳未央趁着聂锋发愣之际,短剑逼开欧阳娜,抱着莫邪脱身出来。

“柳公子非要插手此事?”聂锋有了一点怒气:“你可知这么做的后果?那是与光明军团为敌,与人类为敌,你可要想清楚!”

行随心走!柳未央心知聂锋说的没错,但他必须得坚持。

“凡事不可一概而论,这其中或许另有隐情,不分青红皂白痛下杀手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柳未央知道一时劝不动,但还是得试试。“她并非一般的狼人,她不会攻击人类。她是...”

“皆为狼人,有何不同!”欧阳琴愤愤的说道,语气冰冰,跟她妹妹欧阳娜完全不同。

“柳大哥说不会就不会,你们哪那么多话啊!”童小萤跑过去扶住近乎虚脱的莫邪,接着说:“你们爱信不信,懒得跟你们废话。”童小萤第一次见到莫邪,其实是很羡慕的,只是刚才莫邪拿话呛柳未央,这才让她心里不痛快,此时聂锋等人咄咄逼人,让她不爽,她偏要护着莫邪。

感受到紧张的气氛,小黑也从树上溜下来小跑着来到柳未央身边,冲着聂锋等人吼吼的乱叫。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聂锋抖动下长剑,一道寒光闪过。

“柳公子,你要三思啊!”欧阳琴还在试着劝阻柳未央。

柳未央心知再多交流也于事无补,想要化解还得从长计议,今天的一战在所难免。当下唤过童小虎,让他兄妹照顾好莫邪,同时也让小黑退后不得参战。

“上!”随着聂锋一声令下,5人攻向柳未央。

光明战士并非浪得虚名,快、准、狠无一不精,就连温柔可人的欧阳娜也似乎瞬间变了一个人,神情冷峻,剑招灵动有力,直指柳未央要害之处。

换做平常人,估计在光明战士的围攻下难走几个回合,但柳未央本就不是平常人,他的身法更快,若不是有所顾忌,聂锋等早已有人受伤。柳未央攻击路数跟常人不同,常人攻击都是一招一式,见招拆招,柳未央则直接利用对方攻击时暴露的漏洞,躲避的同时直接攻击,让对方避无可避。但此时,柳未央不能伤人,每次攻击都得点到为此,一时间竟被逼的手忙脚乱。

一旁的童小萤急的直跺脚,大喊着要小心,脸上不时有汗水流下,想必内心极为紧张。小黑不再出声,手里握着不知道叫啥的果子凝神观战,准备随时支援柳未央。而童小虎内心颇为复杂,他不希望柳未央吃亏,同时又不愿看到光明战士受伤,双手用力的抓着莫邪。

不知是童小虎用力过猛,还是休息片刻精神恢复了些,莫邪睁开眼睛。看着柳未央在围攻之下手忙脚乱的滑稽模样,竟然笑出声来!

“你还笑!柳大哥为了你都跟他们打起来了,急死人了。”童小萤这回真的哭了出来,眼泪汪汪。

“他们伤不了他。”莫邪松开童小虎的手,揉了揉手臂接着说:“这柳未央是何许人?”

“跟你没关系!”童小萤没好气的回答。

“我就随口一问,看把你急的。”莫邪轻蔑的笑笑。

“具体我们也不清楚,前几日我们被狼人追赶柳大哥救了我们,后来又帮我们部落赶跑了狼...”童小虎如实回答。

“就你话多!”童小萤推一把童小虎,不让他说下去。

此时的柳未央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心知狼毒将要发作,必须尽快解决战斗,当下不再迟疑,找准时机用短剑剑柄撞击欧阳娜的肩部,将其震退,同时迅速曲腿反身横扫,聂锋没料到柳未央有此一招,想躲已是不及,整个身体直直的往后倒去!

踢翻聂锋,瞬间消耗的力量太大,柳未央脑袋一阵晕眩,此时背后两只长剑袭来,他勉强转过身。

头痛欲裂,似乎被一把无形的巨斧从脑门直直劈下,柳未央艰难的睁开双眼,视野里一片漆黑,世间的一切皆被黑夜吞噬。小黑在旁酣睡着,它的世界永远是那么宁静。

柳未央站起身来,似乎这样就能看清前方有些什么,没人能看见他微微上扬的嘴角,那是一种嘲讽,也是一种深深的无奈。他迫切想知道外面究竟是怎样的世界,自己为何会在这莽莽森林中,那个梦境又预示着什么,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他带着小黑不知道行走了多久,然而这一切不过是在循环,永无尽头。

天终究还是会亮的,柳未央在小黑的骚扰中醒来,缕缕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洒向林间,斑驳陆离,有几分残缺的美。小黑早就开始他那忙碌的一天,在枝头荡着秋千玩耍,无忧无虑,让柳未央好生羡慕。

柳未央在低矮植物的叶子上积攒些露水马虎的洗了脸,事实上这一举动与生俱来,他自己不知道为何要这样,只是如果不做心里便不得踏实。很多事情都是如此,解释不清,也许那个时候还没到吧。

“吼吼......”小黑欢快的叫喊着,柳未央微微一笑,他知道小黑是饿了,这是在招呼着去找吃的,这家伙总是那么容易饿。“来啦!”柳未央回应着,起身朝小黑走去。

所幸的是,他们不用为食物担心,这里有很多不知名植物的果实可以用以充饥。小黑尤其喜欢,每次都会龇牙咧嘴甚为开心。柳未央食量可就小多了,或许是心中疑惑尚未解开,对于其他事情总不会太过关注,草草了事而已。在柳未央的脑海里存在着生火烧烤的印象,还有一些更为先进的用餐方式,但很模糊。这并不重要,重要的他的身体异常壮实。

在柳未央的心里一直有着一个方向,他不知道是谁给的指引,只要跟着走总会有发现,他这么认为。

柳未央奋力追逐着小黑,虽然他体力耐力都异常强大,但是跟小黑在树枝间穿越比终归还是差上一些。突然柳未央心里一颤,有事发生!长久以来,这种感应从未出过错,柳未央立刻用口哨通知小黑,与此同时小黑正在掉头往回跑,嘴里叽叽着像是发现了什么。

柳未央摸摸小黑的头安抚他,自己也放慢脚步悄无声息的向前靠。越来越近,竟然已到森林的边界!望着那一片的草地,柳未央震惊了,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一把抱住小黑呐喊起来!小黑也异常兴奋,而后便在草地上翻滚。

这是哪里?柳未央擦掉眼角因激动而溢出的泪水,平复一下内心的激动,回头望望身后深邃的森林,重新打量着这绿茵的草地,这是哪,这里会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地方吗?柳未央焦急的要去探个究竟。小黑显然还处于亢奋状态,一直翻滚着。

草地并不一马平川,时有山丘凸起,山石隐现,树木寥寥,偶有飞鸟掠过,留下声声低鸣。再前行数里,出现一条流淌的小河。柳未央找个地方蹲下身双手合拢捧水洗脸,清凉的河水洗净了他那有些泥垢的脸庞,似乎也净化了他的心灵。小黑毫不顾忌的直接跳进水里,学着柳未央的样子洗脸,时不时将水泼向柳未央。柳未央哈哈大笑,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笑,随之也跳进河水中,洗个痛快。

就在他们忘情的享受着河水给他们带来的愉悦时,一声啼哭传到了柳未央的耳里,多么遥远而又熟悉的声音!那是人类特有的声音!柳未央以从未有过的速度瞬间从水里跃出直奔发声处。

那是一个小孩!一岁左右,柳未央第一次真正的接触到除自己外的人类,异常兴奋,一把抱在手里仔细端详着。红扑白净的小脸,乌黑发亮的眼珠在泪水中转动,肉肉的胳膊和腿胡乱的踢腾着,嘴里更是哭的厉害,想必是受了惊吓吧。小黑也跟了上来,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人类,小黑颇感兴趣,伸出湿漉漉的前臂摸摸这摸摸那,吼吼的叫着。

柳未央感觉到丝丝疼痛,原来手臂被这小家伙抓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小家伙还挺有劲!柳未央左手抱紧小家伙,腾出右手在自己破烂不堪的衣衫上擦拭,而后轻轻的捏了一下小家伙的脸蛋。小黑也凑上来要捏却被柳未央制止了,他生怕会弄疼小家伙。小黑冲柳未央咧嘴,表示着不满,也许正是小黑有些滑稽的表情,小家伙停止了哭泣,笑了起来,小小的脸庞如雨后梨花甚是可爱!柳未央顿时觉得心头流过一阵暖流。

既然有小家伙那必然附近有其他人类,柳未央环视一圈四周没有发现,谁把小家伙丢弃在这里?他的父母亲呢?去了哪里?柳未央决定去寻个究竟。

沿着河流往下游走,渐渐的柳未央发现有了一些人类活动的踪迹,稀疏而隐藏,若不是柳未央心细加上有独特的感应基本无从察觉。柳未央有些疑惑,猜不透原因,难道人类的母亲会如此残忍?把这般幼弱的孩子丢弃在荒原上。回想起小黑的母亲为了救回小黑拼命跟虎群搏斗,不惜牺牲性命!柳未央不由得打个冷颤,把小家伙往胸口抱紧了些。不能让小家伙再受到伤害,柳未央深吸一口气。

又前行许久,依旧不见人类的踪迹。柳未央有点焦急,小家伙需要进食。此时柳未央闻到一种奇特的味道,不属于人类,也不像是大型猛兽,隐隐有丝血腥。原本睡着的小家伙也突然大哭起来,显得害怕至极,柳未央能感觉到他内心的颤抖!小黑也有了感应,停止了前进,直立起来四下搜寻,这会是什么?柳未央感觉到莫名的危机。

为了小家伙的安全,应该立即离开!柳未央招呼小黑朝前方的小树林飞奔过去,那里相对安全。柳未央把小家伙递给小黑,嘱咐他务必小心,别伤着他。

看着他们在树上藏好,柳未央决定去查过究竟,必须得这么做!未知的危险才是最大的危险,柳未央不能容许这样的隐患存在。

血腥味越来越浓,一阵不知是何物发出的怪叫声伴着人类的惨叫越来越近。柳未央皱下眉头,回头看一眼小黑和小家伙的藏身处,响一声口哨交代小黑注意。随即扭动几下脖子,攥紧拳头,右脚后移半步,做好随时应敌的准备。

很快就出现了。在柳未央视野里两个人类在前面拼命的奔跑,时有跌倒又爬起踉跄逃命,头发凌乱,十分恐惧。后面跟着一个比他们高出一个头的似人类非人类的怪物在追赶,从速度上看并未尽力,想必并未急着把他们猎杀,而只是在消遣娱乐。

柳未央已经能够看清楚,两个人类一男一女,衣衫都已破烂不堪,应该是在仓皇逃命的过程中被荆棘刺破成了布条,身上沾满了稀泥,想必跌倒的次数不会少。头发合着泥水杂物蓬松散乱,脸庞黑泥混着血迹,多道伤口随着面部肌肉的抖动不时渗出鲜血,眼神迷茫恐惧。后面追赶的怪物有着人类的基本外貌,身形高大,毛发茂盛,四肢健壮,双耳修长,双目狰狞露着凶光让人不寒而栗。脸上毛发稀松,一对獠牙裸露着,手指甲长而锋利,似乎随时要把猎物撕碎。

思考间,一男一女已经来到柳未央跟前,女的已经脱力,看一眼柳未央后软塌的倒在了地上。那眼神充满着绝望,隐约中夹杂了一丝乞求和希望。男人跑在前面几步,见状后折回来抱住同伴,尽管害怕至极,却也不愿抛弃同伴,他叫喊着什么,声音有些沙哑低沉,柳未央并未听清。男人也注意到了柳未央,但此时已不能做过多的思考,看一眼柳未央又往后看看那怪物,悲伤的吼着拉住同伴往后挪。

柳未央看一眼他们,嘴角微微动动却没说出什么,只是跨前两步挡在他们前面。那怪物在柳未央前方站定,眼神略显诧异,看看那一对男女又打量柳未央,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或许在他看来,人类对他只有惧怕,像柳未央这样敢面无惧色挡在去路的情况是个意外。

那怪物眼神一刻也不离开柳未央,上下打量,鼻孔呼呼有声,似乎要闻出些什么,露着獠牙的大口时有张开,双手微微往后摆。这一切自然逃不过柳未央的眼睛,怪物并不笨!他是在冷静的分析着对手,同时也在通过一些动作施加心理压力。

柳未央盯着怪物默默算计,对方比自己高半个头,身材魁梧,手臂和腿脚力量不小,最厉害的武器是坚硬有力的獠牙和锋利的指甲。柳未央跟多种大型猛兽搏斗过,但是从未遇上如此这般的怪物,心里有些拿不住。但他心里丝毫不畏惧,在无数的搏斗中柳未央总结出一个经验,那就是冷静!

柳未央盯着怪物的眼睛,右脚后移半步,左腿向前微微弯曲,蓄势待发。那怪物似乎也感觉到柳未央的攻击欲望,开始提势防备。只见怪物将头微微上扬,这是呼吸蓄力的前奏。机不可失,柳未央抓准时机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轰”柳未央将其撞翻,怪物顺着坡度滚出去老远,柳未央并没有追击。这一撞力量不小,怪物缓缓站起身,怒吼着,眼睛微微泛红显然极为恼火,进而一步一步向柳未央逼近,似乎要将其撕碎。

柳未央冷哼一声,并不急着再出手,通过之前的一击,他已初步估量到怪物的力量。要彻底打败对手,承受其全力攻击是不可避免的,柳未央准备好了,他得搞明白怪物的进攻方式及有多大的爆发力量。

出乎意料,那怪物突然停下了脚步!难不成要放弃攻击?柳未央不敢松懈,双目警惕的注视着。四目相对,那怪物咧嘴怪叫,却不前行,丑陋的嘴脸更显狰狞。许久后怪物长啸一声转身飞奔而去,那声音有似狼嚎!

望着怪物远去的背影,柳未央若有所思!这绝不是普通的猛兽,他不仅有人类的外形,更有人类的思维,看样子也绝不仅仅只有这一个!在某个地方或许还有大量聚集。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柳未央回过头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女,问道:“还能走动吗?”“能,能”男人惊魂未定,结巴的回答。“我们得马上离开找个安全之地”柳未央说完响一声口哨示意小黑过来。

此时女人已然睁开了眼睛,恐惧仍在,看着野人一般的柳未央不知所措,小黑抱着小家伙缓步走来,险些又将其吓晕。小黑似乎对刚才的凶险并不十分在意,或许因为柳未央在,把小家伙交给柳未央,开始围着那一对男女打转,显得很感兴趣。男女两人处于后怕状态,躲闪着小黑的触碰,如果不是刚才柳未央救了他们,想必也会被小黑吓得够呛。

小家伙不再哭泣,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盯着柳未央,笑了。“你是谁?”男人鼓起勇气问。“我叫柳未央,他是小黑,这小孩是前面草地上发现的”柳未央介绍着,拉一把小黑不让其捣乱,接着说“那怪物随时可能回来,你们赶紧离开此地。”

女人的情绪安稳了许多,勉强挣扎着站起来,看一眼柳未央又低下头,口中说着谢谢,声音有气无力。“你们认识这小孩吗?”柳未央问道,或许他们知道这小家伙呢。

两人这才注意到小家伙的存在,仔细端详后异口同声的回答:“知道,他是我们部落童长老的嫡孙。”,“真的!”柳未央长吁一口气!急忙又问:“你们能把他送回去吗?”

两人此时已不再惧怕,反而觉得柳未央颇为亲近,不加思考连忙答应。柳未央小心翼翼的把小家伙放到女人手上,目光却一直舍不得离开。女人接过小家伙,抬起头说:“我们部落在河流那边,距离这里还有些遥远,你们可以去做客,你打败狼人救了我们,部落会感谢你的!”

“我们还有事要做。”柳未央摇了摇头回答。女人没有说话,只是睁大眼睛盯着柳未央,眼神略显疲惫,却也掩盖不了原本的美貌,睫毛长而翘起,眼眸深邃而优美,透露着天真和期许。

柳未央不知何故刹那间有些许心情荡漾,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吼吼”小黑大叫着摇动柳未央的手臂,意思是要去部落,这家伙总是这么贪玩。柳未央看看四周,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或许应该去看看,这不就是外面的世界人类的聚集地吗?或许能发现些什么。

空气中又传来丝丝血腥味,想必是那怪物去而复返,此地不宜久留!柳未央从女人手中抱过小家伙交给小黑,“抱好他!”小黑从柳未央的口气中听出了严肃,小心翼翼的将小家伙抱个严实。转过身,柳未央又将女人一把抱起,让男人带路当即赶往部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