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末世

更新时间:2019-03-23

灾世星穹 完结

灾世星穹

来源:掌中云作者:星羽烬分类:科幻末世

小说简介:·那一天,天空夜沉,大地星火,末日骤然降临——灾厄的兽犹如潮水般横扫天际,城市崩塌、秩序溃裂、生灵哀亡,曾经的一切都化为了墟残的骸骨。 ·五个世纪之后,源力支撑着人类站立起来,规则重建,一个崭新的时代来临——但灾厄兽依然染黑了大半个世界,荒兽的利爪在疆土上划出痕迹,灾化植物的树海堆满了皑皑尸骨。 ·那一天,就在这灾与荒遍布的大地上,天际漆黑,星垂如野,少年举枪立誓——决意击碎苍穹!展开

本书标签: 末日 生存 战斗 冒险 热血

精彩章节试读:

嗡~嗡嗡嗡~

当青纪迷迷糊糊地醒来时,他耳边所能听到的,只有发动机闷沉的响声,青纪尝试着活动身体,却发现自己被装在一个袋子当中,他的整只右臂依然没办法操控,所能感觉到的,只有那种深入骨髓的冰寒。

幸好,青纪的左手依然完好,他在四周摸索了一下,初步判定了自己应该在汽车的后座,汽车的车速很快,而且没什么颠簸,周围寂静无声,也判断不出到底去往何方。

虽然醒来,但青纪的身体依然没什么力气,他不敢让开车的丁儒发现自己已经醒来,就一直一动不动,脑中分析着情况,不断轻缓地活动着身体,等待着恢复体能的时刻。

然而,给青纪残存的时间出乎意料的少,他醒来没过几分钟,汽车就颠簸起来,又过了一会儿,汽车就停了下来,丁儒从车上下来,扛着布袋中的青纪,没有丝毫喘息地爬上了有些凹凸不平的地方。

啪~!

当丁儒停下来的时候,青纪就被摔在了地上,地面有不少尖突,青纪浑身好几个地方被磕得青紫,但青纪忍住了疼痛,只是哼了两声。

“青纪大天才,别装了,我知道你醒了!”

然而,丁儒却早就知道了青纪在伪装,他打开口袋,让青纪的脸颊露了出来——

空气间,腐朽而陈旧的味道四处飘散,月色蔓延在青纪的眼前,坍塌的废墟和溃裂崩坏的大地满目疮痍,一直延伸到了黑暗之中也不见休止。

“荒野废墟?”

青纪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色,瞬间知道了自己在什么地方,他看了眼月亮,这才明白,自己竟然昏睡了四五个小时,这段时间中,丁儒开车把自己送到了这里。

“丁儒……是何江靖吗?”

青纪看着自己面前的熟人,没有问他为什么带自己来这,也没问他到底想干什么,反而直接问他是不是何江靖主使的。

“嘿嘿~青纪,大家都是聪明人,你也不是傻子~我为什么带你来这,你也有谱了,至于是谁指示的,这还需要问吗……”

“是啊……不需要问了。”

青纪的身体依然处于麻痹中,他看着丁儒,神色平静,仿佛早就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真是让人讨厌的冷静啊~”

丁儒看着没有丝毫惊讶的青纪,只觉得心中那些报复的快感全没了,他一把揪住青纪的头发,将他拉到了自己面前。

“你知道吗,青纪,我特别讨厌你这一点,特别特别讨厌你的这种装模作样!”

“对了~青纪,不如,让我告诉你一些好玩的事情吧~”

“有关于…墨祈颜小姐,悲惨的未来——”

那一刻,丁儒看着青纪脸上的平静瞬间崩塌成惊恐,脸上忍不住露出报复快感的笑容,他丑陋的面孔与青纪对视着,满是恶意地呲起了牙齿,笑声极为愉悦。

“知道吗~青纪!你最爱的人——就要死了~”

“丁儒——”

那一瞬,青纪骤然想到让他毛骨悚然的真相——何江靖对付他,肯定是为了墨祈颜,自己死了,墨祈颜肯定会不惜一切找寻真相,进行报复。在这种众人皆知的事情面前,何江靖既然杀死他,那么肯定也对墨祈颜做出了针对的计划,譬如……在这次极度危险的狩荒当中!

“哈哈哈哈哈~青纪大天才,你想到了吧!很开心的想到了吧!啊~~~真是让人畅快的表情啊!”

丁儒看着青纪脸上惊恐的神情,笑得开心至极,他松开青纪的头发,将青纪重重摔在地上。

“青纪,你就要死了,墨祈颜也要死了,你们这些天才都会惨死,但我~我这个从小就不被看好的‘垃圾’,反而会凌驾你们之上!”

“丁儒,你知道了何江靖所做的一切,他也同意不会放过你!”

青纪咬着牙关,死死地盯着丁儒,恨不得生啖其肉,他挣扎着试图站起来,但身体却半分力气都用不出来。

“不不不,青纪,你理解错误了~我可和你们不一样哦,何江靖少爷对我很器重的,甚至,他还告诉我了我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真相~”

丁儒的胸有成竹地笑着,他站起身体,俯视着青纪,欣赏着青纪痛苦万分的表情,他看起来更加愉悦。

“嘿嘿~青纪,何江靖少爷为了让隐藏潜行能力独一无二的墨祈颜帮他,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啊,但是~你知道墨祈颜要了什么报酬吗?我告诉你啊~她要的,是一支价值连城的特殊进化药剂哦~!

哈哈哈!没错!为了你哦!就是为你了!为了你这个废物!你知道吗,那只特殊进化药剂是研制最新型进化药剂时的试验品,材料可是高等荒兽的血肉精华,但结果材料过于高级,能量过大,普通人注射竟然会爆体而亡!

因为没办法使用,所以这种进化药剂就被搁置了起来,结果不知道墨祈颜从哪里知道的,竟然知道何江靖少爷有,于是她就要来做这次计划的报酬。青纪啊~你也是聪明人,你说,这么贵重的进化药剂做报酬,墨祈颜她到底要做什么危险事情呢?”

丁儒肥胖的脸上笑容灿烂,本来就小的眼睛几乎要眯成一条缝,他看着青纪,神情中充满了报复的愉悦感。

“祈颜……”

青纪这时候再一次想起早晨时墨祈颜的话,那时候的她看起来轻飘飘的一句话,但这支所谓的特殊进化药剂……竟然真的要用她的性命去争取!

青纪这时候忽然不再那么激动,想到墨祈颜,他狂乱的心绪也就平静了下来,他抬头看着丁儒,语气中仿佛毫无感情:“丁儒,祈颜她到底要做什么?这次联合狩猎到底要干什么?”

“咦~?怎么又是这幅模样?真是无趣啊~我还想看你更多~更多痛苦的表情!”

这一刻,丁儒的嘴角一咧,他他右手握拳,猛地向下一挥,在青纪肚子上打了一拳!

“咳啊——”

同一位置的第二次伤痛,让青纪腹部之前稍有好转的伤势再次严重起来,青纪哇地一下,之前吃的东西一下子全吐了出来,他的鼻子流出血,呼吸甚至都短暂的停止了。

“哈哈哈哈!没错,青纪,你要这样子,这样子才配得上你,毕竟身为超级天才的你,小时候那么帅气,现在变成了废人,也只有这种凄惨痛苦的表情才与你相配!”

这一刻,丁儒的眼睛瞪得老大,他愤怒地看着青纪,简直就好像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青纪,你就要死了,你不是想知道吗,好啊~我就告诉你~”

“我告诉你啊——这次联合狩猎,是雾凇狩猎团和鹰空狩猎团一起,他们的目标是巢穴母皇。这种强大的荒兽,正面打的胜算极低,所以呢,何江靖就找到了一种特殊的药剂。”

“这种药剂进入巢穴母皇的体内后,会让她陷入沉睡和恍惚,让战斗难度大大降低,也正是有这种药剂,雾凇狩猎团才答应参加。至于墨祈颜呢,她的任务很简单,就是靠她暗刭善于隐藏的特性,潜入巢穴母皇的老窝,将药剂混入巢穴母皇的食物,想办法让它吃掉……”

“看吧~青纪,整个蔚城区,这是只有墨祈颜才做得到的事情,但正常来说,这种拼了命的事情,没人会去做,然而——为了你,她还真的决心走入虫巢,用自己的性命,去给你这个废物,再争取一次可能——呵呵~哈哈哈!你那什么表情!羞愧?痛苦?恨不得自己死掉?是的~这幅嘴脸真的和你很配啊……青纪。 ”

“……”

这一刻,被丁儒再次重伤的青纪躺在地上,他甚至说不出话了,青纪终于明白,墨祈颜到底要面对什么,一时间瘫软在地,脑中只有墨祈颜,甚至连对丁儒的仇恨都没有了。

巢穴母皇——五级灾祸·亚金阶领主类荒兽,观测体长超过三十米,超巨型荒兽,它拥有数量近万的刀蝗虫保护,巢穴深埋地底,从没有任何人类走进去过。

为了那一支特殊的进化药剂,墨祈颜要孤身潜入,一旦她被发现,近万的尖刺蝗虫绝对会将她撕成碎片!

就算她成功潜入巢穴,将药剂混合在食物中让巢穴母皇吃掉,成功之后呢?她真就能存活下来吗?

“为什么不说话了?青纪,现在你明白了吧,墨祈颜她为了你到底做了什么,而你——为了她做过什么?”

丁儒一把将青纪从地上抓了起来,他看着已经呼吸艰难地青纪,脸上的表情尤为狰狞。

“青纪,小的时候,你在梓馨阿姨的保护下,现在,你在墨祈颜的保护下!所有人都喜欢你!护着你!但是你知道吗,你已经变成了废物!垃圾!寄生虫!

这样的你,凭什么能让墨祈颜喜欢你!你配吗!我知道我配不上她,所以我远离她!但为什么!你自己就不明白呢!”

丁儒仿佛陷入了某种魔障,他用力摇晃着青纪,双眼中已经充血。

“你·为·什·么·不·明·白!”

愤怒到顶点,丁儒用力将青纪投掷到地上,喘着粗气,神色尤为狰狞。

“青纪,如果不是为了你,墨祈颜怎么会接受这么危险的任务,她是天才!一个被瀚唐学院要求入学的天才!”

“作为见证者,那支特殊药剂在司槿手中,墨祈颜说过,她万一死了,药剂就由司槿交给你,她不相信何江靖!只相信司家大小姐!”

“但墨祈颜还是低估了何江靖的决心,杀了你,药剂最后还是会回到他的手里,至于墨祈颜,他根本就没打算让她回来!任务……根本不可能完成!”

那一刻,丁儒犹如一只发狂的猛兽,他半跪在地下,扼住青纪的喉咙,让他看着自己。

“青纪你知道吗!你知不知道啊!何江靖他从来都没有打算杀死巢穴母皇!无论是雾凇狩猎团的司槿,还是墨祈颜,都被他骗了啊!”

“何江靖将墨祈颜携带的药剂掉了包,换成了一种会让巢穴母皇和尖刺蝗虫发狂的药剂!墨祈颜只要成功让巢穴母皇吃了,所有虫子都会发狂,墨祈颜会在第一时间就被撕成碎片!然后……雾凇狩猎团和鹰空狩猎团就被虫海淹没!”

“至于何江靖,他会躲起来,安稳的活下来,等到狩猎团的人死光,疯狂后的巢穴母皇也进入虚弱期,那个时候,何江靖就会用某种方法控制它!所有人都以为墨祈颜是蔚城区第一天才,其实!真正的第一是何江靖啊!他已经突破成为了【Ⅳ白银阶·境武者】!他成功转职了【灾驱】驭兽者,他已经拥有了某种控制荒兽的能力!”

丁儒已经疯狂了,他看起来恨不得掐死青纪,但奇怪的是,他没有杀了青纪,反而嘶吼般告知他一切的真相。

“所有人……都被何江靖骗了,他没打算杀死巢穴母皇,也没打算让这次联合狩猎的人活着,他……真正的目的,是操控巢穴母皇啊!”

“啊……”

青纪躺在地上,浑身的力气还不强,右臂也无法动弹,肚子疼得发麻,丁儒掐着他的脖子,就连呼吸也都困难了,青纪听着丁儒讲述的真相,他想不惜一切代价马上去救墨祈颜,想要哪怕拼了性命也让她活下来!

然而……他现在跟个废人一样,丁儒只是一只手,他都挣扎不了,不要说去救别人了。

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大概就是你拼尽性命也毫无办法了吧,他确实是个废物——他什么也做不了,救不了别人,也救不了自己……

『“呵呵~哦~我可怜的小素体,瞧瞧你现在的模样,真是惨啊~”』

就在青纪陷入无法自拔的痛苦时,脑海中那个冰冷而空灵的少女声线,再次响起——

『“青纪,我感觉得到,你很难受~很痛苦~现在,让我们再谈谈之前的交易吧~”』

夜色临近,原本清透湛蓝的天空渐渐暗下,天空与大地之间,狂躁的雨水垂落如注,橱窗和玻璃在雨滴的拍打中颤动着,那骤烈的声响犹如奏响的鼓点。浩大的雨幕遮天连城,暴雨倾注,水花彻底淹没了视线中的整个世界,仿佛被狂澜所吞没的海岸……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从远方流滚而至,雷霆乍现,半边的天空在刹那间被染成了白昼——

那一瞬,视线所及的地平线彼端,漆黑的漩涡在膨胀和扭曲中形成,它撕扯着整个雨幕与黑夜,迅速扩散开来——

落垂的雨线在扭曲天际的力量中化为了斜掠的风暴,犹如狂奔的兽群般摧毁着沿途的一切,伫立的高楼仿佛沙土城堡般瞬间崩塌,大地上的树木与房屋被鲸吸而起,在漂浮中被撕扯得粉碎。视线之内,人类仿佛从巢穴中迁徙的蚂蚁一般从各处奔跑而出,他们叫嚷着,高呼着,声音沙哑而惊恐……

“末日来了——”

『“嘀~!嘀~!嘀~!检测到睡眠状态的宿主心率过快,进行强制唤醒!”』

“啊!!!”

电击所带来的刺痛从左手腕处传来,青纪猛然张开双眼,他扑腾一下坐了起来,呼吸剧烈喘动着,浑身上下满是汗水。

“哈……又是同样的梦境。”

青纪抬手扶住自己的额头,手掌在脸上抹了一把。

帐篷外,稀微的光透了过来,时间还是黑夜,黎明未至。

“监测终端,报时,然后扫描身体。”

青纪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呼吸,对着左手腕处的监测终端下了命令。

『“青纪先生,现在是:时历2917年4月19日5时35分·星期三;现在开始扫描身体状态,请稍等。”』

机械的女性声线从全透明的监测终端中发出,青纪早已习惯了这种毫无感情的声音,他拿起被卷成枕头的外套,随意穿在身上,拉开了多层的帐篷,钻了出来。

这个时候,天与地之间仍旧是一片夜色,银色的月高悬天空,月光皎洁明亮,轻徐的风在沙土间穿梭,细小的砂砾四处拍打着,树叶在摆荡中沙沙作响……

静夜中,青纪那已经开始显现出棱角的脸颊尤为沉静,他并不是那种引人注目的英俊帅气,反而有着更加难以言喻的气质。十八岁的他刚刚步入青年,正处于成熟与不成熟之间,他的身体也不高大魁梧,但一米七五的身材精健而匀称,站在那里显得笔直挺拔。

帐篷外,空气间弥漫着腐朽和陈旧的味道,月色蔓延在青纪的眼前,就在这被月光照亮的地面上,坍塌的废墟和溃裂崩坏的大地一直延伸到了黑暗之中——

那是满目疮痍都无法形容的残墟景象,每一寸土地都失去了生命的气息,崩塌的楼宇仿佛被分尸的稻草人,钢筋和和混凝土变成了破烂的形状,细碎的玻璃在月光下闪闪发光,腐败的木质品上长着细小的菌类,在漫长时光中没有腐败的塑料制品,被某种啮齿动物嗑成了满地碎渣……

这个世界,曾经死过了。

五个世纪以前的某个夜晚,一个巨大的漆黑漩涡在太平洋的彼岸形成,无数狰狞恐怖的怪物从漩涡中涌出,人尝试过用尽一切的办法摧毁漩涡,但可惜,哪怕动用了最终的武器,人类依旧失败了——失败到甚至连漩涡中涌出的怪物都没有办法抵御。

人类创造出的那些引以为傲的武器,在异世界的怪物面前毫无作用,最终,在大量的死伤之下,人类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绝境,他们被迫撤离了那片大陆,但最终存活下来的也十不存一。

被称作【灾厄兽】的怪物们彻底占领了那片大陆,并以此为原点,向着远隔海洋的其他大陆发动了进攻。面对自身科技完全无法战胜的怪物浪潮,人类层层败退,大片的土地在沦陷中化为废墟,亡族灭种的危机近在眼前。

也就在这种败退和撤离中,人类开始研究这些被称作【灾厄兽】的怪物们,并从中得到了新的力量——与原有科技完全不同的力量。

源力——生命源出的力量,脱胎于肉体,渲染于灵魂的力量。

发现了【源力】的人类仿佛登上了时代的阶梯,他们终于得到了可以对抗【灾厄兽】的力量,止住了败退的颓势。

而后,人类摒弃了曾经的科技,开始全力发展新的力量,终于让席卷而至的怪物浪潮终于得到了遏制,层层溃败的防线被稳住,人类文明的火种得以被保存了下来。

然而,漆黑的巨大漩涡所带来的并不仅仅是无数的怪物,某种未知的力量从漩涡中逸散而出,它影响了整个地球,世界的环境开始变化,原生的野兽和植物都得到了飞跃的进化和异变。

尤其是野兽,它们不仅得到了庞大的身体,更是靠着强大的肉体,直接获得了源力,成为了这个星球上霸主级的生物,这些进化的野兽,被人类通称为——荒兽。

时光流逝,五个世纪以后的现在,人类社会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被称为【境武者】的超凡人类被人们熟知,拥有源力的他们成为了人类对抗灾厄兽的主力,境武者的地位尊崇,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人们的向往的存在。

而青纪此时这幅平民样,当然不是境武者,他是一名【拾荒者】,主要是废墟中寻找有价值的东西,以此来换取金钱,积攒购买【进化药剂】的巨额资金。

青纪所在的废墟属于【庇护区】,是人类已经从灾厄兽手中夺回的土地,普通人完全无法对抗的荒兽和灾厄兽都已经被清除一空,有价值的东西其实也已经被带走,剩下的就是那些境武者大人们眼中不值得捡起来的‘垃圾’,但在普通人眼中,这些依旧是有着足够的价值。

不过,眼前这片【庇护区】的废墟,早就被拾荒者们光顾无数次了,青纪五天来的搜寻根本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收获,今天就要返回了,看起来又是一趟白费力气的旅程。

“唉……明明后天是十八岁生日,结果连件算得上生日礼物的东西都没捡到。”

青纪不甘心地叹了口气,虽说他并没有打算找到什么可以一夜暴富的东西,但什么都没有也实在是太惨了吧。

“算起来,唯一无法判断的东西……”

考虑着自己五天来的收获,青纪伸手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枚圆形的玻璃珠,那看起来就是数个纪元前儿童玩的弹珠,但它通体漆黑,握在手中有着微凉的感觉,它本来在青纪不可能找到的角落,但这枚玻璃珠仿佛呼唤着青纪一般,让他找到了它。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青纪摊开手掌,借着月光看着手中的玻璃珠,却看不出任何特别的地方。

『“嘀~!编号:ACEX·018375697:青纪,你的身体已经扫描完成——”』

【青纪】

【职业】:无【阶位】:蜕变阶段

【力量:18】(特长主属性)

【敏捷:17】

【体质:13】

【灵魂:15】

【精神:15】

【生命状况】:100%【源力状态】:(未拥有)

新世代,监测终端已经成为了一种免费福利,人类的身体强度也被数字具象化。【九州联盟】规定,正常普通成年人属性标准为:10,任何属性超过10的人,都进入蜕变阶段,当他们的特长主属性到达30,其他副属性到达20时,便正式成为【境武者】,享受特殊待遇。

青纪的主属性才18,副属性最高的是17,而且还只有一种,距离【境武者】的标准还早着呢。更加悲哀的是——青纪他五年前就是这个数值,五年来,再无寸进。

主属性30,副属性20——这是普通人与境武者的界限,也被称为凡世的边际,只要跨过它,你的生命将再不是草介,财富不会再将你压垮,平民对你唯有仰望。

每一个人都想要跨过这个边际,但可惜,人类要想提升自己的属性,要么食用荒兽的肉,要么,就只能使用【进化药剂】,而这两者,都不是普通人所能接触到的,它们所代表的金钱甚至是正常人一辈子也赚不到的数量,正因与此,才有【拾荒者】的存在,他们走在危险的废墟中,用自己的生命换取未来的希望……

但这希望,通常在意外的死亡中泯灭。

“还是这么惨啊,五年来真的一丝都没动过…”

青纪听着已经听过千万遍的数值,还是忍不住咬住牙关,手掌紧紧攥成了拳头。

五年了啊,他十三岁时就是这个数值,那时候的他还是众人羡慕的天才,可惜,五年来毫无寸进的他,已经彻底成为了庇护区的笑柄。

“算了,反正已经习惯了~”

青纪已经习惯了这种寸步不进,也知道自怨自艾也不是解决的问题,他摇头将那些无用的思绪从脑袋里甩走,忽然发觉了手掌中的异常——

刚刚他明显用力攥住了那枚漆黑的玻璃珠,奇怪的是,本来微凉的玻璃珠竟然变得冰凉起来。

察觉到异常的青纪收回思绪,他双手用力攥住玻璃珠,发现果真是如此,他越用力,玻璃珠就越凉,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攥住,玻璃珠这时候甚至已经可以称得上冰冷了。

察觉到了问题不对的青纪摊开手掌,双眼仔细盯着这枚漆黑的柱子,期望寻找到它所蕴含的价值。

恍惚间,青纪忽然有种莫名的感觉,他感觉手掌中的‘它’不是一枚玻璃珠,而是一只眼睛中心的瞳孔——一个尤为巨大的瞳孔。

仿佛是痴迷的对视般,青纪看着漆黑的玻璃珠的神情越来越认真,他仿佛被什么吸引了一般,连眨眼都忘记了,一直与它‘对视着’。

那种对视仿佛穿越了时间与空间,就在那一刻,青纪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了深沉而浩荡的声音,那声音仿佛大海深处鸣雷,让青纪的整个心神都颤动着!

『“吾乃诸神诞生时的阵痛,太初混沌的征兆,永暗与消亡的主宰——”』

『“我既是末日的开端,蔽日的阴影,毁灭的丧钟,天命之灭世者,万物的终结,无可阻挡,无可违逆,吾即为——灾厄的神!”』

『“凡世的生灵,我看到了你的渴望与欲求,接受你的命运吧——与我融为一体,你将征服这世界的生灵,万物在你脚下颤抖,一切,皆在你的掌握之中——”』

咚!

那一刻,就在青纪被那宏大的声音所吸引,身体不由自主要做什么的时候,他的心脏猛然震颤了一下,仿佛被什么东西勾住魂的青纪瞬间惊醒,青纪惊恐地看着手中的玻璃珠,慌忙把它揣进了兜里!

“不能看,不能看,什么东西这么诡异,等着给祈颜她鉴别一下,不能看了……想看也不能再看了!”

那种渴望和战栗依然残存在青纪心中,仿佛有个声音在提醒他,吃掉这颗珠子,与它融为一体,便可以成为这世界上的神——

想起刚刚那种诡异的感觉,青纪只觉得自己口感舌燥,甚至有点心慌,他休息了片刻,再也睡不着觉了,此时天色渐渐接近黎明,青纪心中一直有种难以形容的焦躁感。

最后,青纪决定不再停留,马上启程返回庇护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