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末世

更新时间:2019-03-23

永不消逝的人类 连载中

永不消逝的人类

来源:掌中云作者:刘威兄分类:科幻末世

小说简介:我在清晨醒来,四周寂静无声,身处最原始的丛林。我无法理解我所处的状况。后来一步步所发生的事情,更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已经超越了我的认知,这简直令我发疯。直到最后,我才发现这一切的谜底,以及背后那双无形的手。展开

本书标签: 总裁 科幻 末日 鬼怪 社会

精彩章节试读:

于是我们决定继续前行,即使已经没有了河流的指引。但是走了一段后,我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离开河流之后,假如我们一直找不到水源怎么办,那我们岂不要口渴而死?我将我的担心跟表妹说了,我认为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严重到影响我们决定是否要继续往前走。奈何表妹却非常淡定:

“你想到的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毕竟我是一个比你早来个把月的人。实不相瞒,我遇到了那条河流的时间比你早不了几天。在遇到那条河流之前,我一直没有喝过水,一口水都没有喝。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们吃的草里面有水,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当你嚼下去那些草的时候,也许并不像我们吃西瓜那样多汁,但是确实能够感觉到里面的水的存在,因此依靠这个,我们是能够活下去的。”

原来如此。有实践经验作为铁的事实,我就放心了。没想到这种植物这么神奇,具备食物与水的双重功能,而且摄食超级单一似乎也不会出现一些不适。看来在这个鬼地方,是想死也是死不了的了。想跳崖都没个地方。除非去之前那个河流消失的地方试试,也许可以随水流潜入地下被淹致死。

我们就一直走啊走,并没有新的发现。世界万籁俱静,唯有脚步声声声不息。

然而事情往往发生在过于寂静的时候。在我们有点嫌弃太过平静的时候。当我把眼光稍微远眺的时候,我又一次惊讶的发现,原来在这里,我与我的表妹并不是孤独者。这句话的意思是,我看到了一个跟我和我表妹处境一样的人。按理来说,与世隔绝之后,突然出现一个同类,我应当首先想到的是回归到了人类文明才是。但是,我之所以如此确定我所看到的人跟我们处境一样,那是因为这个人神色憔悴略有慌张的的样子,绝不像丛林的旅行者或者居住在这附近。因此我十分确定她跟我们一样,迷失在了这看不到边际的丛林之中。最为重要的是,这个人我认识。她是周晓彤,我一个大学同学兼朋友的女朋友。

在我们看见她的同时,她也看见了我们,哇地一声就哭出来了。老实说我第一次一个人遇到我表妹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激动过。我想她的处境一定非常的孤苦无依又艰难。在这个荒无人烟的破地方,尽管不用担心渴死饿死,也不用担心被外物袭击,甚至气候也是相当的宜人,绝对是一块宜居宝地。但是这里没有人,一旦有孤独的人待在这没有人的地方,那种恐惧也就可想而知了。

待周晓彤稳定情绪之后,我试图安慰她:“不要怕,现在你有同伴了。”

不料她却说:“我一直有伴,可是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快带我们回去吧。”

”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们跟你一样吗?

她不在哭了,而是一种绝望的神色。我深刻地理解一个人在深处绝境中突然之间以为看到了希望又突然之间希望不复存在,那种从天上到地下的感觉。

她说她有伴,我迫不及待地问道:“你不是一个人吗?还有谁?”

“苏西坡。”

“他人呢?”

“我不知道,他说他出去走走,让我休息会。应该快回来了。”

苏西坡,是我大学同学,其人才华横溢、学富五车。是我最佩服的同龄人之一,跟眼前这位叫周晓彤的,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我没有想到我们居然都到这个地方来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现在我根本想不通这些问题。我越来越觉得,这些事情已经超越了我们的经验认知,唯有鬼神可以解释了。至少我是想不到的,我的天才表妹也想不到。那么,我的同学苏西坡能不能想到呢?我记得在学校里,我有什么疑问都喜欢跟他探讨的,而他也恰恰是答疑解惑的高手。

我们就一起,待在原地,等着苏西坡的回来。等着等着,便有些许着急,因为始终没有看见人影。

“周晓彤,苏西坡他走的时候,没说去干嘛吗?”

“他看见我想睡觉了,他就说他出去走走,我眯一会儿醒来的时候,他应该就回来了。”

“你们也真是的,在这样的环境中,怎么能够分开呢?”

“我以为他就是在这附近活动活动,我不知道他会走这么远,而且这么久了还不回来,早知道我不会让他走的,平日里我都离不开他,何况在这里。”

“没关系,再等等吧,反正在这片丛林貌似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他一向神出鬼没,也许会有什么新发现也是半会回不来也不一定。对了,你们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以什么方式?”

“非常的奇怪,我一大早醒来,就在这里了。”

“有多久了?”

“有两周的样子了”

对了这是我表妹,她叫苏曼。她在我之前一个多月就来了,而我没两天。我们来到这里的时间都不一样。

“你好,为什么要是我们,为什么要让我们来到这里。”

“目前这一切还不可解。”我表妹有点沮丧地说。

“这也太神奇了,我曾经要你将我的名字写进你写的小说里,现在也许我可以自己写小说了。”

“但愿我们还有回去的命。”我深沉地答道。

......

时间在我们在聊天中一分一秒在过去,而我的同学苏西坡,还是不见人影。

清晨,我意识到我醒来了。我习惯性地伸手,去床头触摸我的手机。可是,我感觉,我触摸到的,是草。我以为我在做梦。我经常处于那种半睡半醒之间的状态,把梦境当现实,把现实当梦境。只是我从未想过,我会迎来梦一样的现实。

我摸了几次之后,我的意识也渐渐清醒,我确信我摸到的是草,这是我房间里不曾有的东西。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猛地睁开眼睛,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我几乎同时一个仰卧起坐坐了起来,当我看到我身处的环境的时候,我的惊讶,实在是难以言表。

谁能相信,头天晚上,我明明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睡下的,睡觉之前,我还习惯性地玩了下手机,然后关灯入睡。对于这点,我确信无疑。可是现在,我为什么会在森林之中呢?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我尝试着大喊了几声,“有人吗?”没有人回答我,听到的仅仅是呼喊声在这森林之中微弱的回响。而这空旷的回响更是加深了我的恐惧:我到底在哪里?

我看了看四周,简直像热带丛林那样,森林极为茂盛。尽管我也见过森林也进过森林,可是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森林。这是一种比热带雨林还要原始的森林。有限的地理知识告诉我,我所居住的温带大陆性气候区,是绝无可能有这样的森林的。想到这里,我更恐惧了,难道一夜之间,我就位移了十分遥远的距离吗?这又是谁做的?我的恐怖又加深了一层。

我开始疾走,尽管我很怕,但我必须走。多走走,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或者,附近会不会有人。我跑不起来,因为森林地面的坎坷让我只能步行。但是我的速度也算是可以了,我那已逝的短暂的生命中,还不曾有过这么快且慌张的步伐。

是的,我已逝的生命还非常的短暂。我叫阿麦,才二十一岁,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寒假里,我回到了家中,静静得等候着大学的最后一学期的来临,我觉得我会有很好的前程。可是我在家里舒舒服服地睡下,醒来却是这副模样,这令我万念俱灰。

突然,我头脑里又有电光一闪,我的身体也是一个激灵。是呀,我是在家里过寒假呀,是寒假,冬季里的寒假。我是穿着睡衣睡下的,现在醒来,依旧是睡衣,这本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我现在穿着单薄的睡衣,我却一点也不感觉到冷。如果是在冬季里,我不应该是冷得瑟瑟发抖吗?尽管我有点瑟瑟发抖,但我确信,这不是因为冷。联想到在我所居住的温带大陆性气候区不可能有的自然森林,我觉得我头都要炸了。这绝无可能,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奇怪的事情。

我一边走一边恐惧地想着,我太累了。我依旧看不到我深处的环境有任何的变化,而我已经走了将进两个小时。身体的疲累加上饥肠辘辘,我感觉体力透支,我停止了走动,我坐了下来。但我的思维,无论如何也是停止不下来的。静坐的时候,思维也不显得那么慌张与混乱。我开始穷思竭虑地思考各种可能性。

首先,我是在家里睡下的,不管我在什么地方,至少,我现在没有在家里了。那么是谁把我从家里弄出来的呢?我这么大的块头,将我从家里弄出来而不惊醒我,这点就很难让人信服了。而且我家里是上了锁的呀,难道是我爸妈将我弄出来的?搞恶作剧吗?尽管如果是这种可能性我会恨死我爸妈,但是这是我最希望的可能性了。

难道是坏人将我绑架出来的吗?就像偷东西一样将我从家里偷出来了?那么动机又是什么呢?要搞人口买卖也不是这种买卖法呀,就这样将我丢在原始丛林吗?这不太可能呀。或者就是为了报复我打击我?我翻遍我的思维库,我也找不出要这样子搞我的仇人。我甚至根本就没有能够打上仇人标签的人。

退一步讲,即使有人能够且有足够的动机把我从家里弄出来了。可是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又是什么地方呢?高中时期我也是学文科的,我有比较熟悉的地理知识,我确信这不是我居住的地方,无论是丛林面貌还是温度,都不像。那么此地应该距离我家很遥远了。一夜之间将我位移这么大的距离,怎么做到的?飞机运过来的吗?谁又要花这么大的代价这样子来折磨我?

是在做梦吗?我掐了掐自己,确信疼的很,不是在做梦。

难道是碰见鬼了吗?啊,上帝,我是坚定的无神论者。然而这一切,又是那么不寻常,我有限的认知里,无法解释这一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