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末世

更新时间:2019-03-22

不可名状游戏记录 连载中

不可名状游戏记录

来源:掌中云作者:无语的影子分类:科幻末世

小说简介:黎明世界一个融合恐怖,生存,解密,战斗,无限流等元素的虚拟现实网游。被人强拉进游戏的楚海,进入游戏之后,却发现这场游戏并没有表明上那么简单。如果末日的审判已经到来,接受现实,还是选择拯救,这是个问题。展开

本书标签: 异世 穿越 游戏 生存 悬疑

精彩章节试读:

“我咧个去,这感觉,我都快感觉自己要上天。”

整整半个小时,楚海才从地上爬了起来,而且直到现在他的舌头还是没有知觉的。

“那些人是怎么做到的,这东西居然是限量都有人抢。”

勉强从地上爬起来,楚海踉跄着来到无面人的面前,将两个眼球一样的口香糖球,还有舌头一起放到了他的脸上。

KP:“安上了眼球模样的口香糖球之后,眼球沉入了他平坦的脸上,沉下去的部份微微扩大,开出了眼尾跟眼头,眼泪像是内陆湖水般涌升出来,滴淌而出。他的眼睛已经复归,那个令你心安无比的双眼虽然还是有点无神,但你知道他正凝视著你。”

KP:“把蠕动的舌头放上,舌头像是有生命一样钻进了扁平的脸上,如同蚁狮,舌头钻进去的洞周围不断地化成细粉掉落到洞裡,同时颜色慢慢呈现,他的嘴唇回来了,有点呆滞的微启薄唇,因此可以看见那个胡乱扭动的舌头像终于回到了家,安稳地栖息在齿颊之中。”

KP:“让所有的五官都归位以后,他像是有了神智,不过都还很混乱,没有任何记忆,也搞不清楚自己是谁。”

KP:“可以啊,虽然有我放水的缘故,但也很久没有看到有人像你这么快地解决这件事情了。竟然在医院的疯狂度仅有13%的情况下完成了大部分的任务。”

无面人,这个剧本主角的父亲,失神地看着楚海,嘴唇微启,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楚海对于这种情况很熟悉,他的父亲在他小的时候就患上了痴呆症。每次他找到自己迷路的父亲时父亲都是这样的表情。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人生的最大的悲哀,而楚海这个看着熟悉的眼神,心中涌动的情感一两天后才能到站的家伙,比其他人更加悲哀。

“走吧,父亲我们回家。”

楚海拉着“父亲”的手,向最后的地点走去。

他并不担心“父亲”会反抗,也不担心路上会出现其他的意外。楚海遇到过很多次,他很清楚,父亲对自己孩子绝对的信任。

正如楚海所预料的,“父亲”并没有反抗,那怕说不了话也跟在楚海的身后。一路上,再也没有出现任何的特殊事件,所有的医生,护士甚至主动给楚海让出一条道路。他们不再盯着楚海,而是开始专心做自己的事,如果不考虑诡异的结构,这里与正常医院一般无二。

医院有一个大门,就在美食街的下面。不过楚海的目标不是那,而是与那里正好相反的方法,楚海不知道那里的情景。但他肯定,那里一定会有一个门。

果然,来到尽头后,楚海找到了一扇有些隐蔽的门。

这扇门是红色的,微微鼓动,看起来像是肉,却有著金属的质感。

靠近一些,楚海看到,在门外贴着一张告示:重要地点,禁止一切人员进入。

“禁止人进入吗?”楚海笑了笑,“这里恰好有两个不是‘人’的家伙。”

这里是“父亲”体内具现化的表现。

一点从医院的布局上就能看出来,监控室与贩卖机那里代表一对眼睛,空调室代表鼻子,美食街代表嘴。正好与无面人相对应。

这也是楚海来到这里的原因,这里代表大脑,“父亲”的归属。

至于这里面的人,医生是白细胞,病人是细菌和病毒,所谓伪装的人是“病毒治疗技术”的成果,那个叫做DC的小女孩是白细胞分类计数技术。

想想看,这里唯二不是“人”的人,就只有楚海和“父亲”了。

楚海和父亲一起走到门里,发现这里面是一个书房。

地板,墙壁,都是软绵绵的,带有一点如同艺术般随性而精巧的不规则皱摺纹路。房间里面陈列着许多大型书架。更里面,有一扇门,只是完全扭曲变形,看起来根本无法进入。

“父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径直走到前面的书架上,从里面抽出一本书,递给楚海。

“给你,”“父亲”微笑着,“这可是一门能让你活得很好的手艺。”

楚海没有拒绝,他能感受到“父亲”明白这一切之后,所表现出来的欣喜,不是因为知道自己即将复活,而是想到自己可以在这里教给孩子一些东西。

【《医学》】

【类型:无法复制的精品】

【简介:书名,父爱。】

【功能:使用后直接获得3级医学,并可以获得医生的职业模板。】

“父亲”满意地点点头,转身走进了那道看起来不可能进入的门。

KP:“你目视着他关上门,瞬间,你的背被一股强大的引力牵引,破开了书库的门,一路往后飞,所有的诊间、医护人员、摊位,医院里的一切都逐渐远离,医院的大门不知何时自动敞开,你们持续如同凌空被抓起,飞了出去。”

KP:“外面的景色只是一片幽深的黑暗,仔细看,那里闪耀着点点星光。持续地飞着,但并不感到惶恐,你冥冥中知道,这终点会是何方。”

KP:“突然回过神来一般,你的思绪被拉回身体里面,不过更像是飞着,以一种绝妙的角度,插进了一个完全吻合的狭缝中。”

“身体上突然涌来疼痛与麻痹,耳边尽是一些急促的呼喊。睁开眼睛的同时,才意识到自己被夹在一堆废铁之中。”

“经过警官的解说,你们来的路上由于疲惫睡着之后,卷入了连环车祸,消防人员奋力抢救,车上所有人都救了出来。车子已经面目全非,却没有人受到重伤,这简直是奇迹。

“当然除了你自己,你一直喊着胃痛,幸好也只是能够痊癒的胃出血。”

“就结果来看,你们用另外一种方式,抵达了原本要去的医院。”

“来医院探望你的,正是正挂着点的男人。被判定死亡多时的他突然苏醒,认定是医学奇迹的同时,医护人员也要求他留院观察几天,他趁着这个时机,过来跟你们见个面,好像他早就知道你们会来。”

“或许没人知道,本来是一名医学教授的他,已经不懂得任何相关的知识了。”

【剧本结束,事件完美解决。】

【欢迎来到《黎明世界》,祝您游戏愉快。】

听到提示音,楚海经历了一次短暂的失明,当他睁开眼睛时,已经身处在一个新环境中,一座略显清净的酒馆之中。

酒馆不大,除了柜台后面的无精打采的老板娘之外,也就楚海一个人。

酒馆里面就两张桌子,最多能坐8个人,柜台两边都有一块悬挂白板,白板上面贴着许多纸张。

【请前往任务栏,领取任务。】

“那就是任务栏吧。”楚海看着贴满纸条的白板想道。

【请选择单人任务,还是团队任务。】

“单人任务。”

【剧本设立完成。】

【游戏玩家1人。】

【提示,玩家第一个任务,所有属性,技能均为人类平均水平。】

【情节导入开始。】

【收到父亲的死讯,绝望的你连忙赶往收容遗体的那间医院。在长途夜车中,泪痕干了又湿湿了又干的你,最终在晃荡的车体中沉沉睡去。】

背景介绍完毕,楚海的意识来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周围一边黑暗,也没有任何的声音。

猛地,似乎一阵耀眼的光芒在他的眼前出现,那怕禁闭着眼睛,楚海的双眼也感到一阵刺痛。

楚海想举起手将眼睛去上,却发现除了脑袋之外完全不受自己的支配。与此同时,听觉的存在感被无限程度地放大,这让楚海根本没有办法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

楚海只能去聆听,却只听见一些断断续续地声音,很模糊,完全无法辨别。

配合周围的环境,这声音听起来就好像是鬼的叫声,让人不寒而栗。

“这导入情节真实得有点过头了吧,胆小一点的玩家都能被吓到退游吧。可算是知道这游戏玩家为什么这么少了。”

什么也做不了的楚海默默地吐了句槽。

轻微的晃荡跟死寂过后,眼前的光芒消失了,只是楚海的眼睛还没有办法看清任何东西。

这是人类正常的生理现象,楚海并没有太过注意,只是努力禁闭眼睛,争取让双眼早点适应黑暗。

一阵寒意袭来,楚海不由自主地看了冷颤,这让他发现自己取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剧本导入结束,你可以自由行动了。”还没等楚海行动,一道清脆的女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面,“现在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专属于你的智能AI,你可以称我为KP,或者守秘人。无聊的话,叫我老板娘也行。”

“我的存在是为了平衡玩家本身与人物卡不同属性,所以你的部分行为要经过我的判别才能生效,成功与否也由我说得算。这点你要切记。”

“另外一点,和我对话时剧本时间流动很慢,算是对玩家的福利,现在游戏开始。”

听完KP的介绍,楚海首先做得就是仔细聆听周围的声音,并且努力放缓自己的呼吸。

周围的温度很低,吸进体内的空气也是冰冷无比,楚海甚至能感觉到自己体温的流逝。

KP:“周围一片死寂,只有机器运转的微弱声音。”

“第一次副本,不可能出现开门杀的情况,如果外面没有声音,那就是真得安全了。”

聆听的结果表明周围没有任何的危险,楚海果断用双手探索起周围的情况。

很狭小长方形的空间,连翻身都有些困难,右边的壁面跟正前方壁面的直角处,似乎有什么软软的东西,触感稍微硬。这种东西一直延伸到头部上面的壁面,像是垫在两个交界的面之间。

“冷气,机器的运转声,那些又硬又软的东西应该是橡胶吧,还真是一个恶俗的套路啊。”

想明白这些,楚海连忙向上用力,试图直接将自己面前的这个壁面给推开。

力量足够,面前的壁面直接被推开。楚海得嗦着从这个长方形的柜子里爬了出来。

楚海爬出来的同时,本来昏暗的房间一下子亮了起来,这是原本关闭的灯,在刚才那个瞬间,同时打开了。

苍白的牆面、苍白的地面、绽放白炽光芒的苍白天花,同时出现在楚海眼前。当然楚海也能看到身边那些长方形箱子,前端部分都有一面玻璃,而且里面躺着一个人,面色苍白,如死尸一般。

不出楚海所料,刚才他真得在一个冰柜里面。

一般玩家在经历之前的一切时,神经一定紧绷到了极点,灯光居然亮起,肯定已经被吓一跳,再看到周围的景象,掉线都有可能。

可是楚海呢,那叫指,气定神闲。嗯,也不能说是毫无反应,楚海其实很想说一句,好,再来一个。

不是楚海胆子大,而是他脑子有病,无论什么情绪都要等很长时间才能展现出来,这还是在这情绪够强烈,没有被大脑遗忘的情况下。

俗称,反射弧太长。

KP:“由于你脱离速度很快,你并没有受到低温影响。”

“哈。”

楚海完全在意刚才看到的事情,还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冰柜上,一边往手中哈气,使劲搓了搓有些僵硬的双手双腿,一边观察着周围。

这时,楚海发现一件事,自己的身上居然穿着白大褂。

“导入剧情提到过这个‘我’是在得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后,才赶往医院的。”

“如果有人袭击了‘我’,然后把‘我’放到太平间,应该没有给我换衣服的理由。”

“那么,这身白大褂的意义又在那里呢?”

楚海眯着眼,看向自己原本躺着的冰柜。

一套衣服整整齐齐地摆放在这冰柜里面。

KP:“这套衣服你感觉很熟悉,并且你能肯定,你有一套一模一样的衣服。”

“熟悉个毛线啊,这不摆明了就是‘我’身上的衣服吗。”

KP并没有回复楚海的吐槽,楚海也只能伸手把自己的衣物从冰柜里面拿出来了。

“嗯?”

衣物的下面有一张纸条,上面有着潦草,极像小孩涂鸦的一行字:

「医生就该有医生的样子,不要让患者失望。」

看完纸上的内容,楚海不屑地把它揉成一团,扔回到冰柜里面,“不就是提醒玩家别换衣服吗?我倒要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名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