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游戏竞技

更新时间:2019-03-22

英雄联盟之王者无敌 完结

英雄联盟之王者无敌

来源:掌中云作者:异色瞳的猫分类:游戏竞技

小说简介:李风,从国际佣兵组织“前锋”退役回国之后,希望可以过上平淡的生活,泡泡妞,打打游戏,过一过普通人的生活。结果回国之后就惨遭逼婚,李风还不想这么早就就被婚姻所限制,于是开始浪迹的生活,在玩熟英雄联盟这个游戏后,逐渐热爱上了这个游戏,并以这个为泡妞手段,走上了一条“电竞泡妞”两不误的不归路……展开

本书标签: 游戏 热血 青春 梦想 冠军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波兵线马上就走了过来,我学了Q技能,然后开始补兵。我补兵的时候刻意站在了兵线的左侧,反正是单挑赛,没有打野,站在左侧靠近防御塔的位置是最安全的。亚索这个英雄这个英雄的机制非常特殊,突进完全靠E技能,只要不让他E,就可以很好的限制他的机动性。

同样的一波兵线推过来,前面三个近战兵,后面三个远程兵,你如果站在兵线的正后方,那亚索就可以至少三个位置E过来A你或者Q你。如果你坚持站在左侧或者右侧,那么亚索E过来进攻你的位置就会变得非常狭窄,如果兵线不给力的话,他深知E过来之后,就回陷入没法E回去的尴尬境地。

一般来说,寒冰一级学W的收益更大,我没有选择W而选择了Q,单纯只是个人习惯而已。

“斩钢闪!”

大表哥的亚索走过来,贴着兵线上来就是Q,身上立马就多了一层疾风效果。

然而我就瞬间傻了,一级学Q的亚索,完全没有什么,对远程的寒冰来说完全没有压制力嘛!

不过没有E,大表哥打得有点猥琐,好像生怕我去A他,只是我完全没有这个想法,只是默默地A兵,让我的兵线飞速推过去,我更早地到了两级,立马就是走过去,先是A了一下,打掉了他的盾。

大表哥见自己的被动盾被我A掉了,立马往后退了几步。

可是我没有继续打,而是扭头继续A兵,我可不想我的伤害被盾吃掉。

见我没有继续追击,大表哥立马回头Q了一下兵,杀了一个小兵,随后到了两级,也不管自己有没有被动盾,直接E上来和我打。

我料到了大表哥一到两级就会来找我强行打一波,他现在手里已经有一层疾风的效果,两个E立马就穿到了我身边,我直接开Q,AWA,瞬间打出雷霆,220点伤害就出去,他的盾几秒钟前才被我打掉,这一波伤害他吃了瓷实。他直接往我寒冰身上一E,反身就是一Q,手上立马就有了疾风效果。

我反正开了Q,完全不惧与他对A,一边往自己塔下挪,一边A。

因为我站在兵线的左侧,他一个E并没有E到我的后方,反而E到了河道草丛的面前,与我并排一线,我要往塔下走,他除了追,什么办法都没有A都A不到我。

我操控着寒冰走了几步看巨力差不多安全了,Q的持续时间也差不多快完了,赶紧打出最后一个带Q效果的平A。

在这个时候,大表哥的Q技能终于转好了、

“哈撒KEY!”

大表哥本来是主动过来找我换血,结果就是给了一个EQ的伤害,就被我减速开Q走A身寸了一脸,心里自然十分憋屈,前期亚索的Q技能CD又略微有点长,他等这一道风等了太久,终于见到Q技能好了,立马就是一声大吼!

几乎整个网吧都听见了大表哥的嘶吼。

“哈撒KEY!”

不少在网吧玩的人都扭过头来,用一种看这傻哔的表情看着大表哥。

“看,看,看你吗啊看!”

几个小弟立马吼道。

弱智……

真不知道说他是入戏太深还是中毒太深……

我淡淡一笑,轻松的一个走位,就躲掉了那一阵风。

“糙你妈!怎么没吹中!妈个哔,我要是吹中了闪现上去QA点燃再A一下这傻吊绝哔死了!”

大表哥见没Q中我,没击飞成功,立马就是一声大骂,差点把键盘砸了。

我默默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血量,还有五百多,QA点燃再A三下我都死不了啊……

不过我不会放过他,他现在没有E没有Q的风,还隔着我那么远,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威胁,我马上就开始追着他平A。

大表哥立马往我的兵线旁边走,希望可以E会去。奈何他离我的兵线太远了,冷是被我A了两下之后,才E回去。

这一波强行换血,他直接被我打掉了一半多的血,我的伤害加上两个后排远程小兵的火力,叫大表哥狂亏一波。

大表哥也是谨慎,见自己残血了,我又是远程,直接选择了回塔下回城,血药都不吃。

见他回城,我默默吃了一瓶血药,开始迅速推线,让他亏了一波兵。

等他再来到线上的时候,窝已经三级了,二级Q,一级W。

大表哥从家里出来,才两级,根本没钱换装备,只买了两瓶红药,身上一共三品红药。

他比我低了一级,我就不怕他了,一级不仅仅是血量的差距,还有攻击力,护甲。

我这边一大波兵线进塔,他因为回家赶过来的时候,那一波兵被防御塔吃得差不多了,他直接丢出了所有技能,吃掉了两个兵,就缩回了塔下。

猥琐了一分钟之后,他终于有点忍不住了,他已经到了三级,手里有了风墙,攒了两层风之后,直接就E了过来。

上次他吃了大亏,来和我换血的时候只有一层风,所以控制没有打出来,反而还血亏。

大表哥这一次终于学乖了,等有了风之后,立马就E过来找我打。

他刚E到我身边,我立马就是AWA,W正好杀了后面的两个小兵,居然让我升级了,我果断秒学了一个W。

四级的我,血量比亚索还要多处一点。

“哈撒KEY!”

大表哥一声大吼:“我就不信,我这次还不能击飞你!”

亚索EQ过来,立马就把我的寒冰击飞了,我瞬间开启Q技能,一边退一边A。

大表哥的反应也不差,直接一道风墙划了出来,让我只A出去一下。

凭借着风墙的CD,亚索给了我一个EQ两下A,我则是AWA,在他风墙之前还打出一个A,前面AWA触发了雷霆,居然还不亏!

大表哥发现换血居然被我一个寒冰压制,顿时有点气了,干脆开始认真补兵。

我知道大表哥在等什么,六级一波流亚索!

呵呵,你当我净化和虚弱白带的?

我看着自己等级到了五级半之后,立马开始迅速推线,抢六!

到六之后,我只能等大表哥先手强开,用掉风墙,不然我的大招要是给大表哥操控的亚索的W技能风墙给挡下的话,那会很伤的。

迅速到了六级之后,亚索立马就小心翼翼了起来,寒冰到6就是质变,虽然亚索也是,不过他还没到六。

这个间隙我回来一波家,拿到了攻速鞋也就是狂战士胫甲,补了一把剑。

这时候我已经有了20点额外攻击力的提高,30%的攻速加成,还有两级鞋子45点移动速度,几乎是这个经济下,给寒冰能打出最高输出的属性了。

上线之后,亚索已经到了六了,他还有钱,没有回家出装备,可是一见我来了,手里又有一层风,他立马就冲了过来。

趁他还没E过来的时候,我先一个W出去试探了一下,打掉了他的盾,他估计也是等着我的大招出风墙。

那这也就好玩了,你不丢风墙,我不给大招,那不就是直接给我A的节奏。

大表哥上来直接找我打,是因为我的Q还没叠起来,伤害会低很多,他捏着风,刚要来一个EQ,就被我一个A打掉盾,又加虚弱上了上去,他还是不依不挠得冲了过来,击飞了我,立马接A,点燃,立马就是就要接大。

这波要强打,看他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所以我才直接给了虚弱。

谁知到就再这个瞬间,我立马DF加R,瞬间虚弱和净化,然后一个大招给亚索定在了地上。

我是故意给亚索接大的,为的就是引诱他过来杀我,一波伤害全被我虚弱抵消掉。

因为他现在身上就一个多兰剑,又被我一个虚弱上去,伤害根本不够看,上来所有伤害打下了我两百滴血不到。

我往后退了一补,立马A,A,雷霆瞬间触发,亚索的血量瞬间下去三分之一!

两把剑的伤害在现在并不低,加上攻速鞋,在他眩晕好的时候,我的第三下A出来了,Q技能四下平A层数到了,立马就开启了Q技能。

我有攻速鞋下,加上两把剑,我居然瞬间就把亚索的血量打下去了一半。

大表哥反应过来的时候,终于祭出了风墙,我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风墙的侧面,依旧开着Q对这亚索狂A。

亚索身上没有装备,跑不过我也打不过我,我的Q技能刚要结束的时候,大表哥见自己血量已经见底,居然E最后一个小兵,闪现回到了自己的塔下。

脱离了我的攻击范围,大表哥低头一看,自己血量还剩下60多,顿时松了一口气,低低地骂了一句:“日你奶哦!这寒冰伤害怎么这么高哦!吓死老子了!等老子……”

大表哥话还没说完,他面前的喇叭里就传来了一声冰冷的女声。

“Firstblood!”

几乎是同时,大表哥的脸就变成了猪肝色!

我的W已经好了,因为他之前在兵线里面蹿,我一直没有放,他这会E加闪现回去塔下,顿时就给我了机会。

“糙你吗,老子怎么死的!你是不是作弊了!”

大表哥稍微愣了愣,立马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一挥手:“还看什么看?他作弊你们没看见啊!上啊,搞死这个傻哔!”

001世态炎凉

虽然世态炎凉,世风日下,但我决不能被美色所引诱,就此堕落而忘了我玩英雄联盟的初心!

我心里念了默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我面前的妙龄少女,扭头就跑,我发誓我玩英雄联盟是为了泡妞,绝对不是为了被妞泡!

“李风,你要是带把的就给我站住!”

那个妙龄少女追得气喘吁吁,胸前的两团大凶器白得晃眼,她追不上我,只能一边跑一边在后面喊。

我脚下的步伐戛然而止,立马用一种正义凛然的语气说道:“你可以怀疑我的颜值,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是你绝对不能怀疑我一个大男人立足花花世界的根!额,根本!”

“切,我看你就是不行了,你之前不还暗恋我么?怎么现在说话都不敢正眼看我了?”

那妙龄少女不屑地说。

“不能回头,阳光太强,晃眼。”

我背对着她理直气壮地说。

“滚!”

那妙龄少女顿时勃然大怒:“你还要怎么样?我都说了,只要你帮我把段位打上钻石,以后天天晚上我都就陪你嘿嘿嘿!”

此言一出,吓得我脖子立马就是一缩,像是见了鬼一样地往四周一扫:“哎哟我的姑奶奶,您小声点,让你爷爷听见了,他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那个妙龄少女噗嗤一笑:“那也是我爷爷,你怕什么?放心,我爷爷和你爷爷今天都去那边开会了,现在整个军区大院除了几个没长耳朵的兵,就只有咱俩了!李风,我们现在是不是要抓住机会,好好地交流一下,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

“你说的当真?”

我脸上顿时一喜,扭头问道。

那妙龄少女见我答应了下来,脸上顿时喜笑颜开:“真的,怎么?你准备好了?”

我嘻嘻一笑,拔腿就跑,妈个哔,老不死去开会了,今天晚上肯定回不来了,这个军区大院里,除了那个老不死还有谁能治住我?

……

“网管,109号加五块。”

我挠了挠头,摸出身上最后一张皱巴巴的五块,往柜台一递。

那个穿着西装的网管伸手摸了摸自己胸口“服务经理”的牌牌,冲着我挤出一个吃了屎的笑容:“先生不好意思,我们网吧临时卡最少充值十块。”

妈个哔,真是失算,如果不是今天韩慕雪那个死娘们赶着我出门,我也不至于惨成这样。身上一共就带了五十五块,刚才冲了三十,买了一包十块的云烟,又拿了一瓶红牛和打火机一包纸,就剩下五块了。关键是我脑子抽抽还进了这个“飞鱼网咖”,最垃圾的机子也是十块一个小时。

怎么办,没钱了,现在才中午,我要是就这样回去,韩慕雪那个死娘们肯定又会拉着我给她上分。

我一扭头,忽然看到了服务台旁边的一个广告牌:英雄联盟网吧赛,英雄集结,每周三周六比赛,海选赛冠军八百元,决赛奖金两千块。今天是周三,要是能混个队伍,拿到海选赛冠军,那也是八百块,五个队员,折合下来每个人是一百六,够我玩到晚上了!

“那个,比赛时间到了么?还能报名么?”

我赶紧问道。

那个网管立马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没钱就直说好吧?你丫就是想蹭游戏吧?”

“草!”

我一伸手,往柜台上一拍:“还能报名么!哪这么哔哔的,信不信我立马投诉你!”

我装模作样地一摸裤兜,妈个哔,手机都没带。

不过一听我要投诉他,那个网管顿时怂了,赶紧拿起了面前的表格:“今天的海选赛马上就开始了,报名的四个队伍,三个是自己组队的,还有一个散队,还缺一个队员。”

“搞了!”

我毫不犹豫地说,然后拍了拍那张皱巴巴的五块:“给我拿瓶可乐,要百事的。”

我拿着百事可乐,往比赛候场区一杵,顿时有点傻眼了。

那个散队有四个人,组起的战队居然叫“哥就是传说”,妈个哔,四个黄毛,瘦不拉几的,一看就知道身体透支过度,不知道晚上多空虚费纸的那种。

“你就是替补过来的队员?”

见我走了过去,四个黄毛中最矮小的一个立马就走了过来,摆出一副冷漠脸问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不耐烦地说,这四个人就是陪我唱戏的,反正我是准备好了一打九的准备。

那个黄毛脸色一边,眼神里顿时凶狠了几分:“你别给我嚣张,我跟你说,你他妈待会要是敢坑了,我打断你的腿!我们现在这里还缺一个辅助,辅助知道么?德玛西亚会玩么?你就玩德玛西亚辅助吧,别死就行!”

我挑了挑眉毛,没说话,德玛西亚辅助?你他妈在逗我?

我心里对这四个黄毛的段位预估顿时停留在了青铜五,真的不能再高了。

第一场海选赛很快开始,两个战队分别是七色战队和云中龙战队,值得一提的是,七色战队的队长是个女人,一副夜店极品DJ的模样:利索的短发、瓜子脸,一件黑色的性感小吊带露脐装裹着呼之欲出的凶器,胸前两点不明显的激凸让我眼前一亮。再加上一条浅蓝色牛仔小热裤,小蛮腰人鱼线,一双修长大白腿,身材简直好到爆,是个男人看了他都会有动心思。

起初我把她规划进了“上分婊”一类,比赛开始,她拿着寒冰的ADC,三分钟下路双杀,对面死了回城,寒冰没换装备,对面回来才一级她和辅助三级,又把对面ADCEZ杀了,辅助熔岩皮糙肉厚闪现走了。第三波对面复活,寒冰回家补出一个黄叉鞋子,配合琴女双大招再次手下对面两个五级人头。十分钟七个人头,对面门牙终于在二十二分钟告破,无奈投降。

细腻的走位,果断的进攻,这个妹子的实力不一般,我的初步预估在白金三往上走,在这种普通网吧也是小霸王级别的存在了。

轮到我们这边,对战的战队叫“乡下梦之队战队”,玛德智障!比我这个战队名字好不到哪里去。

进游戏之前,我改了下符文,红色护穿,加一个幸运暴击,黄色护甲,蓝色四个固定五个成长魔抗,大精华两个护甲一个攻击力。天赋9\/21雷霆,直接带闪现点燃。

游戏一开始,BAN过了英雄,见我大盖伦一拿出来,带的居然是点燃,那个黄毛队长顿时炸了:“德玛,你他妈是傻哔么!你不知道辅助是要带虚弱的么?”

我淡淡地瞟了他一眼:“爱玩不玩。”

那个黄毛队长咬了咬牙,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你他妈给劳资等着,等打完比赛!”

我伸手摸了摸烟,啪地点上,看着游戏开始读条。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刚才打寒冰的那个短发美女忽然站到了我的旁边,抱着胸饶有兴致地看着我的电脑画面,我一扭头,正好看到她平坦的小腹,还有小热裤里露出的几分黑色透明布料。

可以啊,蕾丝,这姑娘口味有点重!

我刚想到这里,游戏就开始了,我们在上方。我看了看装备,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长剑三红出门,带了扫描。

坐在我旁边的是我的ADC,玩的是女枪,这个黄毛看了看我的装备,居然只说了一句:“你别死。”

帮完打野打完第一波野,我就和女枪一起走到了线上,我这边下路女枪加盖伦对卢锡安对布隆。很明显布隆Q减速被动眩晕,卢锡安E的位移,我在下路没闪现是摸不到卢锡安的,所以我直接选择了在草里观战。

第二波兵线推过来,对面抢了一个二级,打了女枪一套,女枪反手E走位借兵Q弹了一下卢锡安,卢锡安抢二果断先手,吃了一点小兵伤害和女枪满E的伤害,虽然打出了女枪的治疗,但是自己也不赚,回线上的时候只有一半血。

现在还秒不死。我抽了一口烟,继续在草里蹲着。

借着布隆上来打圣物之盾,女枪又找机会Q了卢锡安三下,卢锡安的血线立马就下降到了危险值。我看了看等级,才三级,立马选择了两级E而没选择W。

卢锡安见自己血线低了,开始吃药推线准备回家,我直接嚣张地走到了下路对面下路的草里,卢锡安立马上来补眼位,我往外一走,吓唬了一下卢锡安,卢锡安立马就是一个E拉开距离,布隆立马补上一个Q,我没有走位躲,硬吃了卢锡安几个普攻和一发眩晕,一瓶血药下去,我的血线还有一半,安全!

“盖伦你是傻哔吗?刚才我被打的时候你在草里看着,现在一个人过去送死?”

ADC女枪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张口骂道。

但是我根本懒得管他,心里在默默掐着卢锡安E的CD,回草之后立马扫描排眼,卢锡安见我这么低的血还不走,立马上来用普通打我,我果断闪现一Q,走位取消攻击后摇A一下立马接E点燃。

卢锡安顿时慌了,E技能还在CD,闪现沉默放不出,布隆也上来打我,只是布隆刚才晕过我了,现在没法晕我,只能眼睁睁看着ADC的血线越来越低。

沉默好了!

我瞬间取消E技能,补出一发死亡平A,卢锡安死亡闪现治疗双交,还是被我点燃死在了塔下。

Fistblood!

游戏冰冷的女声随后响起。

这个时候女枪已经赶了过来,布隆知道无力再战,立马缩回了塔下。

我冷冷一笑,直接回草里原地回城,只留下那个还一脸懵逼的女枪赶过来,漏了兵连助攻都没有。

“难道是大神?”

那个女枪低低念了一句,语气里全是不甘。

“低端。”

我冷冷地说了一句,刚准备打开商店,发现没有兵,跳钱加一血,钱还是不够我出护穿匕首,有点尴尬啊!

“小心!瞎子!”

耳机里忽然传来了呼喊的声音,我立马弹出了商店,看见了一个野生光头,带着热乎乎的红BUFF从从三角摸了过来!

哟呵,移动的三百块加红BUFF!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