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游戏竞技

更新时间:2019-03-22

游戏开挂系统 完结

游戏开挂系统

来源:掌中云作者:九歌丶一梦分类:游戏竞技

小说简介:【DNF开挂经典,地下城超神看我!】身为800万勇士中的一个普通玩家,林寒意外获得了DNF中鬼剑士四大系列技能,开始了纵横异界大陆的旅程,泡妞收美广开后宫左拥右抱!剑术,鬼神,血气,波动四剑流集于一身,脚踩红青蓝紫阵,开启血之狂暴,套上破极兵刃buff,头顶波动刻印。什么?你说二觉?变身血魔重弑天,万剑归宗战九幽,神官吉格俯称臣,天帝雷神驭云间。赴天界,战安图,闯冥界,弑神灵,收鬼神,万年雪山有林寒的脚印,无尽祭坛为林寒而开,死亡之塔由林寒来闯。看林寒怎样进阶帝血弑天,又如何成为七鬼神的黑暗君主,成就一代展开

本书标签: 游戏 系统 爽文 异世 热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的一缕曙光,自天边升起,似乎是约定好的一般,那少年,也是在此时睁开了眼,一丝凉意让少年单薄的身躯微微抖了抖。

林寒习惯性地想要舒展身体,却发现,自己的右手,在那熟睡少女的怀抱中,失去了直觉。

“唉,”林寒无奈地摇摇头,看着身旁熟睡的洛樱,微红的脸庞,配合那平稳的呼吸节奏,宛如睡美人般,林寒也不忍打扰她,就这样,静静地在一旁欣赏着这“睡美人”。

不知注视了多久,那少女的睫毛却是开始翕动了起来。

“醒了么?”洛樱的动作,林寒尽看在眼里,随即淡淡说道,“你再不醒,我的手就要废掉了。”

洛樱意识到好像自己抱着什么,随即松开了手。

活动了一下那麻痹的右手,血液渐渐回流到手臂上,林寒这才伸了一个懒腰。

“你先醒醒神,我出去找点吃的。”看着洛樱睡眼惺忪,林寒嘱咐了一句,背着长剑就去找吃的了。

站起身,白衣滑落,洛樱望着那单薄的背影,一抹绯红在脸上浮现,捡起少年的白衣,紧紧地握了握。

当林寒带着一大堆食物回来的时候,那早已熄灭的篝火,再次燃烧起来,火焰跳动,为旁边的少女驱散清晨的那股凉意。

扔下一堆水果,几只山鸡,还有一大堆洛樱不认识的药草,林寒便开始忙碌起早餐。

虽说做饭林寒不拿手,但对于他来说,烧烤才是他的拿手绝活,不一会儿,一股诱人的烤肉味便散发开来。

“来哩来哩,新楚炉滴新奖烤串儿,不好吃表钱。”操着一口某少数民族的口音,林寒将那色香味俱全的烤肉便从火焰上移开,空气中的香味又浓郁了许多。

坐在一旁的洛樱也是笑的花枝乱颤,接过林寒递来的烤肉,开始吃起来,自打自己逃出来,好像还没吃过这么美味的一顿早餐。

看着洛樱狼吞虎咽的样子,林寒摇摇头,叹息一声,便开始吃起了早餐。

大堆的烤肉,被两人尽数消灭。

“好吃吗?好吃下次再给你烤。”舔舔嘴唇,林寒拍拍胸脯道。

“嗯。”吃饱的洛樱,满足地点头道,“那个...你为什么要帮我?”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林寒不知所措起来,是啊,自己为什么帮她呢?

见林寒回答不出,洛樱也没多问什么,“谢谢你的衣服。”伸出手,那折叠整齐的白衣,递到了林寒面前。

林寒挠挠头,接过了衣服。

就在这时,林寒猛然回头,紧紧盯着草坪下坡的地方,一脸警觉。

“怎么了?”见林寒脸色变化,洛樱也是随之警惕起来。

“帝国的人找过来了!”话音刚落,果然,就在那半山腰处,一阵嘈杂声,惊扰了那栖在树上的鸟。

“这里是山腰,我们好像被包围了,”林寒皱着眉头,“而且一股很强横的气息正在朝这里赶来。”

“那怎么办,肃清那场实验的幸存者的领头,好像是个剑圣级别的人。”洛樱开口道。

“剑圣?”闻言,林寒一惊,“不管了,往山上跑吧,希望能有另外的出路。”

“嗯。”洛樱随即点点头,手拿着长剑,跟着林寒往山上跑去。

就在两人离开后不久,一个身穿黑色披风,手拿白色短剑的忧郁男子,带着一群士兵,来到了之前林寒所待的地方。

男子白的不像话的手捏了捏还有余温的木炭,“还没走远,将包围圈往山上缩小,山后面是悬崖,他们跑不掉的。”男子对着一名士兵吩咐道。

“是,巴恩统帅。”士兵应声而退,随即发布命令,缩小包围圈。

“我倒要看看你们能长翅膀不成?”披风男子微微一笑,语气中充满了杀意。

林寒带着洛樱,从草坪进入了森林,而帝国军队的包围圈也是迅速缩小着,有好几次,林寒都差点被发现。

“完了!”林寒眉头一皱,两人脚步停下,并非不想走,而是,前面已是万丈深渊。

“还是逃不掉么?”洛樱脸上闪过一丝绝望。

“别灰心,我们能出去的!”林寒手中长剑紧握,“大不了拼了。”

“拼?你们拿什么拼?就凭你剑师下级的实力?”这时,那披风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林寒两人的身后。

一股无形的气势自那男子身上发出,林寒竟发现自己的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这就是剑圣的气势么?”努力调整呼吸,林寒惊诧道。

“还好帝国高层将那废物换了我,不然就被你们跑了。”男子口中的废物,应该就是洛樱说的那剑师最上级的人了。

“小子,我看你修炼天赋不错,帝国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或许我还能送你去帝国学院好好栽培一番。”男子摩挲着手中小巧的短剑,淡淡道,“只要你交出你身后那个女人。”

“此话当真?”林寒接过话,一脸兴奋道。

此时洛樱脸色阴沉不定,没想到林寒会是这样的人,是啊,自己与他无缘无故,人心到了这个时候就是这样。

就在洛樱在心里将林寒千刀万剐了好几遍后,那边却响起了林寒的声音。

“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你的条件,不可能!”林寒偏过头,对着洛樱说道,“我会保护你的!”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是让洛樱心脏狠狠地颤了一下:我会保护你的!

“哼,不知死活!”披风男子轻哼一声,一道白色剑气挥出,直指林寒。

“十字斩!去!”林寒调动着血液,一个血红色的“十”字形剑痕掠出,与那剑气碰撞在一起。

“轰!”十字斩将男子的剑气抵消,扬起阵阵烟尘。

“哟,挺厉害的斗技嘛,蓝阶中级吧。”男子一脸笑容,语气中带着丝丝不屑。

“咻。”冲破烟尘,一道白色身影掠出,“连突刺!”剑尖划破空气,发出呼呼风声,朝着男子刺去。

“呵呵,准确度可以,力度不行。”就在剑尖距离男子的喉咙还有两三厘米的时候,男子便用两个手指轻轻夹住了剑身,难以再进半寸。

“滚!”又一道剑气挥出,林寒猝不及防之下,空门大露,胸口狠狠地挨上了那道剑气。

“噗!”一道鲜血喷出,长剑抽回,林寒脸色泛起苍白。

“崩山击!”被击退后,林寒再次脚下轻点,手中长剑顺势下压。

“嘭。”男子却早已跃起,躲过了林寒的崩山击。

“冥顽不灵。”男子脸上浮现些许不耐,咻咻两道剑气再度挥出。

“格挡。”长剑收回,林寒摆出了一个格挡的姿势,“铿铿!”剑气与长剑碰撞,发出金铁之声。

巨大的冲击力,让林寒搽出了一道痕迹。

“这就是差距么?”吐了一口淤血,林寒声音沙哑道。

一边是实力强横的剑圣男子,一边是万丈深渊,林寒脸色一凛,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般。

抱起眼中雾气升腾的洛樱,轻轻一跃,朝着悬崖跳下,丢下一句话。

“阁下可敢留下姓名?若我林寒命大,今日之仇,改日必报!”

“小子,记住了,我叫巴恩,我很欢迎你回来,可是,似乎你没那机会了。”看到林寒做出的一系列举动,巴恩忍不住嘴角一扬。

“哈哈哈哈哈哈,牡丹花旁死,做鬼也风流,”林寒声音回荡在那不见底的深渊中。

林寒抱着洛樱,极速地坠落着。

“抱歉了,没能带你逃走。”林寒苦笑道,这般高度摔下,不死就是奇迹了。

林寒苦笑间,一张樱桃小嘴,直接印在林寒嘴上......

两嘴分离,洛樱模糊的话语才说出口,“连累你了。”

“抱着美人归,值了!”林寒一笑。

就在这时,洛樱似乎发现了什么,“快...快看那边。”

就在坠落间,洛樱似乎发现了什么,林寒朝着洛樱看的方向望去。

那是一个洞穴,洞穴外,一个不大的平台从悬崖中伸出。

那就是林寒的是一丝希望,可是隔得太远又悬在空中,林寒没有借力的地方,无法靠近。

“空明掌!”就在林寒迅速想着如何靠近时,一道娇喝,自洛樱口中发出,洛樱右手轻挥,只见其手上的空气如压缩一般,爆射而出。

“嘭,”不远处的空气发出一阵沉闷的响声,一丝后坐力将迅速下降的两人朝那洞口推去。

“嘭嘭嘭...”又是几掌挥出,两人离洞口又近了,“轰,”连续的几掌后,最后一掌极为强劲,两人离那崖壁已不足一米远。

竭力的洛樱急促地呼吸着,看来这空明掌消耗也是颇为巨大。

缓缓地再次举起手,“嘭。”

“可以了。”林寒眼神一定,手中长剑插入崖壁,“吱吱吱~”长剑不断划着崖壁,碎石迸溅,两人下降的速度减缓了许多。

就在离那洞口不远时,林寒紧紧搂着洛樱那小蛮腰,全身力气都聚集到脚上,成功与否,就看这一跃。

“嗒。”林寒眼神锁定一块突出的石头,脚一蹬,两人跃出,重重地落在那洞口前的平台上。

“这...”黑暗中,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疑惑道,黑暗打开一个光圈,出现的一幕让声音的主人一愣,“这不就是DNF鬼剑士的背景故事么?”

“呃呃...头好痛...要裂开了...身体也好沉...我要死了么?”

无尽的黑暗中,唯有一处能模糊地看清一个小孩瘫倒在地,小孩双手撑着地,想挣扎着爬起来。

但撑地的双手已是颤颤巍巍,随时都有可能再次跌倒。

“咔!”一声刺耳的骨头崩裂声音在黑暗中回荡...

“啊!好痛!”骨头崩裂的声音,似乎是这小孩的左手发出,令得这瘦小的身形一阵颤抖,仔细观察,已有不少的细汗密布在其额头上。

“手...我的手...”艰难地爬起,却发现自己的左手,正诡异地变化着,一股狂暴的力量正缓缓地在其左手上蔓延。

而随着这力量的蔓延,一股诡异的红色也由手心至手掌,再由手掌至手遍布至整只手臂,小孩紧紧盯着这变化,眼中充满了恐惧。

“咦?”疼痛似乎减少了许多,小孩紧皱的眉头也是舒展开来,而周围的黑暗,则在这时消散了许多。

在黑暗可见的一角,一只手正扒拉在地上,小孩伸出颤抖的手,慢慢地抓起地上的手,一股冰凉传入手心。

眨眼间,周围的黑暗彻底消散,而...这也成了小孩挥之不去的噩梦......

“妈...妈妈!爸爸!”

年龄如此之小的孩子,无不是在父母怀中撒娇的时候,但,命运就是如此不公,躺在小孩前面的,就是他的父母,不过,却已没有了任何生机......

“啊啊啊啊啊!”失去父母的痛苦,让这小孩最终忍受不了这噩梦,开始痛苦起来。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这鬼手!为什么!为什么!”竭力的嘶吼,让这孤苦的小孩再次倒了下去......

“唉...还是挥之不去呢...虽然我接受了你的身体,但这噩梦却怎么也甩不掉。”

硕大的树下,一个少年摇着头,无奈地抱怨了一句,“没想到,穿越这种事还能降临到我头上,我只想安心玩dnf罢了。”少年又叹了一句,不知这是福还是祸。

少年名为林寒,他本是dnf中的一个玩家,却不料玩游戏的时候穿越来了这里,他也曾尝试过想办法回去,但都无济于事。

于是,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开始了这继续的生活......

无奈地摇摇头,低头盯着异样的左手,此时他一无力抱怨什么了,鬼手爆发,夺走了原本属于这身体的少年的生命,取而代之的,则是林寒的灵魂。

但让林寒奇怪的是,自从他接替了这一身体后,这鬼手,却从未爆发过。

正当林寒疑惑时,左手却发出了异样的气息,原本和常人无异的手臂,这时却变得猩红扭曲起来,随着鬼手的浮现,两个黑色的手镯,则是在林寒的手臂上出现。

“这就是鬼手么?”林寒打量着出现的鬼手。

原来这鬼手只是伪装起来了,和普通的手没什么区别。

“嗯?”就在林寒恍然间,黑色手镯上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绿色小块,似乎是能触碰的屏幕,好奇地点了一下。

顿时,一幕本在科幻电影中才能看见的景象,出现在林寒眼前:一个透明的窗口被投影而出。

投影上面的一个个图标,似乎是记录着什么,还有些许正不停地闪烁这,让某个有强迫症的人,想将其点灭。

这一窗口,林寒再熟悉不过!这就是dnf中,学习技能的技能栏!

“好神奇不是?”林寒自言自语道,这技能栏,似乎记录的还不止鬼剑士一个职业的技能,四大系列技能全部都有:血气、剑术、波动、鬼神。

“好嘛,看来上天还挺眷顾我的嘛,嘿嘿。”林寒憨笑两声,仔细查看着技能栏。

点了一下闪烁着的技能,一股记忆迅速映入脑中,三段斩:向前挥砍,连续三次,每一次挥砍将会提升前一次20%的攻击力。

“三段斩么?”林寒嘴角一扬,现在他也是有着活下去的资本了。

将能学习的尽数学习后,林寒学到了一大堆基础性的技能:三段斩、上挑、格挡、连突刺、鬼斩、十字斩、地裂波动剑。

但其中鬼斩和地裂波动剑则无法使用,林寒也搞不懂这是什么梗。

由于手上仅有的一把武士刀已于两天前报废,所以,林寒只好捡起路旁的树枝进行练习。

“呼!”林寒深呼一口气,“连突刺!”一段缓步冲 刺后,手中的树枝轻刺而出,击在了前方的一颗树上,拇指大的缺口出现,脚步再次借力,又是一刺,缺口再次增大了许多。

“哈...哈哈..哈哈哈哈”丢掉树枝,林寒开始狂笑起来,“异界么?等着我来征服你吧!”或许,这句话在别人听来会嗤之以鼻,但林寒相信,靠着这四大系列技能,纵横异界,不是梦!

摇了摇头,将一切抛之脑后,捡起树枝,开始慢慢练习起来.....

天色渐晚,森林中,少了一份热闹,多了一份安宁,夜空中,星辰闪烁,组成一幅幅奇异的图案,引人不尽联想......

在这森林中,独自一人的林寒,唯有篝火,能减少他的一丝丝孤独,火,在这时,成了他最好的朋友。

“啪!”火堆中,树枝爆裂,火光映红了旁边少年的脸,此时的林寒,正盘腿而坐,回复着白天练习所消耗的体力。

“沙沙...沙...”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打断了林寒的盘坐,睁开眼,将浊气呼出,警惕地望着脚步声传来的地方。

“沙...沙...”声音越来越近,似乎是朝着这里来的,“魔兽?不应该啊?这个地方怎么会有魔兽呢?”林寒摸着下巴思索着,身体却影藏在了火堆旁的树后面。

终于,林寒借着淡淡的火光,看见了那脚步声的主人,一个身负长剑的男子,无力地倒在了火堆旁,见此,林寒赶忙出现,查看了一下男子的气息,发现无大碍后,便将他扶到树下坐着。

“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将淤积在喉咙的血咳了出来,“快!小兄弟!快去救人!”男子带着急促的喘 息声,声音沙哑地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林寒赶忙问道。

“我是一名佣兵,我们团路过这里休息的时候,遭遇了魔兽,现在,团长他们正在抵御,叫我出来叫救兵。”男子喘 息稍微缓和,脸上尽是担忧,“还请小兄弟帮帮忙。”

“好吧,带我去,但我不一定能救人。”林寒皱皱眉,在这遇见魔兽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慎,小命就丢这了。

“多谢了!”男子艰难地爬起身,对着林寒拱手道。“还是快点吧,多谢这种话语,说的有点早了。”林寒摆摆手。

对此,男子也并未说太多,带着林寒朝原来的方向走去,步伐不难看出地急促了许多。

“吼!”森林中的一片空地上,一只黄色的斑纹豹正发出阵阵低吼。

“该死,没想到在这能碰上中级魔兽。”而斑纹豹正对着的一群人,一男子骂道。

“那团长,现在该怎么办?”一名团员问道,紧握武器的手,也是颤抖了起来。

“坚持住,布鲁已经去叫人了!”很明显,这名男子就是这的团长了。

“哼,恐怕那小子早就自己逃跑了,去了这么久都还没回来,贪生怕死!”又一名团员骂了一句。

“唉,拼了!”团长无奈地摇摇头,手中武器紧握,眼睛紧紧盯着那斑纹豹。

“吼!”又是一声低吼,那斑纹豹后腿一蹬,迅速掠出,直接将一名团员扑 倒,锋利的爪子挥动,而那名团员则将手中的长剑架在胸前,抵挡利爪。

见状,团长一个箭步,手中的巨剑朝着那豹子的脑袋砍去,似乎斑纹豹早已察觉,健壮的后肢再次一蹬,躲开了这一击,留下那被扑 倒的团员。

“没事吧?”看了一眼那狼狈的身形,眼中的警惕浓了几分。“没..没没事,”狼狈地爬起,手中的武器同样紧握了起来。

“吼!”斑纹豹再次一跃,利爪早已伸出,朝着那团长抓去,“吱~~~”一阵刺耳的金铁声发出,只见那巨剑的表面则是多了几道划痕,“这畜生,虽然力量不行,但速度太快,迟早会被它给耗死...”团长脸色一沉。

一招被挡,斑纹豹借力再次朝团长抓去,面对这不休的攻击,脸上的担忧多了几分。

“快到了!”走了许久,在隐隐约约听到兽吼后,那男子脚步再次加快了许多,林寒也紧随其后。

“唉,看来天要亡我啊!”看着一些受伤的团员,团长长叹了一声,身上也是多出了几处抓痕,鲜血直流。

“团长,我回来了!”就在那团长感到近乎绝望时,一声呼喊则是带给了他一丝希望。

“兄弟,借你的武器我一用。”由于没有武器,林寒只能向男子借了。

“好。”将背后的长剑抽出,递到了林寒手中。

“布鲁,我不是叫你去叫其他佣兵来么?怎么就一个人?”这时,团长退了下来,满身鲜血,有自己的也有那豹子的,但似乎他已是到了极限了。

“唉,我怕你们坚持不住,所以就...”那名叫布鲁的男子解释道。

“唉,算了,希望这小兄弟能帮助我们吧,不然,我们被团灭,还要带上一个无辜的性命,罪过可就大了!”

两人的谈话自然是被林寒听在耳里,对于后者说的,林寒倒也是挺感动的,看来,这团长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放心吧,交给我了!”林寒手握长剑。脚一蹬,朝斑纹豹蹿去,“连突刺!”长剑剑尖直指斑纹豹脖子,就在还有半米距离时,豹子利爪早已伸出,击在长剑上,不小的力量使原本长剑刺出的路线偏了些许,林寒嘴角一扬,脚下再次一蹬,长剑剑尖没入豹子的前爪。

“好奇怪的剑法。”见此,团长以及部分团员皆是看出了其中的古怪,本以为在林寒刺出后,会收招退回,却不料还有一招。

斑纹豹吃痛,另一只前爪暴掠而出,“格挡!”“叮”一声清脆的金铁声发出,“上挑。”挡住了这一击,林寒手中长剑变换,一招平淡的上挑,将斑纹豹挑飞,“三段斩!”脚步变换,借着前冲的惯性,手中长剑挥砍,斑纹豹刚刚落地,便迎来的是白色的剑刃,“嘶”剑刃划过,在斑纹豹的肋骨上留下了一道口子,血缓缓地流了出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