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武侠

更新时间:2019-03-22

至尊仙道 完结

至尊仙道

来源:掌中云作者:贰拾分类:仙侠武侠

小说简介:一宝在手,天下任我游。一代杀神重生异界,带着三大顶尖神器之一的天府,踏上了注定成为强者的修仙道路。展开

本书标签: 玄幻 奇幻 修仙 重生 传奇

精彩章节试读:

流云国跟奶奶所描述的不一样,根据北宫信所说,流云国是流云州最大的国家,不光是凡人多,修仙者也多,整个流云州有半数以上的修仙者在流云国,而流云国最大的宗门是流云宗,不光是流云国,就连整个流云州都是以流云宗命名的,根据流云宗的典籍上记载,本来流云国不叫流云国的,流云州也不叫流云州,具体叫什么也没记载,只不过当年流云宗第八代宗主实力过人,硬生生的将流云宗所在的国家改名为流云国,接着又将流云国所在的州改名为流云州。

南天不由得感慨万千,这要多大的实力啊,不过自己未尝不能做到这一点。

“哎哟!”南天一声叫唤。“什么鬼玩意儿,头晕死了。”

“南天哥哥,你没事吧?”北宫梦问道,还没等南天答话,东方露儿就左一摇右一摆的跑了过来,“南哥哥,你没事吧?我来给你擦擦汗。”南天哭笑不得,头都大了。

“这是传送阵,坐多了就习惯了。”北宫信解释道。“你还想让南哥哥头晕吗?还想让他坐,哼。”现在的北宫梦可为着南天。

“南哥哥,什么时候还讲故事我听啊!”北宫梦自从南天给东方露儿讲了一个故事之后就一直缠着南天,非要听故事。

本来以北宫信的能力带着几个人来到流云宗了不起也只需要用两三柱香的时间,但他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流云宗有了个空根之体的天才,再加上自己女儿的无根之体的觉醒,自己流云宗将会超过第八代宗主的流云宗,带着流云宗走出流云州,自己可就是流云宗的千古功臣了,想着都高兴啊。。。。。。以自己的元婴后期的实力,在流云州是横着走啊,谁敢在天王老子身边动人?

于是乎就出现了这么一幅场景:某个嚣张宗主带着几个人专门从别的宗门头顶过,走到护派大阵的时候还把人家宗门的高位长老,宗主全都叫出来,然后好好的吹嘘一番,还请各位宗门的长辈亲自验证。弄得人家一阵唏嘘,怎么自己没弄到啊。特别是某个化神前辈,更是气得直将自己宗门的宗主一顿暴揍。

好景不长,刚这样三个宗门,嚣张宗主就悲剧了,流云宗的老怪物,也就是该宗主的亲爹出来了,多少年都不动的他出来了,流云州元婴期以上的修仙者都知道了,流云州最大的宗门的老祖宗亲自动手了,而对象竟然是——自己的亲儿子,流云宗的当代宗主。。。。。。这一乌龙事从开始只有元婴期以上的才知道,后来不知怎么的闹得全州都知道了,上至化身前辈,下至练气菜鸟,大家的话题都离不开这件事。

流云宗。

“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蛋,以为自己有个元婴后期的修为就无敌了不是?要不是老子及时赶来了,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跟我作对的几个老怪物要不是因为顾及你也有元婴后期的实力,加上我给你的众多宝物,无法瞬间击杀你,你他妈的早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蠢猪,空根之体也是用来炫耀的?真不知道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蠢猪!”北宫信耷拉着个头,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

坐在堂中央的正是北宫信的父亲北宫望,北宫梦坐在北宫望的怀里,给他轻捶背,南天坐在北宫望的下首,也咧着个嘴。

骂了好一会,北宫望才停下来,又看着南天,兴奋地直搓手,丫的,可捡到宝了。

“天儿,可有兴趣加入我流云宗?”北宫望和蔼可亲的问道。

南天还没有答话,北宫信就抢着说道:“天儿已经是我的女婿,您的孙女婿了,已经是咱流云宗的人了。”

“什么?你就这么把女儿嫁了出去?”北宫望,北宫梦都大吃一惊。北宫梦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虽然很吃惊,但是心里却不知道怎么的很高兴,好像是按照自己想的来的,可是自己没想过啊,碰上他不只有这么两天吗?哎呀,羞死人了,才认识人家这么几天就喜欢上了人家,怎么说啊?

北宫梦红着脸,骂道:“你,你,你什么意思?我都没有说你就说了,谁叫你自己做主的?就算你自己做主也要跟我说声啊,你,你气死我了。”说着说着,嘴就咧开了,以后可以天天听笑话,听故事了,哈哈,赚了。

北宫望恨铁不成钢,“你他妈的怎么做宗主的?梦儿这么好的姑娘,家里背景又好,长得又这么漂亮,就这么把她给嫁了?不管怎么说也要告知全流云州啊,我们流云宗有了个女婿,人品天性天赋那都是超一流的,假以时日那是一定超过老夫的啊,而且还是传说中的空根之体,要是这么说不就可以狠赚一笔了吗?笨蛋,一点都不知道为宗门考虑考虑。”

南天无语的看着北宫信,北宫信做出了个无奈的表情。

想了会,南天道:“要我做您老人家的孙女婿也不是不行,但是我有条件。”北宫梦听了更是高兴的一把扯下爷爷的胡子,小脸绯红。

北宫望也是大喜,道:“条件好说,等你们成亲了后,整个流云宗都是你的了。”

南天不屑的道:“区区流云宗我南天还看不来,我先把话说清楚,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我南天绝不会限于区区流云州的,而且跟着我以后会碰上怎样的危难我也是不知道的,以我的性格,绝对不会只有北宫梦这么一个妻子。”

不简单!这是北宫望的第一感觉。

北宫望沉声道:“说下去。”

“但是做了我的女人,我就会用生命去保护,若是保护不了,我也会让她死在我的手上。我以后会遇到很多应付不了的人,所以,你们慎重。”

北宫信道:“若是如此,此事倒也要重新考虑考虑了。”不得不说作为一宗之主,首先考虑的是划不划算。

北宫梦不愿意了,什么人嘛,嫁我的是你,不嫁我的也是你,贪生怕死的人,我就不怕。

北宫望一声大笑,“好,就凭你这句话,我北宫望就认了你这个孙女婿。”“什么?爹啊,这可不行啊!”

“不行?什么不行?”北宫望不高兴了。

“首先,在咱流云宗的势力范围之内,不管他招惹了什么样的强敌,惹了什么样的乱子,都有我流云宗收尾,但是若是除了流云宗的势力范围呢?他好说,梦儿可就不好说了,无根之体差不多就是一介凡人,跟着他受苦受难不说,要是遇上了生命危险谁能救得了她?其次,若是招惹的敌人过于强大,超出了我流云宗所能应付的范围,那怎么解决?”

“信儿,你想的还是太多了。”北宫望叹了口气,道:“修仙界奇门异术多得是,早在第八代宗主在位之时就曾请高人占卜过,我流云宗万年之内必遭横祸,却会有解救之人,若是挺得过去,流云宗前途将无可限量,若是挺不过去,将会是万劫不复,我相信这个人只有天儿了。”

这件事北宫信也知道,“算了,一切凭父亲做主。”

“等等,我的条件还没有说。”南天发话了。“首先,我在宗门的地位问题。相处了这么久,想必宗主大人也知道我的脾气性格,生来不怕任何人,也不喜欢受约束。”北宫信点了点头。

“所以我在宗门内不受任何人的管制,当然,岳父岳母和妻子还有爷爷除外了。”

北宫望点了点头,道:“这个条件好说。”

“第二个,我修炼的功法很特殊,宗门得无限制的给我提供资源。”

“这个更好说。”

“第三个,若是娶妻,必须是同时娶北宫梦和东方露儿,毕竟,她才是我的未婚妻。”

北宫望犹豫了片刻,也点头答应了。

于是乎就商量了具体的日期,这场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再由南天写了个告示,告布全国,再发向全州。还写了请柬,由流云宗弟子作为使者送往各个宗门。待一切办妥之后,南天才找个机会跟北宫望单独相处。

南天大骇,自己怎么会晕倒。

头痛欲裂。但一个军人的意志还是让南天在坚持着。这是属于一个军人的意志,也是一个军人的荣誉!

他的脑海中,一股股陌生的信息狂泻而出,欲将其撑破。南天怒瞪着双眼,眼珠像是要从眼睛里跳出来。他不敢闭眼,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要让自己保持时刻的清醒,哪怕承受再大的痛苦!他怕自己一闭上双眼就再也睁不开了。

作为华夏最神秘的武装力量中的一份子,南天需要为国家完成那些异常艰巨,动辄就有性命危险的任务。

没有荣誉,没有感情,唯有任务。

从小——具体有多小连南天都记不清楚——他就被一伙神秘人带走,和其他的几十个同龄小孩一起被训练,时间越长,人数越来越少,最后只有三个存活下来。而后三个人被指派参加各种艰巨的任务,到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南天一个人。他在长大后,亲手将那伙神秘人全部杀死,因为没有谁能够限制他的自由。

直隶于国家,不受任何部门的调遣不受任何管制。他像个杀手,但他不是杀手,因为他杀人不要报酬。

那种刺痛持续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南天就这么一直忍着,直到他天全部接收了那些信息。

片刻,他叹了口气:“想不到穿越这种狗血的剧情会落在我头上,早知道就多看几本网络小说,吸取一点经验也好啊!”话虽这么说,不过他倒是没有任何不适应,他到处做任务,居无定所,很少有安定居住在一个地方的时候。

等到疼痛感减轻了些许的时候,南天才裹起被子,坐在床上,对着外面道:“来几个人。”

闻声就进来了几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道:“少爷,有什么事?”

“我睡觉的时候,有没有人找我?”南天按照这位不幸的纨绔公子的口气道。

“少爷,老爷本来叫了丫鬟来叫你去,但小的几个谨遵少爷的话,将她赶走了。”

南天一瞪眼,对自己上了身的这个家伙佩服之极,居然连老爹派来的丫鬟都能赶走,这是有多混蛋啊……

南天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不到一刻钟。”

“嗯,你们出去吧。”

“是!”

南天叫几人出去,慢悠悠的穿上了衣服,来到铜镜前,喃喃道:“铜镜居然也能照出这样的效果,穿越剧果然没有可信度。”

穿好衣服后,他慢悠悠的去了议事厅,议事厅是南家开大会的地方,能去的都是南家说的上话的人,或者是南天这种虽然说不上什么话,但是被准许进去的人。

“父亲大人,南天求见!”南天拖着长长的尾声道。

里面突兀的传来了一阵椅子跌倒的声音。然后就有人轻咳一声,道:“进来。”

南天走进去,眼睛一撇。看见里面有十来个人,围着一张方桌坐着。

根据记忆,南天按顺序叫了声“爷爷、二爷、五爷、大伯、二伯、三叔、四叔、五姨、六姨、陈叔、刘叔、李叔”,然后对自己的父亲叫了声父亲。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像是要确定一下南天是不是真人。因为大家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南天会用这么尊敬的称呼称呼自己几人。这丫的还会跟自己等人打招呼?还用这么尊敬的称呼?不可能!记得以前有次开会,这丫直接一脚把门踹开,像个螃蟹一样八着个脚,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坐上了一张椅子上,翘着个二郎腿,还说:“什么事非得叫我来啊,快点说啊。还有人等着我呢!”

如此纨绔,家族长辈何以不教训他?可不敢动他。因为南天背后是南家老太太,老太太是南天爷爷南久放的大姐,南久放惹着她了,打起来都是往死里揍。

而南家人丁兴旺,二伯三叔四叔五姨六姨脚下都有好几个,加起来就有上十个了,但是都成家了,留在南家的就只有这个十六岁的南天了。南天虽然不学无术,但是却是懂的观时事,靠着一张甜嘴,哄的老太太那是一个高兴,是故南天虽然纨绔,却是老太太最喜欢的一个晚辈。

上回就是三叔一气之下,把南天打了一顿,南天跑到老太太那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了起来,老太太登时就把亲生儿子毒打了一顿。

以往能够做的出这么大逆不道的南天,今天居然跟换了个人似的,所有人都感觉不能接受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南天。

南天轻咳一声,道:“不知父亲叫我过来,所为何事?”

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也不过如此,南天这一句十分普通的问话,却是将在座的众人惊醒了。最先反应过来的当然是做了多年家主的南久放,这么大年纪的老爷子差点对南家列祖感激涕零,列祖保佑啊,明儿就去给您老几位上香,不,一会就去……

南久放总算是缓过来了,刚准备说话,外面传来了个略显苍老但却中气十足的声音:“你们这群家伙,我一准备过来拜见列祖列宗你们就占着地方开会。”

南天闻声,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便知道这是奶奶,乃是南久放的大姐,按照南家的规矩,南天叫她要叫奶奶。南天一边往外跑一边叫:“哎哟,奶奶您老人家亲自过来了?怎么不找下人说声,我亲自去将您老接过来啊!”

在座的人都是浑身起鸡皮疙瘩,但是老太太喜欢啊,老太太恨铁不成钢道:“看看,这么多人也就是天儿知道来扶着我这把老骨头,再看看你们几个,都老大不小了,还一个个跟木头一样,非得我这把老骨头死了你们才高兴?”

看着那么多人都低着头,老太太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她对着南天的亲爹,南家现任家主南三天叫道:“还站着干什么,不知道我要坐紫檀椅吗?还不快去搬过来?”“是是是是。”南三天急忙退下。

老太太啪的一掌,差点将南三天打翻在地,口中还念念有词:“这么磨蹭。”

可怜南三天堂堂一家之主,背着个硕大的椅子,不明实情的仆人丫鬟都直叹:“这才是家主啊,以身作则……”

在南天巧言巧语哄着老太太开心的时候,南三天将椅子搬过来了。

也就在这时,南天突然感觉脑海中似乎有东西跳了一下子,然后跳动越来越快,幅度也是越来越大,仿佛要冲出脑海一般。

南天眉头紧蹙,老太太发现南天的异状,急忙问道:“天儿,怎么了?”

“不知道,脑袋很涨,难受得紧。”南天皱眉道,他眼睛一扫紫檀椅,强忍不适,一脚将紫檀椅踢飞出去,随着紫檀椅的离开,南天脑海中的不适感才慢慢消去。

就这十息之间,南天仿佛浑身都被抽空了一般,全身无力的倒坐在椅子上。

老太太见多识广,刹那便判断出事情的大致原因,不待众人说话就将他们全部驱赶出去,虽然有万般疑问,但是摄于老太太威压,众人只好退去。

“天儿,手给我,我给你把把脉。”老太太道。

南天将手伸过去,老太太刚一用灵气,顿时脸上一白,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奶奶,你没事吧?”南天吃了一惊。

“无妨!”老太太一挥手,眼中透露着不可思议,“天儿,你先回房休息,我去将陈御医请过来。”

“嗯,奶奶保重身体。”南天叫来了他的跟班。

回到房间后,南天按照按照跟前世一次执行任务碰见的一位隐士高人学习的内功心法运行了一遍。却是丝毫感觉也无,他不由得想到,奶奶曾经是修仙者,这个紫檀椅乃是南家最大的宝物,根据奶奶说,这个紫檀椅充满了灵气,对于滋养身体有不晓得好处,难道就是因为这种原因?

南天想了一会儿,觉得很有道理。但是哪儿搞到这种东西呢?这种东西肯定非常珍贵,能够有的恐怕也就京城那几大世家了。

一想到这儿,南天就连连叹气:“难道真的要对他们下手了吗?好歹他们被欺负这么多次了,再掠夺他们这么珍贵的东西,有些不人道啊……”

南天的想法是,将几大世家的纨绔公子们洗劫一遍。但是他的心里又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欺负他们已经够多了。

但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南天只好做出了这个痛苦的决定,并且还为自己找一个非常好的借口:“现在的我不再是杀人工具南天,而是纨绔公子南天,我的特长就是强取豪夺,挥金如土。不欺负人,别人就会拿我当怪物。”

这个理由是这么的牵强,但是南天分明却感觉,洗劫他们,是为民除害,自己的心里不仅没有负罪感,还有淡淡的正义感和成就感……

南天躺到了床上,一边计划着,一边等着医师到来。

不到半个时辰,御医陈医师就从皇宫里面赶了过来。

为南天把脉观望了一会儿之后,陈医师拉过老太太,叹了口气,沉重道:“南老太太,老夫从医数十年,从未见过像南少爷这般离奇的脉象,数十个呼吸未曾跳动,然后一个呼吸跳动多次,而气息也是无比紊乱。若非老夫亲眼所见,恐怕绝对会认为,此人绝非活人。老夫见识浅陋,恕老夫无法医治。”

老太太忙道:“劳烦陈医师了。来人,开五千两黄金给陈医师。”

“南老太太太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呢?”陈医师假装推辞。

“等等,不用开了。”

陈医师眼前一黑,差点就一头撞死了。老夫真是嘴贱啊,五千两黄金,老夫在皇宫一年都只是一百两……

送走陈医师后,老太太拉着南天是左看看又看看,看得南天心中发毛之后又是问这问那,就连南天去过什么地方,睡过哪些姑娘都问。

南天施展浑身解数才将老太太应付过去,然后又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

不错,南天来的地方就是铁罗国国都黄城最有名的地方,翠红楼。名字俗是俗了点,但这地方的确不俗。全天候营业,全套服务,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服务不到的。里面都是极品,也是全城纨绔子弟最喜欢的地方,不光服务好,而且还是个大赌场,赌钱,赌鸡,赌蟋蟀,什么都赌,小到蟋蟀,大到野兽,无所不赌。

南天是这儿的常客,所以刚进门就有声音道: “哎哟,南少?哥儿几个可是好久没有看到您来了。”

南天一看,说话的是个瘦猴,根据记忆,这个瘦猴叫做宋谦,铁罗国第一豪门宋家的长子。今天他穿的倒是像个人,穿金戴银,活生生一副土豪模样。

随着瘦猴的叫声,更多的人发现了南天,于是又有个声音道:“宋兄,话不能这么说,南少爷乃人中之龙,不知道多少小姐千金缠着南少爷,南少爷脱身也不容易啊。”这个说话的人是唐家的唐桂,长得奇胖无比,猥琐非常。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