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武侠

更新时间:2019-03-23

江湖异闻录 完结

江湖异闻录

来源:掌中云作者:草人甲分类:仙侠武侠

小说简介:第一卷、京城喋血:夜寂无声突横祸,名剑誓还了恩仇。风卷云涌雷狂怒,一众群雄血溅魂。展开

本书标签: 江湖 武侠 斗争 高手 热血

精彩章节试读:

六扇门司职处理各种大小刑事案件,像好汉帮一百三十六条人命一夜被屠害这等轰动京城的大事,当然要由京城的六扇门总捕张卫亲自负责。

张卫长得白白胖胖,又矮又圆,也不知是否日子过得太安逸了,今年虽然已有四十三岁,皮肤看起来依然砍弹可破,比这世上太多女子的皮肤都要好。他笑的时候和蔼可亲的样子,好得就像他有什么宝贝都要全掏给你一样。他生气的时候却像一只鹰,他虽然已经飞不起来,但他的利爪同样会抓伤人,他的利嘴也同样会啄瞎人的眼睛,将人的全身皮肉都吃掉。只是他大部分的时候都在笑着,笑得连眼睛都快要看不见了,只能被他抓入大狱的人才知道,他不笑的时候有多么的恐怖!此时的他穿着一件用丝绸制成的官服,舒舒服服的坐在那张无论他去到哪里都会带着的既宽大得足够容纳他那肥大的屁股,而且铺着软绵绵坐垫的舒适的大椅上,摸着他那个猪肚子,眯着眼,舒舒服服的躲在阴凉处里喝着小茶。知道的人说他在办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郊游度假的。

张卫不仅自己肥,愿意跟在他后面拍马屁,唯命是从的手下也是个个肥头大耳,衣着光鲜的样子,想来日子也过得甚是滋润!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另外十人,那十人衣着绝对不光鲜,甚至是寒酸,他们也不肥头大耳,而是精瘦在力,所以他们一定是不善于拍马屁的人,至少是不屑于跟张卫为伍的人。所以所有的脏活累活当然得由他们去做,而所有的功劳则由张卫来领,那十人中的一个小头目叫胡容,当捕快当了二十年,现今也只不过是一个小捕头而已。此时的他正带着自己的九个属下一起将好汉帮一百三十六具尸体一具一具的搬到院子里,他的那些属下也跟他一样,心怀正义,不愿与张卫为伍。尸体被他们摆入得很整齐也很规律,帮众的放一边,打杂的放一边,女人老人小孩子放一边,剩下的则是胡斐、何超等五人放一边。一张张白布辅在尸体上,就好像一块块白色的石砎将好汉帮本来并不太大的院子给放满了。

张卫站了起来,看也未看那些尸体一眼,径直对着胡容道:“胡捕头,真是辛苦你了,待会儿还须你将这些个东西一并葬了吧,如果放任堆在这里,会很臭的!”说着拍拍衣袖,便是要走。

胡容道:“总捕大人,此案未破,怎能如此草率就轻易将尸体掩埋?”

张卫回过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里是你说了算啊,还是我说了算啊?”

胡容不敢顶嘴,只能拱手恭声道:“这里当然是大人说了算。”

张卫长长的嗯了一声道:“既然是我说了算,那你照做就是了,啰啰嗦嗦的干什么!”

胡容不敢再说话,只得领命。

张卫看着他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突然间觉得心情大好,不禁含笑离去。出了好汉帮的大门,只看见门外已备好了一辆马车,马车由两匹骏马拉驰,一匹黝黑体健,一匹白里透粉,皆是百里挑一的好马。马车旁站着一个男子,长得高高瘦瘦,像一根竹杆,看着一身硬气。此人叫苏兴迈,虽不是六扇门的人,却是张卫最信得过的助手,因为张卫私下里的很多事都需要他,而他每次都不负重任的完成任务,从来都没有出过差错。所以张卫很信任他,无论去哪里都会带上他,而此时他要去的地方,绝对不是什么人都能去,去了还能走得出来的。二人上了马车,徐徐而去,此行的目的便是要一个交代。对张卫来说发生命案有什么要紧的,江湖每天都有撕杀,天天都有人要死,那么多的命案他哪管得来,重要的是要找到“凶手”有个交代。至于这个“凶手”是谁,却不由他来找,应该由凶手来找出那个“凶手”。反正这几年来他都是这样处理的,要处理这种事,张卫早已是得心应手。

京城发生这么大的命案,能一夜间将好汉帮一百三十六条人命悉数杀害的,除了杀帮和鬼屠,还有哪个帮派有这么大的能耐啊!所以张卫要找的只有柳如是和司徒信,可是如果没有必要,他绝对不会去主动找他们,因为他们不但不好惹,更是惹不得,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只要不高兴,别说是他自己的官职,便是性命也要保不住。可是如今,张卫却不得不去找他们,因为这是一件要轰动整个京城,甚至是整个武林的大案子,如果不能处理好这件事,他的官也要丢,他的命也要丢,所以他只能去找柳如是和司徒信。

柳如是这个名字,京城里的人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算是放眼江湖,他的名字和声望只怕江湖上也没有几个人不认识的。他在二十五岁的时候还是一个默默无名的江湖小卒,也便是在那个时候将杀帮创立,初时,杀帮总共只有十人,十年后,杀帮已一跃成为江湖上最大的两大帮派之一。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没有任何人能够复制的奇迹。鬼屠虽然也是江湖上最大的帮派,却是承袭了百年之久,经过三代人的努力才换回今日的成就,而杀帮却只用了十年的光阴,如果这都不是奇迹,那什么叫做奇迹?一个只在十年的光阴里从一个默默无名的人变成一个在江湖上耳闻能详的大英雄,大豪杰,这个人一定有过人的本事,也一定有非常厉害的手段,所以无形中张卫的心里怕柳如是要多过于害怕司徒信。

张卫的马车一路飞驰,终于停在一扇朱红大门外,大门的左右两侧各站着十名紧衣束发,手执刀剑的彪悍男子,此二十人无论是身高、体形以及衣着都极其相似,远远看去还道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般。他们身高皆不低于七尺,一个个的肌肉紧实,穿着一身黑底劲衣,外杉上则都套着一件深蓝纳凉衣,目中炯炯,齐盯着张卫和苏兴迈从马车中走出来。

他们当然认得张卫,其中一人抱拳道:“张大人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张卫态度很是客气,他笑着道:“张某有要事要求见柳帮主的,还请小兄弟代为通传。”

那人道:“张大人稍候,小的这便去禀报帮主。”说着转身向里面走去,在他未出来告知柳如是是否愿意见张卫一面时,张卫绝对不敢擅自闯入。

大概过了数盏茶的功夫,才又见那名弟子出来报道:“张大人有请。”说着手一引,领着张卫走了进去。

进入前院,但见四周高树耸立直冲云霄,抬头望不见顶,院中怪石假山堆叠而立,恍若各种兵刃倒插于地,如剑林,又如刀海,看着只觉杀机四伏,令人不敢轻易从中穿过。石林中有一条由青白石铺垫而成的路,足可容纳两驾马车并驾齐驱,此路蜿蜒崎岖,绕着石林而过,尽头便是一栋青砖红木、气势磅礴的大殿。二人只见大殿的门梁上挂着一块金色横匾,中书“五湖四海”四字,潦潦洒洒,看着龙飞凤舞。那名帮众示意二人稍候随即转身步入其中,再过得一会便又出来道:“张大人请进。”说着站在一旁,竟是不动。张卫微一点头慢慢走了进去,苏兴迈则不敢踏进,候在外面。进到殿内,但见正中一个由白玉石砌成的二尺高台,台上八条大柱直镶金顶,上面放着一把虎皮大椅,背后则是一张皮制的大长地图,内里绘着山川海地并用彩笔圈成一个一个不同形状,并用文字标识,似是江湖中各种势力的分布地图。高台下左右两侧则放置着数张大椅,皆用豹狼之皮铺着。此时殿堂之上只张卫一人,柳如是却未在其内,张卫只得愣愣站着观赏着挂在两侧墙壁上的诗词字画,一看便知必是名家所物,珍贵无比。对面着这富丽堂皇,张卫即使不是第一次来,却依然每每叫他张大了嘴惊羡不已!正当他惊羡之时,高台上左侧一处用珍珠窜成的帘子里步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来,那人华服束冠,双手负在背后,大步走到那张虎皮大椅上端然坐下,正是柳如是。但看他长脸挺鼻,一双炯目盯着张卫看,竟是不怒自威,张卫哪里敢与他两目相对,立时低垂下头,抱着双拳恭恭敬敬问候道:“柳帮主别来无恙啊,张某向您请安了!”

京城,夜,有风。时值入秋,秋风豪爽不惜赠人凉风狂呼而过,而此时除了那呼号的风声却再也没有其它声音响起,一切静得是如此可怕!

天空无月,也不知月儿躲到哪去害羞的不敢见人,天地一片沉暗。

又安静,又昏暗。

直待响起“铛,铛,铛”的三声更响才打破的夜的沉寂,更响过后人声响起,“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一听便是打更人在这附近。

只是这声音听着有些颤抖,无论是谁在这样的夜里出来寻夜都应该要感到害怕,即使手里提着灯笼也都一样。在如此猛烈的秋风下,灯笼中所发出的那一丝灯火只能像在狂风巨浪里的一帆孤舟,随时都会覆灭,更不用说要照亮前方的路。

打更人披着一件薄杉,在这风中瑟瑟发拦一步一停,在这无星无月万物冥寂的夜间行走,他只感世间的此时只有他一人独活。

人在这种时候都会无比的脆弱和无助,莫名的恐惧感会侵蚀一个人的内心。此时无论是多细微的一声响都会被无形的放大,也会叫人害怕得要命。这突如其来“哗”的一声异响如午时厉鬼夺命的叫声,凄厉、瘆人……打更人本来已是心惊胆膻,此时再听得凌厉的鬼魅声响却哪里还经受得住!他吓得是六魂失了三魄,脚下也是一滑,屁股就踏踏实实的摔在地上,直摔得个眼冒金星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他手中的灯笼、打更用的锣跟木敲也都被甩到身侧那黑黝黝的巷子中。这个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此时风已停,但那灯笼在被抛到半空中的时候却无缘无故的熄了。没有风,灯笼怎么会熄,难道此处真有鬼魅作崇?一想到此,打更人只觉心里毛毛茸茸一片,身上的全部汗毛也都竖了起来。他“啊”的一声尖叫划破长空撒腿就跑,只想远离这个暗得让人窒息的黑暗,跑回家中与亲人相拥。

一切又恢复了原有寂静!

突然,一群黑衣人从那条黑巷中穿梭而出,一个个的头戴面目恐怖、恶相狰狞的厉鬼面具,便像是真的厉鬼一般行无声,动无影。若不是他们手里拿着一把把明晃晃的夺命利器,看到的人一定觉得他们不是人,一定是鬼,深夜索命的厉鬼。可是无论他们是人还是鬼,此时他们要去的地方一定会鸡犬不宁,沦为一片地狱火海。而今次,他们要前往的目的地,便是位于京城近郊处的跳蚤窝。跳蚤是一种又小又脏又惹人讨厌的虫,所以生活在跳蚤窝的人也是一群又臭又脏而又不值一文的穷人。这里不只有穷人,也有一些偷鸡狗盗、欺善怕恶之徒,欺负生活在这里的可怜人也是他们每日的生活乐趣之一。跳蚤窝的百姓每天不但要忙着生计,还要受到那些恶霸混混的欺负,生活简直苦不堪言,而这一切直到三年前好汉帮在此成立才得以改观。

好汉帮的帮主姓胡名斐,自幼在跳蚤窝长大,看透此处乱像。于是在很小的时候便立场要改变这里的一切,给跳骚窝的穷苦百姓一个安稳舒适的环境过日子。十六岁那年他毅然决然出走他乡,目的是要习得一身本领,后来机缘巧合下拜入少林寺下成为一名俗家弟子。苦练二十年,竟也练成少林寺中最难练的铁布杉功夫。这铁布杉功夫刚烈霸气,真气所聚之处刀砍不开剑刺不入。艺成之后他拜别少林闯荡江湖十数年也算是混得风生水起,在江湖中有一定的名号,他江湖号称“铁拳金刚”也算是江湖同辈对他这许多年来的一种肯定。

好汉帮中除了胡斐外还有四名骨干,分别为何超,黄信征,楚飞和刘风。

何超为人温文尔雅,看着似个文弱书生,但是谁也不敢小瞧了他手里的那折铁扇。此人能文能武,聪明机智,江湖人都送“铁书生”称号。

黄信征虽性情暴躁却忠肝义胆,手上一口亮银扑风刀刀亮如银、追风扑命。又因为其武功只攻不守,对手无论是谁都拼尽性命,所以江湖上的人也叫他“拼命虎。”

楚飞为人沉稳,所用武器是一杆乌金红缨枪,红缨如血,枪出追魂,所以江湖上也称他“血枪飞魂。”

刘风年纪最小,年轻俊郎,用剑。其以快剑著称,以快为尊,人称“追风剑。”

胡斐、何超等五人相识于江湖,因都是心怀正义之辈所以一见如故,最终结为异姓兄弟。五人于某日闲谈之时,胡斐说起京城跳蚤窝中百姓生活的不堪时,众人听着都愤愤不平甚是气氛,他们素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听到如此不平之事哪里能忍住不管,后来众人商议要在跳蚤窝中开山立派要保跳蚤窝之周全。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有所成效,如今的跳蚤窝已是今非昔比,呈现一片详和之态。而好汉帮也从原来的五人发展到如今的百人规模。

京城势力最大的帮派便是杀帮和鬼屠,杀帮虽只立派十年,但十年来发展有如雨后春笋拔立而长,如今俨然成为了江湖中名声和势力最大的帮派之一。他不仅财雄势大,更是高手如云,已然足与跟百年大帮鬼屠一较高下之势。俗话说一不容二虎,京城中杀帮与鬼屠鼎足抗衡,又怎能容得了像好汉帮这样的微末小帮生存在自己的眼皮低下,好汉帮已如风中残烛,随时都会覆灭。

就在两天前杀帮与鬼屠同时对胡斐下了最后的归降令:三天不降者,格杀勿论,鸡犬不留!

收到归降令后,胡斐立刻将何超,黄信征,楚飞和刘人四人招集在聚义厅。胡斐当先拿出杀帮与鬼屠的归降书给四人看,四人看了后面色沉重,犹如蒙上了一层冰霜,更是在心中压了一座大山般沉得喘不过气来。

胡斐并不怕死,却怕连累兄弟,所以他要问兄弟们的意见,无论最后的决定是战是降,一旦决定便决不后悔。

五人中胡斐、黄信征、刘风二人主战,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当初开帮立派的目的便是为了保护跳骚窝中百姓的平安。如若他们隆了,那无异于又将跳骚窝的百姓们又推到水深火热之中,更违背了他们当日在跳骚窝中开山立派的初衷。楚飞为了沉稳则持保留态度,他认为应避敌锋芒,待风回路转后再返回跳骚窝方为上策。众人主意拿捏不定,唯有让何超决定,他江湖号称“铁书生”,足智多谋,经过斟酌众人意见后最终决定利用这三日时间在好汉帮中设下埋伏,配以强弓箭弩痛击敌人,叫来犯强人来个有来无回。

如今三日未过,却有人已按奈不住剩夜来袭。

风高怒号,暗夜无尽,鬼面黑衣人已然潜进了夜色,前方一手持长剑的鬼面黑衣人左手向空中举起停往,其余鬼面黑衣人疾行的步伐便像被无形的手拉住一般,再也没有多夸出一步。

站在拿剑鬼面黑衣人左右那各有一人,其中一人拿着一根粗如手腕的铁棍,身高体大,异常魁梧。另一人拿着一柄长刀,刀身半弯射出寒光,诡异非常。

执剑鬼面停在暗外朝大宅望去,但见一双大门紧闭,左右两侧分站着四名执刀守卫严情戒备。大门上侧挂着一块大匾,远远望去隐约可见“好汉帮”三个大字。那守卫八人虽然一丝不苟的巡视着街巷中的一举一动,但无奈跳蚤窝中房屋参差不齐,加之月黑风高,是以并尘觉到危机已悄悄临近。

鬼面剑者再举左手比划一二,已有十名鬼面黑衣人从他身后穿出朝着守卫在大门附近的八名好汉帮弟子悄声行进,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手捂嘴一手握剑。

长剑一抹那八人顿时命归黄泉,连一声都来不及发出预警。

鬼面剑者领着众上伏上高墙,但见院中十来守卫,院中灯笼高挂,显然早有戒备。

众人拉弓搭箭对准守卫,数箭齐发,守卫立刻就被射成了筛子,一旁鬼面刀者见如此轻易攻破好汉帮防卫,不禁得意道:“哼,还道是什么狠角色,简直是不堪一击。”他虽得意,说话的声音却是极小。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