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武侠

更新时间:2019-03-22

九元镇天穹 完结

九元镇天穹

来源:掌中云作者:莫马提分类:仙侠武侠

小说简介:九元大陆,众派林立,仙法斗艳,这是一个属于修仙者的世界,人类与妖兽共同生存,并形成一个微妙的关系。 仙者,洞悉天机,掌握气运,能扭转乾坤,改变命运之能,是普通人所向往并崇拜。 刘闽,本是一名不知世事的家族子弟,聪慧、强大,后家族遭受重挫而不得不走上修仙练道之路,一路艰难,他咬紧牙关,立志成仙入道。展开

本书标签: 奇遇 修炼 成长 命运 战斗

精彩章节试读:

刘闽在赌,他赌这凶兽会不会拦截追杀自己的张汖,如果一人一凶兽,而且都是人战级别的都来追杀自己,那么今天命就交代这里了。如果挡住了张汖,那么自己逃脱就有希望了。

“不好,前面有一头凶兽,气息感觉应该是战级别。希望不要有什么意外。”张汖也感觉到了这凶兽的气息,不过他不可能看到一头凶兽,就放过眼睛的重创的刘闽。他知道今天如果放走刘闽,假以时日,自己很难在有这样的机会了。暗中刘闽的天赋和实力,说不定下次见面的时候自己可能被践踏的份,所以这次一杀,以后就很难的有机会了。

竟然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场面了,他今天不杀刘闽可说是不会善罢甘休。

“刘闽你就天就得死,谁都救不了你。”张汖脸色铁青,眼眸阴鸷之极,很不得要把刘闽撕成碎片。

追风逐电之间,张汖宝剑一挥凌厉的宝剑带着恐怖的杀气想刘闽劈了过来。

“不好~”刘闽眼眸一沉,银光闪烁,手中的红缨枪宛如蛟龙出海迎了上去。

“锵”的一声宛如惊雷炸响,恐怖的力道犹如万斤巨石般把刘闽狠狠的砸飞而去,刘闽手臂发麻,虎口震裂,手中的兵器差点脱手了,震得刘闽五脏六腑欲裂,险些狂吐几口鲜血出来。呼啸一声,刘闽也接着反震的力道暴退,急忙飞奔而去。

“想逃,门都没有。”张汖此时面脸狰狞无比,犹如一个发狂的凶兽,甚至吓人,恐怖的气息让人窒息,惊悚。

赫然,张汖恐怖的一剑石破惊天般震散了天空一团又一团的云彩,带着泰山压顶之势,毁灭万物之威轰隆隆压踏而下。

“不好,危险~~”刘闽眼眸骤然一紧,突皮发炸,周身的汗毛宛如倒竖的冰针,阴森刺骨宛如自己的灵魂都要冻结一般。这可是张汖酝酿已久爆发的杀招,可谓威力有着毁天灭地之威,不说刘闽现在受伤的状态,就算是他全胜时期,他都要重创吐血。

可是这时刘闽气息凌乱,受伤实力大大折扣,速度也下降了许多,根本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千钧一发之际,阴寒着眼眸的刘闽,快速拿出轮回盘,额头上的八卦图泛着,左手今金色的乾字,右手一个坤字,灵气缭绕,合二为一挡了过去。

“砰”犹如平地惊雷炸响,震得群山动摇,诸峰动荡。滚滚的能量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力,炸出了深不见底的大坑,同时地上土石飞溅而出,黄沙弥漫,有龙卷风般席卷而开;嘎嘎树木被折断,飞射的土石咚咚的作响。

刘闽在恐怖的能量冲击下,宛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去,无情的坠在地上。

“噗”的狂涌一口鲜血,他此时脸色脸色甚至比宣纸还要白几分,额头上细密的汗水不断哗哗而下,嘴角的血液不断溢出。

“咳咳。”刘闽动了两下,感到自己五脏六腑仿若翻江倒海,周身的经络许多被破怀,气息异常的混乱。他此时的情况不要张汖,就算是一个后天九重的高手都可把他给击毙。

“我看你逃。”张汖此时嘴角脸色也异常苍白,披头散发而垂落,嘴角不断的异常鲜红,特别是眼角还丝丝的血液,呲着阴森森的獠牙,简直就是地狱来的厉鬼,让人战战兢兢,惊悚寒颤。

此时的张汖情况并不乐观,他由于秘法和丹药的原因,已经让周身的经络摧残破坏特比厉害,甚至比他料想的还要糟糕。这一切的一切的根源就是眼前的刘闽,如果不是他像泥鳅一样,如果不把刘闽生吞活剥,一刀刀的凌迟处死,对不起自己的伤,更难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刘闽混蛋,去死吧!”张汖手拿着泛着寒光的宝剑,此时在阴森的阳光下泛着刺骨的寒光,恐怖的血腥气息,让人异常的压抑,隐隐让人心悸窒息。

呼啸一声,张汖双手握着刺眼的宝剑,剑花抖动寒光闪烁,璀璨氤氲,绚丽夺目,不过此时却是杀光,致命的寒光,就如美若天仙,心如毒蛇的美人,在仇人的脖子上抚摸,下一刻就是凋零,就是死亡。

可是张汖准备拿自己的宝剑,让犹如砧板上的肉刘闽给凌迟的时候,却停止了。此时的杀气顿时荡然无存,眼眸中呈现的是害怕,更是恐惧。

此时他不远出动作出现了一头老虎,此虎比平常的虎要大三倍,额头上的王字隐隐泛着金光,恐怖的獠牙在阳光下泛着刺骨的寒光,一对泛着红光的凶眸射出骇然的光芒,摄人心魂。如果人看一眼,背脊绝对会冒出丝丝的凉气,周身犹如坠入冰窟中,不仅是身体寒颤,即使是灵魂都为之冻结。

“红鄂虎。”张汖周身寒颤抖动了一下,不由自主惊愕道。

对这一只凶虎,因为这种虎天生就是红眼睛,就叫红鄂虎。如果说这一只普通的老虎,不要说一只,就算来十头八头,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甚至会嗤之以鼻,普通的凶兽在他的眼中就是蝼蚁,杀它们同切西瓜没有什么区别,来一头是杀,来十头也是杀。

看问题这凶兽不是普通的级别的红鄂虎,而是战级的妖兽,它实力张汖能感觉到大约是人战二灵实力。

张汖用秘法外加丹药才堪比刚刚突破的人战级别的实力,可是现在出现一个人战二灵的妖兽,不要说是他伪人战,就算是真正的人战二灵的人过来不一定能讨到一丝的便宜。

凶兽是对于这动野兽的总称,人们喜欢把先天成为灵兽,代表先天凶兽有灵性,而战级别的凶兽称为妖兽。造物主对各种生物在一定的情况下是公平的,凶兽同人来比,人修炼的速度是凶兽没法媲美的,只有天赋不错的人,只要不中途陨落,百年内还是有希望突破人先天,或者人战级别,甚至更高的境界。

但凶兽不同,一般的凶兽突破先天大约要两百岁,突破到人战级别的大约要五百年,有的甚至更长。当然也有一些特例,比如有着龙,凤,大鹏,麒麟等血脉的凶兽,他们的修炼速度比一般的凶兽要快。

虽然凶兽修炼的速度比不少天赋异禀的人类,但是他们的寿命比人类要长太多了,有的厉害的凶兽超过千岁都许多,但人类活到千岁以上的可谓凤毛麟角。

不过一般的情况下,同阶的凶兽实力比一般人的实力要强,毕竟凶兽很多攻击是与生俱来,还有一些是自己的天赋。而人不类不同,人可惜修炼功功法,能拿武器这就是区别,如果不修炼功法毕竟特殊,或者有一些其他是手段,是能难战胜凶兽。

张汖眼眸极其凝重看了一下这红鄂虎,同时也瞥了一眼刘闽,咬牙道:“姓刘闽混蛋,你下次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你等着瞧。”

张汖刚准备走,可只红鄂虎却没有打算放过他,傲啸一声,庞大的躯体带着恐怖的气息,宛如一尊人间恐怕的凶器,一招饿虎扑食飞扑了过去。

张汖顿时感到一股血腥的气息向自己笼罩过来,让人胸口发闷,气息隐隐有窒息的感觉。

他顿时眼瞳骤然一紧,二话没说宛如丧家之犬般飞奔而逃了。

不是他不想杀刘闽,相反他恨刘闽,可以说到骨头中,甚至灵魂里去了。但是对于刘闽的命和自己的命,他毫不犹豫选择保证自己的小命。

不知是张汖挑战了这红鄂虎的权威,还是这凶兽看张汖不爽,还是张汖人品有问题,发正这凶兽没有理会刘闽,去追张汖去了。

“啊~~”这红鄂虎恐怖的一爪,让张汖震飞出去了,虽然张横不是这凶兽的对手,但是毕竟张汖也有人战级别的实力,打不过,只要逃命还是有希望的。不过逃跑的张汖,也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被这凶兽震得狂吐几口鲜血,如果不是危机关头爆发自己最大潜力,同动用了自己身上唯一的一个保命先天灵石,很可能就被凶兽分尸了。

嗖的一声,张汖以燃烧生命力为代价,宛如一枝离弦之箭飞奔出去了。

刘闽看到一人一凶兽消瘦在自己的眼前,顿时有手擦拭一下嘴角的血液,急忙一跺脚飞奔出去了。

刘闽也不是傻瓜,他现在不走,如果等那只人战级别的凶兽来了,那就成为砧板上的肉了。

刘闽宛如一只敏捷的猎豹,不断穿梭在这不归山脉,这里危险异常,可谓步步惊心。以现在刘闽重伤的状态,不要算遇到战级别凶兽,就是碰到一只普通的先天凶兽他也会落荒而逃。虽然刘闽现在的战斗力不行,甚至连后天凶兽不一定能制服,但是他的气息可是先天五灵的境界,一般的凶兽不敢招惹他。

可以说他的运气不错,刘闽跑了几十里有惊无险的路,终于找到了来到一个山洞。

这山洞不大,但也有十来个平方,刘闽从一些利器划痕,明显看出这里一些来不归山脉冒险的人开辟出来的,有来遮风挡雨还是不错,至于有没有什么危险,这谁都说不定。

刘闽观察了一下地形,有强大的灵魂力感应一下确定没有危险后,再简单的布满一下。拿出丹药开始疗伤了。

九元大陆,夏阳天城,这里聚集着世界所有修道练术的宗门教派,这是繁华之所,成仙之地,经历万千世事,夏阳天城成为修仙者们歌颂的圣地。

青山雪颠,白茫苍松,一位年轻男子手握五转轮回盘站立于此,艳阳照耀下映衬出他一双剑眉,笔挺身姿,英俊面孔,此男子名字叫刘闽,是一名修仙者。

在这雪山之上,刘闽仅仅穿着一件黑衣月映袍,面容凝重,似是在冥思,忽然锐利眸眼睁开,他看向雪山的丛林深处,喃喃自语:“猎物到了。”

只看见刘闽身影犹如鬼魅,凭空消失,下一刻出现在雪林深处,一手直拍,一道浑厚掌力直击而下,一只在林间跑动的老虎直接被掌力击死。

刘闽来到老虎面前,俊逸笑道:“很好,今天的晚餐就吃老虎!”

可哪知刘闽话音刚落,一道持着反对意见的声音却徒然响起:“不要,老虎肉难吃!”

从天而降,一个娇小雪白的小妖兽出现在刘闽面前,它形若绵花团,看上去十分可爱,生有双脚双手,眼睛清澈机灵,若旁人不知,还以为这是一只人形小狐狸。

这个动物名字叫白华,是刘闽的灵宠,实力强大半分也不逊色于刘闽,这一次它跟随刘闽前来这雪山中进行修炼,只不过更多时间还是刘闽在修炼,白华在玩耍。

当得知刘闽准备猎杀今天晚上的晚餐时,白华立刻出现,可让它失望的是,今晚吃的是那粗糙的老虎肉,因此明显感到不满:“主人,难道就没有什么好吃一点的食物吗?”

“那你想吃什么?”

“新鲜的妖兽肉。”

刘闽禁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对于白华这种高等级妖兽而言,最好吃的食物肯定是同样级别甚至更为高级的妖兽,一般强大的妖兽蕴涵着天地灵气,多数鲜肉美味,自然是好吃。

但在这雪山之内要找到一只妖兽非常困难,更别说要猎一头强大的妖兽,于是刘闽安抚地说道:“白华,这一次来我是为了修炼的,可不是为了给你找东西吃的。”

“好啦好啦,修炼就修炼,现在你的实力不是挺强的吗?是时候下山回宗门吧?”白华提议道。

“现在还不能下山,我觉得实力还不足够强大。”

“先天五灵还不强大吗?”白华反问,事实上对于人类修仙者来说,上了先天级别已经远远抛离普通人。

在九元大陆,普通人要想成为修仙者,先要进入后天级别,后天级别共有九重,经历九重以后才能进入先天级别,而先天级别又分为六灵。

当突破先天六灵后,修仙者就会经历战者级别,分别是人战、地战、天战。能抵达先天级别已经是深受人战重,能若能达到战者级别,即可在夏阳天城开门立派。

白华虽是妖兽,但却拥有比人类更为聪明的智慧,因此疑惑地问:“刘闽,你要那么强大的力量干什么啊。”

“为了生存。”刘闽说出这话时,语气坚定,他本是一名家族公子,但家族却受到一股强大势力而灭族,他深知要想活着就必须要好好修炼,通过数年的打拼,他好不容易拜入夏阳天城的吟凡门,并成为其中一名弟子。

若要成为真正的强者,刘闽必须要不断的修炼,在宗内取得一定的地位。

人类的心机哪是白华这一介妖兽可以明白了,它拟人化地摊了摊手,道:“你喜欢在这留着就留着吧,不过我刚刚下山看了,吟凡门好象出了大事。”

“大事?什么大事。”

“你惹的事啊,晨英门的敌人杀上来了,不过你的兄弟冯民好象帮你抵抗去了。”

一听此事,刘闽暗喊不好,没有想到自己仇家晨英门居然杀上来,嘴中禁不住抱怨一句:“白华,你这个白痴,怎么现在才跟我说。”

“我看你一直在修炼,所以就不忍心打扰你。”

“我懒得和你扯,现在赶紧下山!”刘闽说着时,身形化作虚影,快速奔跑,即刻从山顶之上火速赶下去,花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他总算来到吟凡门的大殿上。

吟凡门,这是刘闽目前所拜师学艺的门派,在夏阳天城虽是一个小门派,但实力却不容小觑。

此刻在吟凡门的大殿,这里一派庄严,辉煌建筑,古老山门,门前雕刻正熠熠生辉的三个大字“吟凡门”,而通过门前,即可看到青砖铺设的大殿,这是平常弟子们朝拜读经的地方。

在而大殿旁,就是弟子们平日斗法练武的地方,刘闽踏着零乱脚步,四处寻找,但却找不到自己的好兄弟冯民,于是看向白华,问道:“冯民去哪里了?”

“我说你就关心你的好兄弟,也不管我……”白华作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可怜,可刘闽哪有心情和他开这种玩笑。

冯民是刘闽在没有拜入吟凡门前收下的一名仆人,其实说是仆人,更准确而言应该是兄弟,在与冯民相处中,刘闽一直都把冯民当成兄弟看待,数年感情,刘闽自然不愿意冯民有事。

而这一次前来寻仇的是一个名叫晨英门的宗门,此宗门在夏阳天城属于一流势力,力量庞大,刘闽早前因为杀死一名嚣张跋扈的晨英门弟子天脉,因此将整个晨英门都得罪人了。这一次晨英门来寻仇,发现刘闽不在,肯定把冯民抓去了。

“白华,快告诉我,冯民到底被晨英门的人抓哪去了。”刘闽冲着白华一吼,这可爱的小妖兽吓得连连缩头。

“我也不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现在可不是开玩笑。”刘闽郑重地说了一次,脸色严肃,他需要让白华知道此事非同小可。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主人。”

“好吧!”刘闽感觉焦虑不安,既然问白华无法得出结果,他只能在吟凡门周围跑动,以求能发现冯民的踪迹,可惜一圈圈走下来,甚至问过其他弟子也没有发现冯民的影子,此刻他的担忧已经变成恐惧。

就在刘闽走到吟凡门的中央庭院处,一道声音叫住了他:“刘闽,你是在找冯民不?”

说话之人是一名英俊男子,青衣白袍,清澈深邃的眼睛,穿着浅绿色的长袍,看上去十分俊秀,他是刘闽的同门师兄,名字叫冯美。

发现冯美像是知道冯民的消息,刘闽连忙问道:“你知道冯民在哪吗?”

“知道,他被晨英门的天葛、天砾两人抓走了!”

“该死的!”刘闽暗暗抱怨了一句,没有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敢挟持冯民,于是继续朝冯美问道:“他们现在去哪了?”

“在山下的林子里,你现在去,应该能追到他们的,但千万要小心,这一次晨英门来的人不少。”

“我明白了。”刘闽说完,迅速下山,其实晨英门弟子的实力刘闽也是清楚的很,以前他在比武台上就和晨英门的弟子交手过,例如说晨英门就有两个顶尖实力的兄弟名叫张柘、张汖。

不过除了这两兄弟外,其他人要对付刘闽还真无法做到,例如这一次来找自己麻烦的天葛、天砾,实力不过是先天三灵,以刘闽的实力自然不难对付,他担心的就是这两人会率先对冯民下手。

冯民实力不强,若对付这两人肯定出事,因此刘闽带着白华及一些关系要好的吟凡门弟子火速下山救援。

此刻,山下林子间,这里安宁寂静,茂密丛林中,数名身穿锦衣剑服的弟子正团团将冯民围住。

冯民身材魁梧高大,面容憨厚老实,面对众多敌人,他心中紧张万分,但还是逞强笑道:“你们对付我家少爷不了,所以才把我抓走,也真够卑鄙的。”

“你家少爷很快就会被我杀死,而你只不过先死而已。”包围着冯民的晨英门弟子中,为首一人率先说到,他名字叫天砾,是这一次寻找刘闽报仇的召集人。

之前刘闽所杀死的晨英门弟子天脉正是天砾的亲生弟弟,所以他才带齐人前来算帐。

在天砾旁边还站有另外一名白面男子,书生气质,身材消瘦,他是天砾的师弟名作天葛,只听他说道:“师兄,这个人就留给我对付,你帮我去外围守着,说不定刘闽那贼等一下就赶来。”

“怎么?师弟还想练练手啊?”天砾戏谑地说着,事实上冯民在两师兄弟看来,也就仅仅能练练手,根本不需要多少力量正面对付。

天葛手握这一把白玉长剑,面容奸险:“这种弱小的对手让师兄出马岂不是丢了你的脸,让师弟我代为效劳吧。”

“好,好。”天砾哈哈大笑,一扬手,就把冯民交给了天葛,而他则带着一群弟子出到林子外围守护,静等刘闽前来。

此时冯民那憨厚脸上无不布满凝重色彩,天葛可是一名先天三灵的修者,若以自己力量对付起来恐怕是难事,但既然已经对上了,他自然也不会懦弱。

冯民手持一把霸王枪,枪尖锐利,在阳光下闪烁发光,把枪头一指,冯民冷喝:“来吧!”

天葛自不会客气,手抓玉剑,身若鬼魅,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刀剑与长枪交织,火花迸射,一时间居然难分高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