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武侠

更新时间:2019-03-22

风声鹤唳 完结

风声鹤唳

来源:掌中云作者:黑马河分类:仙侠武侠

小说简介:送宝的途中遇到了如此多的麻烦,想当初就不要这样好了。展开

本书标签: 修仙 奇遇 成长 强者 命运

精彩章节试读:

深夜,漆黑的天空飘着风沙一样坚硬的雪粒,两个矫健的身影飞快的从巴音镇城门跃了出来,直往西而去,刚走了一会儿,后面那个已经气喘吁吁的不行了,捂着胸口小声叫道:“紫灵姑姑,我们还要走好远的路,不必这么着急吧!”说话的正是龙朝辉,经过短暂的休整,他已经完全康复了,只是走起路来依然吃力,前面飞快走路的正是他的师姑紫灵。

紫灵没好气的回过头道:“灵仙珠的行踪已经出现,江湖上那些邪恶势力妖魔鬼怪很快就赶到了,我们不快点走路难道等死不成?”

“呵呵,师姑尽管放心,你看我们打扮成平民的模样,一般人是断难发现的。”龙朝辉不以为然的笑道。

“笑你个头,江湖险恶那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总之你要听我的安排,如果路上胆敢不听我的命令别怪本师姑家法伺候。”紫灵手指着他说。

“嘿嘿,那就听师姑的便是了。”龙朝辉心里不服,但嘴里不敢得罪这个个性十足对他有蛮横的小师姑。

“好,这话可是你说的。”紫灵拉着他的手快速的向一片树林走去,有了师姑的内力相助,在加上女性特有的温柔的手让他又有了力气走路。

“师姑,为什么我们摸黑还要走树林?”龙朝辉跟在身后像个跟屁虫似地问个没完。

“因为走大道目标更容易让人怀疑,这都不懂还出来混?”紫灵没好奇的说。

“我们这是要往那里去?”他不解的问。

“漠北草原。”

“漠北草原?啊!!师姑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去天山不用路过漠北草原的。”龙朝辉记起师父给他的地图上来,似乎过了玉门关,在穿过一片沙漠然后就到达一个绿洲,到了那个绿洲就离天山不远了。师姑怎么拐了个弯走向了漠北草原?

“少废话,说过了让你听我的。此去天山的路已经被那些妖魔鬼怪们盯上了,我们绕道漠北草原,神不知鬼不觉就到了天山,他们爱等多久就等多久去吧,哈哈。”师姑得意的笑道。

“我听说漠北草原可是黑甲骑兵天下,我们路又不熟要是迷了路,在遇到了沼泽,在遇到黑甲骑兵是不是很衰?”龙朝辉想了一大堆问题出来。

“呸,呸,你这个乌鸦嘴。”紫灵不耐烦的停下来踢了他屁股一脚。

龙朝辉摸着屁股跳了起来反抗道:“拜托,我只是假设,难道你没有考虑路上的艰险吗?还说是老江湖……”

“闭嘴……”

龙朝辉鼻子一阵香气袭来,不知什么时候紫灵已经绕到他身后,右手紧紧的捂住了他的嘴巴,在他耳边悄声说,“爬在地下,用闭气功。”

一团淡淡的黑气出现在小树林。

龙朝辉只好听从师姑的安排,用上闭气功,和师姑两个人爬在满是树枝的草丛中,心里纳闷,干吗还要用闭气功?他最不愿意用的就是闭气功了,每次和装死差不多而且憋的面红耳赤,要消耗很多的体力事后很久才能恢复,老子刚刚大病初愈就要装死……他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不敢得罪小师姑只好深吸一口气爬在了草丛中,而师姑就在他身边,这多少让龙朝辉心里颇为高兴。至少和师姑躺在一起比和其他人躺在一起让人高兴。

那团淡淡的黑气越来越浓了起来,让人窒息憋闷,想一吼为快,要不是师姑的手还在他嘴巴上,龙朝辉差点坚持不住闭气功跳了起来。

树林外一直跟着他们的狼群这时候也停止了嚎叫,无声无息的散了。

皎洁的月光下,那团黑气渐渐的向他们的方向飘了过来。

这个时候居然会出现这等怪异的东西,唯一的解释就只有一种,那就是妖邪之气了!

很快那团黑气将他们笼罩起来,龙朝辉忍住心中的恐惧,躺在那里继续‘装死’。至少现在看上去两个人像是被冻死在野外的山村夫妇,或者是一对私奔的情人路上遭遇不测。在那团黑气当中,距离地面大约几米的地方却飘着几个红色的东西,朦朦胧胧的似乎那几个红色的东西还晃了晃他们的眼睛。

那红色的东西一飘过,万物晴朗,黑气渐渐消失不见了,过了好久,两人才敢露出头确认没有了危险,站了起来。

龙朝辉拍着胸口直吐气,“师姑,也没看出有什么可怕的,就算妖邪之物以你我的武功逃跑怕是没有问题,用不着在这里装死,差点把我憋死。”

紫灵整理着衣服,刚才和这个小辈这般亲密让她很不舒服,慢条斯理的道:“你师父让你出来混江湖,难道就没告诉你点混江湖的常识?”

“哦,这倒是说起过,平日里他也说点江湖的事,不过我当着听书,好像说什么最厉害的莫过于黑沙图了。”

“你知道刚才过去的是什么吗?”紫灵道。

龙朝辉摇了摇头:“不知道,这么小的地方会有什么人呢,说不定是我们一时眼花遇到了怪异的天气……”

“刚才过去的就是黑沙图。”紫灵淡淡的说,收拾好东西继续赶路。

龙朝辉惊的要死,一路小跑的追了过去:“师姑,那,那就是黑沙图?”

紫灵边走边说:“不错,刚才过去的就是黑沙图,这是一个可怕而神秘的江湖组织,据说那团黑气就是有名的黑沙图阵,从来没有人知道到黑沙图有几个人组成,这些都是些什么人或者什么妖魔鬼怪,有见过的但据说早已去阎王爷那里去报到了。”

“那,那我们刚才也算见到了?”

“哼哼,算我们侥幸,也许他们真以为我们是两具尸体呢!或者他们是着急赶路。”想到这里紫灵不由的拉紧他的手快步走了起来。

“他们此番来西北边疆远塞肯定是找你来了……我们快走。”

“啊!怎么大家都知道我在巴音镇啊!”龙朝辉郁闷不已。就连最可怕的黑沙图也赶来了……

漫天黄尘的古道上望去,在一片沙尘暴的暗黄色下稀稀拉拉的看到几间民房,路边不远处竖立这一块石碑苍劲有力的写着‘巴音镇’三个字。终于到地方了,龙朝辉穿着破旧的长袍,双手胡乱的抱在胸前抱着一把看似市面上最普通的铁剑,长发丝丝缕缕泛着油光,一看就很长时间没洗过了,下巴胡子拉碴,嘴唇裂着一道道沟壑凝固着褐红色的血丝。望着远处的巴音镇他几乎喜极而泣,不由的长叹道:“巴音镇,老子终于来了!”

唉!说来真是一段悲惨的行程,出门的时候还是衣着光鲜的少年美男子,没想到平生第一次踏入江湖就被折磨成这副惨状。他从秋令山一路走来的时候还是风光一片大好,沿途绿油油的、时不时遇见漂亮的姑娘在田里劳动还能上前讨口水喝、闲谈半日,日子过的也算惬意。那知一月后过了玉门关,天气就转眼凉了起来,风像刀子一样割在脸上,路上几乎遇不到人,沿路连口水都难讨到,至于走的路就没有一条平坦的大路,不是在古怪嶙峋的峡谷里学蛇爬,听着鬼哭狼嚎声赶路,就是在深山峻岭来回的绕圈圈,似乎永无天日的要走下去了。炙热的太阳毫不客气的让他掉了一层皮,一路下来竟然掉了十几斤的肉,现在看起来一幅弱不禁风的样子。

巴音镇并不是他此行的目的,但好歹也可以再这里找个伴继续赶路,还可以休整几日睡几天懒觉。一路上虽然没有人打劫走的也算平安,但夜里鬼哭狼嚎,人烟稀少在荒郊野外休息的滋味实在好不到那里去。现在他最期望的就是洗个热水澡将身上厚厚的泥污搓个干净,然后美美的睡上几天,在吃上点鸡鸭鱼肉,烫壶酒美美的享受几天。

“到了巴音镇,在镇子的东面有一间比较阔绰的宅院,那便是“仁厚堂”药铺了,记住,进了药铺只管往后远走,后院里有一配药的绝色女子,见到她你说一句诗‘却道瑶台上头宿’,如果她回答‘应闻空里步虚声’那人就是你要找的人了,以后你只管听她的安排,她会带你去见绿竹姑娘的人,一定要给我记住了,见到绿竹姑娘的人方可将‘灵仙珠’交给她,其余无论任何时候,任何人你都不能将这个东西拿出来,否则定招来杀身之祸。”这是龙朝辉的师父一个隐居在深山的世外高人反复交代他的话。

“小子,此番下山送仙灵丹也是对你的一次考验,如能顺利送到,你的身世之谜将解开。到时候也许你面对的将不是江湖恩怨了,而是更有意义的为家国兴亡而努力了。”师傅那是满脸严肃的表情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师傅,我对打打杀杀是没多大兴趣,如果有一番开天辟地的事业等着我去做就好了。”他托着下巴道。

“一个人要干什么是命中注定的,小子,一路保重吧!”师父语重心长的说完,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目送着他离开了。

这颗“灵仙珠”耗费了他师父不虚道人二十年的功力,而各种配药有来自雪域高原的仙灵草;有来自十万苗疆的蛊毒‘艳美人’,甚至还有鬼门关的还魂草,据说那是一种只有死过的人才能在赴黄泉的路上看到得一种草。也不知师父他老人家是怎么弄到的。这些东西凑齐后在加上师父二十年的功力才炼就得这颗神丹,这颗仙丹可以使普通人长生不老,胜过彭祖的寿命;会武功的人服了他则能陡增一百年才能修来的功力,至于妖魔鬼怪服用了则能见长百年的灵力,师父修丹成功后不知道如何传的风快,江湖上那些正邪高手赶着度假似地来到他们自认为绝密的住地,甚至还有了妖魔的踪迹。平日里一向宁静的修炼之地成了热闹的集会。这让他师父很是郁闷,原来本以为隐居在深山老林没有人知道,那知道人家江湖上的人随随便便就来了这么多人。

绿竹姑娘是师父的心爱女人,据说当年师父年轻的时候在贺兰山和妖魔决斗,绿竹姑娘为了救师父的性命搭上了自己的命,后来师父的师父用还魂大法搜回来绿竹姑娘一魂一魄,将她藏在一个绝密的地方,师父这么多年来活着就是苦心研究各种仙丹灵药试图救回他的心爱之人,这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终于研制成了这一仙丹灵药,却不想引来了这么多贪婪的人士。后来他师父想了一招,自己带着几个弟子正面迎敌,却让最小的关门弟子龙朝辉化妆从密道里偷偷的离开,一路风尘赶到天山给他心上人送药。

龙朝辉靠在石碑上休息了片刻,那如龙卷风似地黄沙过后天空安静下来。巴音镇竟然拨云见日般开朗起来。镇上也开始热闹起来。他信步来到集市上。只见整齐的街道,来来往往穿着各种奇异服装的人们穿梭其间,有卷毛蓝眼睛的波斯人、什么都满不在乎的北鞑人、身材壮实的西夏人、俨然是一个热闹的集市,在这边陲小镇居然生意如此兴隆,到算的上奇迹了。大街上的货物也是琳琅满目,有昆都土的细毡、于阗的玉石、车库的铁器、西夏的食盐、大宛国的骏马。街市上的人操着各种语言,北鞑语,大宛国语,西夏语和汉语夹杂着在讨价还价,喧闹声衬托出巴音镇的一片繁华景象。

龙朝辉在人群中被挤来挤去,兴奋地看着热闹,一路上躲躲藏藏,躲猫猫似地行走,也没见过这么繁华的集市,没想到此地偏僻却贸易繁荣,料想走了几千里远也不会有人认识他,心情转而变的高兴起来,在各种人群中穿梭,不时的去摸摸要价高昂的大宛国汗血宝马,看看车库打造的铁器,那弯刀锋利无比,买刀人将一撮骆驼毛放在刀刃上轻轻一吹,驼毛顿时化作两断,一时间围上许多看热闹的人,龙朝辉摸了摸自己怀中要生锈的铁剑,心道,看起来要比我的剑不知道锋利多少倍。他的武器是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看上去很是寒惨,不过那是外表,这把剑可是不虚道人的宝贝,平日里埋在只有他拉屎才去的地方,一般人断然不会去那里寻找的,此番小徒弟出门他才舍得挖出来送给徒弟,不想生锈到了如此境地,不虚道人心疼了好久,看来再好的宝贝也经不起化学实验啊!师父曾经和他偷偷的说过,他有一把飞龙打造幻化出的宝剑,难道就是这把?他十二分的断定师父他老人家定是这些年炼丹药有些健忘错给他拿了一把稀松平常的剑了。

“拉面,吃拉面了!”一身宏厚的吆喝声勾起了龙朝辉的馋虫,禁不住吸了吸鼻子,一股羊肉的香味扑面而来。不远处的地方,一口大锅正热气腾腾的烧着,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手里轮着一团面,那团面在他在他胸前飞来飞去,不一会儿变成了长长的一条面,再用手一抖,细如发丝的拉面就扔在了沸腾的锅中。接着,另一个伙计很快将面从锅中捞出盛入大碗中,将鲜嫩的羊肉汤浇在面上,撒上点细碎的葱末和野菜花,一碗飘香的面就端到桌上食客面前。龙朝辉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羊肉的香味让他口水都要流了出来,摸了摸怀里尚有不少细碎的银两便快步的走了过去。

“大爷,来碗拉面?”伙计道。

“不,是来两碗。”龙朝辉颇为坚定的说。饿了一路,两碗拉面似乎也少了点。

“来两碗面!”伙计吆喝道,又打量了他一眼笑道:“大爷是打南边过来的?”

“你怎么知道?”刚出道的龙朝辉颇为诧异。心道我的脑门上又没写南人二字。

“嘿嘿,看这位爷面晴俊朗颇为儒雅,不是从南边过来的人又是那里来的呢?”伙计笑道。

“哦!也有些道理。”龙朝辉吸了吸鼻子不再理会伙计的搭讪,他焦急的向锅里张望着,直等着那香气扑鼻的面端过来好开怀大吃一番。

“哗啦!”人群中窜出一个人影粹不及防的撞在了他的面前。刚端上来的一碗拉面,龙朝辉刚好要拿起筷子的时候被撞翻在地,搞得他好不郁闷。强忍着将口水咽进了肚子里。倒在地上的竟然是一个出落有致的女子,女子惊慌失措的拉着他的衣袖,似乎要蜷缩在他怀里消失掉,可怜楚楚的道:“大人,救救我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