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武侠

更新时间:2019-03-22

蜀山风云录 完结

蜀山风云录

来源:掌中云作者:兰若分类:仙侠武侠

小说简介:大唐乾符二年,黄巢借阴兵于泰山,并毁阴阳界。三山龙脉大乱,五岳失其真形,五灵化而为妖祸乱天下。王朝倾,诸藩乱,烽火不休!万般祸事,唯以紫青双剑解之!庙堂之外,江湖之间,何尝不是一部修道史。蜀山二创,全新归来!展开

本书标签: 仙侠 玄幻 道士 修仙

精彩章节试读:

天上一片银辉灿烂,地上山阴沉沉。

若是普通人望去,触目所及黑漆漆沉甸甸一坨,哪里还能看得见什么宝贝?

金蝉只听朱梅在他耳边柔声道:“九华山虽地气失衡,妖气浓郁,但阴阳互生,若没灵气制衡,这妖气也会崩散。此际山脉灵气必然是缩成一团,收拢到九华山的太极点,回归到太素之态,太极点处必有宝物,若是在寻常的时候,要找这太极点可不容易。

但现在,要在一片妖气中,找这么一团浓郁的灵气,就好比黑豆之中寻一粒赤豆般简单,你且寻最特异处就是了。”

金蝉点头,放眼望去细细观察了一阵,忽而在远处看到了一团莹莹白气,再仔细看去,白气中五彩斑斓,在黑沉沉一片中十分瞩目。他收回视线,看了看满脸期待的朱梅,不由顽皮起来道:“梅姐姐……,我……,我找不到?”

朱梅看他神态,自是知道他在撒谎逗弄自己,假意道:“真找不到?”

金蝉点头,见她似笑非笑的样子,心里有点发慌。

朱梅道:“那好吧,明早跟我回玉景宫念经,哎,还是不要这么麻烦了,明天一早还是送你回你姐姐那边,继续在九华山待着。”

金蝉急了连忙一把抱住她道:“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念经,梅姐姐,我错了,我看见了。”

朱梅嫌弃得拍开他手道:“放手,那你且再仔细看看,那宝物是什么?”

金蝉闻言乖乖地走到一边又观望起来,寻到那一片灵气后,他继续凝神,凭借着天生的灵瞳,灵气之下的景象渐渐在眼前清晰起来。

在枯树败草遍地的九华山,居然还有这么一处竹泉清澈之处。

而在那团灵气中,有两个穿着红肚兜的孩童在嬉戏玩耍,若说有什么奇特之处……,那两名孩童只约三寸高,淹没在草丛中,旁人若是无意经过,随眼看去,根本就看不出来。

金蝉看着只觉新奇有趣,问道,“梅姐姐,那边有两个小娃娃,好像……好像就只有我手掌这么大小,这是什么呀?”

“果然夜云双芝。”朱梅脸上不由喜笑颜开,“可以说是灵芝草,但又不是寻常的灵芝草。你且指给我看,在什么方位?”

顺着金蝉所指的方向,朱梅细细细细辨认了一下,更是大喜:“和我所占的遁甲之象也合上了,今日必能手到擒来。”

金蝉也开心道:“梅姐姐,把这俩小娃娃抓来和我们玩吧。”

朱梅有些无语,“夜云双芝是拿来玩的么?当然是拿来炼丹啊。”

金蝉闻言大惊:“梅姐姐,那可是两个小娃娃啊。”

“什么小娃娃。”朱梅不屑道:“那就是灵芝,而且是特别珍贵的雌雄双生灵芝,你不是说要拯救天下苍生么,凭你这点道行那够啊,等你练成了,天下苍生早绝得差不多了。”

见金蝉不语,面露凄惶不忍之色,朱梅心中不由暗道婆妈,更是不信自己能和这小子扯上什么姻缘,但见他眼眶都有些红了,知道也不好逼得太紧,于是柔声哄着道:“梅姐姐可没骗你,等临到子时,你就知道了,再说了,就算我们不取走这宝贝,若被奸人所夺,只会更糟。马上就要道七月了,到时阴气妖氛更盛,这夜云双芝,就算没有你金蝉,随便一个谁都能找到。”

金蝉却是不信道:“那之前也有七月啊,为什么坏人没能找到这夜云双芝。”

朱梅不耐,心道这小子真够难缠的,但面上还得耐着性子解释:“因为这些奸人寻不到这夜云双芝的根,普通的人参灵芝修炼成精后会移根,所以民间的采参客,月圆之夜入山,若是在山中见到红肚兜的三四岁小孩,就拿红绳系住,这人参灵芝就不能移根,等到天亮挖出就行。但这夜云双芝不同,他们的根长在山脉太极点处,不会像普通人参灵芝那样成精后带着到处跑,而他们形体也比那些普通的人参灵芝精小,这样,一来难找,二来就算捉住了没有根,吃下去也没用,过阵子灵根还会幻化出新的形体来。

原本,要找他们的根并不容易,只是现在的九华山妖气太浓了,才逼得他们只能在太极点附近待着,因此我们才能找到他们的灵根所在。”

金蝉的重点显然是在朱梅要吃他们,他抓着朱梅的衣角哀求着:“梅姐姐,我们别吃他们,我们把他们保护起来好不好?别吃他们,求求你了。”

朱梅见他言语诚恳,心也不由软了下来道:“好,先把他们保护起来。”至于后面的事会怎样,到时也由不得金蝉。

为了分散金蝉的注意力,朱梅又道:“金蝉,还记得我同你说的,人和妖的时间不同么?”

金蝉虽是在点头,却有些心不在焉,朱梅也不以为意,笑道:“方才我说的那位野狐禅师,自称五百年前,可达摩尊者东渡而来,创立禅宗,也不过两百余年,所以这位野狐禅师,必然是在小荒境内修炼的,才会以为自己修行了五百年,我看顶多也就几十年吧。”

“小荒境?”听到新的名词,金蝉的注意力再度集中起来。

“是,大荒境是上等妖物修炼之地,传说在昆仑和东海等地都有禁制入口。普通的妖物没有资格进入大荒境修炼,但是这群山龙脉中的太极点,却也能帮助妖物修行,让他们突破人世的光阴限制,这种太极点对这些精灵妖物来说可算是小荒境。”

金蝉道:“那人可以去么?”

朱梅道:“这是给妖怪用的,人用不了,人天生太阴之形完备,所以可以直接修习积阳升仙之道,比起那些精灵妖物大大省去一番功夫。

人若借助外气积阳,就得根据个人自身禀赋寻得龙脉生气处。你们在九华山的洞府就是了,我也真是佩服妙一夫人,居然能在这重重妖氛下找到这么一处洞府。”

金蝉骄傲道:“那是,我阿娘可厉害了。”

朱梅见他心情好了起来,松了口气道:“歇息一会儿吧,到了子时,我再跟你说如何观气真假。”说着,朱梅拉着金蝉走回篝火边,她自己盘膝运气,金蝉不会运气,也依葫芦画瓢,学着朱梅的动作来了这么一套,假装自己会修行。

只是才坐了没一会儿,他睡意便涌了上来,身子一歪,倒在朱梅腿上,未了,还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把朱梅的腿当了枕头。

朱梅不觉又气又好笑,但自己正运着周天,也没功夫理他,也就随他去了。

梁乾化元年(公元911年),六月夏,本该是翠荫郁郁的九华山,此刻却在团团妖氛笼罩下,显得死气沉沉,山中清泉枯竭,山外旱灾连月。

前几日,山外的庄稼人好不容易盼来一朵云雨,落下的却是坨坨冰雹,直将裂了好几道口子的田地里,那些稀稀疏疏刚抽穗的稻子砸了个稀烂,让人欲哭无泪。

一清早就踏着飞剑下山的齐灵云,看着今年注定颗粒无收的庄稼地,心底默默叹气,这都是因为醉仙崖下螣蛇为祸,扰乱地气失衡的缘故,她奉母亲妙一夫人之命驻守九华山“妙一洞府”等待机缘,也正为解决此事。

说起这机缘,也是让人气馁。需要等待紫郢剑主入世应劫,才能除了这妖物。

此螣蛇来历非凡,天生即可元神分灵,杀之不尽,寻常宝物能除,非紫郢剑而不能斩之。

因此面对百姓种种惨状,齐灵云虽是焦急,却也无可奈何。

母亲曾再三吩咐,绝不可贸然行法施雨。

若是扰动天气,反而激发醉仙崖下妖物的凶性,增加变数,并坏了醉仙崖下高人的大事。

所以此刻她能为这些村民所做的,就是悄悄投符于几口活命水源,驱散因天时反常而阴结的邪秽之气,以免这些村民再受瘟疫之苦。

巡视完山外的状况,再看了下东南渐升的日头,似是想起了什么,齐灵云嘴边泛起一丝笑容。她得赶紧回去了,免得她那个弟弟齐金蝉醒来找不到人,又是大哭大闹。

回到九华山深处的妙一洞府,齐灵云一探便知里间的金蝉酣睡正香。

于是她来到中间正屋,手心一翻,一盏小巧的白瓷莲花香炉在白光中隐现,齐灵云将它放置到案桌,捻了两颗香丸进去,无炭无火,香气慢慢溢了出来,齐灵云稍提衣裙,正坐于蒲垫上,开始诵经。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青烟袅袅升起,宛如一道道薄云流传,缭绕着一张端正的鹅蛋脸,秀眉如远山左右徐徐匀开,真当是美人隔云端。。

齐灵云是峨眉蜀山掌门妙一夫人之女,其父妙一道人齐漱溟则坐镇于靑城蜀山,为靑城蜀山掌门。

唐开元年间,隐派真仙大元真人,应劫入世,于峨眉靑城二山,双山开府。后从长眉真人传至妙一夫妇,分掌峨眉蜀山、靑城蜀山,齐灵云的身份可谓尊贵无比,但这也意味着,她自小便要承着一份担当,凡事以稳妥为虑。

此刻,清朗诵经声中,齐灵云眼前浮现起数日来所见,心中不由一阵悲切,暗暗祈求上天,将自己的诵经之德,施于苍生,解尘世倒悬之苦。

“阿姐!阿姐!”肃穆的气氛很快就被一声声略带奶气的喊声打破了。

齐灵云微微蹙眉,神情三分无奈,嘴角半分苦笑,在喊叫的小孩儿,正是父母口中应劫入世的三世童子——她的弟弟齐金蝉。

此刻,金蝉揉着眼睛,耷拉着鞋子来找齐灵云了。

齐灵云起身拂袖,将香炉纳入腰间阴阳八卦状的乾坤袋,温和而严厉道:“金蝉,说了多少次了,要学会自己漱洗,看看你这样子。”

齐金蝉是齐家幼子,虽然妙一夫妇管教也颇为严厉,但这位小少爷,依旧是调皮捣蛋,屡教不改。也难怪父母不急于让他修行,说要多磨磨他的性子。

此刻,梳着冲天小辫,虎头虎脑的齐金蝉,拉着阿姐齐灵云的手撒娇道,“阿姐,昨天已经洗过了。”

齐灵云摇摇头,也不多废话,押着这臭小子去洗漱了,鬼哭狼嚎中,齐金蝉被收拾干净了,吃过饭,他又喊着要出去玩。

齐灵云叹了口气,九华山镇压着腾蛇大妖,按说本不该带金蝉来,可母亲妙一夫人,却偏偏要齐灵云带上这个小捣蛋鬼,为了保证他安全,也为了不让他闯祸,齐灵云也只有把他锁在洞府方圆一里的禁制内了。

这么点地方,哪够小孩子折腾的?

洞府早前前后后早被他翻了个底朝天,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玩的了,所以这几天金蝉一直磨着姐姐齐灵云要出去玩。

山里危机重重,山下生灵涂炭,哪里还有玩的地方。齐灵云摇头道:“金蝉乖,过不了几日,阿娘就会接你回峨眉,你就在洞府周围玩吧。”

“我不,这里还有什么好玩的?”齐金蝉歪头道,“要不阿姐教我飞剑!我要当大英雄!当掌门!”

按母亲交待的,金蝉的性子太过顽劣,目前万不可教任何功法,所以,堂堂蜀山之子,居然没有从小练就一身童子功,当然,妙一夫人嘱咐,更不许齐灵云私下教他些什么。

见齐灵云微微出神,不知在想什么,金蝉不耐烦地冲到门外大喊,“我要出去玩!我要出去玩!”

齐灵云微微一笑,手一抬,灵气一运,便把金蝉吸了回来道:“没事做,就背经文吧。”

“我不要,我不要!”金蝉挥舞着藕节似的手臂,却是无法挣脱,最后可怜兮兮道:“阿姐,给我讲故事吧,讲紫青双剑的故事。”

齐灵云无奈道:“这故事都讲了多少遍了,还没听腻?”

“我要听故事!我要听紫青双剑,我是紫郢剑主!”显然这个故事很是满足小孩子当大英雄的愿望,所以金蝉才会百听不厌。

“好好好,去屋里拿上你的紫郢剑,阿姐给你讲故事。”齐灵云松了手。

金蝉立刻箭一般冲了出去,虽说他目前还没有修习任何功法,但常年在山野间行走奔跑,筋骨到是锻炼得不错。

很快金蝉举着一柄刻有七星的桃木剑,冲了进来大喊:“妖孽,休得猖狂!”他说着凌空刺出一剑,随即看向齐灵云。

齐灵云会意,玉指一拈向桃木剑打了道紫光过去,顿时小小少年高举着的木剑上紫光萦绕,还真像那么一回儿事,剑刺出后,他得意地走回齐灵云身边道:“阿姐,我为民除害啦。”

齐灵云摸摸他头道:“光是为民除害还不够,还要学会匡世济民之道。”

金蝉似懂非懂地点了下头,“哦,阿姐阿姐,快给我讲故事吧。”

“好。”齐灵云又拿出了香炉,换上静心宁神的“清远香”香丸,徐徐道,“大唐乾符二年,旱灾、虫灾四起,田地里的庄稼不是干死了,就是被蝗虫吃了,可地方官却上奏朝廷说,这些虫子因为皇上的恩德,不吃庄稼,自己饿死在路边。于是,这些百姓,不仅饿着肚子,还要上缴粮食税赋,一时间死了好多人。”

齐灵云说罢叹了口气,自唐末起,这样的荒唐而沉重的日子就一再重复,眼下,九华山方圆百里的百姓处境,与当初何其相似。

“这些坏人!”虽然不是第一次听了,金蝉还是不由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恨不得将这些贪官污吏狠狠教训一通。

齐灵云继续道:“灾情最严重的,是一个叫曹州的地方,那里的老百姓吃不上饭,官吏还要逼迫他们缴税,于是这些老百姓就起来造反。朝廷很快派了官军来镇压,这些只有锄头的老百姓,怎么打得过官兵,所以……伤亡惨重。于是,有个叫黄巢的人,连夜冲出重围,直奔东岳泰山。”

说到这里,齐灵云又是重重叹息一声,正是黄巢这一举动,之后连绵不绝的烽火兵燹也因此而起。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