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更新时间:2019-03-17

都市玄医民工 连载中

都市玄医民工

来源:掌中云作者:离月醉分类:都市情感

小说简介:我叫叶阳,我是民工,突获得神奇秘术,从此翻身民工走上巅峰……展开

本书标签: 都市 医生 妙手 暧昧 美女

精彩章节试读:

现在孙主任一副可恶的小人嘴脸,看起来让人觉得十分恶心。

他现在就希望叶阳给冯爱国治病失败,那样的话,就相当于报复叶阳了。

叶阳进去已经有五分钟了。

何雅琴一副哀愁的盯着手术室的门看,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害了自己丈夫!

她一直以为叶阳是个医生,但没想到只是一个水电工,水电工能治什么病?

“孙主任,你表叔能把冯爱国治好吗?”马医生脸色一副古怪的问道。

“马医生,你他妈给我闭嘴!那个臭小子根本不是我表叔!”孙主任冷声道。

“什么?不是你表叔,可是他亲口说你表叔的啊,而且你也承认了啊。”马医生惊愕的说道。

“哼……”

孙主任冷哼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他自然不能把自己非礼何雅琴,然后被叶阳录音的事情说出来了,那样岂不是让自己身败名裂了啊!

就在这个时候,本院的刘副院长刘平安走了过来,刘副院长乃是本院的实权派,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医生!

孙主任急忙谄媚的上前,给刘平安打了一声招呼:“刘院长,你好。”

刘副院长看了看手术室的灯亮着,而孙主任一身做手术的行头,却和自己的助手呆在外面,疑惑问道:“孙主任,这手术室里是谁在做手术啊?我看你穿了一身行头,应该是你在里面动手术啊!”

还不待孙主任开口,旁边何雅琴忙说道:“刘院长你好,在里面动手术的是我丈夫冯爱国!”

“冯爱国?”刘平安嘀咕了一声,随即露出了一片疑惑之色,道:“我记得冯爱国脑子里长了个瘤,我们医院还开了专家的座谈会,一致要求让孙主任主刀给他动刀的!怎么孙主任在外面?手术室里却还有人在手术?”

孙主任忙解释道:“刘院长,事情是这样的,本来我是要给冯爱国动手术的,可是却被一个年轻人阻挠了,而那个年轻人声称自己不用动刀子,就可以把冯爱国的病给治好!”

“什么?这简直是胡闹!你怎么可以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给他动手术呢?冯爱国的病情很重,而且他还是战斗英雄,这若是出了一个好歹,对我们医院的名誉损失极大!这如果出现了意外,你能负得起责任吗?”刘平安瞪着眼珠子,一副气急败坏的怒喷孙主任道。

“刘院长,我也阻止来着,可是何小姐却对那个年轻人十分信任,而且还让那个年轻人为自己丈夫治疗,你看,这是何小姐签的约定!你不信可以问何小姐!”孙主任指着何雅琴,一副淡定的说道。

不得不说,孙主任甩锅的技术那是一流的啊!

只是这三言两语就把这锅甩给了何雅琴。

而何雅琴面色难看,她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的还是错的!

刘平安只看了一眼那约定,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他怒声道:“这简直就是胡闹!如果出现了意外……到时候只能让那个年轻人负责,谁让他签了这东西呢!话说,那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啊?是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

刘平安颇为担忧的问着这话。

“不,那个年轻人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孙主任忙说道。

“那就好。”刘平安舒了一口气,显然,他也不是什么好鸟,一想到责任落不到自己医院的头上,他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啊。他接着问道:“那他是哪个医院的医生?”

“确切的说,他不是医生,据他所说,他是一个水电工,而且昨天还出了事故,被开除了!”孙主任说道。

“神马玩意?进去治病的居然是一个水电工?这不是胡闹嘛!水电工什么时候有本事治病了?如果一个水电工都能治病,那还要我们这些医生做什么?况且,冯爱国的病,那可是顽疾,就连我们都是组织了各类专家座谈,才商定了这么一个治疗结果的啊!”刘平安一副气呼呼的说道。

孙主任也是一片唉声叹气道:“刘院长,这责任主要怪我,是我不该让那个年轻人进去的。可是,我根本阻止不了啊,毕竟何小姐是冯爱国的病人家属,她都点头同意了,我还能说什么呢!你不信你问马医生,我是不是阻止了?”

孙主任给马医生使了一个眼色,马医生急忙道:“我作证,孙主任确实是阻止了,而且还苦口婆心的劝说那个年轻人不要胡来,可是根本没用啊!毕竟病人的家属不信任我们啊!”

不得不说,这个马医生见风使舵的能力很强。

何雅琴听着他们说着这“虚伪”的话,自己心头也是复杂一片,她都无心和他们辩驳,毕竟是她相信叶阳,让他给自己丈夫治疗的,可谁成想他只是个水电工啊!

刘平安眼珠子一转,道:“既然这是家属的责任,那出现一切后果,都由那个年轻人和你这个家属负责!”

何雅琴有苦说不出。

“都别杵着了,那个年轻人进去多长时间了?”刘平安继续问。

“大概七分钟了。”孙主任忙道。

“七分钟,那还有救,我们快点进入手术室,阻止那个年轻人!如果那个年轻人真的把冯爱国给治死了,那对我们医院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虽然主要责任并不在我们,但我们也要为病人负责!”刘平安一副“虚伪”的说道,急忙率先冲进了手术室。

“好的!刘院长,我和你一块进去,我们一定要为病人负责!”孙主任也是一马当先,跟着刘平安朝着手术室里冲进去了。

刘平安等人冲进了手术室,刚要大喝一声年轻人你给我住手,可当他看到眼前的情形之时,脸色都变了,变得无比难看!

而后面的孙主任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不可察觉的诡异之笑,随即,他大声惊呼道:“臭小子,你给我住手,你居然把冯爱国给治死了!而且还把他的衣服脱光了,你真是太无耻了!”

可不是嘛,此时,冯爱国浑身精光躺在了手术台上,眼睛闭着,脸色苍白,一丝生命的迹象都没有,而且最为操蛋的时候,叶阳居然还用一根小细钢钉扎在了冯爱国的脑门上,有着一滴黑血从那小钢钉处渗了出来……

安城,一个老旧的小区。

“小姐姐,你好,我叫叶阳。是您给我们打电话,说您那里经常潮湿,下面经常流水,让我们过来帮帮你的吗?”

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穿着普通T恤、牛仔裤的青年,正面带微笑的看着眼前穿着清凉睡裙的女人问道。

只是那女人一听叶阳居然说出这种荤话,顿时俏脸一变,破口大骂道:“臭小子,你耍什么流氓呢!你下面才经常流水呢!你快给老娘我滚,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一句,我就报警了!”

“砰”的一声,那女人直接把门关上了,只留下叶阳在那里摸着鼻子,一片无辜,他急忙敲了敲门道:“小姐姐,你怎么把门给关上了啊?难道不是你在半小时前,向我们物业公司报修水管的吗?说你卫生间的墙壁老是潮湿,水管下面老是流水吗?我是水电工小叶啊,麻烦你开个门,我要帮你修水管啊!”

叶阳说完这话,那女人才豁然把门打开,狠狠瞪了一眼叶阳道:“你就不能把话说清楚吗?什么下面潮湿,还经常流水,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怎么不让人误解?”

叶阳摸了摸鼻子,微笑道:“小姐姐,你此言差矣!王阳明曾说过,有我之境,以我观物,则物皆着我之色彩,正是因为你心中是那么想的,你才会把我说的东西往不健康的方面去想!这不能怪我,这只能怪小姐姐你的思想不是很健康。”

叶阳一本正经的说着这话,眼睛却还时不时的落在了那女人领口处的风景。

“好大!好白啊!”

叶阳在心底情不自禁的嘀咕着。

“你给我闭嘴!你说谁思想不健康呢?你还给我掉书袋,你还王阳明,就算你是王思葱,你再胡扯,你信不信我马上投诉你!不就一破水电工吗?还弄得跟文化人一样,笑死人了!”那女人一副怒气冲冲的说道。

叶阳被这么说,也不在乎,他微微一笑道:“领袖他老人家曾说过,职业不分尊卑贵贱,只是分工的不同,你说我是破水电工,那就有点太伤我自尊了!不过,小姐姐,你也别生气,气大伤脾,我观你面色发暗,头顶凶兆,最近恐怕……”

“你给我闭嘴!你说谁头顶胸罩呢!你再敢胡扯,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投诉你!”

说着这话,这女人竟是掏出了手机,要拨打物业公司的电话去投诉叶阳。

这下可把叶阳吓坏了,他急忙微笑着说道:“好好,我不说了,不过,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你若能听我一言……得得得,我不说了不说了!我这就去修水管去!”

叶阳一瞧这女人那杀人的眼神,不敢再多说什么,朝着卫生间的方向便走去,走到了门口,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本黄皮古书,上面写着几个古朴的字“玄医秘术”,轻轻叹息一声,暗自道:“外公临终之时,说是让我一定要随身携带这本书,然后把此书研究透彻,定能飞黄腾达,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我特么都可以把这本书倒背如流了,却他妈还是个水电工!”

叶阳想到这里,只觉得自己混的是太逼惨了。

外公还说让自己把这书研究透彻,就可以飞黄腾达,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可他现在依旧是个破水电工,说白了,也就是别人眼中的小民工!

叶阳只觉得是自己外公在忽悠自己,然后便把那古书塞进了很随意的塞进了裤兜。

他一进入卫生间,一眼就看到一些花花绿绿的小衣服挂在了架子上,一看到那些花花绿绿的小衣服时候,鼻子都几乎喷出来血了。

那些花花绿绿的小衣服,自然都是那女人的贴身小衣服,看那尺寸还蛮大的,刚才叶阳也见识了,那女人的规模确实挺大的!

显然,这些小衣服是那女人没有及时收起来的,便挂在了这里。

“我去!这女人还挺有兴致的嘛?居然还穿这种钉子小裤裤。”叶阳看到了一条布料很少的小裤裤,嘴角露出了一抹邪魅,嘀咕了一声。

可就在这时,那女人却忽然冲了进来,一眼看到叶阳正在盯着那条布料很少的小衣服之时,登时是羞愤交加,怒斥一声道:“臭流氓,你可真够猥琐的!居然偷看我的贴身衣服!”

“喂,我说小姐姐,是你自己没把自己的衣服收起来,我就看一眼而已,你怎么能说我猥琐呢?不过,我要友情提醒你一句话,虽然穿这种小裤裤很刺激,可容易得妇科病啊!”叶阳很善心的提醒了一句。

“臭流氓!你给我滚,我不用你给我修水管了!”那女人简直是被叶阳气坏了,她想好了一定要立马投诉叶阳,让这个臭流氓失去工作。

“别别,小姐姐,你别生气,气大伤脾!接下来,你把这些衣服收走行不行,我安心修水管。”叶阳连连讨饶道。

“哼!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还敢乱来,我就报警了。”这女人说完这话,就把那些花花绿绿的小衣服收走了,临走之时,还瞪了一眼叶阳,简直把叶阳当成了十足的大流氓了。

看着那女人离去背影那挺翘的部位,叶阳暗想,这女人穿上那条小裤裤一定很诱人啊。

那种画面实在太美,他不敢再多想,就开始检查了起了水管,这女人家的水管因为年久失修,导致老化,不断的往下渗水。

叶阳拿着一个老虎钳,要把那水管的螺丝拧一拧,可是,那水管由于实在太过老化了,在叶阳的拧动之下,居然直接炸裂,那水花便如同飞剑一般的向着叶阳的脑门砸去!

叶阳只觉得脑袋像是被板砖砸中了一般,直接晕了过去,“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而与此同时,那水管里的水,直接将叶阳的身体淋湿成了落汤鸡……

而就在叶阳一无所知之时,他裤兜里的那本古书,竟也是被水浸透,一道金光却是从叶阳的裤兜里向着激射了出来,向着叶阳的脑袋射去了。

“啊!!死人了!啊!!死人头上冒金光了!灵魂出窍啊!”

与此同时,那女人冲了进来,看到叶阳倒在了地上,而且脑袋上还冒着金光,这明显是灵魂出窍啊,不禁叫了一声,急忙冲出了自己家,然后拨打了报警电话!

……

而此时,叶阳仿佛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里,在这个空间里,他的周身全部都是水,但他却没有丝毫的窒息感。

就在叶阳不知道此处为何处的时候,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动听,几乎能让人耳朵怀孕的女人声音:“我的十世有缘人,你可终于来了。”

神马玩意?

十世有缘人?

叶阳一片懵逼,急忙转过身子,循着声音看去,只是这么一看,他的鼻子差点喷出了血,脸眼珠子都瞪得老大,露出了一副猪哥相。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