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19-03-18

重生侯府嫡女 连载中

重生侯府嫡女

来源:掌中云作者:妮子分类:穿越重生

小说简介:她怎么也没想到。庶妹会翘了她的夫君?杀了她的孩子?夺了她的宠爱?可当闭上眼睛的那个时候,她才明白一切都结束了。重生归来。庶妹刁难?掐死。前世夫君重新喜欢她?抱歉。她步步为营,只想让那些害她的人付出代价,却不想一个妖孽闯进她的马车。“我不喜欢你蹙眉的样子”展开

本书标签: 古言 重生 嫡女 宅斗 纠缠

精彩章节试读:

夏微澜微眯着眸子,看着那一众人拖着夏玉莹的身子走远了,唇角勾起不知名的笑意。

“平宁长公主,臣女向长公主请罪。”她刚跪下起身不一会,这会儿又跪下,双膝跪地,目光虔诚。

平宁长公主见她下跪,心中多了几分想法,却没有急着扶她起身,只那一双凌厉的眼睛中透着无波,看着跪在冰冷石板上的人儿:“哦?这是为何?”

她的语气上扬了几分,虽是女子,却凭的生出一股气势来,整个人站立在那,一众人竟没有一个敢出声,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多出。

正当周遭一片寂静之时,一个如黄鹂般清脆的女音响起。

“回平宁长公主,臣女身为嫡女,没能管教好自家庶出的妹妹,致使其口出妄言,实属其罪一;臣女鲜少出门,一出门便使平宁长公主不快,触怒凤颜,实属其罪二。如此一来,臣女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请平宁长公主责罚!”夏微澜眉头紧蹙,凤眸中带着歉意,语气中自责之意明显,说罢她双手交叠在一起,深深的叩拜下去。

众人讶然,各怀鬼胎,却也都没敢出声。

空气中弥漫着危险的气氛,正当这时,平宁长公主竟咯咯的笑了出来,众人更加惊讶,夏微澜跪在地上,眉眼微微低垂着,长长的睫羽将她眼神中的复杂情感掩盖住。

“起来吧,今日来此碰上你,想来也是你我的缘分,这金钗,是先皇所赐,今日本宫便送给你了。”平宁长公主将头上的金钗慢慢抽了下来,微微低下身子将夏微澜扶起来,语气中带着不知名的笑意。

先皇所赐,一众女人的眼睛都快戳到夏微澜的脊梁骨了,要知道平宁长公主嫁给国公,先皇可是非常喜爱她,故赐十里红妆,今日将先皇的东西赏赐给夏微澜,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夏微澜感觉到身后阴凉的气息,发出一声嗤笑,面色无波,缓缓起身,抬起头只见对面的女人笑意正浓,还未等她拒绝,平宁长公主便上前一步将金钗轻轻插在她的头上。

“平宁长公主”

“真好看,与本宫那女儿更像了。”平宁长公主神色恍惚,语气淡然却好似隐藏了无限的哀愁。

夏微澜心中好似有什么东西拧在了一起,看着面前的平宁长公主,目光悠远,缥缈,虽然是在看着自己,却又在透着自己看着旁人,想必是她那女儿她心中了然。

“臣女多谢平宁长公主,只是臣女何德何能接受如此贵重的”夏微澜语气哽咽,似要落泪,身子软软的又要跪下。

平宁长公主一把将夏微澜扶住这才没让其跪下。

“本宫虽是平宁长公主,可是今日却与你很是投缘,你若真是过意不去,改日不如来本宫府邸闲聊几句,当是赔罪。”平宁长公主的手顺势抓住夏微澜的手,眉眼之间带着笑意。

“平宁长公主吩咐,臣女自当遵从。”夏微澜微微颔首,眉眼间带着笑意。

她其实明白,自己不过是借了平宁长公主那死去的女儿的光,然这次把握住了机会,也是不错的

“平”一个贵女刚想开口说话,可平宁长公主根本没有看向她这边,全身心的心思很显然都放在了那个叫夏微澜的女子身上。

时间过得很快,夏微澜只感觉过了不一会,天便暗了下来。

远天的夕阳似乎撕扯出一丝慵懒的弧度,大片大片的火烧云像极了女儿家脸边的红霞。

“本宫今日也累了,你们也散了吧。”平宁长公主朝着众人挥了挥手,眉眼之间带着几分疲惫。

身后的宫女急忙扶上她的手,表情恭敬。

临别时,平宁长公主回头瞧了一眼夏微澜,那眼神中似乎有无限的深意,却又让人无法探寻。

夏微澜微微低下身子,盯着平宁长公主远去的背影,唇角一抹笑意,今天,她似乎离目标近了一步呢

“不愧是嫡女啊,就是有风范”

“那当然了,没见平宁长公主将先皇御赐都赠予她了。”

“刚才那庶出的跟她没法比啊!”

夏微澜的耳边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她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加灿烂,眼中似有星辰。

“小姐,请上车。”一个车夫从旁出现,躬着身子,恭恭敬敬的说道。

夏微澜抬眸看了一眼天色,心中想着,左右也不远,不如

“你们且先回去吧,我想自己走回去。”她轻启朱唇淡然吩咐道。

“这小的也是奉命行事”车夫的身子有些僵硬,语气迟疑,身子的动作却没有变,那样子似乎是非要让她上马车。

夏微澜心中滑过一丝暗沉,她不过是想随处走走,可现如今连个车夫都是她们的人,当真叫人寒心

“我说自己走就自己走,难不成你是这侯府的嫡女?”她轻启朱唇,语气不怒自威,凤眸中闪烁着不知名的情绪,凭的让人感觉到一阵压迫的感觉。

周围弥漫着低气压,那马车的车夫身体颤抖几分,一双眉毛动来动去,眼珠子提溜转,似乎在思量些什么,可最后还是没敢在说什么只默默退下。

看着他不甘心的样子,夏微澜心中这才舒服了些,不过一想到要回到那压抑的侯府,她心中便又沉了几分,罢了

不多时,她便走在了街道上,虽天色已晚,但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并没有因此减少,街头各式各样的小吃,叫卖声不绝于耳,还有些新奇的玩意,各种各样的东西甚是招人的眼球。

看着远处的天空,看着形形色色的人,夏微澜忽然感觉脚底下踩着的土地有些不真实,思绪正飘远的瞬间,她只感觉自己的身子被用力的拉扯住往某个地方拖去。

夏微澜只觉那人的力气极大,刚想叫出声便被捂住了嘴,然下一瞬间,她便被人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她瞪大了眼睛,眼中惊讶之意明显。

四周是黑漆漆的一片,唯有远处那盏微弱的烛光还在勉强的闪着。

隔着墙壁,隐隐约约是能听到外面传来的丝竹乐声,还有鞭炮齐鸣的喜庆。只是当下,这喜气着实有些刺耳。

夏微澜皱皱眉头,伸出手在地上摸索了几番无果,僵硬的动了动身体,却发出“呲”的一声,整个人像是散架了一般,动弹不得。可见这番被打的确实是不轻。

这巴掌大点的地方正是堂堂侯府的地下室,这地方鲜有人知道,很少有人来。夏微澜此刻是被打了一顿扔进了这黑压压密不透气的房间。

夏微澜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敢动,身上的力气早就被使尽了,连嗓子也是火辣辣的疼,发不出声音。

夏微澜轻轻闭上眼睛,平息了些呼吸。

“咯吱”一声,一刹那间,房间被照的格外亮堂,外面的声响也紧接着清晰了些。

“长安?可是长安?”长安这个时候应该早就知道消息了,无论发生什么,他都是会相信我的,况且,我们——还有宇儿——

夏微澜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就着光线,只能看个大概,只是这身形,怎么看也看不出是个男人,摒住呼吸,又仔细听了听,仅使只凭借这一丝清醒,她也能轻易的判断出长安的脚步声,这脚步声——不像。

夏玉莹走进来,反手将门扣上,走到夏微澜身前,又将手上的东西放下,冷冷的一声,“夏微澜。”

“玉莹?”听出了对方的声音,夏微澜轻轻唤出声,心里有些惊讶。陶玉莹本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在侯府中也一向交好,只是今日,自己苦苦喊冤被打之时,她却冷眼站在一边,眼神中有一种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东西。

“今日——原来是你的大喜日子,难怪——”夏玉莹靠近了,方才注意到她身上的大红色喜袍,和那只有出嫁新娘才会戴上的凤钗。

这衣服布料是极好的,想来又是姨娘准备的。

“甚好甚好。”夏微澜幸苦的扯动嘴角,露出一个笑来,只是这笑,在夏玉莹眼里,却成了讽刺。

“你都这般境地了,竟也还笑的出来?”

“我是——冤枉的。你不必担心,就算姨娘不相信我,长安此时也该在救我的路上了。”夏微澜脾性一向温柔,就如同她的生母一般,就算此刻,她也没有看出对方是来者不善。

“我担心,我怎么能不担心,我的好姐姐,我担心你是想多了吧。”夏玉莹轻哼一声,脚上碰了碰放在地上的篮子。

什么?夏微澜用手撑着地板,将身体费力的撑起来,“什么?”

夏玉莹抚了抚喜裙的衣摆,有些得意的神情,“长安是断不会来的,你就死心吧,因为他现在是我的夫君。”

“你——你说什么呢?”

“你还以为你还是那个侯府大小姐吗?别再自以为是了,你现在连一条狗都比不上,你的丈夫,陶长安,已经娶了我了,就在你被打的奄奄一息念着他的时候。”

不——不会的,怎么会?骗人的!夏微澜拼命的摇着头,泪水止不住的下掉,不管怎么样她都不相信平日里对她温声细语百般宠溺的丈夫会像她口中说的那样!

夏玉莹对夏微澜这个反应似乎很是满意,一把将脚下的篮子掀开,从里面揪出一个婴儿大小的孩子,狠狠地扔到了夏微澜身上。

夏微澜定了定神,看清楚了孩子的模样,这孩子,正是她的宇儿!

“不——你你好大的胆子!”夏微澜颤抖的抚上孩子的身体,手指摸过的每一寸皮肤无不是僵硬的,是冷的。心如同被撕裂了一般,她只希望,眼前的一切都是梦!

“哈哈哈哈哈哈。”心痛到极致是癫狂,她这才明白,“这一切,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夏玉莹拍了拍手,“长安找就与我交好,我俩早就私定终身,之所以会娶你,不过仗着你侯府大小姐的身份成事,如今,你只是一个人人厌弃的废棋而已!”

废棋?原来,是这样,那些个甜言蜜语,海誓山盟都是假的,陶长安,最令我难过的不是今日的毒打和众叛亲离,而是你,辜负了我所有的信任,我为你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付出了这么多,你竟然待我如此?

事已至此,夏玉莹慢慢悠悠的从篮子里拿出鸠酒,“这就该是你的命数,侯府嫡千金的命数。”说着,一把抓住夏微澜的头发,“你放心,等你死了,我会告诉别人你是畏罪自杀。”

鸠酒,一饮而尽。

夏微澜无力的倒在地上,“我此番受过的亦或是你来日要历的。”伸出手,将宇儿的身体紧紧的抱在怀里,恨,也绵绵无绝期。

“哗啦!”像是有人落水的声音,怎么是这般的冷?阴间路上也想不到冷的这般蚀骨。

夏微澜抬了抬眼皮,能动?心里有些惊讶,又发现眼睛原来是能看见的,自己原来正在一片水中,而岸上站着的正是夏玉莹!夏玉莹脸上竟是笑意。

再次看到这人,夺夫杀子之恨一涌而上,夏微澜顾不得寒冷,飞快的游近了岸边,一把将岸上的人拽入水中。

夏玉莹丝毫没有防备,就这样被突如其来的一股子力量拖入了水中,在水面上狠狠砸出一个水波。

夏微澜顺着力,双手撑住岸,一个用力,整个人就翻了上去,大口大口的呼吸。

死人也是可以呼吸的吗?这才意识到,不对,夏微澜趁着水面看清了自己的模样,这是十四岁的我?依稀记得,十四岁那年是落过这么一次水。又四处打量了一番,公园里的假山尚且没有修建,这世上难不成真的有重生一说?

夏微澜用力抹去脸上的水,老天啊老天,你既让我重来一遍,我定要那些害我的人尝尽我所受的一切!原来那个温柔的夏微澜已经随着那杯鸠酒死过去了,此生万不会再对任何人心软!夏微澜在心中暗暗发誓。

“哗啦哗啦。”水中尚有人在挣扎,双手拍击着水面,眼看着就快要沉下去,夏玉莹原本大家闺秀的样子在此刻消失殆尽。

这模样甚是可笑。夏微澜紧了紧拳,恨不得就这样淹死她,但是心中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她不能。夏玉莹此刻是侯府的二小姐,若是这样死了,日后少不了麻烦,何况来日方长,这样死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夏微澜将眼中的恨意一扫而散,随即向四周大喊:“来人啊来人啊,二小姐溺水了,快救她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