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19-03-21

乱世殇雄 连载中

乱世殇雄

来源:掌中云作者:罔生分类:历史军事

小说简介:首先明确的说这本书没有绝对的主角,也不是什么争霸三国的爽文,全书会充斥着悲哀。三国不只是有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豪气。这样的乱世里也时刻有着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哀伤。展开

本书标签: 权谋 社会 斗争 三国 战争

精彩章节试读:

“救火啊!救火啊!”太守府周围忽的起了大火,看着熊熊烈火许攸微微一笑。

心想到的“看样子这刘汉绝非秦颉所说的无用善徒。这场火不知会烧死多少城中百姓呢?说是善良为了救贼寇而火烧百姓怕是任谁也不信,刘汉这是要先下手为强啊!有意思,有意思。不久这儿就危险了,还是先行一步吧!”思虑已通,许攸便悄悄的引入小巷之中,再不顾身后因自己而起的熊熊烈火。

敬威引人追至俘虏处,由于骑术最差只能处于队伍末端,而西凉人各个善骑且骁勇无匹。押送俘虏的郡兵虽有五百人却未能伤及这251人分毫。

众俘虏见竟有人来救解压的士兵亦具都已死,纷纷欲逃以免生事。“官军统帅已在各方追捕黄巾余党,但凡在山林户外遇人不问其是否为贼一律剁成肉泥,汝等以无器械遇之则死无全尸。方城内大火,汝等可趁此机会在营中偷取到刀兵而后杀向太守府,已报大仇!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

在敬威的一番忽悠之下,便有黄巾贼先上前夺了那五百官军的器械,其余人纷纷赶上能先拿到保命的家伙活命的概率也大。又见城内果真起火便纷纷拥入城内但也有不少老弱病残既怕事者不敢进而选择隐入山林,敬威又如法炮制救下了其余的五千人。一时间城内混沌不堪。

“这一定是刘汉那小子搞的鬼!来人啊!全城收捕刘汉,见到了立斩不赦!”秦颉一边下令,一边召集了手下骑兵翻身上马欲自己亲自搜捕。

可又惧庞德的实力,所以只敢位于中军以免被庞德一刀斩杀。八百骑兵在城里奔逐,黄巾乱军完全无法阻拦。敬威有意绕了一个大圈子,固然敬威想要杀死秦颉可他现在更需要找到徐璆然后诬陷一番秦颉,自己方才不会落个反贼的罪名。

“徐刺史快走!秦颉欲反,意用鸿门宴杀害吾等,被我识破固而方才放了一把火,前来搭救。”敬威远远驾马扯谎道,方才在府中徐璆便发现屏风后暗藏刀斧手,惊的浑身大汗。

而秦颉只说这些是用来保他与自己安全的未免显得可疑,却又不动手。原来是要将二人尽都诛杀!思虑一定便不在怀疑,当即回到:“刘敬威真义士也,便与一骑兵同骑欲撤。”伴随着嗖的一声响起,敬威应声倒地。

不由的另众人膛目结舌,循声看去秦颉正领千来人,拈弓搭箭而来。方才便有人告知秦颉太守府周遭有骑兵,秦颉恐庞德之能遂又召数百人停止救火随其奸敌。

见刘汉中了箭,秦颉远远望去却不见庞德身影,又恐其匿与小巷之中。召唤兵卒先上,又无人敢进。见秦颉不追,郡兵们赶忙将敬威带走欲逃。

这时秦颉只能咬咬牙领队追杀,方才过了个弯,秦颉眼前便寒光一闪,咧咧寒风便将其斩成两段,是的!庞德回来了!众军方才赶到见主将已经伏尸于地不由大惊,又皆知庞德骁勇,徘徊于原地不敢妄动。

“秦颉谋反已然伏诛,尔等皆受其蒙蔽,速速投降以免落个反贼的罪名株连九族!”徐璆摆出官架子威严的说道,众军士见刺史都已经如此说了便纷纷跪地请降,在徐璆的组织下民兵一同救火 索性没有良成大祸。而敬威的亲兵则四处寻找大夫,唯恐自家主公出事。

庆幸于秦颉的箭法一般,并没有伤及要害。只是敬威身子骨虚弱以致晕厥。大夫稍一包扎性命便以无虑。“庞德……”敬威虚弱的呼唤道,“主公庞德在。”庞德见敬威没事不由大喜过望,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主公放心,少主已被我藏进村落,已派人去接应了。”庞德道,“那就好……”敬威闻言长舒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算放下了。

可又怎么可能如此之快呢?敬智虽然还只是个孩提,但也不至于不知事。先前看着哥哥紧张的表情就知道现在情况不妙,乖巧的他并没有立即忤逆敬威而是选择顺从,因为他深知这时候的反抗只是徒劳并且会令事情愈加的糟糕。所以敬智选择了在城外于庞德叫板。

“庞德!你快放我下来回去求我哥!”敬智被横挂在马上,拼命捶打着庞德的腰肋说到,当然这并不能影响庞德的行进。庞德也急于为这少主找一个安身之地,好赶回城去帮助敬威,无心理睬一个孩子的胡闹。

敬智见庞德不回话继而威胁道:“你要还不回去救我哥,我立马从马背上翻下去!”庞德自然还是没有理会,庞德不觉得一个孩子会有足够的勇气翻下马背。回到现在,有多少成年人在有安全防护情况下依旧不敢蹦极呢?在庞德还在拼命赶路时,没想到敬智竟然牙齿一咬,眼睛一闭,手脚并用的翻了下去!

也亏的庞德身手矫健,一手将敬智抓住提了回来,那一刻庞德感受到了敬智颤抖的身体和听见了惶恐乱跳的心但敬智却向他投来了他从为见过的能穿透灵魂般坚毅的眼神。

令庞德折服于那强大的精神力量下。在一番洗礼之后,庞德也不再废话,带着敬智到一隐蔽的灌木丛中留下一把刀之后,说到:“末将领命!”便驾马匆匆往城中疾驰。

“刘兄,可曾好些了?我以命人去寻找神医张仲景,若有其救治必然可以事半功倍。”徐璆赶了过来殷勤的问候。

“谢过徐刺史!”敬威闻言赶忙道谢,或许这个荆州刺史就是他现今变强的一大资本。“刘兄说的哪里话,一来你是汉室宗亲又救过徐谋的命,二来又在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我这就去写下你的功绩上表给朝廷,给你按功行赏。”又攀谈了一阵子,庞德便带着敬智回来了。

当敬智见到哥哥虚弱的躺在床上时不由双目通红,不过却不在哭泣。忍着泪水说到:“我一定会好好练武,以后再遇到危险就由我来保护哥哥!”

看到这样的弟弟,敬威欣慰的抚摸着敬智的脑袋,将来的成就或许无法估量吧!敬智突的又转过头,说道:“庞德领命,从今日起好好传授我武艺,不得有误!”,庞德先是一愣,不过立马也欣慰的单膝跪地道:“末将庞德领命!”

不久之后张仲景果真被徐璆寻得,张机一到来便给了宛城内的阆中一个下马威。张仲景先是来见了一下敬威,便自顾自的走去药房也不搭理人,看了一圈众阆中开的药。

便将方才烧好的药泼了去,惹的尚还在场的阆中勃然大怒。几个阆中便上前质问,却被其用一大堆医学术语说了个哑口无言。便有到敬威面前报告此事,敬威不由的摇头苦笑,本事大的人,脾气也一样大。“任他去吧,看看他有什么本事。”敬威吩咐道。

被张仲景一番训斥下来,众阆中无不醍醐灌顶,有人问起名讳,方才知其乃大名鼎鼎的药王张仲景。甚至于不久之后这些阆中皆对张仲景马首是瞻。

张仲景也不愧对他的名声,在其的调养下。不多久,敬威便以痊愈。见见敬威已然痊愈,张仲景也不多久逗留,也不待敬威道谢提起行囊便走只留下了一张纸条。徐璆不久前也已经回荆州复命,而宛城这一带在他绘声绘色的吹嘘下,敬威已经成了圣人般的人物。前前后后三个月。黄巾之乱的高潮期也已经进入了尾声。

5月,京师见皇甫嵩被围,派曹操率军救援。不过援军未到时,皇甫嵩已心生一计,在傍晚时分吹起大风,皇甫嵩命士兵手持火把暗暗出城,利用黄巾军营寨周围的杂草,用火攻大破敌人,大呼进攻,城上亦举出火把响应,皇甫嵩以鼓助战,冲入敌阵,黄巾军大乱,四处奔走。又遇上曹操的援军,被皇甫嵩、朱儁和曹操三面夹击,斩杀数万人,汉军大胜。

张角唯有撤到广宗,卢植建筑拦挡、挖掘壕沟,制造云梯,将可攻下城池。正值灵帝派左丰视察军情,有人劝卢植贿赂左丰,但卢植不肯,左丰便向灵帝诬告卢植作战不力。灵帝大怒,用囚车徵卢植回京。京师唯有下诏再重新调整:皇甫嵩、朱儁北上东郡而以董卓代替卢植

皇甫嵩,朱儁于8月到达东郡仓亭,大破、生擒卜己,斩杀七千多人。而董卓进攻张角不成功,无功而还中途被黄巾军所伏被刘关张三兄弟所救,便在乙巳日要求皇甫嵩、朱儁继续北上。

不过,张角已经病死,在10月于广宗便和张梁战斗,张梁军犟,于首战不能攻克。在明日,皇甫嵩、朱儁闭营与士兵休息,另一方面派人观察敌军举动,黄巾军战意稍为松懈,皇甫嵩、朱儁便乘夜率兵,在黎明时份突袭敌阵,战至下午,成功大破敌军,斩杀张梁及三万多人,于逃走到河堤时溺死的也有五万多人,焚烧车辎三万多辆,虏获人数甚多。而张角则被破棺戮尸,运首级回京师。

11月,皇甫嵩、朱儁与巨鹿太守郭典攻打下曲阳,成功斩杀张宝,俘虏十多万人。黄巾之乱平息。

和历史的区别只是不需朱儁领兵来攻南阳,便已在敬威的推助下提前收复宛城。朱儁便和皇甫嵩一同北上。只可惜了这样的大好机会却没能多收下一些名将谋臣。也没有和那些历史名流打个照面。

“哥哥!我怕……”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孩提,躲藏在一个十六七岁少年的臂膀之下,而少年纤弱的身躯此刻抵挡着几名壮汉的拳打脚踢。

那些满脸狰狞的壮汉口中还泼骂道:“西域和尚,尽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从小没爹没妈,有人生没人教……”

痛打落水狗的事再舒坦不过了,而且欺辱两个无依无靠的孩子又不怕往后遭报复,对于这种市井恶霸来说何乐而不为呢?

“别怕有哥哥在呢,什么风雨哥哥都会替你挡下的。因为我们是家人啊!”哥哥在他那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面庞上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

这是在众人口口相传的东汉末年,也就是即将分裂成盛传在无数热血青年幻想中的三国时期,尔虞我诈、金戈铁马、热血激昂……

然而穿越而来的哥哥陈敬威与弟弟陈敬智兄弟两没有感受到这些,他们所感受到的只是弱小的卑微。所想到的也只是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继续挣扎!

那些个地痞流氓,似乎是打累了。尽皆发出畅快的笑声,那笑的无比真实,远要比影视剧中恶人笑的更令人生恶。

那几个流氓,累了便也失了兴致。可有些人的恶总是平白无故的。那几个流氓方欲走,却又嘲弄的在敬威的脸上吐了口浓痰。

“哈!哈!哈……西域野和尚,没人教就算了。还是个孬种!”笑声依旧肆无忌惮的传在街巷之中。然而所有人,无论男女老少尽皆冷眼旁观,亦或是视若无睹。

“真是个冰冷的世界呢……”敬威将手中的拳头捏的咯嘣直响。然而看着怀中的弟弟,敬威依旧选择了忍气吞声。“自己还真是废物呢。”敬威自嘲的说了句后,便紧紧的抱住了弟弟。

待那些个地痞流氓走远之后,敬威才抱起弟弟。在一众冷漠的眼神中,渐行渐远躲到了无人的角落之中。自己分明没有做错过什么,却没有人原意接纳他们。哪怕能干点活,换些钱财。

敬威也不至于偷盗啊!可这世界却逼的你不断的出卖自己的良心。周围的人们却没有一丝同情,眼中所流露的只有鄙夷。

哥哥看着弟弟大嚼着粗糙的面饼,脸上充满了温柔,然而肚子实在是不争气的咕噜噜直叫唤。弟弟看了眼哥哥,乖巧的将手中的面饼掰成了两半,将大块的那一半递给了哥哥。

然而哥哥却略过了弟弟递上前来的面饼,随手接走了弟弟另一只手中小块的面饼。一脸幸福的表情,大口的咀嚼着。两个无助的孩子就这样躲藏在一个无人的角落中享受属于他们的欢乐与慰藉。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自己的一切都显的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穿着古怪、语言半通、举止怪异……也没有古人一头长发,总之林林总总他们的存在都不受这个世界欢迎,敬威当然也考虑过凭借着自己在现世中的知识在这世上闯荡出一番业绩。

可如今的现实是1.没钱2.没地位3.没身份4.不懂武功5.不识兵法……可以说数不胜数,没有得到任何小说中的主角那样有着主角光环,当然他也并不认为自己是主角。什么都没有即便你博览通今知道这三国时代的大势走向,又有谁愿意听你的呢?

所以啊!如今还是活下去才是重中之重,敬威温柔着抚摸着弟弟的头顶,抛去那些杂七杂八的思虑打算带弟弟找到个今晚过夜的地方才是首要任务。夕阳西下,西凉的斜阳将兄弟俩的身影拉的极长。

现在是公元184年,不久之后便是张角三兄弟沸沸扬扬的闹起黄巾之乱,那时才真正的拉起了乱世的序幕。

敬威既不幸于落在凉州武威一带,因为这儿以武为重,即使是贾诩这样的大才在西凉军中也只混到了个讨虏校尉,至于李儒他的地位或许全然来自于他女婿的身份吧?同属西凉的马腾的部下里更是没有一个叫的出名号的谋臣。西凉一带重武之风可见一斑,这便让敬威失去了凭借自己怪异的身份和知识在这装神弄鬼,折腾出名声的可能。而又庆幸于落在凉州,至少远离了黄巾起义的严重地段。多少有利于保命。

即使黄巾起义尚未发动,但是如今这岁月也绝不是什么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太平盛世。汉灵帝刘宏在位,信用宦官也就是臭名昭著的十常侍以致乱政。设西园,搜刮民脂民膏以致民怨。 卖官鬻爵,敛财享乐以致制废。

“唉!今晚就睡这吧。”敬威寻到了一偏远的老庙,而他们先前居住的破仓库已经被其他地方来的难民抢占了,毕竟无论现世或是古代弱肉强食都是不变的法则。敬威强忍着伤痛整理一片空地用稻草铺下用于休息,对于他而言只要弟弟安好就行,受些苦难也就无所谓了。

敬智也乖巧的在一旁帮忙,虽然年纪还小。但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只是几日的苦难,便已经让敬智养成了极其乖巧的性格。当然,敬智过去本就也是个乖巧的孩子。

“哥哥,你总告诉我,‘人之初,性本善。’可为什么这里就碰不到一个好人呢?”一边帮忙铺着稻草的敬智突兀的问到。这一问真是令敬威毫无防备。

敬威看着弟弟那茫然的眼神,真是不知该如何回答了。孩子总爱东问西问,整天老是没完没了的为什么。多少人因此而感到厌烦?

然而无论弟弟问什么,敬威总是会极其认真的回答他,不会有一丝的敷衍。他不希望只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让弟弟白纸般的人生抹上了黑点。

故而敬威可以说是极其慎重的,摸着敬智的头,露着和蔼的笑容道:“弟弟,这个世界上也一定和我们过去一样到处都是好人。只是哥哥运气差,没碰上罢了。”敬威笑着,可笑容中却充满了无奈。

敬智没有像其他孩子般,又没完没了的再追问一句:“为什么没碰上啊?”而是选择了沉默的继续忙碌着手中的活。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不多会,一简陋的双人床也就算是铺好了。敬威抱起还在发呆的弟弟,半开玩笑着说到:“傻弟弟,还想什么呢。快点睡觉吧!睡少了可长不高哦。”说着便将弟弟抱在了铺满稻草软而舒适的那一面。

而自一身疲劳的敬威也熬不住了,躺在了弟弟身旁,当然相对着这一面的稻草就要少的多了,硬邦邦的。

“哥哥,这伤口痛吗?敬智给你揉揉。”敬智看着哥哥身上的伤口,便迅速为其揉搓起来,希望能缓解哥哥的伤口。然而两只手哪够啊?

敬智看着那一处处淤青,便鼻子一酸,眼泪不自觉的便滑落了下来。敬威没有说话,只是将弟弟一把揽进怀中,轻轻的拍打着弟弟的背,帮助他入眠。

也许真的是太累了吧,没两下便双双坠入了梦香,敬威还不时呢喃着:“活下去!”想是应该是梦话吧?

可天总是不如人所愿。破旧的老庙外,似乎传来了什么人的密谈声。不知要做些什么。

“里头就有一个没爹没妈无依无靠的孩子,年纪刚刚好六七岁的样子。公公你看这赏钱怎么算?”在白天欺压过敬威兄弟的壮汉之一在一个阴阳怪气的男人身侧耳语着。

“把人抓出来,赏钱少不了你的。”阴阳怪气的男人没好气的瞟了壮汉一眼或许他当年便是因为这样被抓入宫中当的太监,自然对这种人不会有好脸色可有些事就是身不由己,要活命就要做事。

“嘿!娃娃你们呀,摊上好事了。外头有个宫里来的人要接你们去宫里享福呢。”壮汉满脸狞笑的走上前来说到。而惊醒的敬威则警觉的将弟弟护在了身后,敬威当然不傻,看着外头一副太监打扮的人走进来便猜到了个大概。

可能怎么办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