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19-03-18

一世狂兵 连载中

一世狂兵

来源:掌中云作者:平凡的老兵分类:历史军事

小说简介:铁打的硬盘流水的兵,军人即便踏出军营也丢不掉一名军人铮铮铁骨与傲气,更不会忘记自己曾经对着军旗许下的誓言。展开

本书标签: 热血 都市 兵王 斗争 战斗

精彩章节试读:

“发现目标,前方一公里。”

“利刃呼叫丛林狼,我部发现目标,坐标以上传,请求兄弟部队合围。”

“丛林狼收到,武直正在返航补充燃料,已命令丛林狼02,03向你靠拢。”

……

华恺刚从尖兵的位置退下来,就听见接替自己担任尖兵的突击手孙永浩的呼叫,当他手脚并用的爬到山顶上的时候,刚好看到几个人影跑进山脚处的树林。

“大刘,给我缠住他们,其他人双箭队形给我追。”

其实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无法保证攻击队形的整齐,长距离的急行军已经让他们消耗掉了太多的体力,而且每个人的装备和负重也不一样,现在所能发挥出来的速度也不一样。

身后CS\/LR4狙击步枪特有的枪声在不断的响起,身前是敌人藏身的丛林,七个人在像是脱缰的野马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去。

“树木太密,我无法精确射击,只能尽量拖延敌人前进的速度。”

大刘的声音如同兴奋剂一样,让几个人又加快了一丝速度,他们知道大刘是在催促他们,虽然他没有明说,可大家知道这个言语不多的汉子很少诉苦。

“隐蔽,敌人还击,一点十点方向有机枪火力。”

华恺带着战友仅仅向前冲了四百多米,就听见了大刘预警的声音,七个人没有丝毫犹豫就各做出了规避动作,向着最近的掩体扑去。

枪声响起,并不是大家意料中的机枪扫射,而是一声巨大无比枪声,华恺甚至看见了丛林中浮现出一团尘土。

“是大口径反器材武器?”

华恺瞬间就想明白了那是什么武器射击才会产生这种效果,大惊之下他赶紧查看身旁战友的情况,发现没有人受到攻击,刚想松口气,就想起最有可能受到攻击的应该是大刘。

可惜他已经没有机会回头查看大刘的情况,敌人的机枪已经开始扫射,两挺机枪不断打着毫无规律的长短点射。

极低的弹道几乎就擦着大家后背的皮肤扫过,仅仅几秒钟就将大家藏身的地方打的尘土飞扬。

华恺连续呼叫了几次却迟迟得不到大刘的回应,清楚反器材武器杀伤力的他,知道自己又失去了一名战友,他很后悔,他很自责,他明明知道敌人有着极强的战斗力,还莽撞的直接带人冲了上来。

就在他为大刘担心的时候,一阵熟悉的心悸突然涌上心头,浑身发麻的身体脱离思维的控制,在他想要翻滚的时候已经做出了翻滚的动作。

身旁的地面突然裂开一条接近十厘米宽的沟壑,身后不远处的岩石也突然炸裂,几块碎石打在身上,像是被人用力的砸过来一样,当巨大的枪声传过来的时候,华恺才意识到自己躲过了一发12.7毫米狙击弹。

“投掷烟雾弹”

“烟雾榴弹准备,目标丛林基线,放!”

顾不得安抚自己超速的心跳,华恺连续下达了两道命令,当五颜六色的烟雾升起的时候,他终于有时间回头看了一眼大刘。

因为角度的关系,他无法看见大刘的身体,可倒在一旁的狙击步枪,已经无言的诉说了主人的情况。

狠狠的在地面上砸了一拳后,华恺咬着牙下令继续靠近丛林,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他还记得自己的职责,他要给战友报仇。

终于将距离缩短到一百米,可华恺他们已经寸步难行了,连续投掷了三波烟雾弹,还向丛林里发射了十多颗烟雾榴弹后,他们已经用光了所有的烟雾弹。

可敌人的机枪不但始终都没有停止扫射,还在距离缩短到两百米的时候,再次增加了一挺机枪,敌人的火力和战术选择都远超华恺的预料。

华恺知道敌人看不到自己和自己的战友,他们只是冲着烟雾的中心地带进行着警戒射击,与其说只想要击杀自己,还不如说是想要延缓自己的速度,为他的同伴争取时间。

按理说华恺不怕和敌人耗下去,因为这里是华夏,他的身后还站着两百万可以为他遮风挡雨的战友,拖下去只会让敌人越来越被动。

可事实并不是这样,他不怕敌人逃跑,可他害怕敌人抵抗,他怕敌人建立了完整的防线,他怕自己还会失去战友,丛林狼01,大刘,他已经失去了太多,他不想在失去任何一个人。

“丛林纵深八十到一百米打光所有的榴弹,机枪左翼我右翼,其他人准备强行突击。”

随着烟雾慢慢的散去,用光了烟雾弹的华恺无奈的下达了自己认为最合适的命令,看着几名拥有榴弹发射器的战友将他们所有的榴弹都打进丛林,华恺直接起身半跪端起他抢来的布拉赛尔R93瞄准了丛林。

他不是不知道跪姿射击的精度比不上卧姿射击,他也不是不知道跪姿射击会增加自己中弹的几率,他全都知道,正因为他知道所以他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他想替战友吸引火力。

左翼95班机的枪声已经响起,富有节奏的短点射在告诉华恺,机枪手“骆驼”是在精准的点射压制目标,而不是为了掩护战友在警戒射击。

华恺不停的移动着枪口,他在寻找着敌人的踪迹,也在等待着敌人射向自己的子弹,三个人的突击组和支援组剩下的两个人组成了一个突击箭头,开始靠近丛林,五个人也开始不停地对着可疑目标频频开火。

华恺始终没有扣动扳机,他知道自己的射速很慢,所以在确认目标之前他不敢盲目地射击。

随着五人组成的箭头一点点靠近丛林,华恺的心也一点一点的提了起来,他不相信敌人会轻易的放自己进入丛林,所以敌人的反击马上就会开始。

“不好”

正在巡视自己正面丛林内情况的华恺,突然看到两百多米外的一颗大树下探出一个粗粗的黑色管状物体,随着管状物体探出来的越来越多,华恺认出了那是M32半自动榴弹发射器,而发射口正指着逐渐靠近丛林的战友。

华恺看不见操纵榴弹发射器的敌人,那颗该死的大树遮挡住了敌人的身体,而手中7.62毫米的狙击步枪也不可能击穿直径足有四十厘米的树干,情急之下他只能开口向自己的战友预警。

“榴弹覆盖”

“砰”

滴滴……嗒,滴滴……嗒”

急促的警报声突然响起,睡梦中的华恺猛地睁开双眼,拿过身边的12式丛林特战迷彩服开始穿戴了起来。

短短一分钟他就穿戴整齐,并套上战术背心背好战术背包冲出了宿舍,一边向走廊中间的滑杆跑去,一边将装有防弹插板的战术背心的自粘扣,调整等到合适的位置。

“头,什么情况?世界大战爆发了吗?竟然给咱们拉一级突发状况的警报。”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先领取弹药再说。”

华恺握住滑杆向下滑落,直接穿过二楼,来到了一楼集车库和应急弹药库于一体的作战准备室,领取了自己的主备用弹药后,站在了两台东风猛士的旁边。

“你们两个快点,好了,马上出发。”

华恺打开一台东风猛士的副驾车门,站在车地板上冲着两名飞奔过来的中尉喊叫了一声,待两人从敞开的车门分别跳进两台猛士后,再次确认了一下自己的队员是否到齐。

当数够了七个脑袋以后,他直接下令出发,而早已做好准备的驾驶员还未等他话音落下,就轰了一脚油门,险些把站在车外的华恺甩下车去。

“靠,“利刃”这帮变态,回回紧急集合都不会超过两分半,鬼知道这帮家伙睡觉是不是都不带脱衣服的。”

“发什么牢骚,赶紧领取弹药出发,再磨磨蹭蹭的我让你们刷一个月的厕所。”

……

华恺带领自己的部下率先离开了准备室,随着他们的离开,作战准备室里在响起一片牢骚声的同时,剩下的人也都加快了自己的动作。

“利刃呼叫丛林狼,我已做好准备。”

“丛林狼收到,利刃立即前往二号停机坪,两架武直-9已经准备完毕。具体事宜稍后会进行通报。”

“利刃明白,前往二号停机坪搭乘武直-9。”

随着发动机轰鸣声的增大,两架武直-9离开地面冲进了黑暗的夜空,华恺回头看了眼机场,只见一只车队正急速驶来。

“7分钟前接到武警总队的求助,武警山鹰特战队在12号地区执行缉毒行动突遭伏击,有人员伤亡。经上级批准,命令“丛林狼”特种作战大队前往支援。利刃突击队作为先头部队负责确认山鹰突击队的位置,并引导后续部队完成机降,寻找贩毒武装的踪迹……”

随着命令的下达,华恺在了解情况后打开自己的PDA调取了12号地区的地图和地质气象资料,思考着接下来的自己该如何行动。

“头,你说严帅那小子会不会也在现场。”

“估计不会,以严帅的个性,他肯定不会求援的,尤其是不会向咱们求援。头,你说呢?”

“那他干么不自己去救人,犯得着让咱们出动吗?毒贩武装而已,还以为一级突发状况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呢?害我虚惊一场。头,上面是不是有点大惊小怪了。”

“严帅他们有直升机吗?12号地区除了深山老林就是山地丘陵,等严帅走路过去毒贩都逃出国境了,为了抓住毒贩,严帅肯定不会顾及自己的脸面,就是不知道他以后见了头会不会不好意思。”

……

“好了,都赶紧检查一下自己的武器装备,别太轻敌,一级突发状况的警报是不随便能拉响的,有时间操心严帅,还不如趁着还有点时间补充下睡眠呢!别忘了一会还要追人呢!”

华恺敲了敲自己的通话器,打断了部下们的闲聊,他从不禁止部下在战斗之前开玩笑,他认为那样可以让大家放松心情,避免因为紧张而犯错或者浪费体力。

可听到大家越聊越没谱,他只能开口提醒大家不要轻敌,抓紧时间补充体力。

“山鹰,山鹰这里是利刃,听到请回答,山鹰,山鹰这里是利刃,听到请回答。”

“山鹰收到,利刃请讲。”

“收到,我以到达12号地区,请标识你的位置。”

“收到,请注意红色信号弹。”

……

随着茂密的丛林中升起一发红色信号弹,华恺确定了武警特战队位置,两架武直-9压低机首冲着信号弹升起的位置飞了过去。

四条50米的滑降索从天而降,华恺率先降落到了地面,处于微光模式下的夜视仪将天地之间的全部事物都变成了绿色,入目所及之处的惨像让他微微一愣。

方圆近百米密布着的大大小小的弹坑,身边的大树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弹孔,十多具支离破碎的尸体,数不清的人体组织和器官,这哪里还是丛林,分明就是修罗地狱。

拽过自己的通话器,华恺让武直-9暂时离开扩大搜索范围,待武直-9离开后才猫着腰跑向了人群聚集的地方。

“严帅,严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华恺找到了严帅,可此时的严帅已经躺在担架上昏迷不醒,身上破破烂烂的武警虎纹特战迷彩,已经被凝固的血液染成了黑色。

“华队,我们奉命协助缉毒部门在这里伏击一伙武装毒贩,任务完成后正在打扫战场,突然遭到攻击。对方的火力非常强大,而且技战术也非常出色,交火了不到三分钟我们就伤亡过半,要不是严队带人发起突击干掉了两挺机枪,我们恐怕都……”

“剩下的事交给我们吧,你们的仇就是我们的恨,大部队马上就到,你们先撤回去,我一定带着敌人的尸体回去。”

说话的是山鹰特战队的教导员,虽然刚调到山鹰特战队不久,可和华恺也算是老熟人了,一边和华恺说着话,一边还怒视着不远处身着便装的家伙。

说起来利刃和山鹰也是老熟人,都是守卫西南边境地区武装力量,虽然他们隶属两个不同的单位,可在职责上来说他们是相同的,两支部队经常在一起携手作战。

虽然两只部队谁都不服谁,可山鹰知道自己的战斗力不如利刃,而利刃也佩服山鹰的人总是冲锋在最危险的地方,一来二去便有了那么点惺惺相惜的味道。

华恺看到山鹰特战队这次损失这么惨重在心疼的同时也不由得在心底升起了无边的愤怒,不但开口打断了教导员的话,还命令自己的部下寻找敌人遗留下来的痕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