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灵异

更新时间:2019-06-19

怨灵 完结

怨灵

来源:掌中云作者:路飞分类:悬疑灵异

小说简介:我是一个殡葬师,每天和尸体打交道,有一天,我接了个惨死的尸体,从那以后生活变得步步惊心。离奇死亡的女友,还有阴魂不散的彼岸花,背后的秘密,竟然和一个宝藏有关……展开

本书标签: 灵异 鬼怪 恐怖 惊悚 冒险

精彩章节试读:

“啊?”

赵子涵好像是一副十分无奈的样子,但是同时又看不懂我做的什么,只好想问我。

我真的差点一口鲜血都吐出来,反正我无所谓了,既然现在事情就成这个样子,那我还是赶紧走开就好了。

以免夜长梦多。

我轻轻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当我正在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对着面前笑着说道:“赵文科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我轻轻的笑着说道,当然,此时此刻,我还是有些无奈。

毫无疑问,反正不管怎么说,还是我一个人心甘情愿来的,他根本就没有叫我,所以我也算是不请而来,然而如今我再说出这样的话来,好像有些不太妥当。

“没有什么关系,如果你有事情的话,你先走就好。”

赵文科到底还是做过老板的人,他说话让人觉得也挺舒服,我轻轻地点了点头,对着赵文科做了一个礼貌式的微笑,这才赶紧走开。

我刚刚打开门,但是却没有想到外面居然有警察走了进来!

看到了这一幕,我的心中欣喜若狂,既然警察来了,那么一切就好说了。

“你好,是不是你报的案?” 

那个警察还没有说完,直接就被赵子涵捂上了嘴巴。

“咱们出去说。”

说完赵子涵给我做了一个手势,我跟赵子涵还有许多警察就走了出去。

当然临出去之前我还看了一眼赵文科,然而赵文科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表情,眼睛空洞,跟之前完全大不相同。

难道他真的是一个死人吗?

可是那也不可能呀,要知道如果真的是死人的话,那么他的身上肯定会有温度,为什么这个人的身上连一点温度都没有?

想到了这里,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但是毕竟警察来了,安全感也有油然而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带头的那个人问道,看着他的警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就应该是警督了。

“我在我自己的家看到了赵文科的尸体……”

我还没有说完,那个带头的警察接着就把我给怼住了。

“你等一下有点不对劲,你说那个赵文科,是不是前几天失踪的那个?”

“对,就是他,那个是我的哥哥。”

赵子涵在一旁点了点头,拍了拍手。

“你继续说。”警察对着我说道,他的脸色则是浮现出了一抹严肃。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几个人都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打开我的衣柜,突然看到了赵文科的尸体在我的衣柜里面,穿着一身西装,胸前还有一朵花……”

“这件事情怎么跟林红的案件有点像?”警察皱了皱眉头,然而带头的那个警察好像还没有什么影响,但是他身后的警察却掀起了一抹冷汗,他们的眼神里面装满了惊恐,背后发凉。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这件事情的确是挺蹊跷的。”

我说完轻轻的挠挠头。

如果是平常的话,那么那个警察一定不会相信,但是如果有了林红的前车之鉴,他们就全部相信了,但是毋庸置疑的是,他们现在也搞不清任何状况。

我今天交警察来,也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希望能够避嫌!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烟味?”

这个时候赵子涵说道,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惊恐。

“的确是有烟味……”我轻轻地点了点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我跟那些警察不约而同的对了对眼,急忙朝着自己的身后看去。

但是却没有想到,那别墅里面,居然全部冒出了白白的烟雾!

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着火了!

“快去救火!”

那些警察到底还是有着经验在那么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赶紧将门给跺开,直接就冲了进去,而我跟赵子涵在后面紧紧的跟随着。

我的心中,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好端端的房子,为什么突然会冒烟?

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

我心中十分的好奇,在里面的赵文科应该不会有事儿吧?

但是在进去了那么一刹那,我跟旁边的赵子涵还是愣住了。

没有想到此时此刻的赵文科,居然在烈火中哈哈大笑。

“你在干什么呀?哥,你为什么要这个样子?”

赵子涵的眸子里面隐隐的含着泪水,她想赶紧扑上去,但是两边的警察还是将她给拦住了。

如果是正常的话,那么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他为什么要自杀?

就如同林红一样,林红也是这样子死去的。

本来林红还没有死,但是自从进了警察局之后,她就自己将自己的脸给挠破……

等等,这一切不会跟警察局有关系吧。

想到了这里,我赶紧摇了摇头,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儿。

如果真的是警察,那么他们的犯罪动机是什么?况且当时林红家里的资料我们都一起看过了,林红的父母真的只生过一个女儿,还是在一年前就死去了,但是在车祸里有一个,在家里的棺材还有一个,在警察局的最后一个,还有一个一共三个林红,那两个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在赵文科身上也是一样,那么这个赵文科又是谁?

全部都乱套了!

我的心中浮现出了一抹惊恐,此时此刻我现在只想要赶紧走!

赵子涵已经跪倒在了地上,看上去哭得已经不省人事,如果警察将她放开的话,那么她一定也会被火烧死。

如果这些警察是消防局的话,那么现在赵文科可能还有救,但是现在我们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设备,所以也根本救不了他。

我轻轻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然而当我再睁开的时候,在火焰之中的赵文科已经死的很彻底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在我自己的心中我轻轻地问了一句,但是我却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疑。

就在这个时候,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在烈火之中,我仿佛看到了烈火,组成了一个人的笑容!

看着那个人的笑容有点儿面熟,但是却有点陌生,这个笑容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我叫白东,在一家殡仪馆做殡葬工作。

毕竟是和死人打交道,我们这行的禁忌很多,曾经带我的老师傅嘱咐过我,不要和金主说话,也不能要死人的东西。

干的时间越久,听说过离奇的事就越多,几乎每家殡仪馆都闹过鬼,而我们殡仪馆,听说死过很多人,而带我的这位老师傅,更是在一个夜里离奇的消失了。

所以我一直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也会在某一天,出现什么意外。

殡仪馆开在一块空地上面,每到晚上更是阴森森的,据说这里以前还是一片乱葬岗。

我所在的殡仪馆是私人开的,所以基本什么单都接。

那晚馆里又来了个活,从此让我陷入了无尽的恐惧之中……

委托人是当地的一个富豪,死的一个小保姆,据说生前和男主人有说不清的关系。

因为葬礼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古怪的事,所以富豪才委托到我们这,还把小保姆生前的项链当作陪葬。

言下之意就是不差钱,死人的东西不留着,算是给我们的好处。

这项链咋也得值几千块啊,报酬多也代表活不好看,可我就是个打工的。也没有选择的余地,老板和客人都得罪不起。

晚上那边就把尸体送过来了,给尸体整理遗容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小保姆确实挺漂亮。

五官端正,长的干干净净,而且样子不像死了几天,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她的脸甚至还带着一起粉嫩,最主要的是,她的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

可能是心理作用,我总觉得有一丝危险的气息在四周蔓延。

她并没有穿寿衣,而是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好像结婚时候穿的喜服。

这衣服做工精致,胸口还绣着一个黑色的花,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花,有一种摄人心魂的妖艳。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小保姆微笑着,瞪着眼睛看着我,眼中流露出兴奋和邪恶的光芒。

我的脑袋轰的一下,诈尸啊!

就在这时候,一阵若有若无的笛声,传入了我的耳畔。

我一下清醒了过来,再看那小保姆,依旧平静的躺在那里,并没有睁开眼睛。

这尸体果然有古怪,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背后凉飕飕的。

之前我就听说,那富豪起初是找了个大师,可是那大师却莫名其妙的疯了,还不停的说喜欢金主什么的,别提多诡异了。

要不是有人拦着,大师就要开始脱衣服了,这么看来,这小保姆确实有一种让人临近的冲动。

正因为这,让我心里也有些不舒服,我赶紧拿出梳子,胡乱的给小保姆梳完头,推回了冷柜。

她明天就要下葬了,从太平间走出来的时候,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想起刚才的事,还有些心有余悸,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晚上回家的时候,我的女朋友林红,一脸愉悦的坐到了我的旁边:行啊,现在越来越会浪漫了。”

我一眼就看到她脖子上,戴着一个金光闪闪的项链。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正是小保姆的陪葬,本来想回来刷刷,卖了或者真的让它当作陪葬,不成想竟然被林红看到了。

林红拿起镜子,但是喜爱的看着自己脖子上的金项链。

我一时间犯了难,如果要回来,林红肯定以为,我是要送别的女人,要是和她直说,这是死人的东西,一顿吵架也受不了。

不过看她戴着金项链确实挺配,挺漂亮的,又想起来和她在一起一年了,也没送她什么好东西,我也有点内疚。

看着林红喜悦的笑脸,我总觉得有事要发生,我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什么。

眼神我们俩翻云覆雨,几乎要把我抽空了,我不禁感叹这项链送的真值啊。

第二天一早,林红又告诉我,她要回一趟老家,那边有一个亲戚结婚。

“帮我梳个辫子。”穿好了衣服,林红坐在梳妆台前和我说。

梳辫子参加喜事,是她家那边的习俗。

这让我有些犹豫,因为我昨天刚给那小保姆整理了遗容,最后一道工序就是梳头,这让我再给林红梳,总觉得怪怪的。

而且老师傅也和我说过,殡葬师的手晦气,不能为活人梳发穿衣,我一时间难住了。

看到我扭扭捏捏的,林红也怒了:“快啊,我自己弄太慢了,快赶不上车了!”

无奈我只能接过梳子,用一天晚上刚死人给梳妆过的双手,给林红编了个辫子。

看她心满意足的出了门,我心里却隐隐的担心,这是我做殡葬师几年以来,头一次有这种感觉。

我想起了老师傅的话,人鬼有别,一不留神就会徒生祸端。

这一天上班,我也有些心不在焉的,小保姆也没再过问,好在殡仪馆也没出现什么事。

就在午休的时候,手机里传送来了一条新闻,一辆长途汽车坠河了,死了好十几个人。

我有些发懵,因为这辆车的目的地,就是林红的老家。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赶紧给林红打电话,可那边一直就是不接。

我心急如焚,赶紧报了警,经过我和警察的确认,那辆车的确就是林红坐的车,就在听到我说林红的名字的时候,警察让我赶紧到警察局去。

一路上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抑制不住的悲伤,也非常担心林红,不知道她怎么样,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等到了警察局,一个中年警察接待了我了我,他告诉了我一个噩耗,林红死了!

我脑袋轰的一下,只感觉有些头晕目眩,手都在不停的颤抖,悲伤犹如洪水般蔓延开来。

我眼眶通红,冷静了半天,他才给我看了现场照片,让我确定一下。

在一堆照片中,我找到了林红。

虽然脸部打了马赛克,可是衣服,还有我亲手梳的辫子,可以证明她的身份。

警察说车辆出事,很有可能和林红有关。

经过警察的介绍,我才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原来车辆出事的时候,门打不开了,所有乘客其实是被活活的闷死的。

那些乘客就好像睡着了似的,只有林红自己动了地方,所以警察怀疑,是林红在车上下了迷药类的东西。

林红的脸,初步断定是被自己抓的,已经血肉模糊了。

他们在钱包之中,找到了她的身份证,同时也怀疑这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活动,甚至怀疑起了我。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把自己的脸抓成这样,那得多痛苦啊!

凭我对林红的了解,她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女孩,性格也是很活泼开朗的,根本没见过她有什么不对劲。

而且车辆出事,不是应该是司机的问题吗?

这时候,今早那个金项链,不自觉的在我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难道是因为晦气,因为这个项链?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发现了不对劲,在林红的身边,有一个穿着红衣服的人。

只见她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我的头皮有些发麻,这衣服,和那死去的小保姆穿的衣服一模一样!

衣服的胸口,那朵黑色的花,像真的一样绽放着,我不禁哆嗦了一下。

还有那项链,本来就是小保姆的遗物,老师傅也是明确提醒我,死人的东西不能要。

我还是有点不相信,又要来更多的照片,等我看清那张脸的时候,只感觉毛骨悚然

在林红身边的人,竟然是那个早就死去了的小保姆!

那张脸我昨天就见过,绝对不会认错!

林红的身边坐了一个死人,是她回来复仇了?

我的后背一阵阵发冷,这让我想起了老师傅,他的死就是因为触碰到了某些禁忌,林红的死和他当初的诡异很相似。

林红,是被鬼害死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