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灵异

更新时间:2019-06-19

入殓师 完结

入殓师

来源:掌中云作者:白马非马分类:悬疑灵异

小说简介:我本来只是个普通的殡仪馆入殓师,可自从看到了自己初恋的尸体,从此被各种灵异事件缠身。阴魂不散的尸体,居心叵测的教授,还有那迷雾重重的镇子,原来入殓师,从来都不是那么简单……展开

本书标签: 鬼怪 惊悚 恐怖 灵异 冒险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禁想起来一件事,任梅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亡,但是我却是在四年前和任梅交往。之后虽然这段感情结束了,但是我还是忘不了她。

可那时我并没有在这家公司上班,所有也没能接触到五年前死亡的任梅的消息。

现在总得想来却是发现有一件事就好像是巧合一样,冥冥之中在向我推进。假如五年前死亡的任梅就是被送到这家殡仪馆来的,但是这具尸体却在五年后却出现,并且是在我在这里工作不久之后才出现的,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我的出现才是造成任梅尸体出现的契机呢?

这点我没法肯定,但是我知道一件事是绝对的,五年前就死亡的任梅在一年后和我之间的感情根本就不存在。

这倒也正好说明任梅父母那副不在乎我的样子并不是做给我看得,而是他们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和任梅交往。

任月似是等的久了,我这一愣神的功夫就叫了叫我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我当然什么都想不出来,不过那个神秘人告诉任月任梅的死和这家公司有关,加上我的遭遇,我能肯定这家公司有鬼。

“你和我来,我们去找老板问问!”我说完这句话就拉着任月直接到了老板的办公室。

和平时不同,我记得每次来找老板的时候,他的办公室门都是紧紧关上的。但是现在门却是敞开的,而里面,当然也没有老板。

难道他跑了?我心里这样想到,随即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就算任梅这件事是老板害的,但我没有证据,老板要是打死不承认我也没有办法。

发现老板不在办公室之后,我本打算到别处再去找找他的。可就在这时我发现老板的椅子上似乎有着一抹不该存在的殷红,可能是最近遭遇的事太过灵异,我不禁就认为那是血迹。

我一步一步的走近了看,就闻到一阵浓厚的血腥味。跟在我后面的任月自然也看到这滩血,一时间表情充满了恐惧,问道:“会不会知情的人都死了?”

我没有开口,但是心里却不住的赞同任月的话。先开始是经理,跟着又是老板,而我一直也在这件事中,会不会下一个就是我?

“你看,这是什么?”任月指着桌上的一堆文件问道我。

我这才注意到桌上的文件,杂乱无章的堆在一起,第一页还是翻开的。老板从这里消失之前应该是再看这些文件,等等!

“文件!”我有些激动的说道:“五年前的文件!”

说着我便开始在那对文件里面翻找起来,殡仪馆一般都会储存着每个死者的资料。死因之类的都会记录下来,那么任梅的死因也一定有过记录。

五年前死去的任梅,尸体偏偏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家殡仪馆,并且还发生着这么多奇怪的事。我猜想这可能是因为老板等人在做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死亡记录会不会有什么线索?

我将我的想法告诉任月,两人一同翻找起来五年前的死者资料。可找了很久,我却是发现五年前所有的资料都不翼而飞了。

殡仪馆开业的时间大概有十年左右,出去五年前的死者记录,别的年间的资料都是在的。偏偏丢失的是五年前的资料,不知为何我突然想到昨天见到那片乱坟岗,有没有可能五年前的人都是在那里的骨头?

“闻言!”任月似是有了发现,急忙叫道我说:“你快看这份文件,上面有我姐的名字!”

我看向任月所指的地方,这才发现原来就是老板椅子面前堆放在一起的文件。翻开的第一页上面是一个人的简介资料,这人是个教授,名叫吴问。

文件虽是简介的格式,但是除去姓名以及住址之外再无过多介绍。另一边我看见了任月发现任梅名字的地方,一个个名字进入我的脑海,仿佛看见一个个死去的灵魂在无声的哭喊。

任梅的名字虽然在其中,但是任梅却只是其中一员而已。细细数来,上面的名字有四十八个之多。但除了名字,旁边只有一个表格之中写着已死亡。

“啊!”任月猛地叫了一声道:“闻言,这里还有我奶奶的名字!”

任月指着一个叫做邓琼的名字看着我道,我却一边回忆着昨天看见还魂的任月奶奶的画面。然后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你奶奶是不是五年前就死了?”

我这句话直接惹怒了任月,她气狠狠对我说道:“我姐的确是五年前就死了,这是真的,但我奶奶却是刚死不久的。”

我见任月怒了,就知道自己说出的话有多么的不着调,让任月误以为我在调笑死者。只好不好意思的道了歉,接着继续翻看桌上的文件。

文件的第一面到此就结束了,我翻过第二页之后首先是看见了一张彩色的照片。照片之中一个穿白大褂的男子背对而立,而他所面对的一堵墙上却是一副人体骨骼图。微微侧转的背面能看见他的嘴角洋溢着一丝阴冷的笑意。

再往下却是赫然出现了一个人的人名,而这个人的人名我却再熟悉不过了。我的名字出现在这里,让我马上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五年间陆陆续续死了不少人,任月的奶奶如果是倒数第二个,那么我也就是最后一个!

我会这么想当然不只是猜测而已,最近发生的怪事太多太多了,白胡子老头说我被鬼找上了这件事我现在是绝对的相信。

死去的经理,消失的老板,让我觉得这件事一直都是鬼在纠缠着我。

现在,马上,我必须去找白胡子老头!他说过有能力救我的,我现在内心早就不再是恐惧了,而是强烈的求生欲望。

打定主意之后我就决定先去找白胡子老头,至于任梅的事看来还需要一步一步调查。

我本打算带上老板办公室里的资料的,但是我却发现一件很恐怖的事,刚才老板椅子上的血迹,现在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叫闻言,在殡仪馆做入殓师,有人说这里晦气,万万没想到,真让我碰到了一件毛骨悚然的事。

一想起来只觉得不寒而栗,浑身发毛。

那晚都快十二点了,我在值班室百无聊赖的看小说,电话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传出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来活了。”

打电话的这个人,是我们殡仪馆经理。

这么晚了还有活,估计是殡仪馆又来金主了,当然我们服务的对象,都不是活人。

走到门口我看一眼到了运尸车,便有点奇怪,因为我们有规定,金主都是要从后门进来的,因为正门是给活人走的路。

我看到经理打着哈欠,眉头紧蹙,看到我他说:“车坏了。”

听到他的回答我也没当回事,车坏了很正常,大不了我们折腾一点,把尸体抬到停尸房就可以了。

“家里人没跟来啊,司机哪去了?”看到只有他自己,我有点疑惑的问,走到车后面。

“先别动。”就在我准备打后门的时候,经理紧张的叫了我一声,看到这个样子我停住了动作。

“咋了?”我不解的问,看到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没事了。”经理苦笑了一下,哆哆嗦嗦的,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我有些莫名其妙,这可不像没事的样子啊。

难道是这运尸车里的金主,有什么秘密?

死的太惨?也不应该啊,经理比我爸岁数都大,又是在宾馆工作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啊。

就在我拽出车里的床,一阵风把金主身上的白单吹掉,看到她的面容,我直接愣住了,一时间复杂的情感在心头萦绕。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攥紧了拳头。

经理也皱起了眉头,我咬着牙,眼睛通红的问:“她出什么事了?”

“交通意外。”经理面无表情的说,然后一脸疑惑的看向我。

我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我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面前的这个女孩叫做任梅,是我的初恋,当年因为年少不懂事,我们分开了,可我也一直没找过别人。

如今再见到她,我只觉得物是人非,怎么也没想到是这种方式见面。

我和经理准备把任梅抬到停尸房,只觉得心里五味杂陈的。

任梅,安心的去吧。

我刚一上手,觉得有些不对,任梅的尸体竟然很轻,和一片羽毛似的。

而且经理告诉我,之前就是他听到车厢发出哭声,车也抛锚了。

行规来说,就是金主还有心愿未了。

可是人已经死了,她要怎样我们也不能明白,毕竟这事太玄乎了。

经理也说,这还是我们殡仪馆立馆以来,头一遭出这种事。

从来没有发生过车坏了,尸体这么古怪的事。

我们俩一合计,还是把尸体送到了停尸房。

我准备找化妆师,让任梅漂漂亮亮的走。

明天任梅的家人也会来,我想想能不能让他们找个道士什么的,好让任梅能轻松的上路。

可是变故,也发生在这晚。

等我回去的时候,预约了化妆师。

可当第二天一早,我带着化妆师来的时候,发现任梅的尸体竟然不见了,凭空消失了一般。

她是被放在停尸房啊,看着空空如也的停尸房,我有种做梦的感觉,想起昨晚发生的异端,随即铺天盖地的恐惧袭来。

我彻底乱了阵脚,赶紧去找经理,也许是昨晚他又处理了。

经理并不在公司,我给他打过去电话,那头的他一脸的懵,问我昨晚什么事。

他根本不承认,昨天晚上送了一具尸体过来,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运尸车也好好的停在库房,根本没坏,也没出去。

门口的保安也说没看到昨晚的事,我又找到了运尸车司机,他说自己下午就下班了。

奇了怪了,而且他们也没有必要骗我吧,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难道是我思念任梅太严重了,做了一个梦?这也太诡异了吧。

就这样我下了夜班,但是心里一直都挺奇怪的,不知道经理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这天晚上我照常的去上了班,差不多午夜的时候,经理的电话又过来了。

我一下精神了起来,走出去一看,运尸车又停在门口。

经理坐在门口抽着烟,一切都有些莫名的熟悉。

“车坏了。”他平静的说。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迷迷糊糊的走到运尸车后面,等到我揭开白单的时候愣住了,里面的人竟然还是任梅。

一股冷风吹过,望着任梅没有一丝血色惨白的脸,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再看经理,我皱起了眉头:“经理,你这来回折腾是干嘛?”

我有点生气,白天的时候他还和我装不知道,现在什么都漏了,我心里既有点没底,有些生气。

“你怎么了这是,白天时候就说胡话。”

这家伙还在装傻,没事人似的掐灭了烟头:“快点处理吧,这金主有点不对劲,咱们殡仪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听到这话,我咽了口口水,疑问在我心中蔓延开来,难道他失忆,或者脑袋出什问题了?

算了,还是先把尸体看好,其他的等明天再去问他吧。

忙活完以后,我靠在停尸房外面,只感觉停尸房死一般的寂静。

我苦笑了一下,如果有声音那才应该害怕吧。

安排完以后,我就到对面的值班室睡觉了,等到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不对劲,我怎么躺在了停尸房的门口。

我清醒了一下,又回到了停尸房,发现了个惊恐的事情。

任梅的尸体又不见了,我想起来什么,就去找运尸车,可是运尸车好好的停在库房,根本没有坏。

“经理,你是不是知道任梅是我初恋,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我实在充满了疑问,给经理打过去电话。

“什么任梅,你睡糊涂了吧?”

看经理的语气,确实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在撒谎。

“你还在装?任梅,昨晚那个女孩。”

“你说话可是要负责任,什么女孩的尸体,说清楚!”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