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19-06-19

三国神狙 连载中

三国神狙

来源:掌中云作者:东一方分类:历史军事

小说简介:超级特种兵狙击手王灿回到三国,得到太平要术真武篇秘籍一卷。长弓在手,天下我有!一套现代特种战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一手出神入化的箭术取敌首级于千里之外,神马李广、神马黄忠都不禁泪流满面,无颜面对江东父老。收猛将、抢地盘、收美女,与诸侯争霸纵横三国!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 权谋 美女 官场 三国

精彩章节试读:

汝南城,校场。

王灿双手背在身后,昂然而立,整个人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天,是你们上战场的时候了。”王灿神色严肃,双目如电,扫视着下方的士兵,缓声道:“官兵大军来犯,是奔着汝南城来的,汝南城即将陷入到战火当中。不仅是我,还有你们,都将受到官兵的威胁,因此我们要主动出击,主动亮出我们的战刀,保住汝南,打败官兵!”

士兵们不为所动,眼中透出一种畏惧的神情。

官兵围剿黄巾,似乎是天经地义。

而且官兵来势汹汹,主动出击能打败官兵么?所有的士兵心中都没有信心,这次官兵来袭,所有的士兵都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灿握紧拳头,继续喊道:“我知道你们当中的很多人不想拼命,很想放下武器,找一个平静的地方,找一个婆娘,生一个孩子,好好过日子。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官兵会放过你们吗?不会,因为你们是黄巾,你们是反贼,官兵不可能放过你们,同样,官兵也不会放过我,因为我也是反贼。”

“哈哈……”

士兵中,突然爆发出一阵阵大笑声,好似王灿跟他们一样,他们便非常开心一般。

王灿扫视了士兵一眼,继续道:“我们占据汝南,好不容易有了安家的地方。官兵来了,难道我们就要将汝南拱手让给官兵,然后逃窜到山林当中,过那种朝不保夕,整天为每一餐的食物而担忧的生活吗?我不想过那种日子,我相信你们也不愿意。”

“战斗。”

“唯有战斗,我们才能保住汝南!”

“拼命。”

“唯有拼命,我们才能衣食无忧!”

“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除了亮出手中的钢刀,别无选择。”

王灿双眸通红,整个人如同发狂的虎豹,大声咆哮,他望着整齐站在队伍中的士兵握紧了钢刀,嘴角浮起一抹笑容。

所有的黄巾兵,大多是流民、百姓放下锄头,转身变成的士兵。

这些人最在乎的是能填饱肚子,有一个稳定的居住环境。

好好过日子,才是黄巾兵最在乎的。

王灿一席话,让所有的士兵为之动容,因为他们不想颠肺流离,不想离开汝南城,所以王灿的话一举击中了黄巾士兵心中的软肋,让他们不得不拿起手中的武器去战斗,去捍卫自己的幸福。

“杀~”王灿仰天大吼,发丝飘扬,腰间的战刀铿锵一声出鞘,冷冽的战刀在金灿灿的阳光下熠熠生辉,耀眼无比。

“杀~~”

“杀~~”

七十余士兵纷纷扬起战刀,轰然回应,那冲霄而起的声音如炸雷般响彻校场,让正在校场中训练的士兵纷纷侧目,眼中露出惊讶之色,但是随即又摇摇头,王灿率领士兵攻打官兵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黄巾,所有的士兵钦佩王灿胆气的同时,也暗叹王灿脑袋发昏,竟然以卵击石,以七十余士兵攻打来势汹汹的官兵。

王灿不理会周围士兵的目光,冷声道:“检查弓箭、标枪、干粮是否带齐,准备出发。”

这一次,刘辟大出血,将王灿麾下士兵的武器、粮食等全部配备完整。

弓箭,一个士兵一百支。

标枪,一个士兵八柄。

干粮,准备了每人六天的食物。

在这个基本前提下,刘辟还专门派人派人给王灿押送武器、粮食,一旦王灿的士兵武器、粮食用完之后,便又有武器、粮食供应。可以说,这一次王灿的士兵除了战马之外,所有该有的武器都装备完全了。

南方缺马,这是不争的事实。

再者王灿麾下的士兵都是步卒,不善齐射。与其装备战马之后,士兵不伦不类,东倒西歪的没有章 法,还不如全都是步兵,王灿还能够做到令行禁止,号令如一。

待所有士兵准备好之后,王灿一声令下:“出发!”

哒哒的脚步声响起,一股黑色洪流冲出校场,奔驰而去。

龙山峪,汝南城前往葛坡的必经之路。

龙山峪地形复杂,周围山石林立,更有深山老林,猛虎出没。

月上中天,一轮残月挂在天空。王灿率领七十余士兵赶到龙山峪,王灿一声令下,所有士兵在峪口停歇了下来,开始扎营生火,准备休息。

王灿坐在篝火旁边,一个士兵轻声道:“大人,咱们才七十余人,怎么攻打官兵啊?”

这士兵正是早晨向王灿劝谏的人,此时经过大半天的行军,部分士兵脑袋也清醒了过来,没有上午被王灿蛊惑时候的热血冲动了,反而是带着一丝悔意。因为他们都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王灿麾下仅仅只有七十余士兵,官兵却有几千人。这么大的差距,让士兵怎么打?这些士兵心中打鼓,不知道该怎么办?

打不过官兵,可以逃窜,还能保住性命。

可是七十余黄巾贼对战几千官兵,根本没有获胜的可能。

王灿回头望了士兵一眼,道:“我记得你,你就是早上跑到帐篷中,劝我让士兵的人,嗯,我记得你的名字叫柳成,是吧?”

士兵听得王灿知道他的名字,神色一喜:“对,卑职正是柳成。”

王灿点点头,神色一冷,喝斥道:“该知道的我会让你们知道,不该知道的你就不要打听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长官的命令只管执行就是了,不该问的不要问,我知道你们想的是什么,我们人少,官兵人多,心中害怕了是吧?哼,你们那点心思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们怕死,难道我就不怕死,若是没有打败官兵的机会,我会主动请战么?你也是读过书的人,遇到事情多想一想,不要净想些没用的东西。”

听见王灿喝斥自己,柳成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要做出头鸟了。

不过他悔恨的心瞬间又被喜悦所替代,正如王灿所说,他们怕死,王灿同样怕死。没有胜利的把握,王灿是不可能主动请战的。他们是小兵,而王灿是百夫长,王灿的身份可比他们这些大头兵精贵多了,既然王灿能够主动请战,那一定是有必胜的办法,才会主动请战的。

念及此处,柳成脸上又露出了笑容,笑道:“嘿嘿,卑职错了,卑职这就做事情去了。”

王灿望着柳成离开,脸上浮起一抹笑容,安抚了柳成,相当于安抚了其他的士兵,有了柳成的宣传,散乱的军心该稳定下来了。

“儿郎们,随我杀啊!”

寂静的夜晚,突然一整大吼声传来。

王灿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站起,拿起搁置在身旁的战刀和弓箭,王灿飞快的跑出帐篷,此时所有的士兵也纷纷拿起武器跑了出来。王灿看着睡眼惺忪的士兵,眼中闪过一丝笑容,幸好休息的时候吩咐所有的士兵和衣而睡,同时将兵器放在身旁,否则,刚才的一阵大吼声就得让军营大乱。

“兔崽子们,你家周仓周爷爷来了,赶紧出来受死吧!”

洪亮浑厚的声音从官道旁边的树林中传来,王灿扭头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黑面虬髯,约莫二十六七的汉子拎着一柄大刀,率领着十多个头裹黄巾的小喽啰冲出了树林,直奔王灿士兵驻扎的地方。

已经入了秋,天气却还似盛夏般炎热。

王灿躺在热气腾腾的大地上,感觉后背好似贴着一块烧红的铁板,滚烫无比,身体本能的一跃,跳了起来。

“咦,这是哪里?”

王灿入眼处,百米开外,一群黑压压的士兵手持钢刀、长枪冲了过来。

“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死了么?”王灿望着飞快奔驰,面目狰狞的士兵,怔了怔,眼前的情况实在是太陌生了。他本是西南军区飞鹰特种大队的特种狙击手,接受命令前往中缅边境狙杀当地的大毒枭,虽然成功将大毒枭杀死,王灿最终也落入对方的包围之中,面对地毯式搜索,王灿没有任何机会逃脱,为此王灿选择了玉石俱焚,用炸弹炸死了自己,也炸死了追上来杀他的敌人。

自己已经死了,怎么还活着?

王灿心中非常疑惑,想要探个究竟,脑海中却没有丝毫的信息。

“杀!”

一声声呐喊声,嘶吼声从战场上传来,惊醒了沉思中的王灿。望见越来越近的士兵,来不及多想,整个人如同一头遇到危险的猎豹一般,转身就跑。

危险,极度危险。

王灿回头瞥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头皮一阵发麻。

他是特种狙击手,专门负责狙杀敌方主要人员,那都是一个一个的狙杀,一枪爆头,可是此刻面临的是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就算他拿着一杆狙击枪,从早上狙杀到晚上,也杀不完疯涌上来的士兵。

几千人的队伍疯涌而来,若是陷入其中,绝无生还机会。

“龚都,你个狗日的,哪里去了,老子都要死了。”

王灿撒开双腿,极速奔跑,越过一个头裹黄巾的将领时,突然听见一阵咆哮声从旁边传来,眼光一转,瞟了旁边也在快速奔跑的将领一眼。

“黄巾将领,刘辟!”

王灿脑海中闪过一幕幕关于这个身体的记忆,同时龚都、刘辟的信息也一一浮现出来。龚都、刘辟,跟随张角老道士起兵反抗朝廷的将领,黄巾被朝廷镇压之后,俩人率领黄巾流亡至豫州,占据汝南。

穿越了?

王灿心中一惊,他终于明白过来,他的确是死了,只是灵魂附身到了一个刚死的黄巾小兵身上,又重新活了过来。

这一年,中平六年。

成了黄巾贼,也不错,至少活了。

王灿也不去追究怎么穿越的,总之能够活下来就是最大的幸福。他从小酷爱军史,对历史极其熟悉,尤其是三国、隋唐这样英雄猛将辈出的年代,更是了若指掌,同时又心生敬仰。这样一个混乱却又群雄四起的时代,注定是波澜壮阔的时代,令人热血沸腾的时代。

“呼…呼……”

一阵急促奔跑下来,王灿呼吸显得有些紊乱,气虚喘喘,上气不接下气,大腿也开始打颤,浑身肌肉酸疼,没有了后劲儿。

“该死,这破烂身体,竟然这么差劲儿。”

王灿心中一阵大骂,跑了三百米不到,身体竟然支撑不住了。

王灿跑不动了,跟在身后的官兵却越来越近,越杀越兴奋,死在官兵手中的黄巾贼也越来越多。王灿很清楚一旦遭到官兵的围杀,结果肯定被戳成筛子,不可能出现抱头蹲在地上求饶,官兵就放过你一命,然后继续追杀前方逃窜的黄巾贼兵的可能。

他托着疲惫的身体,强打起精神,一边跑,一边打量身后官兵的情况。

参与追杀的官兵中,为首的将领身穿白袍,外衣上罩着一件皮甲,手中拿着一柄长刀,正努力的挥刀劈砍那些被追上的黄巾贼兵。王灿见此情况,咬咬牙,眼中露出凶戾的光芒,逃跑是死,拼命也是死,与其被官兵追上后乱枪戳死,还不如主动出击。

突然瞥见地上散落的武器,王灿双眼一亮,眼中闪过一道异彩。

长弓,地上散落着一柄长弓。

王灿身为特种狙击手,不仅擅长枪械,弓箭、弓弩等远程攻击武器同样精通。

对一名狙击手来说,一把长弓的作用无疑好过一柄战刀、一杆长枪太多。王灿飞快的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长弓,以及散落在旁边的弓箭。伸手试了试弓弦,感觉还能够承受弓弦的力量,慧心一笑,脸上露出自信无比的笑容。

手握长弓,王灿捻起一支弓箭,搭在弓弦之上。

“咻~~”

弓箭应声而出,锋利的箭矢刺破空气,直奔挥刀砍杀黄巾贼兵的白袍将领。

那白袍将领似乎察觉到了威胁,抬头一望,看见锋利的箭矢直射而来,身体猛地一侧,想要躲开高速前进的弓箭,只是弓箭速度太快,白袍将领身体倾斜,仅仅是让弓箭的位置出现了偏差,没有射中心脏,而是射在了肩胛骨之上。

“噗!”

弓箭威力巨大,裹挟着巨大的力量射入肩胛骨中,刺穿了骨头,发出清脆的响声。

“啊~~”

白袍将领仰天大吼,肩膀处钻心的疼痛使得他整个人如同发狂的老虎,凶威赫赫。

王灿站在远处,神色冷静,眼中透出无尽的冷漠,没有射中白袍将领的要害部位,王灿没有丝毫的失望,依旧搭弓射箭。

“咻!”

“咻!”

“咻!”

连续三支弓箭射出,直奔白袍将领身体要害。

第一支弓箭射向面门,第二支射向喉咙,第三支弓箭射向心脏。三支弓箭带着尖锐的嘶啸声,转瞬之间,就接近了白袍将领身前。那白袍将领虎目圆睁,发须飘扬,盯着射来的箭矢露出惊恐之色。同时他的头一偏,身子一闪,躲过了面门上的弓箭,紧接着第二支弓箭也堪堪擦着脖子射过去,白袍将领心中闪过一抹欢喜,可就在这时第三支弓箭却正中心脏,一箭穿心。

王灿冷冷一笑,眼中没有任何波动,好似早就知道结果一般。

“这些弓箭给你!”不知何时,刘辟站在了王灿身旁,一脸微笑。

王灿点头道:“多谢将军!”

刘辟笑了笑,扬起手中的战刀,神色激动,大吼道:“敌将以死,黄巾儿郎,随我杀!”

声音浑厚洪亮,回荡在战场之上。那些逃窜的黄巾贼兵,听见刘辟的声音后,纷纷转过身来,朝追赶而来的官兵杀去。

一句‘敌将以死’瞬间激起了所有黄巾士兵的信心,古代两军作战,将领乃是军中柱石,一旦大将被杀,整个军队顿时军心涣散,没有了战斗力,王灿一箭射杀官兵将领,刘辟瞬间抓到了这个反攻的机会,趁势反击。

黄巾贼气势如虹,根本看不出上一刻抱头逃窜,这一刻居然冲锋陷阵,悍不畏死。

反观官兵阵营,白袍将领一死,整个军队顿时乱作一团,没有了章 法。听见刘辟大声吼叫,这些士兵纷纷慌了神,没有了主意,只想着赶紧逃窜。

一时间,刚刚还气势如虹的军队兵败如山倒,溃不成军。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