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灵异

更新时间:2019-06-19

无常馆 连载中

无常馆

来源:掌中云作者:花雨分类:悬疑灵异

小说简介:什么?黑白无常竟然还有师兄弟?而且还挺多?这不可能。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本是挂出无错的算命先生,但却因一场闹剧,牵扯出十六人的命案。本因被中阴界收走的魂魄却一直滞留在人间为非作歹,一场无常之间的较量却正在拉开帷幕。展开

本书标签: 阴阳 算命 风水 谜案 悬疑

精彩章节试读:

“车上有伤员?”

“楚组受伤了。”女孩子说道。

“楚组尚未归队销假,还没有报道,不能算作编制内人员。将他放在第一医院就诊,你们赶紧去现场。市第一医院出事,属于你们的办案范围。”

听到这句话之后,在车里面的其他人都是面面相觑。

楚天行轻轻地拍了拍这个女孩子的肩,然后做了一个“拿过来”的手势。

女孩子便将兑奖交给了他。

“喂,对面是老大吗?”楚天行将兑奖拿在嘴边问道。

“你还没有归队,现在还没有执法权,去了市第一医院之后可以临时指导,但是不能以办案人员的身份去办案。至少得等到明天,你回我这里报到再说。”

“收到,坚决服从组织安排。”楚天行也就将手中的对讲交到了女孩子的手里。

女孩子便将这个对讲挂了回去。

龙千书听完这话之后,便是嘴角一翘。看起来这对面应该也是一个老油条,够圆滑的。

这样一来,也没有触犯铁的纪律,但是效果却绝对不会低。

看起来今天倒是碰到了一群有趣的人,不过今天的事情却并不好玩,医院的封锁区内一片尸体满地乱跑,搁谁也得吓一跳。

“好热闹啊!”龙千书故意手搭凉棚,看了看警戒区内部的情况。

医院的楼内本来就不是那种特别开阔的场所,现在更是被封锁区弄的更加蔽塞。被封锁的地方是太平间。

原因?很简单,刚才车祸送来了尸体全都动起来了,现在跑了一地!

不过,龙千书没有想到的是身边的这么一帮人在处理这种事情上,一个一个都是轻车熟路的。他们该拿木剑的拿木剑,该用墨绳的用墨绳,该用咒符的用咒符。看起来他们都不像是警察,而像是穿着警服的道士。

“哎呀,真没想到啊,你的这帮人一点儿都不像道士。”

龙千书笑了笑故意把话说反了。

楚天行眼角一瞥扫了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话,而是冷眼看着自己的人去平定这些事情。

龙千书看了看这几个人的架势,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一看这几个人的架势,就知道这几个人在法术这种事情上还是大学员,一个一个声势倒是造出来了。可是越是把声势造大的,往往都是学员。

真正的高手应该是淡定的,就像他这样。嗯嗯,鉴定完毕。

不过这种话是不能说出来的,说出来得罪人。尤其是那接下来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就像是在印证龙千书所想的那样。他们这帮人一个一个也都败退回来。

因为他们的办法都不太好使。无论是咒符还是木剑或者是墨线都没有办法让这些躁动的尸体停下来,那些对付僵尸的普通办法对付这帮出车祸的行尸没有任何的用处。

这些警察也都一个一个的狼狈回来了。楚天行看了看身边的龙千书发现对方就完全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他也就放下了架子打算上前。

但是龙千书却把他拦下了。

“还是我来吧。”

楚天行理所当然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反正这位民间高手的能耐他也很想看看。

当然他随后跟着进去,万一这位民间高手真的搞不定那他最好接手。

里面的情况确实比他们两个想象的要乱很多。虽然说这一地的尸体别管只剩下了什么,一个一个都在地上爬着。但是人过来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特别兴奋的凑上来,看起来这些东西都不是特别的嗜血。

太平间满地跑尸体,这也确实是一个问题。

楚天行看看地上的确是有墨线也有咒符,不过好像对这些尸体都没有什么用处。

龙千书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他的双眼之中能看到的是这些尸体全部都是被带动的!没错,全部都是被带动的,就像是提线木偶一样。它们这个东西上都有一根常人看不到的红线牵引。

尸体本身并不会动,所以对他们进行任何攻击也没有任何作用。龙千书轻轻地用手指弹了弹,他的手中便出现了一些金色的丝线,而打乱了这些红色的丝线。

他一只手抬起来,另外一只手则是背在身后,对着这些尸体一笑。

“诸位闹够了吧,应该回去了。”

他说着话就动动自己的手,控制着这些尸体,一个一个都钻回到了太平间的冰柜里去。

楚天行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些尸体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回去了。

“看起来我倒是小瞧你了,你的本事比我想象的大。”

龙千书对这句话不置可否。他对楚天行摆了摆手,让他跟着自己走。

他则是要去看看那些红线究竟从什么地方出来的。走过太平间里边,龙千书最后停在了一扇墙之前。他眨了一下眼睛,看了看墙那边果然就看到了,所有的线都是穿过的墙过来的。

“墙那边是什么?”龙千书转头问道。

“你稍等一下,我去问问这边的护士。”

因为这里面实在不太适于活人呆着,所以无论医生还是护士,都被隔离在了隔离区外边。楚天行走出去之后,很快便回来了。

“墙那边没有东西。”楚天行带了一大堆东西回来,这是一边翻着文件一边在对龙千书说话。“根据我这边得到的地图,那边的确是没有东西,我们现在可是在负一层。”

“这不可能啊。”龙千书用另外一种视觉看了看这面墙。果然就能看到桥那边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一片红色的文字,更能够看到那些红线就是在那片红色的文字中。

墙那边很明显,就是有一个邪术法阵。

龙千书后退了几步,看了看这整面墙,果然就发现在一个角落当中,有这么一片由砖瓦垒起来的门洞。

只不过,用一般人的视觉发现在外面贴上瓷砖,那是严丝合缝根本看不出来。

不过龙千书却在那些瓷砖的下面,发现了一些被撬动的痕迹。

最近位于中心商城负一楼,临近娱乐中心的地方,开了一家叫无常馆的店铺。

所谓世事无常,这无常馆,说白了也就是算命馆。

而这家娱乐中心的特点就是古香古色,来到这个地方仿佛就置身于古代的街道一般。

算命馆所处的这个地方就是街道的角落。一般来说,算命的都在四通八达的地方,最忌讳的就是把这管子摆在角落当中。

因为人流不至,财气不通啊。

“那属于一般庸才的说法,我的说法就是酒香不怕巷子深,没看到我在外面布置一个招子叫做‘卦出无错’嘛?”

这是这家店的老板的说法。

一般算命馆的老板,都是留着山羊胡带着小墨镜,看上去还有点邋遢那种老先生。

但是这个算命馆的老板却不是这个风格。他的身上穿着的是一身白色的西装,里面更是领带,马甲一点不差。这份一丝不苟的穿着就知道他的日子过得应该是不错。

在平时的时候,他在外面还套了一件外套,看材料应该是丝绸缎面儿的光滑轻盈。这就让他走起路来,外套飘飘悠悠宛如披风一般。这就是人们说的仙风道骨,飘然而来。

没人见过他开什么车过来的,但是据说那应该是一辆豪车。

一个算命的穿丝绸开豪车,还把这个店开的这么一个角落里面,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他的生意究竟怎么样。

生意似乎不好。

无常馆从开张到现在已经三天了,那是一个人也没有啊。但是老板反而不着急,出来进去的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这来来往往的人都在猜测,这老板究竟本事如何。

别说别的本事如何,就是这聚拢人气的本事,这老板就特别有一套。

开张就三天,虽然说没多少生意,可是这门口确实做了一堆人——全都是老头老太太。

中心商城号称叫中心商城,实际上是在商业区的边缘,周围是一些老旧小区。一些老头老太太闲着没事儿,就喜欢在商场里面坐着省着自己家的空调。

算命馆的老板也算是会做生意,将自己算命馆的门口清理出来,摆了这么一个小茶案招待过往的老头老太太们喝茶聊天儿。

他自己穿的整整齐齐的当茶博士,还在笑眯眯的给别人斟茶。

从他摆出来的这个东西也能看得出来,这个老板身家不凡。

首先摆出来的就是一套黄金檀茶案,一个大茶几外加一个茶博士坐的雅座。东西是真是假,提鼻子一闻就能知道。因为走到他这个算命馆20步的距离,就能闻到一股檀木的香味儿,就是他这一套黄金檀茶案的香味。

这股香气清清淡淡,若有若无,要是假的可没有这个香气。人造出来的香味太重,也没有这么平和。

他拿出来的茶具一套天青色的汝窑茶具,从这个冰裂开片的样式来看,应该是假的仿的。可是他用的那个茶壶的壶底却是有铭文的,虽说不大,就是那么如同指甲盖一般大小,真看不清楚写的什么。

但是这年头有铭文的茶具,本身就价值不菲。

再说他经常泡的安溪铁观音,那也是香气宜人。20步之外,闻到檀木的香味儿,十步之外就能闻到茶的香味。

来来往往的,也都愿意在这边坐下来歇歇脚。

当然,既然是聊天那就有抬杠拌嘴了,人们更多的就是喜欢跟着老板拌嘴。

“老板呐,那你今天算算你啥时候开张呗?” 张大爷这话一出来,就引起了一阵哄笑。

张大爷也算是在算命馆的“常客”了。这个算命馆开张了三天,他就在路边坐了三天。反正这边是有好茶壶好茶水招待着,他是个老茶瘾干脆在这边喝喝茶聊聊天,每天也过得挺好。

这个算命馆的老板也是不气不恼,微微一笑。

“我说张大爷,你要是问这个话,那我可就占便宜了。因为今天上午我已经开张了,第一笔开张大概就是在9点半左右吧。”

老板笑眯眯的给张大爷的茶杯再次斟满。

张大爷和算命馆前面的这些人,都觉得有点惊讶了。

“你早上起来已经开张了,我们一大早就在这边坐着,怎么就没有见到人来呢?”

老板微微一笑,就把这谜底给揭了出来。

“要是等着人来啊,那估计都得赔着卖掉上衣了。我算命馆的主要生意都是在网上,网上有人找我算命,就要先把钱打到我的某宝里。等到我把算命的结果给他,他再给我结帐就行。等着客人来到馆子里啊,这肯定等不着。”

“原来是水中桥啊。”张大爷和其他的老头老太太们听到这话也都笑了。

这样才是最符合情理的吧。

“那找你算命得多少钱一卦?”张大爷又问道。

“算一卦一百。”老板笑道。

“那一天得有多少人找你算卦?”

“最近两天生意差不多稳定下来了,每天也就七八个吧。”

就是说人家一天挣七八百。这就难怪人家穿西服开豪车了,一天下来七八百,一个月下来得两三万呢!

那人家穿好衣裳,开好车,买好家具,喝上等茶叶,也就一点不新鲜了。

“你这买卖可比隔壁那卖玉佩的强多了。”张大爷皱着眉说道。

算命馆老板笑笑摆了摆手。

“哎对了,这么长时间了就喝你的茶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张大爷端起一杯茶,闻了闻,那真是香气袭人呢。

“我叫龙千书。”老板笑道。

“龙老板那你算算我今天会遇到什么事儿呗?”张大爷笑眯眯的说道。

张老头又来了!这其他人好像等的就是这一出。

这两天张大爷和龙千书净玩这个游戏了,就好像他是龙千书特别请过来的托儿一样。这两个人总是会在人们面前手占一卦,让人们看看龙千书的卦出无错,究竟是口出狂言,还是有真才实学。

“那就看你今天到底想算什么了?”龙千书也是微笑应战。

“你就算今天我怎么能捡到钱。”

张大爷这话一出来之后,又是引起了一阵哄笑。

龙千书更是差点笑出眼泪来。

“行啊,那我给你算算,您刚才想讲的是钱是吧?那你就给点东西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