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灵异

更新时间:2019-06-19

人间禁区 完结

人间禁区

来源:掌中云作者:北方先生分类:悬疑灵异

小说简介:老板娘初次见面就要约我,然而有人说老板娘在一个月前就死了,那么这个约我的‘老板娘’是谁?展开

本书标签: 惊险 奇异 悬疑 神秘 鬼怪

精彩章节试读:

我咽了一下口水,看着眼前的老板娘,心里有点发毛,小女孩也紧紧抱着我,身体都在发抖。这下我紧张了,能让小女孩怕成这样,这老板娘铁定不是人了,说不定还是个狠角色。

女房东倒没发觉什么,直勾勾盯着人家的脸蛋看个没完,我是又气又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跟人家比谁漂亮呢。她好奇的瞅了我一下,说这个美女你认识?

我摇了摇头,拼着命跟她使眼色,这刚从鬼屋那跑出来,也不知道她能看懂我什么意思不。

女房东愣了会神,一下子就明白了,蹭的一下就躲在了我身后,把我向前推了几步,这要是再用力点,我都要与老板娘挨住了,我这心脏吓的噗通噗通直跳,都想着不然跪下求饶得了。

老板娘没理会我,反是看着我的胸口没完,脸色也冰冷了下来,我看了看怀中的小女孩,心想难道老板娘也能看到小女孩?

“你想连鬼都做不成吗?”老板娘说话了,比中午那会还要冷,也不知是不是天生的。

小女孩听闻此话,恐惧的摇着头,挣扎着就要下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小女孩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

我弯腰就要抱小女孩。

“哥哥,不用管我了。”小女孩恐惧的摇着头,不让我碰,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一定与眼前的老板娘有关。

我硬着头皮问你是谁,老板娘都没看我一眼,冷声说,救你的人。这我哪里会信,一个已死了一个月的人,说是来救我的,当我傻吗?我也没说话,弯腰再次去抱小女孩。

老板娘脸色一边,好像不愿让我去碰小女孩,伸手推了一下我,我失去重心摔了一个四脚朝天,身体本来就浑身疼痛,这一下更是伤上加伤,疼的我龇牙咧嘴。

老板娘可能也是没想到我这么‘弱不禁风’,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冷冷的对小女孩说:“给你一分钟时间,离开这里,不然后果自负。”

小女孩点了点头,不敢反抗,伸出小手就在地上爬起来,我有些不忍,爬起来对老板娘几乎是吼着说:“你有本事冲我来,你的事我也知道了,我不怕你。”

我心里发怵,这老板娘也许不是人,我都觉得自己这是不要命了,说完也不管小女孩让不让,我就抱了起来,安慰着小女孩不让她怕。

老板娘明显一愣,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说我是为你好。

我才懒的搭理她,转过身拽着房东大姐就走,就算小女孩是鬼,我也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认了。

再说了,老板娘我都不知道咋回事,我怎么可能信她?小女孩没有说话,一双小手紧紧的抱着我,还是很害怕。

我不清楚老板娘跟没跟了上来,反正我是我不敢回头去看,这时,女房东小心的拽了我一下,小声说,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我看不见?女房东虽然看不见,但又不傻,一路见我动作怪异,时不时独自言语,刚才我又和老板娘为了小女孩起争执,一定是猜到了什么。

我撇了一眼她,不予理会,一步一瘸的走着,小女孩的事,实在瞒不住了再告诉她,不然只会让她更加害怕,女房东也没在多问,上前扶着我,又问我好点没?我点了点头,说没事。

不一会,来到了一个公交站牌下,女房东说,这是去哪?我告诉她坐公交去火车站,她哦了一声,低着头不说话了,看样子挺失落的。女房东的心情我也能理解,给谁摊上这档子破事,能心情好了起来?不过我也奇怪了,以前就没发生这档子事吗?

我想应该是没有的,不然女房东也不会租房给我的,女房东虽然瞒了我,但她给我的感觉也不坏的。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有一辆公交车缓缓开了过来,停在我的面前,我走进去一看,发现里面没有一个乘客,这时间是下午两点多,虽不是下班的高峰时期,但也应该或多或少有些人的,实在有点奇怪。

那司机看起来四十多岁,只是感觉哪里怪怪的,也没看我一眼,冷冰冰的说了一句:“不能抽烟,不许玩火。”

我也知道,这公交车也算是个公共场合,吸烟是不允许的,反正我也不吸烟,也没太在意,投了两块后,一瘸一拐的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女房东挨着我也坐了下来,看样子是真的累了。

车缓缓开动了,挺稳的就是有点慢,刚起步没多久,女房东打了一个哆嗦,搓着胳膊说,有点冷。我也不以为意,心想不算内衣你也就穿了一件,还是包臀裙,不冷才怪呢。

我闭上了眼睛,想休息一会,实在是有点累了。女房东应了一声,我也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人在很用力的摇晃我,是女房东在叫我。

我以为到了火车站,就起身下车,女房东一把拉过我,脸色惊恐的指了指外面,我这一看,顿时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这是哪?

我看着车窗外一个个土堆前杂草丛生,偶尔还有一些歪倒着的墓碑,瞬间蒙圈了,怎么睡了一觉,这车怎么就开到乱葬岗。下一刻,我遍体生寒,意识到这次……又撞上了那‘东西’了。

房东大姐推了我下,带着哭腔说:“现在怎么办?”

我脑袋一片混乱,哪里知道怎么办?我实在想不通这是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会遇到这种事,心情也是莫名的烦躁起来。

这时小女孩拽了我一下,对我说:“哥哥,我以前来过这里。”

我一听这话,顿感不妙,小女孩来过这里,这不就是说死人才来这里的吗?不行,再这样下去,可能我也要死在这里,我起身就直奔着司机那里去,不管他是人是鬼,这车必须停下,可我到了跟前一看,傻眼了。

这座位上哪有什么司机,只有一个纸做的小人儿坐在那里,手脚在轻轻晃动,姿势就像是在开车,我惊了一身冷汗,我敢保证车很平稳,一点也不颠簸,那么就是这纸人在动了。

突然,那纸人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脑袋一歪看向了我,然后……对着我笑了。

我只觉毛骨悚然,这简直太诡异了,一下子想到了农村有人死后,亲人会给死者烧什么用纸做的骄子、车啊,甚至女人都有。

这八成是坐上了用纸做的公交车了,不过我不知道怎么会坐上这死人用的东西了,上车时明明是一位大叔开的车啊。

我急忙回到座位,看着女房东说,这是怎么回事,我睡着时发生了什么。她一个劲的摇头,说不知道,我眯了一会眼,醒来就是这样了,然后就赶紧叫我。

我有点急了,又问小女孩知道怎么回事不,小女孩低着头,小声说小玲也不知道。我深呼吸了口气,小女孩是指望不上了,只能靠自己了,实在不行就跳车吧,反正这车开的挺慢,跳下去顶多擦伤,这么一直开下去,谁知道会是什么地方,说不定是阴曹地府,也许稀里糊涂的就这么死了。

我刚把想法告诉女房东,小女孩就拽着我说不能跳,跳下去会死的。然后给我指了指车窗外,我这一看,什么也没有,也不知道小女孩让我看什么。

小女孩眨巴了一下眼睛说,外面好多人的。我稍微起身,仔细瞅着外面,除了数之不尽的坟地外,还是什么也看不到。

我心想,这小女孩死了十几年了,但也就七八岁,说起来还是小孩子,有些事也说不清楚,我也没再问了,可是这样下去也不行,必须得想办法停车。

我环顾了一下车内,挺干净的,只是颜色上越看越想纸做的,越是这样越觉得浑身不得劲。

当我抬头看到车顶上醒目的四个大字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四个字就是小学生也念的出来……生人勿进,这意思是活着的人不能进来,是专拉死人的吗?

我叫秦飞,今年二十二了,在天津上了快三年大学,是一个地道的大学生,前段时间,应学校要求,离开学校出来实习,说白了就是找工作而已。我先是回家歇了几日,便来到了太原市,想着在这里找一份工作,也主要是想离家近点了,周末什么的,可以回个家。

又过了几日,有一份工作,但不是很合适,就是在一家广告公司打杂、打扫卫生什么的,时不时的搬运一些材料,做一些苦力活。

我也想过,像我这样初入社会,经历不足,哪晓的人生百态,还是先安安稳稳的做几个月,实习完后,领上毕业证,先把学业完事了。那时再考虑换份好工作,抱着这样一个想法,我也就在这定了下来,也在这边租了房。

在公司这几日,一切安稳,别说是个打杂的,还挺充实的,

不知不觉又快要周末了,今天和往常一样,我出门去上班,在关门的一刹那,冷不丁吓了我一跳。只见门上拍满了黑手印,我咒骂了几句?实在有点生气,谁就这么缺德了?要说是熊孩子,我也无话可说了,可是一个孩子也够不着这么高啊。

算了,等晚上和女房东说说这事。我嘀咕几句,也没放在心上,也许我是有点背,刚出大门没走几步,一个转弯迎面撞上一个老大爷,不出意外,老大爷哎呦一身摔倒在地上了。

说实在的,我有点担心,想着可别出什么幺蛾子,一是怕把老大爷撞出个好歹来,二是怕老大爷讹我,不是我以小人猜测,是这个社会,让人心凉。

我扶起老大爷,说大爷你怎么样了?老大爷揉着腰,说小伙子,你这走路也太不小心了。我解释,说上班走路急了。老大爷摆了摆手,叫我快去上班,说他没事。

我又道歉了几句,觉着老大爷不错,转身没走两步.老大爷从背后叫住了我,眯着眼睛瞅着我,说完了完了。然后自顾自的又嘀咕了几句,摇了摇头,转身就走了。

我看着老大爷的背影,有点不明所以,难不成是老大爷有点神志不清了吧。

来到公司时,我的师傅已经来了,正在一边鼓捣着什么喷绘机。

我师傅,比我大一岁,看着挺老实的,性格却是蔫了吧唧的‘坏’,总喜欢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其他同事不一会也来了,挺忙碌的,一个上午不觉就过去了。饭点了,我和师傅留下看着公司,其他人去吃饭了。

就在众人走后,师傅接了一个电话,小跑着下楼了。二楼就剩下了我一个人,师傅刚下去不久,蹬、蹬的脚步声自楼梯间响起,我才转身就看见一个红衣大美女出现在二楼。

我心里一虚,我来这快一个礼拜,只是打扫一下什么的,对于其它业务还不熟悉,要是有客户来,也是别人接待的,客户问些什么,我啥都不知道,觉的也太丢脸了。

就在这时,大美女先说话了:“你就是新来的实习生秦飞?”她声音蛮好听的,就是有些生冷。

嗯?我应答了一句,心想奇怪了,这女人是谁啊,怎么知道我是来实习的?还知道我的名字?

我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大眼、瓜子脸、那腰也绝对是现在流行的A4腰,可我就是想不起我脑海里有这个人。

红衣美女好像能看透我的心思,说是老板的爱人,前段时间刚回娘家了,今天刚回来。

我小声哦了一下,也没其它什么意思,只是没想到,有点惊讶而已。

“怎么?你不信?”红衣美女盯着我,同时一股气场震慑而来,我不由的一愣,这女人不一般,这气质绝对是女强人特有的,不是谁都可以驾驭的。

我也不敢多说什么,随便应了几声,心里多少有点戒备的,因为我来公司一周了,老板经常见到,可从没有听谁说起过老板娘,即使师傅的口中也没提过的。

红衣美女也没在此事上与我再说什么,自顾自的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了旁边的一个小柜子里,放了一个什么东西,就又锁上了。

那钥匙我是见过的,好像就是老板的,也不用她再说什么,我是百分之九十九相信她就是老板娘了。

老板娘这时也锁好了柜子,看了我一眼,说晚上你先别回去了,跟我去一个地方。

我点了点头,想着是不是要我加班了。而后老板娘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叮嘱我,不许我向别人提起见过她。

我说要去哪啊?

也不是我想多嘴,只是觉得奇怪,怎么还不让我说见过她呢?老板娘冷眼看了过来,说去宾馆。她说完就快速转身下楼去了。

我挠了挠头,感觉云里云雾的,老板娘是要约我去宾馆?然后呢,要干嘛?

作为一个男人,不得不去想歪,但理智告诉我,这个女人身份还得确定一下,要是故意给我下套,我就完蛋了。

不一会,师傅上来了,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的,我心想趁此借这个机会打听一下老板娘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好。

一来呢可以确定是不是有老板娘这个人,二来呢,我也可以决定晚上要不要等她了。

我小声说:“师傅啊,这老板应该有三十多了吧,应该结婚了吧。”我这样问也算是闲聊了,师傅点了点头,说结了。我哦了一声,心想那红衣美女还真是老板娘。

我说那老板娘也不来公司啊?师傅看了我一眼,脸色不是很好,说:“老板娘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死了。”

我笑了笑,说师傅你在开什么玩笑?师傅也没说话,给我看了一则新闻,是一月多前的,说的是某女子过马路离奇死亡,还附带有照片,而照片中的女子与我所见那个大美女一模一样。

我一下子蒙了,新闻这是不会造假的,除非是故意单独弄好然后给我看,可是就算师傅会弄,也不会知道我要提起老板娘的事。

要说师傅他们整我,这下的局也太大了,不至于这样的,我宁愿相信,我眼花或者大白天的看见鬼了。

我一下回过神来,难道真是见鬼了?但一想也觉的这事有点扯淡了吧,这年头,哪来的什么鬼?

也许只是两人长的像而已,所以我刚才看到的大美女,其实是冒充老板娘,然后玩‘仙人跳’?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因为在初中时,我班就有一对双胞胎,那简直就是一毛一样,上了三年,我也分不清谁是谁。

这事我想不清楚,也没提起此事,至于晚上我是不敢去宾馆了,就怕有个万一,那我也就完蛋了。

又翻看了一会杂志,李冉和几位同事吃饭回来了,轮到我们出去吃饭了,说来也巧,刚出门师傅又接了一个电话,好像是他女朋友的。

师傅皱了皱眉,就先离开了,我还想着告诉他中午我见老板娘的事,看来只能再找时机了。

对于吃啥我是没什么讲究的,随便找了一家面馆,点了一碗面,在靠窗户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也不知道咋回事,自坐了下来,右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

俗话说的好,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我心里也是越来越没底。总觉的老板娘这事太离谱了,一个死了一个月的人,怎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还要约我去开房。

过了几分钟,面端了上来,我吃了几口,手机就响了,是一条短信,号码我不认识,内容却有点莫名其妙。

今天晚上别回你房间,不然有性命之忧。

我想着谁这么无聊逗我玩呢,也没多在意,吃完后付了钱,走出了面馆,右眼皮跳的更厉害了,就像是有人扯着我的眼皮在拉动一样,我有点纳闷,这是咋了,难道眼皮抽筋了?

这乱想着,突然看到左边方向有一个小女孩正向马路中央走去,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路上还有很多车在行驶,走上去,绝对是死路一条。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