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19-03-18

乱世争雄之掌控天下 完结

乱世争雄之掌控天下

来源:掌中云作者:当归分类:历史军事

小说简介:夫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元和三年,大周少帝即位不久,吏治早衰,朝纲失统。天下各路诸侯稍有实力,无不招兵买马欲窥神器。而我们的故事,则要从蜀中慢慢说起。展开

本书标签: 战争 历史 小人物 史诗 架空

精彩章节试读:

“大人,良只是觉得如果想到对付李文通的话,我们决不能就此坐以待毙,不过说到对于整个汉中郡的了解,却是所知不多,所以具体应该从何处下手,还需大人亲自费心。”

这世上真正聪明与傻瓜的人都不多,多的是那些明明只有小聪明,却总以为自己已经完全脱离了傻瓜的人。今日不过是自己第一次跟杨震见面而已,虽然杨震明显很欣赏自己,不过赵良却也明白世人最忌交浅言深的道理。

最重要的是,眼前自己的身份不过是杨府一家将而已,接下来如何行事自己更多的是要去看杨震的指示,而不是自己自作主张,否则就算杨震表面上有些欣赏自己,这心里终究还是会有芥蒂。

“眼下时辰已晚,就暂且不说这些了,老夫领你们前去庄园,先把一众乡亲安排下来,然后我们再详细说道说道,你意下如何?”

虽然杨震没有立即说出自己的打算,不过赵良也明白此处确实不适合密谈,所以听到杨震的提议,立即点头道:“全凭大人安排,良这就去跟乡亲们知会一声。”

赵良说罢直接与杨震一道返回众人扎营之处,虽然大家并不知道赵良与杨震具体谈了些什么,不过这段日子以来大家也都早已默认了赵良的地位,所以当赵良吩咐大家跟随杨府侍卫一起返回庄园之时,并没有遭到大家的反对。

等到一切安排妥当,已经是将近四更时分了,虽然杨震的庄园之中不可能准备这么多的房间以供乡亲们休息,不过比起在外面露宿已经好了太多,所以大家这个时候也不会太去计较什么。

看到大部分乡亲们眼中的询问之色,赵良倒也没有隐瞒,直接对众人说明自己已经决定投靠杨府,如此一来大家只管安心在此处庄园住下即可。

大家本来就是被节度使李文通麾下的牙兵们赶到此处,就算是逃到房陵县也没有什么谋生的活计,此时如果能够靠上杨府这棵大树,以后的生计自然就有人帮忙操持了。所以听到赵良如此一说,乡亲们一颗悬着的心终于算是落到了实处。

赵良虽然自幼心志坚定,不过说到底也只是个年方及冠的少年而已,而且之前一直偏居于西城县这种小地方,所以现在并没有太大的野心。此番之所以答应投靠杨震,一方面自然是为了防止杨震之前的威胁落到实处,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杨震答应帮助自己安顿好这些乡亲们,所以赵良并没有拒绝的想法。

赵胜之前在逃难过程中一直跟赵良有些不对付,此时众人刚刚安顿好,这人居然就开始往杨庆元身边凑了过去,已经做好了抱大腿的准备。

看到赵武面露不屑之色,似乎准备上去讽刺几句,赵良一伸手拦住了准备站出来的赵武,然后对他为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现在众人刚刚投靠杨府,自己对于赵胜的做法虽然有些不耻,不过为了这件小事就跟杨庆元闹将起来明显有些不值得。

看到赵良不愿自己多生事端,赵武低哼了一声,终于还是没有站出来。

风声初定,夜色微凉。

杨震将众人安置好之后并没有跟赵良继续之前的话题,而是让他先好好休息一晚,等到明日再继续详谈。

赵良此时跟赵武一个房间,虽然已经安安稳稳的躺在了榻上,不过只要一想到自己以后就要跟节度使李文通站到对立面上,此时自然没有多少闷头大睡的心思。

就在赵良暗自沉思之时,赵武忽然开口道:“良哥,以后我们就算是安心跟着杨府做事了?”

听到赵武的疑问,赵良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起身看了看周围的动静,在确定杨震并没有派人来监视自己之后,这才沉声道:“不错,虽然此次投靠杨府更多的是迫不得已,不过方才在树林之中与杨震一番详谈,此人明显是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我们只要跟着杨府好好做事,至少暂时不用担心生计问题了。”

“对了,良哥,你还没说杨震到底是招我们去干什么呢?”

之前赵良之所以没有明说要跟着杨震去对付李文通,只是担心乡亲们之中会有人害怕或者是多嘴,此时对于赵武自然不会有任何隐瞒,于是便将方才自己跟杨震的一番密议说了出来。

等到赵良一番话说毕,赵武惊道:“我原以为杨震招募咱们只是为了加强一下府中的防御力量而已,倒是没想到他居然有这种打算。不过李家自从李文通他爹开始,已经在汉中郡经营两代了,杨震难道不怕举事不成还要搭上整座府邸?”

“杨震不是傻瓜,这个老狐狸半生沉浮,此时之所以选择跟李文通对抗,就是不甘心将自己辛苦半生才攒起来的家业白白送出去。李定远是什么德性整个汉中郡都知道,如果李文通果真命不久矣,这乱世之中李定远守着汉中郡早晚要被人吞并,所以杨震自然不愿意此时再跟李文通搭上关系。”

“可是话虽如此,以杨震经营半生的势力,难道不能在李文通动手之前就将整个家业转移出去?一定要图穷匕见么?”虽然杨震的理由足够充分,不过李文通毕竟在汉中郡经营日久,对于整个汉中郡的普通百姓而言,李家仍是顶顶在上的庞然大物,就算是赵武平日里性子跳脱,此时想到要跟李文通对上也忍不住有些惧怕。

“这一点我也没有想太明白,不过看杨震的举止,似乎他早已经布下了一些先手,只是我们初入杨府,这个老狐狸似乎还没能完全信得过我们,所以不愿意跟我们透底罢了。”对于杨震此人,赵良虽然只跟他接触了不长时间,却也能够看明白此人绝不是那种鼠目寸光之人,否则也不可能在这乱世之中积累出如此家业。既然他敢对李文通下手,想必肯定是有自己不知道的依仗。

两人谈论许久,终于还是没能想明白杨震的依仗到底在何处,眼看天色将明,这才慢慢睡去。

第二天一早,赵良刚刚洗漱完毕就被杨廷和带到庄园的书房之中。此时书房之中除了杨震之外,还有杨庆元与赵胜也赫然在列。

杨庆元虽然是杨震的独子,不过赵良之前并未与其接触过,所以此时看到赵良进来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倒是赵胜站在杨庆元后面,看向赵良的目光忍不住有些得色,似乎自己又变成赵家村的员外之子了。

尚未等到赵良上前行礼,杨震摆了摆手,然后笑道:“本来昨夜忙了半宿,今天应该让你好好休息一番,不过此时却是事态有些紧急,所以不得不立即准备了。”

赵良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还请大人示下。”

“按照我们昨夜的商计,老夫马上就要动身赶往西城县禀报庄园遭袭之事,我走之后你们妥善安排好庄园之中的乡亲,如果李文通派人前来调查,千万不要出了纰漏才是。此一去西城县尚不知道何时才能赶回来,等老夫走了之后,这庄园之中的事务就暂时交由元儿你来处理了。”

听到杨震的吩咐,赵良点头应是,倒是杨庆元略一皱眉忧声道:“父亲大人,要不此番前往西城县通报之事就由孩儿来办,您还是继续坐镇此处?”

以李文通的老辣,就算此时还看不出杨家的反意,至少也能猜到杨家不愿意与自己联姻,所以杨震此时前往西城县,杨庆元还是忍不住有些忧心。

“此事你就不必多劝了,若是为父不回西城县,李文通必然会对我们杨家加大提防。此番为父亲自前往西城县,自然可以打消李文通不少的猜测,只有如此才能让你们在此处放心行事。”

就算是父子之间,有时候也是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杨震之所以要亲自前往西城县,一方面自然是为了让李文通安心,另一方面也未尝不是给自己准备一条后路。若是李文通果真等不及了直接对杨家下手,自己已经是天命之年就算是死了也就罢了,万万不能让自己的独子身处险境。

不过想到自己预先备下的手段,杨震心中终究还是多了几分底气,只要李文通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底牌,至少此次前往西城县肯定是没有性命之忧的。

看到杨震心意已决,杨庆元同样不复再劝,而是对着杨震抱拳道:“既如此,孩儿预祝父亲大人此行一路顺风!”

杨震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杨庆元开口道:“我走之后,庄园之中的事务你要多与赵良商议,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对于经商之事你自然有自己的经验,不过说到练兵,你如果不懂就不要胡乱指挥,明白了么?”

听到杨震如此一说,杨庆元对着赵良拱手道:“以后还要多多依仗赵兄了。”

赵良自然口称不敢,然后对着杨庆元回了一礼。

昨夜回来之后就连自己跟赵武都商量了半宿,杨震自然早就交代过杨庆元不少事情,此时当面说出来,也不过是表示一种态度,让自己更加安心罢了。

事情交代已毕,杨震不复多言,而是带着杨廷和一起出了庄园,然后又带上五名护卫立即纵马赶往西城县而去。

元和三年三月,黄龙现于汉中郡。太祖皇帝适时恰出西城县,随流民赶往房陵。当是时也,真龙隐于大野,天下有识之士咸或有知,然终不得察天命之所定。

——《汉书 太祖传》

元和三年,当今天子即位已经三年有余。不过朝政大权仍掌握在丞相魏宏手中,至于年仅十岁的当今天子,不过是魏宏手中的一个符宝郎罢了。等到魏丞相批阅完了奏章,再去天子处讨得那块铭文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传国玉玺往上面一盖,这就算是天子亲命了。

大周朝定鼎天下至今已经二百余年,自前前任皇帝开始,这天下早已吏治败坏,民生凋敝。前任周灵帝更是荒淫无道,结果年仅三十余岁就崩于未央宫,只留下还是个娃娃的当今皇帝赵康。

现如今皇帝虽然名义上仍是天下共主,不过各处节度使皆是听调不听喧的土皇帝。凡是稍有实力,无不招兵买马欲窥神奇。

三月初三,原本正是踏春赏景的好时节。可惜还有一种说法,这三月份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在这乱世之中,不知道又有多少百姓要死于饥荒。

汉中郡,房陵县。

赵良抬头看了看天色,现在已经是日暮时分了,最多还有一个时辰天色就要完全暗下来了,可惜此地距离房陵县仍有一百余里的距离。按照自己这支队伍现在的行进速度,想要到达房陵县至少还要一两天的时间。

就在赵良思索着今晚是不是要队伍先停下来休息一番再作打算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赵武惶急的声音:“不好了,良哥子,四爷饿晕过去了。”听到赵武的喊声,赵良赶紧转身奔向队伍后方。

眼下这支队伍是从房陵县以西的西城县逃难而来,队伍中人皆是村中的乡里乡亲。赵良今年正是及冠的年纪,因为自幼颇有武力,而且更难得的是又能粗通文墨,所以村中一众少年郎皆是对其颇为信服。

此次从西城县逃难而来,村中已经有十余名老者饿死在路上了,赵四爷是赵家村的私塾先生,老人家年轻时只中了个秀才,再往后的举人考试因为塞的银票不够厚,结果根本就没能考中。后来年纪大了才淡了继续考举人的心思,只是安心在村里教村中儿童读书识字。

在这乱世之中,穷乡僻壤的村夫根本就没几个识字的,赵四爷在村中教学多年,倒也颇得村中老少的敬重,所以才能一路撑到现在。不过老少家毕竟年纪大了,而且年轻时又是一味读书,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这身子骨到底还是弱了。从西城县这一路逃荒过来,终究还是撑不住了。

等到赵良来到赵四爷身边的时候,老人家已经昏迷过去了,而且气若游丝,随时都有归西的可能。

看到赵四爷眼下的状态,赵良心中同样着急起来,赵四爷一辈子孤家寡人,根本就没个后人,所以老人家对村子里的孩子们一个个都是视如己出,赵良因为父母去的早,所以小时候同样得过老人不少照顾。

“赵胜,咱们队伍里现在还有多少口粮?”赵四爷眼下之所以昏迷不醒,最根本的原因还是饿的。

赵胜原本家中倒也算是地主阶级,不过自从赵老员外过世,家中钱粮也被节度使手下的牙兵抢劫一空之后,现如今的处境跟大家已经没有两样了。

听到赵良的询问,赵胜眼中虽然闪过一丝愠怒,不过终究还是很好的掩饰过去了,然后开口道:“现在咱们只有一百多斤米,五十多斤面了,省着点吃或许还能够大家吃上两顿,勉强还能够咱们走到房陵县,如果现在......。”

原本从西城县逃难过来的时候,整支队伍有二百三十多人,现如今几日过去了,只剩下二百来人了。一百多斤米,就算是全部煮粥吃了也不够大家饱餐一顿的,赵良如何心中自然明白赵胜是不想再给赵四爷浪费粮食了。

不过赵四爷从小对待自己就跟亲孙子一样,现在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老人家就这么饿死。

想到这里,赵良沉声打断赵胜道:“我知道了,眼下已经快要入夜了,咱们就先在此处安顿下来,然后埋锅煮粥,记得先给四爷他老人家吃上几口,至于粮食的事情,我再想想办法。”

听到赵良开口说粮食的事情由他来想办法,赵胜嗤笑道:“你能想出什么办法?难道还能凭空变出粮食来不成?你要是真有办法,从西城县这一路赶过来咱们村就不会有人饿死!”

赵胜家中到底是地主出身,虽然眼下落难了,却仍是看不起从小就无父无母的赵良。

此番从西城县逃难过来,村中老少一致推举赵良为首领,反倒是根本就没人提到他赵胜,所以赵胜心中对于赵良更是不满,这一路上没少跟赵良唱反调。

只不过找老员外平日子在村中为人却也不错,就连孤儿出身的赵良小时候受过他们家恩惠,所以赵良这才对其一忍再忍。

听到赵胜出言挤兑,赵良尚未开口,倒是赵武忍不住怒声道:“你少在这里唧唧歪歪,这一路上若不是良哥子带着我们还能打些野味,你早就不知饿死在何处了。打猎的时候半点本事没有,吃东西的时候倒是比谁吃的都多,若不是看在老员外的份上,老子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

“你!你说什么?!”听到赵武对于自己半点不留情面,赵胜同样有些生气了。这赵武当年也不过是自家的一户佣户而已,现如今居然敢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

“我什么我?我说你是废物一个!你不服?再敢唧一声老子现在就抽你!”赵老员外虽然为人不错,不过这赵胜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赵武小时候就没少受他欺负,所以现在对其更是没有半分好感。

有道是一物降一物,别看赵胜对着赵良的时候还敢出言挤兑,现在被赵武这么一恐吓,立即吓的不敢出声了,只能气哼哼的怒视赵武。

看到赵胜终于安静下来,赵良开口道:“就按我刚才说的做,眼下距离房陵县已经不远了,这附近说不定就有些村庄,到时候我跟小武他们几个出去看看,能不能先搞点粮食回来。”

圣人云,衣事足而知荣辱,仓禀实而知礼仪。不过现如今大家已经是到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候了,这个时候赵良根本就不介意粮食到底是偷来的还是抢来的。这一路上赵良也不是没动过抢劫的心思,不过从西城县到房陵县本就是穷乡僻壤,根本就没有什么商队路过。

这一路上虽然路过不少村子,不过那些村中之人看到大家一路逃难而来,莫说是给些粮食接济一番,没有动用村中青壮出来赶人就算是好的了。

听到赵良这么一说,赵胜虽然仍在怒视着赵武,不过终究还是点头道:“知道了,你们只管去寻粮食就成。”

接下来就是埋锅煮粥了,虽然说是米粥,不过因为大米稀少,这粥中更多的倒是从路边挖来的野菜。

等到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粥饭也终于煮好了,队伍之中剩下的五十余名青壮一个人分上两碗,剩下的老弱就只能一个人一碗先撑着了。

看到赵四爷在迷糊着吃了两碗稀粥之后,气息终于平稳下来,赵良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慢慢平复了许多。

此时正是三月份的时节,虽然冬日已经过了,不过到底还是春寒料峭。眼下又已经入夜,被这野外呼啸而过的冷风一吹,难免还是有些凉意。

紧了紧身上的单衣,赵良对着身边的赵武开口道:“小武,你去安排村中老弱先行留下来歇息,青壮留下十个人守护,剩下的跟我一起顺着大路往前去探探。”

眼前正是荒村野外,这附近倒也不会有什么大型动物出没,之所以留下十来个人守护,倒不如说留下他们照顾队伍之中的老弱更为贴切。

刚才因为日暮时分所以看不真切,不过现在已经完全入夜了,此时倒是可以看到前方大概三四里的地方有一处灯火通明。虽然从哪些灯火的分布来看,前方不像是一个村庄反倒更像是一处庄园,不过此时赵良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今天是因为队伍之中还有余粮,所以大家还能再撑上一天,不过剩下的粮食就算是省着吃也最多只能吃上两三顿了,到时候如果还是没到房陵县,就算是自己也有饿死的可能。

而且退一步说,就算是大家能够到了房陵县,难道就真能遇到哪些好心施粥的大户人家?如果去到房陵县之后还是没吃的,到时候大家还是免不了饿死的结局。

人这一辈子有几个不惜命的?赵良现在正是年纪轻轻的时候自然不想死,所以看着前方灯火通明的庄园,赵良心中已经默默下定决心,只要庄园里面有粮食,这一回就算是抢也要先抢一些回来应急!

一刻钟之后,赵武带着四十来个青壮已经收拾好了,赵胜果不其然又是躲在留守的那些青壮里面。

赵良这个时候也懒得去跟赵胜致气了,看到大家已经集合完毕。赵良环视一周,然后缓缓开口道:“队伍之中还有多少粮食,想必大家都已经心中有数了。从前方的灯火分布来看,我估计前方倒是更像那些个当官的庄园,至于咱们还能活上几天,就看咱们今晚能够从前方的庄园里搞回多少粮食了!”

大家虽然都没有说话,不过赵良仍然能够感觉到自己身边的几个青壮气息已经变得愈发浓重了。

顿了顿,赵良接着道:“去把队伍之中的武器都带上,前方如果真的是庄园,肯定会有一些护卫,这一回咱们是死是活,不看造化,只看我们能不能打赢庄园里面的守卫了!”

不是赵良不想说一些更有煽动力的话来给大家打气,主要是最近粮食缺乏严重,赵良自己同样没能吃饱,与其在这里大吼,倒不如省点力气以求闯进庄园的时候能够多砍倒两名护卫。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