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灵异

更新时间:2019-06-19

人道鬼途 完结

人道鬼途

来源:掌中云作者:优必利分类:悬疑灵异

小说简介:十年前,我听信谣言跑到虚妄天界里找一件东西救活我父母,不料却害死了我的一位朋友。我被叔伯救了回来,大伯因此受了重伤,那位小女孩死后却化作邪物......展开

本书标签: 怪异 鬼怪 灵异 危机 诡异

精彩章节试读:

我继续装模作样对着糟老头子做起托来,内心却在看到那两个大汉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波澜起伏,从那有些愤恨的眼神中可以看出,这是来打架的,八成是被这糟老头子给欺骗了,可我又不好丢下糟老头子独自一人逃跑,只有继续当托了。

可曾想,嘿!这糟老头子比我想的还鸡贼,没有义气,转眼就跑。两虎背熊腰的练家子大汉,一个飞踹三下五除二直接给我和糟老头子来了一个穿心腿和扫堂腿。

我差点一脚被打翻在地,我以为糟老头子已经被制服了,可曾想,嘿!好家伙啊,居然还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被这架势所吓倒。

两大汉转眼来了个二打一,你牛逼行看我不揍得你叫爷,这时我内心乐了,让你鸡贼找打了吧。

可脸上的笑容还没笑完,糟老头子已经被两人来了个五花大绑,糟老头子眼里的精光贼溜贼溜的,顿时,我明白了。好你个家伙,故意整我。

“行!两位大哥我认栽,别打脸啊,打花了找不到媳妇。”

其中一个大汉一改冷酷的面容居然笑了开口说道:“走吧,怎么还想我劳驾你。”

“大哥死也死个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可以告诉我吗?”

“那我给你提点一下,昨天买符的,别废话了赶紧走。”

被带离闹市的地方,来到了一个私人中心别墅区,门前的铁栅栏锁的死死的,街道周围皆是落下的杨树叶。

门口的护卫站的笔直笔直,两侧的狮子都不如他们威武。

“看什么呢?赶紧进去,别妄想逃跑。”两大汉冷酷的脸上疤痕抖动了两下显得很狰狞,说出来的话令我和糟老头子没有了抵抗力。

被带到一个红木大门前,门前道口漆黑一片,通风的窗户射过来的光线异常昏暗。

咯吱……咯吱,大门被推开了,尽管之前见过了鬼魂之类,我内心依旧有些不安。

远处太师椅虎皮坐垫上的中年男子带着墨镜,眉毛由内朝上,嘴角微笑面目狰狞不知是哭还是笑。

开口吐出一股浓浓的烟,对着我说道:“昨天的事,你们准备怎么交代,出来坑蒙拐骗可以但要分清对象,遇到我这种人,桀桀……不死也褪层皮,如过不救好我的女儿,我让你们知道猴子的屁股为什么那么红。”

这时在一旁看向四周许久不说话的糟老头子摇了摇头说道:“冤孽啊,不行得赶紧走。”

“还想走,又想蒙我?今天不救好我的女儿,那也别想去。”可偏偏糟老头子像是中邪了,自顾自的走向门外,这时的中年大汉一把飞刀飞插在了门缝上,挡在了糟老头子面前。

“罢了,罢了……自己种的因,就由我来了结你的果吧!”糟老头子还是时不时的摇摇头。

在问到中年大汉是不是不久前撞死一个小男孩时,中年大汉许久不说话,糟老头子继而开口:“你这是做孽啊,鬼魂已经缠及后代,此时他正在房顶看着我们呢!”

不过不要紧,秽怨之气尚浅不成气候,最主要的是你居然没给他立口棺材。说到这中年大汉已经开始信服了,继续听了下去,最后这件事就带我去看看你女儿吧。

在中年男子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一个铁门水泥墙后的小屋子。

我有些好奇的问道:“你这是干嘛,你女儿在这?你这当父亲的怎么这样。”我有些责备的说道。

中年男子听后开始时眸光犀利而后暗淡了下来,叹了口气……良久开头道:“这件事也不能怪你们,肯定你们给的那张符激起了那个男孩的怒气,待会儿看到我女儿你们不要害怕”。

“对了这么久忘了介绍,我姓张名远山很高兴认识大师,忘你不计前嫌。”

我内心顿时波涛汹涌,安庆市黑道大佬在我面前,可能一时激动没有注意到张远山的眼神,那推波助澜的眼神明显想让我给糟老头子提提。

可是,糟老头子眼神一心望向屋内,根本没见他有过多余眼神。

随着铁门被张远山打开,屋内猛的冲出一个面色苍白、头发灰黄、脚步轻浮的年轻貌美的女孩,为之不符的是那狰狞的面部龇牙嘞嘴的,看得张远山心脏有些绞痛。

被铁链束缚住的小女孩,只能在门口那范围内叫喊着:“呜…呵…呜……桀桀……张远山……,”看得远处的张远山流下两行清泪,堂堂一代黑道大哥竟然哭了。

“还不是太严重,”一直观察的糟老头子这时说话了。

“小鬼,我让你三更出来,你岂能活到五更,此时不出更待何时,你想不入轮回吗?”糟老头子一改邋遢风格威风凛凛。

站在一旁的我不禁晕了过去,在梦中我做了一个简短的梦,小男孩的妈妈在找他,男孩努力奔跑着,妈妈累了倒在了草地上。

小男孩叫喊着,突然间脚底出现了一个吃人的悬崖,一辆车子从空中驶来。

“你干嘛呢?关键时刻我有那么差吗?居然让你睡着了,糟老头子把我摇醒了打趣道。

糟老头子,我觉得这件事的缘由在张远山那儿,我一手指了过去,小男孩要他给他妈安排一下以后的生活,要不不会离去的,刚才我睡着了梦见了他的妈妈,真是奇怪了。

“小鬼,我问你可是要那张远山替你照顾你妈才肯离去,小女孩点了点头,这是同意了。”糟老头子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这么顺利。

“远山啊,我觉得你应该照他说的那么做,你觉得呢?”中年男子思考片刻后点了点头。

“小鬼,你是否同意了。”伴随着一股灰黑色的烟在小女孩体内飘散而出像是平常抽的那种烟。

糟老头子看见小女孩摊到而下,知道这是差不多了。

“小鬼,来世投个好胎吧!今生缘来世尽,走好!”糟老头子掏出一把往生符烧了起来。

“远山回头记得把这事干了,免得麻烦上身。………大师这是肯定的,女儿没事就好。”铁骨铮铮的汉子这一刻也柔情了。

“嗯……嗯……”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我迷迷糊糊的按了接听键,里面就传出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哭声。

中年妇女焦急的说道:“明德,你快回来一趟吧,你大伯快不行了!”

我连忙从床坐了起来,急切的问道:“大妈,你别急,大伯到底怎么了?”

“你大伯从三点起就开始咳嗽吐血,估计撑不过今天了。他平时老念叨你,你快回来见他最后一面吧……”大妈说道。

我连忙收拾了几件衣服,打个车回老家。

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大伯照顾我到十岁。也就是那一年好像发生了一件事,大伯就把我赶出了村子。

为什么说赶,因为从那之后我无数次的想回去,但我大伯总是不同意。然后我就离开家乡在外游荡,开始时在学校读书,初中毕业后就闯荡社会,做无业游民。开始的时候总有些不习惯,觉得自己好像无根之水,后来也就慢慢的习惯了一个人生活。

我一直记不起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我才离开村子。我也问过大伯,不过他只要一听到这句话就板着脸,十分生气……

车子弯弯拐拐的走在乡间公路上,马上要回到真正的家,我心里有些紧张也有些激动。

五点多离开,十点左右才回到村子。我连忙向大伯家走去,路上的村民们早已认不出我,分分准备着丧事,好似只要大伯一归去,丧事就立马可以开始举办了。

走到院子门口,我有些失措,不知道进去该说什么。院子里的狗汪汪的叫着,没要多久屋内就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

虽说八年过去了,中年妇女脸色苍白,满脸皱纹,已有一丝白发,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她就是大妈。

大妈看到我后迟疑了片刻,有些拘谨的问道:“你,你是明德?”

不知不觉我的泪水滑了下来,连忙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说道:“嗯,大妈,我就是明德。”

大妈脸上漏出了微笑,有些开心的说道:“快,快进来坐。”

我摆摆手道:“我还是先去看我大伯吧!”

里屋挤满了亲属,有大有小有老有少,有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但是他们都不认识我,纷纷看着闯进来的我。

我没理会这些目光,几步跨到大伯身边,本来一米八壮汉的大伯,现在虚弱的躺在床上,微微睁着双眼。我有些心痛,略带哭腔的喊道:“大伯,我是明德啊,我回来了。”

听到我的声音,大伯回光返照似的睁大了双眼逼问道:“谁,谁让你回来的?”

我看了看大妈,大妈向大伯解释道:“当家的,我不是看你整天抱着明德照片吗,知道你想他了,所以让他回来看看你吗?”

大伯瞪着大妈道:“你,你,你糊涂啊!”我正想问大伯为什么不让我回来时,大伯紧紧的抓住我的袖子道:“你要记住,这辈子不能和五行属水的女人纠缠,你要记住。”

大伯死死的看着我,好像让我给他个回复一样。为什么不让我和属水的女人纠缠呢,我迟疑了片刻。大妈哭着说道:“明德啊,你就赶紧答应了吧,不然你大伯死不瞑目啊!”

我连忙点点头。得到我回答的大伯带着点微笑,手一松,头一斜,彻底故去了。屋子里的妇女开始了哭泣,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走了出去放了一挂鞭炮,昭示着这家主人已经彻彻底底的离去了……

劳累了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也许是外面的声音太吵,也许是大伯的话让我不明所以,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到了后半夜,我终于沉沉的睡下了,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个怪异的梦……

一个小男孩拉着一个小女孩,打着一把小手电走在漆黑的夜里。诡异的夜里除了轻微的脚步声之外没有一丝声音,连虫叫声都消失了。

小女孩有些害怕的问道:“明德哥哥,我有些怕!”

小男孩拍了拍胸脯,像个大人一样的向小女孩保证道:“没事,有我在呢。”

两人慢慢的向前走去,黑夜慢慢的在两人面前揭开一角,又慢慢的在身后合上一角。前面出现了一片阴暗的森林,仿佛一个张牙舞爪的怪物,而两个小孩子正如两块肉一样掉进怪物的嘴里。

黑压压的森林不断的吞噬仅剩下的光。两个小孩子来到一个充满古代韵味的青铜大门前面。大门上刻着八个面目狰狞的骷髅头。

小男孩和小女孩轻轻的推开了大门缓缓的走了进去,紧接着里面就传出一阵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笑声……

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样怪异的梦我有些莫名的熟悉,好像以前经历过,但我就是想不起来在哪经历过。

那个小女孩喊我“明德哥”,应该和我很熟,但她究竟是谁,为何我现在一点印象都没有?

还有大伯今年才五十岁左右,我也去查看了他浑身没有伤也没有什么病,为什么会这么早过世。最关键的是为什么大伯临死前不让我和五行属水的女生在一起?

一切的一切如同迷雾一样笼罩着我,突然感觉到有时候自己是那么无知,那么无力……

推开窗子,已经日上三竿了,我活动活动筋骨。大妈推开门走进来道:“九爷来了,你去拜见拜见吧!”

九爷是村子里最年长的人,也是最受村子里尊敬的人。小事靠村长,面对需要拿主意的大事人们往往去问一下九爷,听听九爷的意见。

八年没见了,九太爷依旧精神满满,拄着根拐杖坐在太师椅上。我连忙走过去恭敬的说道:“九太爷,我是明德!”

九太爷微微颔首,然后叹了口气道:“你不应该回来的,不过该要来的还是躲不掉,这就是命啊!”

九太爷的话和大伯的话不断回响在我脑子里,为什么他们都知道某些事而我却不知道。我一直都被蒙在鼓里,好像一个小丑一样。

我作势欲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九太爷却摆摆手,意思自己要休息了,不再说话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