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19-06-19

戏古狂生 完结

戏古狂生

来源:掌中云作者:沈家玉门分类:历史军事

小说简介:一个本来前途无量的年轻运营部经理,在一次公司内部斗争中被陷害而来到一个历史中没有的世界。时势将一个林家书童造就成一代名将,看一个现代精英如何玩转商场,官场、战场和情场!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 历史 权谋 小人物 逆袭

精彩章节试读:

快回到住处时,远远便听见一阵哭喊声和叫骂声,沈风快步冲了进去,却见老婆婆趴地上,一个家奴正用脚踩在她身上,小环儿见奶奶被人欺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冲向那个家奴,对着他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下去。

啪——

那家奴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她脸上,小环儿弱小的身躯如同薄纸一般飞了出去,顷刻间,一边脸肿了起来,嘴角还流出一条血丝。

“小环儿——他妈的,给老子住手!”沈风大吼一声,冲了上去。

“哪来的小野狗,竟然敢咬我,看老子不教训教训你!”恶奴仗着人多势众,根本没把沈风放在眼里,怒骂一声,就要走过去打环儿。

沈风已经赶了过来,火速从身旁抄起一根木棍,冲上前重重敲在那名恶人头上,怒喝一声:“你们谁敢再上来一步,我要你们的命”

几人见突然来了一个凶恶的青年,脚步停了下来,各个我看你、你看我,不敢再上前,生怕他手中的棍子砸在自己身上。

“你是何人,竟然阻扰何家办事。”旁边一个中年男人冷冷说道

沈风转头看了看,只见他身材极为矮小,长着一双死鱼眼,肚子大得像似怀胎孕妇,只看他的长相,就可以猜到这个人就是何员外!

对于这种欺压百姓的土财主,沈风可没什么好脸色,冷冷一笑道:“我是何人关你屁事,我是你老子也不认你这个儿子。”

“你——你竟敢骂我!”

“你是什么东西,你就是一个老畜生,是畜生人人都骂得,我怎么不敢骂你!”

何员外气得鼻子不是鼻子,嘴巴不是嘴巴,此时之前那个家奴站了起来摸到自己脑袋的血,惊恐地喊道:“血!血!老爷我流血了!”

何员外瞥了一眼,沉声说道:“你把我的家奴打成重伤,我要把你告上衙门。”

沈风冷笑一声,把老婆婆和小环儿搀扶起来,冷哼道:“好一个恶人先告状,告就告,谁怕谁,这里街坊邻居都是有目共睹的,方才小环儿被你们打得口吐鲜血,老婆婆被你们群殴在地上,到了公堂上,我倒要看看是谁对谁错!”

论起夸大其词、栽赃嫁祸的本事,他是一点也不比这些奸恶小人差,面对这些无良人,就要比他们更恶、更凶、更奸!

家奴捂着脑袋怒道:“你血口喷人,我只不过轻轻打了一巴掌,你却说她口吐鲜血,怪只怪这小丫头太不禁打”

沈风冷笑道:“说得真是好,我刚才也是轻轻敲了你一下,你死了也要怪你太不禁打。”

家奴瞬间哑口无言,沈风转而对着两个村民大声说道:“两位乡亲,他们欺负一对老幼孤寡,你们刚才是看到的,到了公堂上,你们说个实话就行。”

何员外再也站不住脚,眯着眼冷笑道:“小兄弟,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我实话告诉你,就算把你打死了,我也不怕”

沈风沉着脸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么,今天这事情我还管定了,你们敢伤她们,还是吓她们,老子就敢你们拼命!”

“敬酒不吃吃罚酒!\"

何员外对着几个家奴怒喝道:“给我上,把他打成废人!”

家奴却是不敢上前,颤声道:“可他手上有棍子”

何老爷大怒道:“他有棍子,你们不会也去拿,一帮蠢货,养你们有何用处!”

“他奶奶的,你们这些挨千刀,老子看不下去了,兄弟,我来帮你!”

此时一个砍柴的村民站怒骂一句,手中提着斧头站在沈风的身旁,有了人带头,旁边几个村民也都站了出来。

沈风见状心里一暖,这些村民平时虽然被欺压惯了,但良心还没有全部泯灭,否则几个家奴围攻自己,那只好抄刀子跟他们拼命了。

何员外见此情形,阴着肉脸说道:“小子,算你有种,你就不怕以后路不好走吗?”

沈风冷笑一声:“你们欺负这对老幼孤寡,都不怕以后遭报应,我还怕什么!”

何员外大笑几声说道:“你看我穿金戴银,上天都在眷顾我,如果有报应早报了,我劝你们早点搬东西走人,要不然,到了衙门那边有你苦头吃。”

“求之不得!”沈风冷笑道。

何老爷冷笑道:“行,明日公堂之上我看你们还有何话说,走!”说罢,喝起一干家奴大摇大摆地离开。

人群散走后,小环儿扑进他怀里嘤嘤哭了起来:“沈哥哥,他们是坏人,欺负我和奶奶!”

沈风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别怕,我会打跑那些坏人,叫他们不敢欺负你。”

沈风在老婆婆检查了一下,问道:“婆婆,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老婆婆叹了口气说道:“婆婆没事,这次多亏了你,但这何员外和当地知县暗中勾结几年,到了衙门我们也是有理说不清。”

沈风投了一个自信的笑容:“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一定会将你们的地拿回来!”

安抚她们婆孙之后,沈风马上去找唐大小姐,婆婆说得没错,官场黑暗,有理也是讲不清,所以他需要大小姐的帮忙。

——翌日卯时——

清晨的阳光洒在知县衙门上高挂的门匾,门匾上刻着‘明镜高悬’四个打字,在晨辉中金光灿灿。

“升堂——”随着一声高喊,两排官兵涌入公堂,对排而立。

“威武——”伴随着官兵低沉的呼声,何员外以及老婆婆环儿同时跪在公堂上。

“啪”知县大人把惊堂木重重往公堂桌上一啪,打着哈欠懒懒说道:“堂下所跪何人,所犯何事,速速说来!”

接着何老爷和老婆婆各自陈述,何老爷一脸得意,这知县大人与他素有交情,这官司他是十拿九稳;而老婆婆和环儿则是声具泪下,像是上了公堂有些惧怕。

这时沈风和唐大小姐带来了一群渔家村的村民来到公堂外面,而唐大小姐则是大摇大摆进入公堂,沈风则是狐假虎威的跟在她后面,在别人眼里,只会认为他是唐家大小姐的随从。

知县大人见来人无视公堂威严,怒声道:“放肆,无经传告,擅闯公堂,来人呀,拉出去各打二十大板。”

唐大小姐叱道:“你敢,瞎了你的狗眼,看清本小姐是谁!”

知县大人看清那少女容貌,吓得直哆嗦,唐大小姐可是他公堂上的常客,时不时就抓些小偷负心汉来,见到她,知县大人是又怕又恨又头疼,只好赔笑道:“原来唐大小姐亲临,来人呀,赐座!”

唐大小姐哼了一声,有模有样的坐下来旁听,身后的沈风悄悄给她竖起大拇指,原来她这么有排场,看来认识她也并非全是坏事。

何员外见了昨日的沈风与唐大小姐,有些心惊,但细想还是镇定,白纸黑字清清楚楚,急忙向知县大人说道:“我有土地买卖契约一纸,上面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并有李氏手印为据。”

“把契约呈上来”知县大人说道,待一个官兵把契纸呈上来,知县大人与师爷粗略看了一遍,重重把惊堂木一啪。

唐大小姐不悦叱道:“有话就说,啪什么啪!”

知县大人心里愤然,脸上却是谄笑道:“是是是,下官下次不敢了!”

知县大人转而严了严脸色问道:“李氏,这契约上的手印,可是你亲自按上去?”

李氏见了官有些还怕,声势上已然惧怕三分,颤颤声道:“回禀大人,的确是老身的手印。”

知县大人与师爷耳语几句,刚想重重啪一下惊堂木,却是停住说道:“李氏一事,李氏却与何老爷签了契约,有契约为证,抵赖不得,那一亩三分地归——”

沈风连忙给了唐大小姐一个眼色,大小姐心领神会,站起身来娇声说道:“慢着,能否从头至尾念一下那张契约。”

知县大人愣了一下,勉强笑道:“唐大小姐,这契约我与师爷看了一遍,并无纰漏之处。”

沈风在唐大小姐耳边低声窃语,大小姐按着他的话说道:“叫你念你就念,莫非你假公济私,私通姓何的。”

知县大人擦着冷汗,急忙说道:“绝无此事!众所皆知,小官一向是秉公无私,师爷,你念一遍出来。”

师爷接过契约,朗声把契约念了出来,何员外得意一笑,知县大人底气十足说道:“如何”

沈风又在唐大小姐耳边说了两个字,唐大小姐立即说道:“日期呢,日期还没念”

知县大人心里不屑,还是对着师爷道:“念!”

“光武十五年——”师爷突然停住,惊声道:“大——大——大人”

知县大人不耐烦道:“让你念,你就念!”

师爷继续念道:“光武二十三年,三——三月二十七日”

堂下的何老爷惊声道:“怎么会,怎么会,明明是二月,怎么变成了三月”

沈风心里冷笑,当然是我改的,原来那日夜晚,沈风在何家把契约上日期稍稍改成三月,如今才二月,契约自然不成笑。

知县大人也有点意外,他收了何老爷的好处,但此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唐大小姐听罢也会意过来,心里暗道,原来他早已知道契约上日期不对,之前还故意不告诉自己,还故弄玄虚,哼,害我着急,白了他一眼。

何员外这时候给知县大人打着眼色,知县大人会意咬咬牙说道:“虽日期有误,可能是文书时的失误,但李氏是确确实实盖了手印,这可是确凿的证据”

唐大小姐没好气怒瞪知县一眼,说道:“哼,我看你这个知县有点当昏了头,契约上的日期是三月,如今才二月,三月如今还没到,那这张契约书就是无效的,契约书和公文,一字也不能差”

知县大人被她说得哑口无言,脸红脖子粗的,加之外面围着一干百姓,令他百口莫辩。这些百姓是沈风特意叫来的,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行啊,这小丫头,伶牙俐齿的,沈风暗暗赞道,悄悄说道:“大小姐真厉害,失敬,失敬了”

唐大小姐得意洋洋,小脸翘得高高的,像一只斗赢的小公鸡,哼地一声道:“当然,也不看看是谁”平日里她没少进公堂理论,练得一口舌便的本领。

而且在公堂之上,沈风不方便言论,他没有考取功名,也不是秀才进士,没有在公堂上说话的资格,唐大小姐身份不一样,她的身份让她可以跃之礼法,知县大人亦不敢得罪她。

知县大人与何员外暗通曲目,强辩道:“那只要等到下月,此契约便可生效”

沈风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大小姐顿时扬起了斗志,冷哼一声:“幼稚!”

知县大人脸红耳赤,他一个老头被一个小丫片子讽刺幼稚,老脸如何挂得住,吹胡子瞪眼道:“我说的,亦不无道理。”

唐大小姐只是鄙夷的看着他,心中却焦急着想着话来反驳他,忍不住恼起沈风,这家伙把事情都推给她,自己反倒没事。

沈风悄悄给她提示,低声悄悄道:“举例,用举例反驳他”

唐大小姐顿时恍然,不忘讽刺知县大人几句:“亏你还是个知县,这么幼稚、荒谬、愚蠢的话你也说得出口,那我来问你,假若契约上写成光武十万年,是不是要等到十万年以后,那人都死了,是不是要等他们活过来,还是等知县大人活过来,你一个朝廷父母官,竟说出如此幼稚的话来,我看你这知县不想当了。”

知县大人吓得一哆嗦,连忙低声下气说道:“小官愚昧,小官愚昧,唐大小姐教训的是。”接着朗声说道:“这张契约纸日期有误,乃是无效,李氏宅地依然归李氏所有”知县大人没有再考虑何老爷的脸色,笑话,何老爷给的好处哪能和官位相提并论。

失去了知县大人的支持,何老爷面色难堪,知道再也无回旋余地,而李氏老婆婆则是满脸欣喜。

知县大人喊道:“退堂!”

唐大小姐急忙又阻止道:“慢着!”

“唐大小姐还有何事?”知县大人心里怨道,小姑奶奶,又怎么一回事,不是都随了你的意。

方才是沈风推了唐大小姐一把,她才出言阻止,此时她那双漂亮大眼睛充满疑惑第望着他。

沈风探头在她耳边,低声耳语道:“教训一下何员外,告他个捏造虚假文书,欲图坑害穷苦百姓之罪!”

这次沈风靠得比较近,男性的鼻息打在唐大小姐的耳朵内,令她感觉到痒痒麻麻的,忍不住脸色微红,急忙拉开些距离,清了清喉咙说道:“我要告这个何员外一个诈骗坑害,何员外捏造虚假契约书在前,诱骗李氏土地在后。”

围在衙门外的百姓顿时大声叫好,可见他们平时也十分厌恶何老爷。

何员外顿时说道:“冤枉啊,我只是不小心写错期日!”

唐大小姐冷哼道:“难道这一两银子也是写错了,想用一两银子骗李氏的一亩三分地,这你算盘也太阴险了,太卑鄙了你,李氏只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婆婆,孙女只有十四岁,你还想坑害她们,你还有没有良心!”

唐大小姐越说越激动,反倒她成了公堂上的主人,知县大人畏惧她,只好听之任之了,虽然她说得不太符合法规,但最好知县大人还是判了何老爷罪,事情最终也有了一个满意的收场。

在回去的路上唐大小姐得意洋洋说道:“沈风,我厉害吧,三言二语事情就解决了。”

沈风连忙恭维起来,笑道:“厉害厉害,大小姐一百个厉害,放眼整个升州城,无人拍马及得上你”事情如此顺利,真还多亏了她,也可以看出这小姑娘十分善良。

唐大小姐顿时展颜而笑,兴致勃勃说道:“鉴于你这次表现出色,帮了不少帮,本小姐让你明天和我一起去查案。”

汗,这个麻烦精又想干什么,总之老子是不奉陪了,反正她也不知道我的住处,沈风随意敷衍了一声,便沉默下来和老婆婆小环儿一起走回去。

而这时候,一间阴森森的小屋内,一的男子正盯着一副女性画像喃喃自语,如果近距离看,赫然和大小姐有七八分相似。

“两个了,已经两个了,你知道吗,我都是为了你,我把她们都套上红色的衣服,是你最喜欢的红色,我把她们两个都当成是你!晴雪、晴雪,我都是因为爱你!”男子一脸迷醉的盯着画像,突然露出狰狞可怕的深情道:“可你竟然背着我和其他男人苟合,为什么!!!你不能对我忠贞,我要毁了你、我要毁了你!哈哈哈”

、、、、、、、、、

“抓住他——”

、、、、、

“沈风,你跑不了了!”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手里握着黑色的枪支,枪口齐齐对着一个人,说话的是女警官,已经当了十年警察的她,此时握着枪支竟有些颤抖。

沈风站在悬崖边上,无奈道:“我没逃跑,我刚才追那个凶手到这里来,现在看来,我是被那个女人陷害了,连警察都给我预备好了。”

“我相信你,你跟我回来,我一定会保证你安全。”其中一个女警官柔声说道:“你的女朋友在等你,你的父母过年还盼着你回家,我——也希望你平安。”

“拜托你别像哄逃犯一样哄我,放心,我会跟你回去,到时候你单独审讯我,真是期待——”沈风嘿嘿笑了笑道:“大姐,也请你先把枪收起来,吓人好玩吗”

“谁要单独审讯你——”女警显是十分欣赏他这种临危而谈笑间的气度,放下枪支走上前说道:“你会害怕吗,我看你比我还镇定。”以前他冒充警察搭自己的顺风车,结果整个人被载回到警局审讯,想到那次两人的初遇,不禁莞尔一笑。

沈风从她手上拿过手铐,自吹自擂道:“来,我自己来就行,怎么能劳烦你,唉!我连当个嫌疑犯都这么出类拔萃——能不能请你的同事先回去,我有几句话对你说。”

说着,眼神落在后面的男警官上,定睛看了一眼,脑中突然炸出一团惊光,此时,后面的男警官听到他的话,猛地举起了手枪。

“闪开!”沈风呲目欲裂,嘶吼一声,伸出手把女警官推开,震耳的枪声随即响起。

“砰”

“砰”

沈风躲闪不及,肩膀和大腿都中了一枪,身体承受子弹强大的冲击力,身形逐往后倒去,弥留之际喊出最后一句话:“那个人才是凶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