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19-06-19

大汉狂徒 完结

大汉狂徒

来源:掌中云作者:司马栩分类:历史军事

小说简介:他本来是一个摸金校尉,在一次倒斗中意外穿越到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大汉王朝。穿越在太平年代,他本想着讨几个美媳妇,生得一群子女,卖弄一下自己偷来的才学和见识,过上美滋滋的生活。奈何他太优秀,被举荐入朝为官,一不小心成了朝廷红人,皇帝亲信。最后他发现飞将军李广,大将卫青等根本不存在,封狼居胥的霍去病,不过是小卒,唯一能够让匈奴闻风丧胆的人叫陈汤。而他就是陈汤。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 热血 美女 历史 战斗

精彩章节试读:

做完了花园的事情之后,陈汤在乐家又度过了无忧无虑的两天,二小姐这个小萝莉并没有因为“调戏”她的事情继续找陈汤的麻烦,陈汤也乐得清净。

据说那个大小姐还没有回来,陈汤为了让大小姐看不出花园的变化,这两天他努力地照顾这些鲜花。期间,乐瑶也来过一次,只是看一看就离开。

除了二小姐乐瑶,杨文山对陈汤的表现也是足够满意的,这天他又来给陈汤称赞了一番后,说道:“陈汤,我们老爷要见你。”

乐家的老爷,叫作乐子泽,陈汤来了乐家也有几天,对乐家的重要人物也有几分了解,他知道乐子泽在扬州是一个大人物,只要他跺一跺脚,整个扬州城都会震一震。

听到乐子泽要见自己,陈汤愣了一会才说道:“老爷他找我有什么事?”

杨文山突然带有点阴沉地说道:“见了老爷你就知道,跟我走吧!。”

乐家老爷要见自己,陈汤也不会推脱,再说自己是护院的领头,好像还是一个挺高的地位,见一见老爷也是正常,于是就跟杨文山而去。

杨文山带着陈汤到乐家大院的东侧,这里有一间类似于道馆,但又不太像道馆的房子。房子只有一层,青砖碧瓦,很是普通。屋子旁边是围墙,围墙上爬满了藤蔓,藤蔓竟然有一半干枯了。

在这庞大的大院里,这个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当陈汤第一次看到这屋子,他就觉得奇怪,这次杨文山要带自己到这里来,显然乐子泽就在屋子里面,作为扬州城的大人物,怎么会住在如此的屋子里面?陈汤又是奇怪。

在奇怪之余,杨文山已经轻轻地敲门,门后有人说让陈汤独自一人进入,杨文山只是在外面等着,陈汤犹豫了一会,在杨文山突然变得热烈的目光之下,走进了这个奇怪的屋子里面。

一进入里面,外面的杨文山马上关上门,这时候陈汤已打量这屋子,屋子的窗子全部都封起来。

外面还是阳光明媚,可里面是阴暗的,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这种感觉陈汤很熟悉,就像是在古墓里面。

突然想到古墓,陈汤还将自己吓了一跳,心想这里根本不是古墓,是自己心虚。他的目光继续往前看,首先进入陈汤眼中的是挂在墙上的道家祖师爷的画像,在画像两边的地面上,各摆放着七盏摆放高低不一的油灯,灯正在燃烧,火焰微弱,没有照亮这阴暗的环境的能力。

除了这些,陈汤还注意到他脚下的地面,有一个五星形状的图案,星形是由红线交织连接而成,油灯正落在星形红线之内。

这些东西,马上将这气氛衬托得诡异起来,陈汤的眉头轻轻皱起,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于是他将目光在诸多物件中收回来,再次往前看。

在道家祖师爷画像之前,有一张红木桌子,桌子旁坐着一个人——乐子泽。

乐子泽四十来岁的年纪,身材还是不错,特别是双目,在阴暗的环境里面竟然闪烁着光芒。

看到了这里面奇怪的布置,还有乐子泽的目光,以陈汤做摸金校尉的经验,马上就能判断这个乐子泽不是普通人,恐怕整个乐家都不是普通人家。

如此,陈汤忍不住淡淡地一笑。

“看够了?”前方有声音传来,说话的人是乐子泽。

“老爷……”陈汤弯腰说道。

“过来,坐!”乐子泽说道。

在乐子泽对面,还有一张椅子,他让陈汤坐下,陈汤也不会客气。

“老爷,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陈汤说道,这个老爷很神秘,让陈汤也严肃起来。

“一江水有两岸景,敢问这位顶上元良,在何方分过山甲?”等陈汤坐下来之后,乐子泽突然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听到这句话,陈汤差点就从椅子摔下来,他奇怪地看了一眼乐子泽,然后才稳妥地坐在椅子上,又偷看一眼乐子泽,只见乐子泽也是在看着自己。

这一句话,是倒斗盗墓的暗语,作为专业的摸金校尉,陈汤自然能够听得懂,大概的意思就是:虽然各在一方,相距甚远,却毕竟都是同行,敢问你是哪里盗墓,活动范围是什么?

在这个不存在的历史中,竟然也有倒斗。

“老爷你在说什么?我不懂。”陈汤只能否认自己听得懂,盗墓摸金,无论古今,都是缺德的事情,陈汤打死都不会承认。虽然乐子泽说出了暗语,陈汤还是不敢相信乐子泽。

“你会不懂?你又何必否认?”乐子泽说道。

陈汤很无奈,就刚才他的动作就告诉了乐子泽自己是听懂了,他说道:“老爷开玩笑了,我真的不懂。”

乐子泽轻轻摇头,叹息说道:“也是,盗墓一行,本来就是极损阴德,为人不耻,给谁也不会承认。”

“盗墓?”乐子泽还直接说出这两个字,陈汤知道自己否认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尴尬地说道,“老爷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乐子泽说道:“你觉得我会有什么意思?”

陈汤摇头说道:“我真不懂。”

乐子泽说道:“你刚刚一进来,就将我这里的布置看了许久,可看出了什么?”

陈汤眉头又轻轻地皱起来,心中揣摩乐子泽话中的意思,也不知道他是要坑自己还是……嗯!乐子泽是如何看穿自己的身份?

通常盗墓的人,身上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气,有的人说是从古墓带回来的死气,也有人说是什么晦气,陈汤的身上是有这种气,如果是行家可以一眼看出来。但是乐子泽的身上,并没有如此的气,可见乐子泽也不是做这一行的,他是如何看出来?难道乐子泽是深藏不露的倒斗高手?

另外,乐子泽似乎早已经知道自己是摸金校尉,才会接见自己,他又是怎么知道,是老杨?杨文山和乐子泽一样,没有类似于陈汤身上的气质。

还有这地面的星形红线,两边各七盏的油灯,都诉说着这个屋子里面的诡异。

“怎么样?你还不敢说出来?”乐子泽的话从陈汤的对面传过来,将还在沉思的陈汤给惊醒了。

“死就死!”陈汤心想,他看了看附近,鼻尖轻轻一跳,震惊地说道:“这油灯……这味道……这是长明灯,以鲛人的油膏为灯油。南海水有鲛人,水居如鱼,其油能燃,这油灯竟然……”

初始陈汤只以为这是普通的油灯,突然闻到了灯油的味道,他猛然想起曾经在一处古墓见过这种长明灯。而在古墓里面的长明灯,通常都是用这种鲛人的油膏而造成,虽说长明,在古墓这种环境下,也只能燃烧几百年,或者是上千年,最后也是油尽灯灭。

但一头鲛人的油膏,少之又少,南海的鲛人更是难寻,一个古墓里面能有燃烧千年的长明灯,这墓主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鲛人油膏,长燃不灭,这十四盏油灯的灯油,大概有三十年未曾换过,现在快尽了。”乐子泽淡淡地说道,从他的语气当中,似乎还有丝丝忧伤,他继续说道,“除了这些,你还能看出什么?”

看到乐子泽如此,陈汤觉得乐子泽没有什么恶意,他说道:“南海鲛人,虽是传说,未必是假,要捕获鲛人,难于登天,非常人能做到。有如此能力的人,也只有皇宫贵族,这里的灯油,我猜是从古墓里面得来,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乐子泽说道:“你说的不错,我这灯油,正是从古墓而来,老杨说你可能是一个人才,果然不错。”

原来又是老杨,怎么什么事都和他有关系。

乐子泽继续说道:“鲛人的油膏,得来不易,我乐家也只有如此一点,也只能燃烧三十年,眼看灯油就要枯竭。”

能有如此灯油,更能燃烧那么久,也是奢侈,听乐子泽的语气还不满意。

于是陈汤就说道:“老爷应该知足。”

“知足?”乐子泽摇摇头说道:“我还不能知足,你再看看我的长明灯是用来做什么?”

陈汤跟师父学过许多风水之术,用来勘测墓穴,或者是作为其他用处,他学的不精,但眼界还是有的,他一进来就看穿了这木屋的布置是有什么用的。

“这地面的红线,应该用朱砂浸泡过,朱砂聚阳,以红线朱砂摆放一个星形,为的就是聚集阳气。”陈汤说道,“不知道说的对不对?”

乐子泽目光突然变得闪亮,然后大笑一声,说道:“对!”

陈汤微微一笑,他已经豁出去,也就不怕多说什么,目光落在油灯之上,说道:“十四盏油灯,分布的位置各有不同,却落在红线之内。油灯的摆放,虽然高矮不齐,但两边的油灯都是三处高,四处矮,灯油又是长明的鲛人油膏,我猜是用来保留这聚集起来的阳气。”

停了停,陈汤再看一眼乐子泽,只见乐子泽的目光已经变得炽热,陈汤就知道自己说的不错,他继续说道:“朱砂聚阳,油灯锁阳,阳聚灯明,阳寿无疆,所以……”

陈汤又停下来,因为他注意到乐子泽满脸紧张的,双手都握成拳头,陈汤又说道:“所以,是用来延长寿命的。”

摆一个延长寿命的风水阵能不能延年益寿,陈汤并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一半是真实,又有一半是骗人,真真假假,难以琢磨。

看乐子泽如此,陈汤知道乐子泽坚信这个延寿的方法。

雨,还是暴雨。

雨水无情地冲刷着大地,天空乌云黑压压的,天地间一片灰暗,偶尔还有闪电在天际出现,似是要将这个天空给撕破,闪电过后便是震耳欲聋的雷鸣。

在暴雨之下有一间荒废的破庙,被这雨水如此的冲刷,本已摇摇欲坠的破庙坍塌了一半,巨大的佛像被埋在废墟之下,支离破碎。

剩下的一半,在暴雨中也支撑不了多久,看起来快坍塌。

然而在这一半的破庙之下,还站着一个短发少年,他的身上是湿漉漉的。地面已经没有干爽的地方,全是泥水,少年就立在这泥水之上,抬起头看着天空。

雨水干扰了少年的视线,那黑压压的乌云变得灰蒙蒙的,就是狰狞的闪电,在雨水的干扰之下也逊色了几分,可是少年还愣愣地看着这个看不清楚的天空。

“穿越了,我真的穿越了。”少年喃喃地说道。

少年名叫陈汤,他来到这里已经有了一周,在这一周的时间里,他一直被别人当作疯子看待,因为他身上穿着和别人完全不一样的衣服,一头短发,还有他的胡言乱语。

他不懂这个世界,也不懂这个历史,唯有四处流浪,一直到了这里。

到了这个时候,陈汤才确信自己穿越了,这里并不是现代社会,而是古代,是一个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大汉王朝。

秦始王死后,公子扶苏继位,开始了历史上没有的大秦盛世,将只有十四年的秦朝延长了一千年,而后才有了汉朝,现在是汉朝的第三百二十年,年号是兴平十六年。

这些都是陈汤在这一周内知道的事情,还有的是汉朝除了一个汉高祖刘邦,什么汉文帝、汉武帝全部都不存在。

“疯了……这个历史疯了……都TMD疯了……”陈汤在大叫,声音在雨幕中传开,冲向天空,很快又被震耳欲聋的雷鸣所掩盖。

“以天……”陈汤又是喃喃地说道,他口中的以天,名叫陈以天。

回想起穿越的之前,陈汤和陈以天两人,是现代社会为数不多的摸金校尉,那个晚上他们准备去盗一个大墓,顺利地挖通了盗洞进入主墓室,可是墓室里面除了棺椁什么都没有。

不甘心的两人直接开馆,突然一道光芒从棺材里面冲天而起,直接将整个墓室照得通亮,然后陈汤就穿越到这里,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历史。

作为摸金校尉,他们俩绝对是最神奇又最倒霉的摸金校尉。

“以天,你是不是也穿越?是不是和我穿越到同一个年代?”想到陈以天,陈汤又想到了陈以天也可能穿越了。

自从光芒过后,陈汤再也没见过陈以天,也不知道他穿越了没有,如果穿越,又会穿越到哪里?

一时间,各种思绪纷纷出现在陈汤的脑海里面,陈汤痛苦的双手抱头蹲下,坐在泥水中,最后他说道:“既来之则安之,何须怕?”

既然都来了,暂时在这里生活下来,等在这里安定后,再找到陈以天,然后去那个墓看看,或许可以回去。

想通之后,陈汤整个人都放松了,然后就发现自己很饿,肚子在打鼓,他现在只能喝雨水。

外面的暴雨还在继续,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陈汤再看这破庙,心想这里差不多要坍塌了,便多留了心眼,只要破庙有任何动静,马上跑出去。

突然间,一道斑驳明亮的闪电划过天际,随之而来的是雷鸣,等雷鸣落下之后,陈汤隐约听到有什么声音透过雨水传过来。

“救命……救……杀……杀人……杀人……”

断断续续的声音不断传来,却没有被雨水的声音给覆盖,而且那叫喊的声音是越来越清楚,发出声音的主人似是往陈汤所在的破庙而来。

“雷电交加,暴雨不断,怎么会有人叫救命,还杀人?”陈汤心想,他已经在破庙那破烂的大门后面躲起来,伸出头看着前方。

不多时,只看到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在两个家丁模样的男人的保护之下,正往陈汤的方向赶过来,在三人之后,还有五个衣着朴素,头戴黄巾的男人拿刀追赶过来。那两个家丁模样的人,每人只拿着一根短棍,肥胖的中年男人怀中抱着一个包袱。

“啊!”

惨叫的声音透过雨水传到陈汤的耳朵里面,只见不远处有鲜血飞溅而出,很快又被雨水冲刷,消失无踪,原来是一个家丁被一个头戴黄巾的人一刀斩了。

“我去,杀人了,真的杀人!”陈汤看着倒下去的那个家丁,不由得出神。

剩余的两人大惊,连忙往破庙而去,身后那五人快速追赶,转眼之间已经走近那两人的身后,那个家丁有点勇气,转身一记短棍打出,抵挡了一下,又连忙拉着肥胖的男人逃跑,两人在惊慌之余,直接往剩下一半的破庙走进去。

在破门后面的陈汤知道自己藏不住,直接走出来将那两人吓了一跳,那个肥胖的男人差点就摔倒。幸好那个家丁的反应够快,将肥胖男人扶住后,也不看陈汤是谁,又是一记短棍往陈汤打出,作为摸金校尉的陈汤哪里会被他打中,一个侧身闪开。

这时候,身后那五个头戴黄巾的人又追上来,走在前面的那人一刀就往那个肥胖男人的后背落下。

在陈汤的意识当中,这五个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只怕是杀人如麻的强盗,看到眼前两人被追杀的如此狼狈,陈汤就打算帮他们一把,看到一人的刀要落下,陈汤马上将那个肥胖男人用力往后一拉扯,恰恰躲过了一刀。

这一刀落下,没能杀人,又发现多了一个人,那人又要砍出第二刀,然而陈汤在他的刀举起落下之前,快速一脚踢出,措不及防之下那人直接被陈汤踢飞,还撞倒了他身后的一人。

作为摸金校尉,在古墓里面不仅要斗僵尸,还要斗同行,在清末民初的时候,有的摸金校尉更是杀人越货,摸金校尉会武功是很正常的。作为一个被正宗摸金校尉教出来的陈汤,自然也不例外。

将那人踢飞了之后,还没等其余的人反应过来,陈汤直接转身走到那两人的身边。家丁已经将肥胖男人扶起来,看到陈汤走过来,家丁正要对陈汤挥舞短棍,陈汤连忙说道:“我来帮你们,快走!”

说话之间,那五人继续追过来,家丁拉着肥胖男人快速从破庙坍塌的后方走出去,陈汤紧跟在后面,那五人叫喊着冲过来,恨不得将他们三人一刀剁了。

走出了这个破庙,陈汤一想这五个人不摆脱是走不了,他停下来直接转身往回走,抽出身上带着的一把匕首往那五个人冲过去,作为武林高手的摸金校尉,想要斗一斗这些古人。

走在前面那人,也正是被陈汤踢了一脚的那人一看到陈汤顿时火起,想也不想就抡起刀往陈汤击出,陈汤举起匕首就架挡,而后往他撞过去,那人还来不及还击,已被陈汤反手抓住他的脖子,右手手肘直接在他的的胸口一撞,那人惨叫一声,然后被陈汤摔倒在地上,在积水中挣扎。

在动手之前,陈汤还担心古代人有会内功、气功之类的高手,现在一动手就发现这五个人也不过是力气大了点,这样的人再来几个陈汤也不害怕。

看到同伴被打倒,其余的四人中已有两人快速对陈汤出手,两把刀左右攻击过来,陈汤一个矮身闪过,另外两人这时候也攻击过来。

四面攻击,陈汤在泥水中一滚,躲开了四把刀,已经到一人的脚下,他猛然跳起来,双脚还没落地,他双手一扣,在那人反应过来之前双手将那人的双臂扣住,直接将他的关节拉扯脱臼,一脚踢将他在一边,顺手抄起了他的刀。

刀在雨水中一抖,瞬间分开雨水,快速往又攻击过来的三把刀一抵挡,有大刀在手,陈汤也无所畏惧,单刀直入,刀破雨水,盛气凌人,瞬间将三人的攻击打散。

突然,一个大叫的声音传来,众人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原来那个家丁提着他的短棍冲过来,短棍对准一个人直接打出,那人措不及防之下被打中头部,家丁的力气也不小,这一棍竟然将人打晕,鲜血从头部流出,很快又消失在雨水中。

暴雨还在继续,地面上的积水已经到小腿的位置。

雨水中剩下的那两个人已经萌生退意,两人互看了一眼,转身就是离开,陈汤和家丁马上追上去,那两人大惊,不过他们怕的只是陈汤,在惊慌之余,竟然又走进那个破庙里面,家丁自然追过去。

陈汤停顿一会,只看到破庙有瓦片落下,破庙就要坍塌了,陈汤大叫一声:“不!”

然后他快步走上去,一手用力将家丁拉住后一扯,将家丁拉离这破庙。

只听到一声巨响响起,剩下的一半破庙这时候终于坍塌,那两个逃跑了的人直接被埋在破庙里面,陈汤和家丁恰好避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