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19-06-19

大宋之天玑动 完结

大宋之天玑动

来源:掌中云作者:苕面窝分类:历史军事

小说简介:战略侦察兵李宪穿越到北宋末年,发现大辽国已经完蛋,大宋危在旦夕。可惜没有时间给他折腾,就算三头六臂也来不及,北宋覆灭已经无法挽回。李宪很气愤:完颜阿骨打死太早,老子没赶上。完颜宗望(翰离不)、完颜宗翰(粘罕)、完颜宗弼(兀术)之类的混蛋,如果不搅得你们彻夜不安,那就不算穿越者。李宪究竟想干什么,最终又干了什么,请看本书。展开

本书标签: 权谋 斗争 阴谋 热血 穿越

精彩章节试读:

堰塞湖里面全是积雪,李宪初步估计起码有三人深。

先前过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现,但此时此刻,积雪上面竟然出现一个马头,而且正在奋力挣扎往上爬。

李宪不得不承认,在最危险的时候,畜生往往比人类的求生欲望强烈,求生力量也大得多。

能够在雪崩掩埋之后自己爬出来,这匹马绝对非同一般。所以李宪用最快的速度下到堰塞湖的大坝上,想办法对这匹宝马实施紧急救援。

救援的办法并不多,李宪也不敢到积雪里面去。只能搜集山体滑坡冲下来的树枝,然后全部扔到马匹附近。只要宝马能够踩到这些树枝,就可以提供一定的张力,减少下陷的深度。

李宪第一次发现宝马通灵,是因为这匹马随即做出了一个让他目瞪口呆的动作。

宝马看见第一批树枝落在自己右侧不远,突然一声长嘶,随即奋力向上跃起凌空一个侧滚,刚好躺在树枝上。

恰在此时,李宪扔出去的第二批树枝落下,宝马并没有站起身来,而是沿着树枝铺成的临时通道继续翻滚。

这匹马肯定没有学过物理,但它竟然知道面积和压强的关系,这应该是马群遗传下来对付沼泽地带的一种本能。

一人一马相互配合,用了一刻钟的时间,宝马终于来到大坝附近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爬上大坝,双目之中竟然流下眼泪,又低头在李宪身上擦了三次。

宝马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它竟然知道答谢救命之恩,比大多数人类都强多了,让李宪不由得生出若干感慨。

这是一匹大青马,身长超过一丈。额头上有拳头大的一撮白毛,应该就是名马里面的菊花青,俗名叫做“一丈青”。

很多人不明白《水浒传》里面的扈三娘,外号为什么叫一丈青,那是因为对马匹不懂。扈三娘胯下宝马,就是一丈青!

拍了拍宝马的脖子,李宪温言说道:“你大难不死,今后就跟着我吧。”

没想到宝马甩了甩脑袋,又咬住李宪的裤脚拉扯一番,这才抬起头来冲着堰塞湖里面点点头。

李宪看见宝马越来越人性化的动作,顿时大感惊奇:“你说里面还有同伴?既然如此,你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我过去看看。”

堰塞湖里面是不能下去的,那不是救人而是找死。此时天色已经慢慢暗下来,四周的景色越来越模糊,所以李宪只能贴着堰塞湖右侧一步一探往前挪。

往前走了不到三十米,果然又看见一匹枣红马陷在积雪里面,虽然在奋力挣扎,但每次都会陷下去,只有嘴巴勉强露在外面。

这一次的距离近很多,李宪用宝剑把缰绳挑起来,然后用力往身边拉,给枣红马指引一个方向。

用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把这匹马拉到附近,然后顺着滑坡边沿回到大坝。

求生是动物的本能,情感也并非人类独有。

两匹马一见面就亲热得不得了,完全和两个绝处逢生的人表现一样,让李宪看得鼻子直发酸。

从死亡陷阱里面逃生,两匹马竟然鞍辔俱全,没有什么损伤。

李宪不敢怠慢,飞快地把马鞍全部解下来扔到一旁,发现马背上还有草料袋,原来是两斤多黑豆。

郭小乙拄着拐杖摸过来,让李宪一愣:“郭小乙,你怎么来了?”

“大官人一直没有回去,小的放心不下所以过来看看。”郭小乙不过是踝关节脱臼,伤势倒不严重。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李宪伺候马匹吃料的关口,堰塞湖里面突然传来更大的动静。有了拯救两匹马的经验,李宪用屁股都能够想明白,堰塞湖里面还有活物。

留下郭小乙照看两匹马,李宪一直摸进六十多米,终于看见燕塞湖中间的积雪上面冒出一个枪头。呼哧呼哧的声音,就是这个枪头在搅动积雪。

现在很清楚,马匹肯定不会用枪,积雪下面有一个人。

这一下李宪就有些为难了。

首先,不知道下面究竟是谁,该救的人才能救,像金兵女真鞑子就属于该死的人,最好死得越多越好,就没有必要白费心思。

其次,即便是该救的人,现在也比较麻烦,因为枪头距离岸边超过五米。这不是当初抗震救灾可以奋不顾身,为了救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把自己陷进去,李宪没有这个打算。

可等他从碎石堆里面刨出一顶白色貂皮帽之后,终于决定冒险救人。

这顶貂皮帽正是萧姵的帽子,顶子上鸡蛋大小的一颗琥珀珠已经被金兵摘走,只残留包裹珠子的丝线,所以李宪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难道积雪下面是萧姵?这个地方距离原来的山洞超过六百米,她为何出现在这个地方?

现在救人是第一位的,所有的疑问都只能放到后面。

枪头既然露出来,说明下面的人暂时不会窒息,还有时间采取措施。

返回去把两匹马的缰绳解下来连在一起,郭小乙一听说要救人也跟过来帮忙。

两个人搜集附近所有的树枝铺出一条路,李宪匍匐着慢慢爬过去三米,郭小乙趴在后面抱住他的双腿。

用缰绳套住枪头往回拉,这个过程不能着急。因为一般的长枪都有将近两米,如果用力过猛把长枪带出来,和下面的人就失去联系了。

果然不错,仅仅一拉一松试了两次,下面的人就产生反应,已经死死抓住枪杆。

“郭小乙小心了,我要用力把枪头拖过来用手抓住,然后才能使出全力。”

两个人齐心协力拖出长枪,果然是萧姵死死抓住长枪被拖出来。

此时的萧姵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光彩,原本吹弹可破的脸蛋,现在隐隐带有一丝铁灰色,但神智仍然清醒。

郭小乙发现救出来的是一个美艳少女,顿时大吃一惊:“大官人,这位小娘子是?”

萧姵躺在李宪怀里,深吸了一口气,抢在李宪之前小声说道:“我是他的女人。”

在两米多深的积雪里面被埋了将近一天时间,最大的问题就是氮气和二氧化碳中毒。

李宪没有纠正萧姵的话,而是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想活下去就不要说话,也不能睡觉。现在放缓速度深呼吸,把体内的浊气全部呼出来。”

找到了最关键的人,李宪没有在这里继续停留,让郭小乙带着两匹马,他背起萧姵和唐浩然汇合。

现在四个人两匹马,李宪和郭小乙都只有一条腿完好,唐浩然两条小腿骨折。萧姵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体力和精力全部耗尽。

“郭小乙和我扎爬犁,两匹马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体力,但应该可以勉强拖走。”

一直忙到后半夜,两匹马终于拖着爬犁翻过山梁,到了滑坡背面,也就是摩天岭西侧。

找到一个小山洞升起火堆,烤了几块半生不熟的马肉将就一顿,四个人终于对付到大天亮。

郭小乙是踝关节脱臼,自然恢复最快。天色刚刚发亮,他就赶紧四处寻找更加稳妥的立足点。唐浩然双腿不能动,坐在原地伺候火堆,确保火堆不熄灭。

萧姵其实早就好了,但一直把李宪当枕头,躺在那里没起身。

“你怎么会掉在那个地方?”李宪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离开之后不久出现雪崩,我发现石古乃想带人逃出去,所以就离开山洞悄悄摸到他身后放了一支冷箭。没想到突然出现山崩,结果不仅没有射死石古乃,反而惊动他策马向我冲过来。”

“好在我反应不慢,就在他的长枪刺中我之前,我第二支箭终于射中他的咽喉,总算在临死之前给大哥他们报了仇。再想跑就来不及了,因为雪崩已经当头扑下来,整个山壁也快速向下滑落。”

“万念俱灰之下我没有准备逃走,没想到积雪把我和石古乃的尸体一起推下山谷。我下意识地抓住石古乃的长枪一横,刚好有一个两人多深的凹陷挡住了积雪,给我争取了一个眨眼的调整机会。”

“如果仅仅是雪崩,我躲在凹陷里面一点儿事情都没有。可是紧接着整个山体都开始抖动,积雪越来越严实,凹陷里面开始呼吸不畅。我不知道你究竟在什么地方,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一面,所以抱着万一的希望,把长枪往上捅。”

这一切说来就两句话的事,而且听的人觉得轻飘飘的,但实际上就是在鬼门关门口挣扎。

李宪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在最后关头做出这个决定,终于救了你一命,这真是天意!”

这个过程纯粹就是机缘巧合。

如果不是萧姵想报仇,很可能在山洞就被砸死了。如果她反应不够快,没有抓住长枪横过来延缓下落的速度,而是直接掉进山谷最深的地方,也等不到最后的救援。

如果不是李宪发现一尊铜鼎,而且想搞清楚具体来历返回去,并且先后救了两匹马耽搁时间,萧姵最后的努力也是白费。

这么多因素糅合在一起,最终让萧姵逃出生天。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李宪不相信也不行。

没想到萧姵接下来一番话,直接让李宪掉进了冰窟窿。

“董庞儿因为从小练武,在山崩发生的一瞬间飞身而起,踩着人头一路向外猛冲,最后逃过一劫。可惜最后还是落到鸟家奴手中,再想逃出来就难了。我也是在这个时候向石古乃射出一箭,所以居高临下看见了整个经过。”

李宪气得差点吐血,长叹了一口气再也没有吱声儿。

人算不如天算,自己逆天行事,费尽心血做了能做的一切,甚至不惜让万余人陪葬,结果自己这一只小蝴蝶永远无法阻挡历史车轮。

完颜宗翰如愿以偿抓住了董才,幽云十六州的山川地理形势,还是会被完颜阿骨打知道,进攻北宋的危局仍然没有消除。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李宪顿时陷入一片迷茫之中。

大雪封山,冰寒刺骨。

这是一个几乎废弃的关隘,西面是白茫茫的山舞银蛇景色。

拖着断腿躲在雪窝子里的李宪,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过去一天一夜,李宪全想尽了一切办法,总算没有被冻僵。但又冷又饿的现实让他注意力无法集中,只记得手中用竹竿制作的一副简陋弓箭。

这是他前天花费一天时间用石头砸、用牙齿咬,才勉强弄出来的简陋工具。

雪窝子距离关口只有五米远,从实战的角度考虑,实在是非常危险的距离。

可是没办法,他用竹梢制作箭矢,用山藤制作弓弦,杀伤距离只能这么远。

如果不是左腿受伤,他当然不会忍饥挨饿在这里守株待兔,可以到山里面寻找果腹之物,肯定不会如此狼狈。

即便是大雪封山,李宪也不认为会把自己饿死冻死,对于自己的野外生存能力有充分自信。

和自己的两名队员分手还不到半个小时,竟然从南方沼泽地带,来到了冰天雪地的群山之中。战斗场景一瞬间转换,让李宪措手不及。

“我只有三支箭,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但愿老天爷发发善心,不要继续和老子作对。”李宪一直在内心祈祷,虽然他从来不信鬼神。

其实,今天早晨已经有人从这里过关,但是李宪强忍着没动手。

过去的是五个人五匹马,而且全身披挂,一看就是杀过不少人的彪悍骑兵,因为他们身上都带杀气。

没有下手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只有三支竹箭,也不是因为左腿受伤。

按照李宪的身手,别说偷袭五个骑兵,就算暗杀十个骑兵也不是难事。

关键是冲过关口的五个骑兵,装束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李宪当时就惊呆了。

五个人的打扮差不多,都是头戴尖顶瓜皮帽,身穿简陋翻羊皮战袍,外面还有棉甲围腰。马鞍桥右边挎着箭囊,左边挎着弓套,背上背着一把单刀。

五个家伙脑后拖着一条羊尾辫,分明是臭名昭著的女真鞑子装束,李宪脑海中顿时被几百万个为什么填满。

“我的任务是伏击对手获取食物,然后和另外两名队员汇合,直奔终点完成比赛。可眼前根本不是国际侦察兵大比武设定的场景,这五个人也不是本次比赛的对手,因为他们身上没有手枪和冲锋枪,全部都是冷兵器。”

酷热难耐的非洲竟然会下雪,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不能接受,李宪不知道过去两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突击步枪不见了,数字通信装备也不见了。迷彩服变成了破烂不堪的羊皮袄,板寸头变成了乱糟糟的长发,甚至还摔伤一条左腿。

一切都不可思议,他怀疑自己陷入战场迷雾,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是幻觉。

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战场迷雾的判断,因为左腿受伤真实存在,所以李宪心中疑惑不定:“难道这是清兵入关的时空吗?”

这一天的时间就在患得患失中溜走,整个狩猎过程半根毛都没抓住,看来今天又要饿肚子。

此时,李宪有些理解当初林冲上梁山,被逼着缴纳投名状的苦衷。要想无缘无故杀一个人,还真的很难做出决断。

嘚嘚嘚——一阵马蹄踏着冰棱的声音传过来,终于让李宪的思绪集中起来。

三匹马三个人从关口北面过来,两男一女现出身形的一瞬间,李宪的双眼顿时开始发亮,右手抓起两支竹箭,左手一托竹弓做好了战斗准备。

两个男人和前面五个人打扮差不多,仍然是女真鞑子,但当先一人背上插着一面黄色三角形号旗。他们一前一后小跑过来,中间一匹马背上很明显是一个女人。

让李宪在心中给自己下达战斗命令,自然是有原因的。因为马背上的那个女子竟然被绑着,还用一条布带勒住嘴巴防止呼叫。

“贩卖妇女儿童本来就该死,两个家伙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妇女,该杀!”

给自己找到一个杀人的理由,李宪再不犹豫,第一匹马冲到身前的瞬间射出了第一支箭,目标是对方的咽喉。

不管这一箭有没有效果,李宪已经对着第三匹马射出了第二支箭,然后又把最后一只竹箭抓在手中。

噗嗵——第一匹战马背上的家伙捂着咽喉摔下马背,猩红的血液终于喷射出来。

咴——第三匹马背上的家伙反应够快,竟然在竹箭射到的瞬间一提缰绳,竹箭射进了战马的右眼。

战马负痛,一声长嘶向前猛蹿,结果冰棱上打滑,连人带马甩了出去。

扔掉手里劣质弓箭,李宪双手一撑地面跃出雪窝,随即一个侧翻滚到了被自己射死的家伙身边,把真正的弓箭抽了出来。

后面的那个家伙反应够快,从雪地里爬起来还没有站直身子,就已经拔出背后的单刀,完全配得上百战老兵的称号。

现在双方的距离只有不到十五米,李宪左腿不利索,当然不能让挥舞单刀的家伙冲到身边。所以他躺在地上略一瞄准就连环三箭,这是当侦察兵九年为丛林作战练出来的真功夫。

常在战场漂,早迟要挨刀。

那个家伙即便反应足够快捷,但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在他这一边,单刀磕飞两支狼牙箭已经到了极限,第三支狼牙箭穿透了他的咽喉。

两个敌人都被射死,生死存亡的问题暂时解除警报。

李宪扔掉弓箭,从第一具尸体上拔出单刀,然后就地十八滚。

眼睛受伤的战马正想站起来,可惜李宪已经奋力挥出一刀!

刷的一声,战马的脖子被削断,马血像标枪一样射了出来。

刚才的短促战斗令人眼花缭乱,而且整个过程也就两个呼吸的时间,但是已经把李宪所有残余力量消耗一空。

万一后面还有敌人,自己没有战斗力就糟了。所以他扔掉单刀扑上去,大口喝着冒热气的马血,根本不管还在拼命弹动的四个马蹄。

噗嗵,被绑在马背上的妇女挣扎着从马背上掉在地上,终于惊醒了李宪。

打了一个饱嗝,又抓起雪团把嘴角上的马血抹了一把,李宪才闷吼一声:“你先别着急,我等会儿来救你,现在需要处理两件事。”

不怪李宪主次不分,因为现在冰天雪地,气温起码在零下十度,身上残破的羊皮袄实在挡不住寒气。

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两具尸体身上的棉袍、棉衣、棉裤赶紧扒下来。不然的话,等到尸体僵硬就只能干瞪眼。

有了马血充饥,虽然左腿有些不得劲,但李宪觉得自己各方面都不错。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两具白花花的尸体已经到了第一匹战马背上。

作为一个侦察兵,除了能够追踪侦察之外,另外一个特长就是反侦察。

两具尸体绝对不能放在大路上,所以李宪用战马驮出去掀进一座山谷的积雪里面,不到来年开春谁也找不到。

嘴巴里面的布带被解开,被绑架的妇女说了一句很生硬的话:“多谢壮士救命之恩!”

李宪觉得这句话很生硬,仿佛是外国人说汉语那个调调,而且是一个单词一个单词蹦出来。

解开妇女被绑着双手,拂开她脸上的乱发,李宪顿时作声不得。

这是一个皮肤白皙,鼻梁坚挺略带鹰钩,双瞳带茶色的小女孩。

小女孩儿长得美艳绝伦,但不是中原人。身上的衣服皱成一团,而且脏兮兮的,却是非常名贵的雪白貂皮大衣。腰间缠着银扣金丝带,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羔羊皮描金线的高腰马靴。

李宪心中一突鲁:这一身打扮要是放在“北上广武”的精品店里,标价起码在一百八十万。此女来历不凡,绝对是一个大大的土豪,难怪会被绑架!

看见李宪盯着自己的脸蛋发呆,小女孩脸色微微一红:“小女子姓萧,不知恩公尊姓大名?”

李宪浑身一震,顿时清醒过来:“我姓李,你搞什么搞,大白天也被人绑架?”

小女孩双眼一红,又摇摇头:“恩公,小女子是俘虏,不是被绑架。老贼完颜阿骨打命令这两个贼子,把小女子送到云中赏赐给鸟家奴那个狗贼。”

鸟家奴?这三个字一出现,李宪终于变成了一尊石雕。

鸟家奴在历史上只有一个人:完颜宗翰,本名黏没喝,又名粘罕,鸟家奴是他的小名。

李宪心中哀叹一声:“这个时空竟然是北宋末年!老子堂堂解放军战略侦察兵连长,竟然稀里糊涂来到北宋末年,真是岂有此理!”

不管多么震惊,现在都只能扔到一边去。

“你现在身子活动一下,此地不宜久留,我们需要换个地方过夜!”

李宪抓起一把单刀站起身来,一步一拐来到被杀的战马旁边,然后像劈柴一样砍马肉。

只能像劈柴一样,因为就这个功夫,死马已经彻底僵硬。好在不需要砍很多,四条腿砍下来一百多斤肉,已经足够两个人对付两个月。

把马骨架扔进旁边的山沟积雪里,把马肉绑在两匹马背上,又把所有的战利品搜集起来,李宪这才扭头问道:“你说你姓萧?”

小女孩虽然满脸凄然之色,但还是点点头:“小女子萧姵。”

李宪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眉头一皱:“你在什么地方被俘?”

小女孩伸手一指身后的关口:“从这个白羊口出去,翻过前面的大山再走二十里,小女子就是在白水泺被俘的。”

李宪恍然大悟:原来是大辽国萧家的后人。

成功的男人背后,必然有一个伟大的女人。

建立契丹大辽王朝的耶律阿保机,身边就有一个打遍天下无敌手,而又富有韬略的皇后。她叫萧平,原名述律平,小名月理朵。

耶律阿保机之所以能够成功,一大半的功劳都在文武双全的萧平身上。

大辽立国之后,耶律阿保机留下遗命:大辽国的皇后永远是萧家女子。

想到眼前这个小女孩的真实身份,李宪知道自己无意之间惹了大麻烦。

稀里糊涂救了一个大辽国公主级别的女孩,不知道是福是祸:“原来你是皇族,难怪会被当成宝贝绑回来。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