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19-06-19

我和郑和下西洋 完结

我和郑和下西洋

来源:掌中云作者:半包软白沙分类:历史军事

小说简介:卧底警员误入明朝,第一件事就是盘算打劫,从此掉入大明的泥沼不可自拔。为了自己的生计,为了幼妹的幸福,他一头扎进了锦衣卫的怀抱。他是马恩,三宝太监之侄,七下西洋的宝船锦衣卫。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 权谋 斗争 高手 历史

精彩章节试读:

温暖的阳光,从错落有致的窗棂中透露下来,照在室中。一些平素在没有阳光的时节中看不见的微尘,欢快的的在被窗棂割裂成各种奇怪的花纹的光柱中跳跃,就像一群欢快的小精灵。阳光的尽头,是一大一小两个和衣蜷曲着的身影。

今天又是一个艳阳天!

马恩惬意的睁开眼睛,感受着窗外拂在自己身上的阳光,再看看自己身边,像一只小猫一样,匍匐在自己身边的锦儿,嘴角微微一笑,忍不住的爱怜的摸摸她的脑袋。

想起昨天晚上的情形,马恩心里又是好笑,又是有点心酸。这丫头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想法,以为李家兄弟是那赌坊老板来收房子的不说,还以为自己的这个哥哥,又去赌坊赌输了,将主意打在她的身上。难道自己就是这么一副丧尽天良的混蛋样子?输了房子,还要卖妹子抵债?还是她一直在心里,都在担心这个?

待到好不容易说服了她,收拾东西到吴家的时候,她还是忒不放心,生怕自己一等她闭眼,马恩就转身留下她走了,死活要和他在一起。小萝莉又能有多大的心性,能抵挡得住瞌睡,到了半夜,实在抵挡不住困乏了,她就这样抱着马恩的胳膊睡着了,只是此刻马恩看着他睡梦中微微蹙着眉头的样子,就知道,她睡得并不安稳。

让她多睡一会儿吧!马恩想到,轻轻的挪动身子,不料就是这样微小的动静,也让马锦儿蓦的惊醒过来。

“哥,别丢下我!”眼睛还没睁开,她嘴里已经喊了出来,怕是这一夜,她都是在这样的怨念中度过的吧。

“没事,锦儿,天亮了,哥不会丢下你的!”马恩轻松的捏了捏锦儿的脸蛋,“反正无事,你要是困乏,就再多睡一会儿,如今在哥在东家这里做事情,要是懒散,会被人赶出去的!”

“马恩,马恩!”小丫鬟嫣然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进来,“叫锦儿出来吃饭了!”

马锦儿来的时候,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吴嫣然这个貌似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小丫鬟,这让她微微放下了一点戒心。倒是吴嫣然,虽然对马恩有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但是一眼见到马锦儿那可怜巴巴的样子,顿时就喜欢上她了。

“嫣然姐姐!”马锦儿这才反应过来,这不是在自己家里了,而是在哥哥的东家家里,她和哥哥是寄人篱下,可不能等着人家来伺候他们。

“我来帮你做饭!”看到马锦儿有些局促的站在自己面前,对着自己说这样懂事的话,吴嫣然笑了,眼前的小人儿,让她想起了几年前的自己。

“不用,家里有厨娘呢,饭都做好了,你洗把脸就成了!”

撒着葱花的小米粥,一看就让人垂涎欲滴的小菜,更重要的是,还有一大簸箕热气腾腾的馒头,站在饭桌前,马恩简直都有些热泪盈眶了,这都几天了,他终于吃上一顿像样的饭食了。

李家兄弟已经呼呼啦啦吃得不亦乐乎了,簸箕里的馒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低着高度,马恩毫不迟疑,恶行恶相的扑了上去,倒是马锦儿,虽然也是眼睛发亮,却是文静的多,比起他哥哥的这份饿鬼投胎的样子,倒是斯文多了。接过他哥递给他的馒头,吃得那叫一个慢条斯理,仿佛一边吃,一边要记住这馒头的味道一样。

“你的事情,夫人知道了,吃过饭咱们兄弟和你去找那赌坊的老板,这银子,夫人给出了,但是夫人也说了,这银子你得慢慢从你的月例里扣还!”李树上一边吃着,一边含含糊糊的说道,吃这么快,还能说话,这也算是一种本事了。

昨天夜里,马锦儿的不合作,李家兄弟自然是要问个究竟的,所以,马恩的这点破事,就是想遮掩也遮掩不住的,不过,他也没想遮掩,打劫不成,被人家给捡回家去了,这事情他当然打算赖在这个新东家身上了,他想到最坏的结果,是被人收了房子,流落街头。但是,即便是这个新东家不援手,他现在也算是有了栖身之所,总比流落街头好多了不是。

马恩自忖,自己又不是那败家子烂赌棍,有手有脚的,难道还在这里活不下去,房子没了,可以慢慢赚,这马锦儿跟着自己,总强过跟着他那烂赌棍的哥哥好无数倍了,自己先保证不饿着冻着他,再慢慢想法子就是了。

没想到,这李家兄弟,居然回来就立刻禀报了自己的主人,而且,貌似自己的这位新东家,还真打算给自己摆平这事情了,不过转过头来,他想想也是,自己东家的自家男人是官府中人,她对上几个开赌设局的地痞流氓,自然是毫无压力。

。。。。。。

“小姐,这个叫马恩,老奴也打听了一下,在这南宁城了,他名声可不怎么好,夫人真打算用他?”与此同时,在一进院子之外的庭院里,一个双鬓斑白的瘦削老人,正对着在阳光下微微眯着眼睛的闻人凝说道。

小姐,也就是这吴府的女主人,马恩的新东家,闺名叫闻人凝。明面上,这闻人凝是曲靖府清军厅千户吴天德的原配夫人,可是老人知道,在曲靖的那位吴千户吴大人,只怕连自己这位原配夫人究竟是何种相貌都不清楚。

“若是三十两银子,能够换来一个忠心不二的手下,这样的买卖,怎么都不算亏的!三十两银子,还买一送一,这买卖不亏。那丫头据说,还是个小美人胚子。”闻人凝慵懒的笑了下,又问道:“冯叔可曾打听到这马恩有什么欺男霸女伤天害理的劣迹?”

“这个倒是不曾有!”被称作冯叔的老人,轻轻的摇了摇头。他姓冯,名建南,不过,闻人凝自小就称他为冯叔,倒也不显得唐突。这吴家大宅里,仆妇,护院,丫鬟都有,又怎么能没有一个管家呢,而他,就是这大宅的管家,嗯,至少,对外是这么说。

“这不就成了,不过是游侠儿一般的人物,连好凶斗狠都谈不上,身子骨倒是还算健壮,这样的人,若是勤快,倒是能省了我们不少事情!”闻人凝俏目一转,看了冯叔一眼:“我们新来乍到,又不方便抛头露面,有几个熟悉当地的人手帮我们,这期间的好处可就不是这区区三十两银子可以买的来的了!”

“小姐说的是!”冯健男点点头:“这马恩的妹妹,此刻也随着他来了,他若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做出一些糊涂事情,有了这个缘故,这人倒是可以试着用一用,实在不行,就换一个吧!”

“嗯,再说吧!”闻人凝低下头来,重新将目光放在她膝上的那本书上,不置可否的应了声。见到她这个样子,冯健男微微低着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马恩自然不知道,就在吃早饭的这一会儿工夫,他的这份工作,就直接通过了审核期,进入试用期了,此刻的他,正浑身畅快的走在赌坊去的路上,在他的身后,是面无表情的李家兄弟,俨然就是他的护卫一般,若是不他身上穿的实在是不像个有钱人,这样子,倒是有点富家公子带着跟班出来溜街的味道了。

“就是前面!”赌坊已经遥遥在望,在马恩的有些模糊的记忆中,这个地方,格外的有亲切感,这种不熟于他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李树上站定了脚步,从怀里掏出一大卷纸来,马恩乍一看,还以为他揣着个账本呢。

“这是伍拾贯洪武宝钞,你拿着,夫人交代了,三十贯,你用来赎你的借据,剩下的,是让你花费的?”

马恩看着李树上,眼睛一眨都不眨,足足憋了半分钟的气,他才笑着说道:“李大哥,你玩笑可不好笑,你就不要玩我了好不好!”

“拿着!”李树上一把将宝钞塞到他手里,一手指指自己的兄弟,又指指自己,“你觉得我现在的样子,是像和你开玩笑的吗?”

看着李树下面无表情的脸,又看看面前的李树上,一脸的严肃,马恩有些呆滞的摇摇头:“不像!”

“夫人怎么时候,你就怎么做,这事情,冯管家也知道的,你就别瞎想了,你马恩,是我家夫人的远方侄儿,这姑妈资助点侄儿还赌债,这不是很正常的么,就是一点,你要弄清楚,这钱你怎么花,你做主,但是,这钱,要花的值得,夫人的意思,你最好用这些银钱,去交好你昔日的那些狐朋狗友城狐社鼠们,夫人既然在这里置办了宅子,就不希望偶尔上街,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物冲撞到,还有,若是有外来的那些手脚不干净的、或者可疑的人的话,我们也要知道。”

有问题!!马恩的第一个感觉,眼前的这个情形,和当初自己的队长,给自己布置任务的时候,是何其的相似,如果要说不同的话,那就是上次自己是接受命令,拎着脑袋到黑帮里去卧底,而这一次自己接受命令,是带着大把的银子去卧底。其本质根本就没什么区别,都是联络感情,取得信任,然后套取消息,这一套,他简直是太熟悉了。

如果,如果是自己的这位主母,是出于李树上说的这种目的,而这样大把大把的撒钱的话,那得无聊蛋疼到何种地步啊,呃,如果她有那啥的话。这种理由,显然是站不住脚的。类似这种事情,让国家暴力机关来做,似乎更名正言顺一点。

千户?千户!他突然想到,自己的那位尚未谋面的男主人,好像就是一个什么千户,这可是大明朝武官的序列啊,但是,转眼间,他又狐疑起来,是说不通啊,可是就算你是野战军,也不能管地方上的这些事情吧。

他脑子突然轰的一响,一个名字突然出现在他的脑中,“锦衣卫”!他记得明朝地方的锦衣卫千户所,其最高长官,不也是千户么,锦衣卫这个一听名字就有些犯规的机构,可是军民百姓什么都管的,难道说,自己那位未曾谋面的东家,是锦衣卫千户这样的大人物。

他脸上阴沉不定,等到他抬起头来,看着李树上李树下两兄弟的眼色都有点变了,这两兄弟可是说,他们还挂着军中的职衔,这么说来,这哥俩,也是锦衣卫的校尉来着?

“哥!哥!”

迷迷糊糊中,马恩听得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唤他,他习惯性的一揽手,将身边的人儿一把揽住。

“哥!你醒了!”那娇嫩的声音绽放出一丝欢欣:“你渴不渴,我去烧点水来!”

“声音不对?”马恩虽未睁眼,但是听出来声音不对。昨天晚上的那个女孩,虽然也是满口“哥啊!哥啊!”的喊着,可是喊得腻歪,身材也和自己揽住的这个身子有点不太像啊,马恩可是一直喜欢丰满型的,怀里这种苗条到骨感的女孩,可一直都不是他的菜。

他的头也有些疼,但绝非是喝醉的那种胀痛,而是一种很熟悉的感觉。马恩运起一口气略微的活动了一下,跟小时候被人用麻袋扣住,暴打一顿的感觉太像了,还真他妈的有点怀念啊!

怀里单薄的身子,轻轻的挣脱了他的手,欢快的朝着门口走去,似乎马恩的醒来,对她来说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一样。马恩坐了起来,瞳孔猛然一缩,仔细的打量着四周,心紧了起来。搞什么鬼?这是夜总会推出的新服务吗?仿古风?可这随便找几块木板这么一搭就凑的一个屋子,分明是换了一个地方。

突然的变化,让马恩他习惯性的将收伸向枕头下面,触手却是冰凉的一个瓷枕,毫无疑问,这样的枕头下面,可是藏不住他那片刻不曾离身的手枪的。

这一伸手,让有些迷迷糊糊的他,登时惊醒了过来。

作为一名卧底的警员,适当的放松,甚至陪着犯罪分子,踩踩法律的红线,都是规则允许的,所有的这一切,都只有一个目的,在完成任务前,保证自己的绝对安全。这一天到晚隐藏真实的自己,在一群熟悉的陌生人中周旋,这手枪无疑就成了他最忠诚的伙伴,只有他不会背叛。

眼前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他在做梦,做一个无比真实荒谬的梦,这个梦里,甚至连他喜好的女人的类型都改变了;第二,这是一次考验,他卧底的这个贩毒团伙,对他起了疑心,甚至还对他使用了迷幻药品之类的东西,希望借此套取出他的真实身份。

“哥,别找了,家里没钱了!”还是那个稚嫩的声音,马恩顺着声音看去,一个头发绾成一团的瘦弱女孩,端着一个瓷碗,站在他的面前,两只灵动而漆黑的大眼睛里,隐约闪动着一团雾气:“当衣服的钱,你昨天就拿出去了,家里一个铜钱都没有了。”

“当衣服,当什么衣服?”马恩有些警惕,生怕言语中中了什么圈套,支支吾吾的说:“我是说衣服当出去了,家里还有没有别的了。”

“哥你不是逗我吧,你说现在天气热,冬天衣服放在家里也占地方,还不如换点钱。你丢给乐大爷那里,没准还能够钱生钱,能换点好吃的回来!”女孩将手里的碗递给马恩。马恩谨慎的接过来,盘算着应付的话。

乐大爷!一个陌生的名字,马恩不露声色,警觉的将名字默记下来,盯着女孩,目光有些怪异。

“你怎么了哥?”女孩感觉有些不对起来,她突然紧张起来,问道:“哥,是不是昨天打到头,你连开赌坊的乐大爷都不记得了吗?”

“呵呵,开赌坊的乐大爷,我当然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就是刚刚起来,有点晕!”马恩憨憨一笑,搪塞道。

女孩使劲凑过来,疑惑的看了半天,最后见到他没有事情,有些惊魂未定的舒了口气:“吓死我了,哥,你千万不要有什么三长两短啊,我听赵大娘他们说,人要是打到了脑袋,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的,哥,你看着我,我是你的妹妹马锦儿,你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我哦!爹和大哥都不在了,我就你一个亲人了,要是你都不认得我了……”一边说着一边眼泪汪汪的好不可怜。

“记得,我当然记得!”马恩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四周,这决不是一个梦,马恩很清醒,不用捏自己就知道所处的位置,他的大脑迅速的分析起来,温湿的风吹进来,让他感到阵阵的寒意。难道是在影视城?可是,这面前这个明显的营养不良十来岁的小女孩,又是怎么回事情?

“锦儿!”他试探的叫了一声,见到她没多大反应,就大着胆子继续说道:“哥只是有些迷糊,没事情的,昨天有什么人找过我,或者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现在脑子一想东西就疼得要命!”

“嗯!”锦儿不疑有他,乖巧的坐在马恩的身边,顺手接过他喝了几口水的瓷碗,小心的放在窗前的小桌子上。

“昨天哥你说去试试手气,若是博钱赢了,就回来给锦儿带果子吃,后来没多久赵大娘就来告诉我,你又被乐大爷赌坊的那帮人打了,我就和赵大娘从后面巷子里把你扶了回来,然后你就睡了一觉,现在醒了,可担心死我了!”马锦儿一边说,一边用小手拍拍自己的胸口,一副余惊未消的样子,煞是可爱。

马恩的肚子咕咕的叫了几声,这个时候,马恩才觉得自己的肚子很饿了,原本这感觉不是那么明显,但是这几口水一下去,他的五脏庙开始干活,很快就发现他的胃里一无所有,所以,很不高兴的提出了抗议。

“我去给哥蒸菜团子,昨天的菜团子还有好几个呢?”马锦儿显然是听到了他肚子里的动静,乖巧的起身,朝着外面跑去。

不是梦,梦没这么真实,他摸了摸马锦儿坐过的地方,尚有余温,谁能在梦里感觉到温度。若是说这是个考验的话,他也不相信,因为这个丫头的目光里蕴含一种许久未见的感情,那叫做――真诚!

什么都可以伪装,唯独真诚不能伪装!

“不会是穿越吧!”他的脑子里莫名其妙的起了一个荒谬的念头,这几年“穿越”成了一个流行词,而且,似乎各种各样的穿越方式,逐渐有从千奇百怪朝着睡梦中穿越统一的趋势,而自己不就是一觉醒来,就到了这破地方,似乎,用这个荒谬的理由解释这种荒谬的情形,虽然荒谬,却是最合乎逻辑的。

女孩的服饰,头发,说话的语气,甚至话里话外的内容,都不带任何现代人的气息,不是刻意营造的话,那就是他穿越到了古代,似乎这样解释很是合理。不过,如果真的是穿越的话,这问题又来了。

听刚刚这女孩说,自己是被人狠狠的揍了一顿才刚刚醒过来的,而且,听她的意思,这样的情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貌似自己是一个穷的叮当响还要去赌场耍钱的赌徒,不,确切来说,是一个烂赌鬼。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悲剧的很了。人家穿越帝王将相,轮到他了,就是一个烂赌鬼;人家家财万贯,轮到他了,他就不文一名,这是真的,他现在连那个女孩说的一文钱都没有,这也太操蛋了一些吧。

他带着侥幸的心理,慢慢下的床来,走了出去,若是一次考验,没道理会让他自由行动,自然有人会出面来干涉,但是一直到他走到院子门口,看到门外一片古色古香的建筑,那一条蜿蜿蜒蜒铺向幽深的青石板小径,看到小径上一个个或者短襟,或者长衫走动的人,看到小径尽头大树下坐着的服饰各异唠嗑着婆姨们,他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靠在了那单薄得要命的门板上。

“哥,你怎么出来了,你身上有伤呢?”唯一干涉他的行动的只有马锦儿,马锦儿看到了外面的他,急忙放下手里的活计,跑了出来,费力的搀着他,将他扶了进去。

“我这就快好了,哥,你忍一忍啊!要是饿得慌了,就先喝两口水!”小丫头似乎很有经验,“躺在床上不动,就不会饿的太厉害,喝水也是一样的,喝得饱饱的了,也不会感到饿了!”

马恩躺了下来,望着头顶上那蛛网密集的屋顶,心里忍不住一阵心酸。这马锦儿才多大,就能够有这样的生活经验,看来,她挨饿的次数,一定不少,难怪她一副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的样子,自己这副身体的原来主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混蛋啊?明知道家里有幼妹还在挨饿,连冬衣当的两个钱都要拿去赌,这样的人,大概连老天都看不过眼,才叫自己取而代之的吧。

三个青黄色的菜团子,被马锦儿如若珍宝的端了出来,她自己拿了一个,剩下的两个,给了马恩。马恩三口两口的吞下了肚子,菜团子不大,而且很糙,不知道是什么做的,还有点刺喉咙,马恩又喝了几口水,才艰难的把他们吞了下去。

他敢发誓,这是他这一辈子吃到过的最难吃的东西了,可是一见对面的马锦儿,还笑眯眯的捧着一个菜团子,吃的津津有味,对这个女孩却好奇了。马恩看到她的手又红又肿,显然是被什么扎伤了。

马锦儿的手突然一缩,藏在身后,说:“哥,以后别赌钱了。”锦儿突然瞪着马恩有些试探的问道:“锦儿可以帮人家做针线了。”

“好吧”,马恩暗道:“就算我穿越了,别人穿越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自己掘第一桶金,然后争霸天下,商海纵横什么的,自己倒是很别出心裁,吃完了这两个菜团子,自己要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为自己找饭辙,不然的话,下一顿如果不出意外,铁定是自己和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妹妹,要饿肚子的。

更加让他无语的是,他至今还不知道,现在他是身在什么地方,此时又是什么朝代。当然,最登峰造极的是,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很明显,若是他不承认脑袋被打坏了的话,他就无法开口向马锦儿询问。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