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19-06-19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完结

重生之三国枭雄录

来源:掌中云作者:东一方分类:历史军事

小说简介:男儿壮志,娶娇妻美妾,收谋士猛将。重生三国,成为刘表之子。重活第三世,看刘修崛起荆州,战天下英雄。展开

本书标签: 励志 权谋 江山 争霸 三国

精彩章节试读:

刘修低喝,右手捏拳,一式炮捶悍然砸出。

黎渊面色冷笑,正面厮杀,不仅是武艺的较量,更是胆气、意志和气势等综合能力的较量。即使刘修的武艺和力量高出一筹,但他上过战场杀过人,他有把握取胜。

双方都扑向对方,拳头各自砸出。

“死!”

黎渊大吼,眼见拳头即将砸在刘修的手上,更是兴奋。

拳头迅猛的轰出,挂着风声,强大无比。但凶猛的拳头一下砸空,没撞到刘修的拳头,两个拳头竟是各自错开。

“中计!”

黎渊心头大呼,脚下就被绊了一下,人瞬间就飞了出去。

轰!

黎渊庞大的身躯轰然坠地,再次上演了狗吃屎的画面。

面颊狠狠的和地面摩擦,疼痛不已。

刹那间,周围哄笑声连成一片。包括黎村的人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发笑。黎渊连续两次摔倒在地上,脸面丢尽了。

黎渊站起身,瞪了眼黎村的人。

瞬间,黎村的人都闭嘴,忍着心头的笑意。

黎渊看向刘修,“你不讲信用,刚才,你说了要堂堂正正一战的。”

刘修耸了耸肩,很认真的道:“你曾经在军中当兵,兵法常识一点都不知道吗?兵者诡道,怎么可能什么都告诉你呢?再说了,你对我行凶,却要让我站着让你打,这是哪门子道理?莫非你的脑子被驴踢了,唉,真不明白你这样的智力,是怎么当上黎村族长的。”

刺耳的话,更让黎渊心头愤怒。

黎渊握紧了拳头,道:“小子,你完了。今天,老子一定让你生不如死。来人,拿老子的刀来!”

刘修握住腰间的佩剑,道:“动兵器的性质不一样,你要考虑清楚了。”

黎渊沉声道:“老子不杀人,只是收拾你。”

对于刘修的言谈举止,黎渊不清楚。只要不杀刘修,教训刘修一番,即使刘修的家人找来,他有理由搪塞。如果刘修没有背景,他更不怕了。

不多时,村民递过来一把铁背刀。

黎渊一刀在手,气质更是杀气凌然,令众人胆寒。

文誉咽了口唾沫,心中真的是怕了,担心道:“刘神医,算了吧,不要再争了。”事情渐渐不受控制,文誉也没了底气。

刘修挥手道:“族长,你站在一旁看就好。”

“来,让本公子看看你的刀法。”

刘修佩剑出鞘,一剑在手,气质也随之变化,堂堂正正,威不可犯。

黎渊恍惚了瞬间,旋即就恢复了过来。

“小子,看刀!”

铁背刀抡转,锋利的刀锋划过空中,一招力劈华山,迅猛落下。闪耀的刀光,犀利霸道,透着杀伐之气。

刘修摇头道:“雕虫小技!”

一步迈出,刘修的身子骤然逼近黎渊。

清亮的剑光,骤然闪现。

叮!

剑尖撞击在黎渊的刀刃上,下一瞬,剑尖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劲的力量,撞得刀锋震颤,劈下的方向随之改变。

两人一交手,便各自后退。

刘修眼神锐利,手提长剑,脚步连踏,挽了一个剑花,便迅速刺出。

剑光如虹,眨眼就到了黎渊身前。

黎渊挥刀抵抗,可他刚一挥刀,却发现刘修剑招骤然变化,剑势随之再起。锋利的剑尖,在空中一闪而逝,呲的一声划过了黎渊的右手手腕。

嘶!

黎渊手腕疼痛,握住刀柄的手一松。当即,黎渊连忙用力,握住刀柄。

刘修眼神自信从容,犹如闲庭信步般挥剑,剑身忽然横拍。

“啪!”

剑身撞击在刀身上,猛烈的力量爆发,黎渊手中的铁背刀直接被撞飞了出去。紧接着,一道剑光定在了黎渊脖子前三寸处。剑尖的锋芒,令黎渊遍体生寒,脸上更是流露出惊悚神色。

两人交手片刻,刘修压制他打。

刘修说道:“你说,剑尖再前进三分,会是什么结果呢?”

锋利的剑尖缓缓前进,逼近了黎渊的喉咙。

黎渊大喊道:“停下,快停下!”

刘修闻言,这才停止。

黎渊心中惊恐,但慌乱了片刻后,很快恢复了镇定,说道:“你杀了我,一定走不出黎村。识时务的,马上放了我。我们之间的矛盾,一笔勾销。”

碍于刘修的武艺,黎渊干脆的服软。

刘修惋惜道:“到现在,你还是没有觉悟,仍然自以为是,真的是欠收拾啊!”

黎渊哼了声,笃定刘修不敢拿他怎么样。

刘修说道:“一开始,你问我是谁?现在,本公子告诉你。本公子姓刘,名修,是荆州牧刘表的第三子。你一个小小的族长,持刀向荆州牧的儿子行凶,本公子因为自保,失手错杀了你,襄阳县的官员,会处罚本公子吗?”

刷!

黎渊的脸色,变得惨白无比。

看向刘修的眼神,充满着不可置信。眼前这个穿着普通的人,竟是州牧府的三公子。这情况,由不得黎渊不害怕。以刘修的身份,要弄死他简直易如反掌。

咕咚!

黎渊害怕了,心中的底气消失得干干净净。

刘修又看向张仲景,继续道:“知道刚才开口的老先生是谁吗?他姓张,名机,字张仲景,是名扬天下的神医。仲景公救治的达官贵人数之不尽,只要他一开口,便有无数的人想巴结。你一个小小的族长,却敢对仲景公动手,你说,你是不是自己找死?”

黎渊抬头看了张仲景一眼,冷汗直冒,心说今天怎么这么倒霉。

遇到一个老的,是名震天下的神医。

遇到一个小的,是州牧府的三公子。

每一个,都是他惹不起的。

黎渊脸上再无一丝的得色,战战兢兢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张神医和刘公子。请公子大人大量,饶了小人。小人马上就让人放水,并赔偿医药费。”

此时的黎渊,心中忐忑不安,生怕刘修不答应和解。

刘修道:“其实你不赔偿,不答应放水,本公子也有办法。来之前,本公子已经考虑将你构筑堤坝,截断河水的事情告知本地的里正,让他来处理。同时,本公子还会让文族长联合下游断水的村民,让他们一起来讨个公道。”

刘修笑眯眯的道:“黎村的人是多,黎村的人是彪悍,但各村的人都来了,黎村恐怕挡不住。”

黎渊眼眸中,浮现出浓浓的恐惧。

眼前的人太狠了,每一条计策都针对他,完全是釜底抽薪的意图。

刘修察言观色,见黎渊的神色,知道黎渊服软了,佩剑铿锵一声入鞘,缓缓道:“该怎么办,自己考虑好。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近邻不是坏事。”

黎渊战战兢兢的道:“小的知错了,小的一定改正。”

“哒!哒!!”

忽然,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的传来。

一队骑兵,迅速奔驰而来。

片刻工夫,来人已经到了黎村的入口。

刘修看到来人,心中一突,连忙问道:“文将军匆匆赶来,发生了什么大事吗?”来的人是荆州大将文聘,他亲自赶来,说明必定发生了大事。

黎渊站在一旁,看到文聘,吓得大腿酸软,心中幸好自己没伤到刘修,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早年入伍的时候,他曾看到过文聘。现在文聘赶来,便坐实了刘修的身份。

文聘翻身下马,面容凝重,道:“主公重病,请三公子马上回府。”

清晨,朝阳初升,金灿灿的霞光将襄阳城点缀得恢弘壮阔。

冷清的街道上,刘修迎着朝阳,往州牧府跑去。刘修是荆州牧刘表的幼子,因为是庶出,长大至今,见刘表的次数几乎屈指可数。

跑到州牧府的后门,刘修刚打算进府,就见一个身段妖娆的女子绷着脸,气呼呼的走出来。

刘修认得眼前的女子,是他二哥刘琮的侍女绿柳。

绿柳叉腰站立,厉声喝骂道:“刘修,你个蠢货,昨天就已经告诉你,会有孙权的使节来访。你倒好,一大早就溜出去。州牧大人难得给你一次露脸的机会,你却不重视,难怪不受器重。庶子就是庶子,自甘堕落。”

刘修仿佛没有听到绿柳的话,语气淡漠的问道:“说完了吗?”

绿柳一脸鄙夷,眼神更是不屑,讽刺道:“怎么了,话不好听吗?你这样的废物,生出来就是给州牧丢脸的……”

刘修眼神一凛,右手猛然挥出。

“啪!”

一巴掌,狠狠扇在绿柳脸上。

绿柳捂着火辣辣的面颊,怔怔失神。旋即,绿柳眼神凶狠,尖叫道:“刘修,你敢打我。我是琮公子的人,你打了我,琮公子不会饶你。”

刘修眸子中,一抹森冷杀意闪逝,再次挥手。

“啪!”

响亮的耳光再次响起,将绿柳打懵了。

刘修擦了擦手,眼神又恢复平静,仿佛刚才的事情没发生一样,“不管如何,我都是州牧的儿子,你只是卖身为奴的丫鬟。我如果拼死向父亲告状,而你向二哥告状,你说,是你死呢?还是我受罚呢?”

绿柳眼神狰狞,恨不得杀死刘修一般。一旦刘修真的不顾惩罚告状,以刘表好面子的性格,即使厌恶刘修,也会处死绿柳,以儆效尤。

绿柳的眼神中,有着怨恨、不甘,却还有疑惑。

在她的印象中,刘修为人软弱,自卑自怜,是一个可以随意欺负的人。眼前的刘修冷漠霸道,更威而不露,令她心底生寒。

这,还是记忆中的刘修吗?

绿柳快速的搜索脑中记忆,却发现只记得三个月前刘修大病一场,之后便再没见到刘修。

刘修挥手,吩咐道:“滚一边儿去,别挡着本公子的路。”

绿柳眼神愤懑,不甘的退到一边。

刘修迈步进入府中,握紧拳头,旋即又松开。自今日起,他不会再是以往那个人人可欺的刘修。

事实上,这是刘修的第三世。

第一世,刘修是共和国的一个普通白领,碌碌平凡,忙于谋生;第二世,他成了刘修,由于是刘表小妾生的儿子,身份卑微,再加上胸无大志,抱着得过且过的态度,最终跟着刘琮投降曹操,一辈子寄人篱下,孤苦到死。

三个月前,他竟然再一次重生了。

这一年,是建安十一年。

曹操平定并州,发兵讨伐乌桓,即将赎回蔡琰;刘备四处求才,即将请出诸葛亮。

两年后,曹操南下荆州,发动赤壁之战。

经历两世为人,更历经沧桑浮沉,刘修心态早已发生变化。他再一次重生,不甘重复寄人篱下的日子,不甘再受人欺辱。

这一世,他要改变自己,更要改变荆州。

刘表不能守荆州,刘琮不能守荆州,那么,他来守,他来做荆州之主!

重生三个月,刘修一直在等待机会。按照前世的记忆,今日,孙权的使者鲁肃来访,最终刘表颜面尽丧。 

上一世,他冷眼旁观。

这一世,他不会再坐视不理。

因为,这是他的机会!

踏着沉稳的步伐,刘修回到院子换了一身衣服后,朝大厅行去。

刘修刚走到大厅门口,挑衅的话自大厅中传出:“三弟也是十八岁的人了,该懂事了。鲁肃今日来访,事关重大,你怎么早上还溜出去玩儿呢?”

说话的人约莫二十岁左右,峨冠博带,风流倜傥。

此人,便是刘琮。

面对刘琮,刘修不卑不亢,道:“时间还早,二哥急什么呢?我参加是父亲参下令的,父亲没说话,二哥就急吼吼的喝斥,莫非二哥能代替父亲做主了?”

刘琮拍案而起,大怒道:“你说什么?”

第一次,刘修竟然敢反驳他的话,令刘琮大怒。

刘修看着刘琮,心中冷笑。他的这个二哥,睚眦必报,欺软怕硬,继承荆州后,却投降曹操,成为曹操的笼中鸟。

面对刘琮,刘修没有半点畏惧,道:“二哥才二十岁,耳聪目明,莫非听不清我的话。”

“你……哼,我们走着瞧。”

刘琮面目凶光,已经是暗恨在心,他心想,等鲁肃的事情结束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一个庶出子竟然挑衅,简直找死。

“二弟、三弟,莫要争了,都是一家人,何苦如此?”

大厅左侧首位,一名身材高大,面容儒雅柔和的青年开口。

此人,便是刘琦。

刘修看到刘琦,心中轻叹,刘琦选择了相信刘备,却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与虎谋皮,伤的是刘琦自己。

刘修瞥了刘琮一眼,拱手道:“大兄言之有理,窝里斗算什么本事,有胆量,你欺负素鲁肃去。”

刘琮怒道:“刘修,你说什么?”

刘修感慨道:“看来二哥真的是病了,还病得不轻。”

刘琦见两人针锋相对,再一次劝道:“父亲快到了,你们各退一步。万一被父亲看到,便不好了。”

刘琮哼了声,不再说话,心中却怒火高涨。

刘修借坡下驴,坐着闭目养神。

“州牧大人到!”

不多时,大厅外响起侍从的唱诺声。

霞光照耀下,刘表峨冠博带,大步而来。他年近七旬,身体早已很虚弱,脸上更有着密集的老年斑。为了保持精神,刘表含了一小片人参在口中,精神显得非常不错。

刘修随刘琦、刘琮起身迎接,眼神平静,仿佛看到一个陌生人一般。生而不养,养而不教,这就是他的父亲刘表。  

刘表落座后,荆州的文臣武将进入厅中依次落座。

“江东使节到!”

大厅外,侍从洪亮的唱诺声再一次响起。

“哒!哒!”

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鲁肃头戴进贤冠,身穿黑色博领大衫,大步而来。他身高八尺有余,一张国字脸,眼神肃然,端的是正气凛然,威仪不凡。

在鲁肃的身后,有两名武士随行。

走到厅中,鲁肃拱手道:“江东校尉鲁肃,拜见刘荆州。”

刘表见鲁肃不行礼,心中不喜,但他却没有发怒,沉声道:“鲁校尉来访,有何要事?”

鲁肃回答道:“回禀刘荆州,我主希望孙、刘两家暂息兵戈,结为朋友。”

刘表冷冷说道:“挑起战端的人,一直是孙权。”

鲁肃显得很平静,不卑不亢的说道:“刘荆州见谅,我主之所以开战,是因为父仇未报,彻夜难眠。只要刘荆州交出黄祖,自此孙、刘两家修好,江东、荆州划江而治,和平共处。”

刘表拂袖,冷声道:“断然不可能!”

黄祖是刘表的心腹大将,执掌江夏门户,刘表不可能自断臂膀。

鲁肃却不着急,道:“这真是不好办啊!”

刘表心中很不高兴,挥手道:“回去告诉孙权,要战便战。”

鲁肃眼神似乎有些慌乱,连忙道:“刘荆州息怒,这样吧,江东派遣一名小将挑战荆州年轻一辈的人。荆州胜了,我主罢兵言和。江东如果侥幸获胜,请刘荆州令黄祖道歉。如此,两家仍然暂息兵戈。”

刘修握紧拳头,眸子眯起。

别人不知道鲁肃的目的,刘修却清楚得很。

第一,鲁肃借机挑战荆州的年轻一辈,是要借此机会羞辱刘表;第二,孙权主动示弱,是故意麻痹刘表。

双方罢兵后,孙权会伺机发起致命攻击,击杀黄祖,谋夺江夏。

刘表不知道孙权的意图,听完鲁肃的话,便认为孙权怕了,所以主动示弱。刘表心情愉快,挥手道:“本官准许你的请求,你方派谁上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