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武侠

更新时间:2019-06-19

废材生的英雄传 完结

废材生的英雄传

来源:掌中云作者:ange1分类:仙侠武侠

小说简介:失恋,没有了家,开除出校……各种困难朝他迎面扑来,然而他却做了一个超乎常人的选择——堕落!何为废材,何为英雄?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展开

本书标签: 学生 冒险 觉醒 救世 魔法

精彩章节试读:

“喝喝……”

天痕喘着气,倚着墙壁歇息着。

现在,天痕正处在教学楼的楼下。

现在是十二点,距离上课时间还有两小时,而离同学提前回教室准备的时间还有一小时半。

也就是说,现在这个时间段,天痕待在这个地方,根本不会有人注意,或者说是不可能有人来这里。

“唉呀……疼!”

天痕的喘息声渐渐停止。

紧接着他不小心碰到左手的伤口,伤口处传来的疼痛就像受到炽热火焰灼烧伤口一样,疼痛无比。

疼痛使天痕暂时蹲了下去。

“我真没想到禁书区里边,竟然还设置有攻击装置这一回事。”

天痕咬着牙齿,强忍着疼站起来,欲转身要走。

忽然。

“哎呀,怎么了?”

从天痕背后传来这阵温柔的声音。

天痕眉头一惊,立马认出这阵声音的主人,赶紧装作正常人模样,转过身去。

正好,转过身的同时,视线与娅丽那蓝色眼瞳射出来的疑惑视线相碰撞。

对视了几秒,脸颊稍微泛红的娅丽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然而,天痕却苦笑着。

“对了,书的事情怎么样了?”

娅丽转过头,兴奋地问道。

“哦,书啊,嗯,已经完成了。给。”

天痕用右手小心地拿出放在口袋的相机,并将它送还给娅丽。

“嗯,谢谢,你可帮了我大忙了呢。”

娅丽面带笑容,露出在天痕看来最可爱的小酒窝,白皙的双手礼貌地接过相机。

接着,娅丽像修理工一样认真看了看镜头,检查镜头记录的书籍与她心中所想的无误之后,又再次露出小酒窝,向天痕道谢。

天痕忙说不用,用右手作出“无需谢谢”的手势。

奇怪的是左手至始至终都没动过。虽然娅丽觉察到了,但她并不这么在意。

“那……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嗯……”

娅丽刚往吼走出一步,天痕的脸猛然抽搐了一下。

左手的伤口剧烈疼痛起来,这次与之前不同。

之前都是伤口经过被动接触才会发疼,然而这一次,是伤口自发的。

天痕不自主地双膝跪地,右手握着左臂的伤口,眼睛艰难地半睁着,

那表情简直就如同置身于地狱一样。。

娅丽发觉不太对劲,赶忙走近天痕。

脸蛋慢慢凑近天痕,娅丽发出温和的声音:“怎么了?天痕。”

纵使声音再温柔,也去除不了天痕的疼痛。

天痕不知怎的,说话的声音比之前小了许多,微弱地道:“我好疼,伤口……”

说着,眼眶被疼痛逼得挤出了眼泪。

“什么!”

娅丽吓了一跳,这才明白天痕受了伤,而且这伤非同一般。

可是,在让天痕去禁书区之前,她明明调查过了,禁书区内部根本没有设置什么攻击装置。除了内部的白线区,但那白线区的攻击装置只会对具有魔法属性的人起反应,或者在白线内使用魔法触发攻击装置,否则……是不可能的。

“难道,天痕在白线区内……用我给他的相机生成过书籍?”

心里想着,娅丽目光瞟了手中的相机一眼。

“总之,现在没时间考虑这些了,将天痕送去治疗再说,可是,医院的话,不行,这样会引起学校注意的,只能将他送到那个地方了。”

心里暗暗道,娅丽的诧异表情化为了严肃,站起身来,走到不远处。

用手指在空气中画出了一个圆圈,娅丽嘴里念道:“以吾之名义,用吾之魔力,使用转移魔法,转移目的地为暗险地。”

说完,娅丽画的圆圈的边缘发出金色光芒。

接着,圆圈中依次出现黄色线条复杂的连接,就像画师在进行绘画一样。

没几秒的工夫,就构成了一个地方性标志的魔法圆圈。

魔法圆圈听从娅丽的指令,开始转动起来,慢慢转化成一个表面看起来像黑洞的物质。

“转移光洞”形成之后,娅丽走到天痕旁。

她看了看天痕,此时,天痕依旧是疼痛难耐。

相比之前,脸色更加发白,脸庞上流出几颗豆大的汗珠。

想到自己所转移的目的地是不能给外人知道的,娅丽的脸颊露出了几分忧愁,颇为可爱迷人。

“抱歉了,天痕。”

娅丽用出现魔法色彩的手指,往天痕的头部轻敲了敲。

顿时,天痕眼珠子瞪大了好几倍,随后双眼闭合,“扑通”倒在地面上。

用魔法将天痕托起来,娅丽手指迅速往转移光洞一挥。

被魔法托着的天痕,快速送进里边。

成功将天痕送进去,娅丽的脸色却开始发白。

“呼呼……”

发出较为小声的呼气声,娅丽微微道:“这个移动魔法可真耗魔力啊,下次得谨慎使用了。”

一刹那,在说这话时,娅丽眼皮跳了跳,眼睛余光扫了扫四周,嘴角撇出一抹阴森的弧度,道:“看来这个学校的校卫队可真尽职呢,没想到这个时间点也在学校内。”

娅丽边说边走进了转移黑洞,身子消失的一刹那,黑洞立即缩小,直至化为虚无。

十几秒后。

两个穿着校服的同学腾空而出,从屋顶降落下来。

在他们的左手衣袖上,戴着一个有着几个英文字母的袖章,上面写着“Guard\"。

这也就表示着,他们是学校的护卫队。

“刚才明明还有他们反应的。”红发的同学燕仔细地环顾了四周,并这样说道。

“已经逃走了。”旁边一位碧蓝头发且眼睛也是碧蓝色的少女,看着安静的空气,冷冷地说道。

“是吗?真是够快的。”

燕轻笑了几下,旋即,眼神迅速变得尖锐。恐吓地道:“下次可别让我们逮到你们。”在燕说话时,雪伊轻轻用手指按着右耳的耳机,小声说道:“目标已经逃脱。”

“尚未确定是敌还是友,请求指示。”

“那么先回来吧。”

“我知道了。”

说着,雪伊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对旁边的燕冷冷道:“护卫队没有什么指示,该走了。”

“嗯,清楚了。”

几秒后,两人迅速离开了原地。

一个黑发杂乱,衣服破旧的小孩,跪坐在悬崖边,两眼直注视着底下无尽的深渊。

旁边一位站着的老者,他下巴长着一抹银白的胡须,这时他望向小孩那边,开口说话了:“小子,知道死亡的滋味是什么吗?”

“滋味?我不知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看着下面,双腿就发软发抖。”

“嗯~这是你对死亡前身体做出的本能反应。小子,敢不敢从这里跳下去?”老者用着无所谓的口吻询问着双眼无神的小孩。

“我……我不敢。”一听到要从这里跳下去,小孩顿时就变得怯儒了,双眼更是直接从悬崖下的深渊移开。

“呵呵,你之前不是所说吗?你的朋友嘲笑你,看不起你是个废材。不是说不想活了吗?那么现在你就从这里跳下去吧,一了而之。”

“我……”小孩听了老者的这般话,心头莫名的心酸与抑郁涌上来,小孩坚定地抿了抿嘴,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走到悬崖边。

“没错,你说得对,他们嘲笑我没用,他们嘲笑我是个败类,嘲笑我是个垃圾。无论我走到哪,都免不了他们鄙夷的目光,这样我还倒不如不活了。”小孩伤心地说着,边说眼眶里涌出了泪水。

老者闻言,略有所思地捋了捋胡须,道:“嗯,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一旦你从这里跳下去了。你奶奶会有多伤心,多痛苦?”

“我……”听到这,小孩停顿住了,脑海里闪过慈祥温柔的奶奶的面孔。脚步连忙向后退了退。刚退了几步,就被什么东西挡下了。转过头来,是一直在跟他说话的老者——爷爷。

“小子,闹够了吧。”老者顿了顿,眼睛里发出异样的光彩,继续说道:“纵使日后的路有多么艰险,你都要一如既往,坚定不移地走下去。要始终相信,你不是孤身一人,在你背后还有许多爱你的人在。”言毕,老者用他那皱黄纸似的手抚摸着小孩的头发。

“该回家了,走吧。老婆子估计在家里等很久了。”

就这样……老者领着小孩,走开了这处寸草不生的悬崖,慢慢地,两人走进森林的深处。

……

“铃铃~”一阵清脆的响铃声打破了这清晨的寂静。

“没想到是场梦啊……”

天痕睁了睁朦胧的睡眼,看了看头上方的天花板,顿然意识到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做梦,不过说做梦也太过分了,毕竟这也是他亲身经历过的。

天痕转了转身子,伸出手按下了闹钟的暂停键。又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拉开被子,慢慢地挺起身子坐起来。片刻之后,天痕走下床,在厕所洗漱起来,站在被画得乱七八糟的镜子边刷牙,眼睛瞟到用红笔字写的“明天魔法测验”这几个大字时,黑色的眼珠子睁大了一下,加快了刷牙的动作,边刷边用牙齿与牙刷交替发出的声音说道:“对了,今天要魔法测验呢。”

在用绿色与花色相间的桌布覆盖的桌子上,摆放着用塑料袋装着的面包片和几瓶罐装牛奶,可是桌面却是一片狼藉:装着面包的塑料袋的口子开着,喝剩的罐装牛奶仍旧放在桌上,甚至有一部分牛奶洒在了桌布上。

天痕在房间穿好校服之后,背上座位上的书包,慌忙地从塑料袋取出几片面包片,又拿起一瓶罐装牛奶,撕开那口子,草草地吃了几片面包,再喝下牛奶,接着边走边吃,走到门口时就顺势将罐子扔在垃圾桶里。

随着“吱呀”几声门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一缕缕刺眼的阳光射进来,使得刚走出门口的天痕停顿了下脚步,急忙用手挡着眼睛,走到单车旁。

在天痕的头上方,陆陆续续有几个穿着与天痕一样的人,坐在木质扫帚的尾部,在房顶上来回穿梭着。

天痕瞟了头上的人一眼,继续坐在单车上,开始骑向学校。

……

远处,一座富丽堂皇的学校坐落在一条繁华的街道旁边,在学校的上空,坐着扫帚漂浮的学生,犹如正在猎食的雄鹰盘旋着,随后不久,他们飞到大门口降落,将手中的扫帚奇妙化为虚无后,便径直走进学校内。

此时的学校,人流渐渐增多,直到出现人山人海的状况,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人流又再次减少。这些来到学校的学生,没有走去他们的教室,而是直接走向中心广场,进行一项对他们来说意义非常重大的测验。

在中心广场处,从五十多米的高空往下看,可以看到的一副景象是许许多多的小黑点,他们几乎占据了整个广场的四分之三。在中心广场的前方,摆放着一个巨大的舞台,舞台两边各站着四位穿着制服的警卫人员,他们是学校为了防止学生扰乱秩序而设置的人员。舞台上方,有四台占地面积较大的类似控制台的机器,它们是这次测验的必备仪器——魔法检测器。

在每台魔法检测器旁,各站着三位老师。每当一位学生将他的手掌放在仪器的识别面上,一位老师负责念出仪器显示屏上的古老文字,一位老师负责在后面存放的魔法书堆中拿出对应的魔法书,最后一位老师则负责维护和修理机器。在上舞台的落脚点处,摆放着两台特制的音响,来参加测验的学生,就像医院排队的病人一样,每人会拿到一个特定的号码。当音响念到本人的号数时,就有一位学生使用漂浮魔法,从人群中腾飞而出,飞至舞台上,听从老师的指挥。

“土属性,下一位,99号。”

一位稍有姿色的女子,用挂在嘴边的小型扩音器说出了这温柔的声音。

测验进行着,学生拿到属于他自己的技能书之后,基本是乐滋滋的,在压抑的空气中幻化出扫帚,坐上扫帚飞离舞台,重新回到一开始所站的位置。

当第九十九号飞去舞台时,人群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发出了一阵骚动。

一个棕色短发的学生,在看着他们班的一个学生飞去舞台时,他担忧地挠了挠头发,环顾了四周,道:“怎么回事,天痕到现在还没来,这家伙真是的。”

不知是过了多久,魔法中学门口边,一位少年火速踩着单车奔来,当望见校门冷清的现象时,焦急的心情更加严重,索性踩到校门口,抛下单车在原地,直接跑进校内。

进入校园,映入眼帘的是几棵移植过来的大王椰树,旁边的景物,没有一个人可以加以修饰,只有清风“呼呼”飘荡的声音。

天痕在通往中心广场的道路上奔跑着。不到几分钟,天痕跑到前面有一个拐弯处的地方,但天痕并不打算要减速,就这样,他直接不加思考地转过弯……

接着,一件对他这辈子影响重大的事情发生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