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武侠

更新时间:2019-06-19

剑心长虹 完结

剑心长虹

来源:掌中云作者:春风来了又去分类:仙侠武侠

小说简介:人心即剑心。一辈子学完不了的剑,一辈子还不清的情。展开

本书标签: 热血 江湖 权谋 斗争 武侠

精彩章节试读:

“你这个朋友,不简单啊。”我向一旁的他低语道。

他同样也带着疑惑的语气回道,“莫说你了,我其实现在比你还惊讶,你知道当初师父对我说过什么吗?其实少宁他并非不努力,而是戚家当时下毒之时,已有损了他丹田,所以走上习武之路一辈子最多不过身体强健,祛病延年,保一生平平安安罢了。当年听完师父的话后,对他同情,所以对他分外友好,以至我两亲密无间的。”

不过他说着说着就兴奋了起来,又叽叽咕咕一阵子当年的光辉岁月,后一拍脑门哈哈一笑道,“哎呀,算了算了,别管那么多啦,他现在武功盖世,我高兴还来不及,还去想他作甚。这几日在山中奔波,好不容易有个歇脚地,一会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他一觉才是正事。”随后拉起小孩的手,跟着傅少宁进了寨中。

听他所言,我的疑惑不仅没有散去,反而愈演愈烈。人常言,一如不见如隔三秋,更何况这么多年未见呢。一位丹田受损,连内力都不能蓄积的家伙,能这么厉害吗?望着一前一后进去的二人,我心里叹了一口气,但还是什么都没说,随着他俩一起进了门。

傅家的寨子不小,整体来看,坐落于悬崖之边,三面皆为无底深渊,正面则为上山之路。白日视野良好到时候,站在哨楼上,可俯瞰近十里之地的情况。典型易守难攻的宝地。

寨子内也同样不简单,其内格局分明,行似棋盘之势,中有一开阔场地,是为校场之用,校场两旁为族中执事之人办公之地,左边延伸之后是兵器库,练功房之类与武相关的地方。校场之右延伸则是书楼,马棚等生活之地。

寨门正对前方一具颇有气势的楼宇正是议事大厅,议事厅往后是一方小院子,为寨主及家眷生活之地。再来之后的房屋呈扇形分布开来,为平常族人居住之地,虽然繁多,但不纷乱,反而错落有致,可见当初设计之人也是费尽心思的。

最后背靠山崖的则是傅家的祠堂和祭祀的地方,为族中禁地,一般无事不可靠近。

此时寨中校场灯火通明,正大摆酒宴。

傅少宁看着小孩对我俩道,“你二人皆为习武之人,跋山涉水,不在话下,你自己看看小孩都困成什么样了。”

果然,救下的孩子两眼皮正在打架,听到我们再说他,又强行撑开了双眼。倒是惹来一阵笑意。傅少宁见此摇摇头,牵过小孩的手,送与手下,吩咐先带其安排睡处。小孩却有些怕生,踟蹰半天得到他肯定的眼神后,方才跟着傅少宁的手下离去。

他扭头向我炫耀道,“看,怎么样,我就说把孩子带到这没问题。”不理我的白眼,又对傅少宁道,“这都晚上了,怎么还不睡觉,校场上整这么大阵势,是出什么麻烦事了吗?方才我们在哨楼外那些哨位看起来很紧张啊。”

傅少宁笑了笑,向我们说道,“哪来什么麻烦事啊。只是最近几日正是一年一度祭祀之时,以庆氏族延续至今,今晚刚准备开始动员,你们也是赶得巧,先来坐下来给五脏庙添些柴火。”

“原来如此。”

一路带着我俩来到校场中,不理傅家其他人的闲言碎语,直接安排我们在左下首席之位坐下,傅少宁才走上主位。抬手举杯,底下吵闹之声瞬熄,傅少宁双眼扫过众人道,“今日,大摆酒宴!为我族祭天仪式做个开端。我傅家先祖,两百年之前,带领族人迁徙与此,百年之内,终是在这一方土地上站住了跟脚,自此。每年秋收之际,都会奉天感怀,以谢先祖之灵庇佑。最近事物定会格外繁忙,大家多受累一点,为祭祀做出...”

后面的话我不太记得了,像这种打官腔的话听起来就让人昏昏欲睡。直到听到一声整齐划一的“诺。”字后,才将我拉回现实。回神之后,才发觉众人目光纷纷聚焦于我。原来众人都举杯站了起来,唯独我一个坐在板凳上捧着个苹果发愣。

旁边他有些尴尬,低声对我说道,“赶紧站起来,好歹走个形式。”

我倒是无所谓,本非我诚心所为,正想扔下手上的水果站起来道个歉,主位上的傅少宁却摆了摆手,“既非我族之人,何必多礼。”不过就算这样,右下席位仍有一莫约十七八岁的青年冷哼一声表达他不满的心情,不过我也没怎么在意。

倒是给旁边带着幽怨眼神的他道了一句抱歉,“刚才走神了。不好意思。” 

酒席就算在这愉快不愉快中开始了。他低声对我说道,“这里最好吃的莫过于傅家的流水席,你大概不知道。我带你来的一半目的,就是为这远近闻名的‘九品十三花’而来的。你一会就知道了。”

九品十三花啊......

我并不是一个有很强口腹之欲的人。但是时隔这么多年,突然再提起来,那十三道凉菜和九盘茶点,还是令人有些怀念。可惜应该没什么机会再可以得尝一试了。

纷纷扰扰的宴席总算在深夜结束。等我都颇有倦意的时候。傅少宁走下来说道,“一路舟车劳顿,我看你们也累了,今日早早休息。明天我们再好好一叙往事。”

他在一旁倒显得蛮精神,对傅少宁道,“你先带他去吧。我去看看孩子。”

傅少宁笑道,“那好,我先带他去休息的地方。你就自便吧,路你都熟,不用我带你了。”待他应答之后,招手带我离去。

路上无言,一直走到后方家居之地,与前方的灯火通明成反比,后面居住之地因已夜深,该休息的都休息了,显得静谧祥和。一路无言。直到他将我安排在一处客房离去之时,才向着我带着笑意道,“阁下行皆法度,定是身怀绝技。真是希望有机会跟阁下切磋一番。”

“可。”正当我要关门之际,他突然出手拦下,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说道,“阁下记得早些休息。谨记切勿在寨中走动,你也知道,最近族内祭祀,事情忙乱,不适合闲逛,尤其寨后那地方,我代理寨主不久,那里很多事情我都不清楚。”

从他的眼神中我读出很多有趣的东西,刚才他提到切磋,但话中完全没那个意思,我也不过敷衍一句。但随后这句,倒是有些意思,所以我也笑着回他道,“你刚说有机会想跟我切磋,可以。但是我这个人,一但动起手来,很难控制住,你要真想来,记得要先交代好后事。”

傅少宁听毕,大笑三声拱手道,“阁下真是好生有趣,早早歇息。明日再来叨扰。”

......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就穿好衣服转悠到了前院,想来呼吸些朝阳之气。但令我惊讶的是,前院已经聚集了不少傅家弟子,穿着黑白练功服,整齐地扎着马步,端拳腰际。从他们额头上涔出的汗水,看样子已经呆了很久了。而他们的前方,正是傅少宁。看来傅少宁能有这一身功夫,也不是白来的。

“动!”

一声令下,这些朝气蓬勃的子弟便全身紧绷,一拳一脚喝喝哈哈的开始操练起来。

我也是无聊,便就地坐下观看。莫约看了半个时辰左右,随着傅少宁一声“停”才结束了今天的晨练。“各位傅家儿郎,谨记!在场的你们,都是傅家的希望,是傅家的未来!你们今天所作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让我们傅家的历史能够源远流长下去,所以别怪我对你们太严格。居安思危。明白吗?”

“明白。”

“我曾让你们记载脑里,刻在心上的一句话是什么?”

“在一切私情面前,皆以家族为上。”

“很好,散吧!去做自己的事去。”

傅家子弟抱拳四散而去。

“感觉怎么样。”双手怀抱,从刚才晨练一半的时候就倚在一旁门上的他开口问道。

不等我开口,走向我们的傅少宁已经哈哈一笑道,“当然是难登大雅之堂了”朝我二人招呼一声,“走,进去再说。”

我两便随他进了校场前议事大厅。其内雕梁画栋,气宇不凡。傅少宁一马当先坐在上位,说道,“昨天你让我查这孩子的来属,怎么说呢。现在你也知道,兵荒马乱的年代,要想找到这孩子的亲属,难于上青天。不过我倒知道附近有一伙强盗,聚集在一处他们自称作‘清风居’的地方。”

傅少宁嗤笑一声,“我第一次听到这名字还差点以为是个文雅居士之地,却没想到里面的人专门干的都是丧尽天良的勾当。要说谁比他们清楚这孩子的来去,我想没人比他们更了解。不过不在一条道上,我们之间基本属于井水不犯河水。所以我意思你就别想那么多了,把孩子留在此处就行了。总比去找你说的那些可能都不存在的亲属强多了,你意下如何?”

他听闻此言,眉头一皱,思考了一会,“昨日我也是有些气上心头,却是没想那么多,只想看能不能找到这孩子的亲属,今天缓过来听你一说,也觉不妥,这孩子既然是被抢到掳来,那其父母怕也是多不在人世了。孩子留在这已经是他天大的福分,其他事就不劳你费心了。不过刚才你说的那个什么清风居,我回头还真想去看看,看能不能去好好泻下我的怒火。”

一处野外空旷之地,乌鸦盘旋哀嚎之音作祟,天空乌云遮蔽,伴着闷雷之音,让人觉得格外压抑。这本该是夕阳西下,红霞满天的懒暖时刻,却显的异常黑暗深邃。

也只有那霹雳惊雷才能炸破这无边的暗幕,带来些许光明。依靠那稍纵即逝的光景,不难看到有一副冷俊的黑衣身影,双手持剑怀抱,似挺拔俏松屹立在山崖峭壁一般孤傲。

少时,雨拉开了帷幕。

而在正对面打量黑衣身影的那一丝蓝装劲缕,却闲散斜立,慵懒的样子像刚睡醒一般。

一手撑起一黑油纸伞,一手正把玩狼獠牙一般漆白匕首的那蓝装者。正是今以轻功‘惊鸿燕步’冠绝至今,一双匕首‘獠白牙’与‘漆冥刃’称雄武林。提起便教江湖人莫不动容的“月夜雁影”——风夜行。

风夜行看向那黑衣身影良久,却不见其有所动。皱眉回思,初发现这家伙是在玉皇城中,一直远远吊在自己身后,不紧不慢。而且嚣张到连自己跟踪的样子都懒得隐藏,便心下玩味溜了他几天。本想让对方知难而退,可没想到对方韧劲不错,一周的光景,仍然跟着自己,十足一个粘人的家伙。而现在,玩也玩够了,自己还有正事。所以在玉皇城外三百多里的旷野之地停了下来,也该是时候结束这无谓的游戏了。

思绪即止。风夜行嘴角拉出一丝弧度,打俏音响起,“朋友,沿路跟我甚久,纵雨天也不放过。错非你我有何解不开的误会。不如细下道来,借雨天光景就此化解,不也是颇为浪漫风趣吗?”

话落。风皱起,轻轻带起那黑衣客头顶斗笠,风夜行借那片刻,只看到那一双锐利而又不含任何感情的黑眸,便打消了那份劝服来人的念头。 

那么一句,“你死为终”,淡淡飘散在这雨中低沉的话,也就不怎么让风夜行有所惊讶了。

‘獠白牙’在空中划出几道优美的弧线,带着雨水洒出漂亮的涟漪,煞是好看。当空转了几圈落下,稳稳停在风夜行手中。

“这又是何苦呢?”

仰天看着这似无休止的雨水,帘幕一般拉开在他与那黑衣客之间,模糊的有些让风夜行看不真切了,长长叹息一声,语气中充满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滋味。又随即低头自嘲一笑,“不过这样也不错”。

雨幕暗色,只看到风夜行的身形轻微晃动了一下,突然像被触破的泡沫一般,‘啵’的一声便瞬间消失在空气中。下一刻,暴涨的杀意自黑衣剑客背部而起。

自不愧为以轻功称雄的好手,桀骜的“错”音刚飘到孤傲背影耳旁,风夜行已经伏于他身后。獠白牙正如虎扑食一般张开血腥大口,袭于那黑衣剑客后心,沿路的雨水皆被獠白牙一点一滴开膛破肚而来,其势不可谓不强。

“好!”只听到一声大喝,黑衣剑客不见回身,猛把住剑鞘,往后顶去,与背后攻来的獠白牙相触发出铿锵之音,两人倏然分开,黑衣剑顺势将衣袍一把撩开。提起剑鞘却不抽剑而出,反而合着剑鞘,如青龙出水一般向前刺了过去,待剑身将出之时,又不知为何与突然出现在身前与獠白牙匕尖呈针尖麦芒之势相撞,一丝花火在两者之间闪起,又弹指一瞬消失不见。

暴风雨来的愈加猛烈,砸在剑上,匕上叮叮当当交错之音不尽不休。风夜行惊鸿燕步全力施展开来,绕着黑衣剑客若蜂环花丛,一手撑伞,一手执着獠白牙从各个刁钻的角度刺进,叫人防不胜防,若换作旁人,早被刺成筛漏了,但黑衣客手中剑鞘似白龙出水,上下腾飞,只消一柄还未出鞘的剑,就拦下风夜行的所有攻势。

风夜行见黑衣剑客仍不拔剑。冷哼一声,一转身黑油纸伞朝黑衣剑客面部抹去,随即一脚踏上横拦在黑衣剑客身前的剑鞘。借力一个回鹘之势,带起獠白牙划破了黑衣剑客脸上的面罩,挑飞了黑衣剑客头上的斗笠。回身与空中飞舞的两截破布一同落了地。

————————

“厉害。”黑白斑驳的发零散且乱,胡子唏嘘拉喳,大致看去只是一个饱经沧桑的中年男子,但那刀刻一般锋利耐看的薄唇,和那比剑还锋利的眼,却不得不让风夜行打起十二万分精神。

两人又回到原地。似一幅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唯一不同的,只有躺在地上被一分为二的斗笠。

“哼。”风夜行开口道,“朋友这一副容貌,又不是丑的见不了人。遮遮掩掩,不觉得装神弄鬼?”

没有斗笠的遮拦,雨水从剑客额间滑落,滴在剑上,又顺剑鞘流过,‘叮咚’一声脆音下归落大地。“死人,没有资格过问。”

不再等风夜行开腔。那一剑白芒已惊天亮起。天上惊雷,不过如此。铮然一声,若青鸟戾声嘶鸣。划破长空夜幕,直直向风夜行刺去。

“好剑!”风夜行大喝一声。大手朝天一张,一把扔开了握在手上的黑油纸伞,又紧抓住从袖中飞出的漆冥刃,双手重叠,形犬牙差互态势,飞身迎了上去。

两人的剑与匕首若沸水与白雪相遇一般。不闻音来,但见二人身边的雨水骤然回放一样,被气机牵引,本该落地的雨水纷纷向天上飞去。接着又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散落在地。

一触即发!

风夜行一手将獠白牙压在剑上,另一手猛将漆冥刃抡起,朝黑衣客头顶劈去。那黑夜剑客抬头冷然看那在眼前放大的匕尖,丝毫不见慌乱,一手反转,将压在剑上的獠白牙反压剑下,斜剑咬住头顶而来的漆冥刃。  

不等黑衣剑客下步反击,风夜行已脱身反走。黑衣剑客即追之时,獠白牙却从风夜行手中脱飞,扑向他的面门,黑衣剑客站定一剑刚挑飞獠白牙,眼角却发现第二把漆冥刃已到眼前。

这两把匕首正如其名。獠白牙混身通白,上有花纹镂空,匕身细刻精琢,别致好看,仿佛工艺品一般。相反漆冥刃则是通身灰黑,古朴简素,看起来像快生锈一般,但天下人没谁敢小瞧这两把匕首。无他,只因为他们的主人叫风夜行罢了。

这飞来的漆冥刃竟然借獠白牙的影子藏匿起来,使两把匕首巧妙化为一把。等黑衣剑客再眨眼间隙,挑飞的獠白牙已经被风夜行搂起从斜方刺来。这一前一左,好像两个风夜行一同搏杀这黑衣剑客。 

黑衣剑客眼角微眯,剑也不去刺了,一个下腰躲过面前的漆冥刃,一手撑地,翻起一脚踢在风夜行持匕的手腕上,又一脚将风夜行踹到自己身后。待落地之后,又一转身一把剑横拍在飞过的漆冥刃上。

漆冥刃借一拍之力,威势不减,反有所增。只不过这次目标从黑衣剑客变成了风夜行。

风夜行此刻还来不及稳住后退之势,眼角瞥到飞来的漆冥刃。强行侧身将漆冥刃闪过,一手探出刚抓住漆冥刃,便听到耳畔猎猎风声作起。回头看去,那一双不含感情的双眼,渐渐放大在他眼前。

剑已不到身前一寸,风夜行目眦欲裂,甩起一手挑起獠白牙想要拦那飞来一剑。但却已是回天乏力,对方送剑的手轻轻一动,平推的剑便转为竖立,獠白牙只堪在剑上咬出一道浅浅的痕迹,终是未能阻止得了这灵性一剑了。

……

下一刻,无边暗幕中拉出一丝温暖的红线,这二人同时收势而立。风夜行背对黑衣剑客而立。艰难从牙关挤出来一句话,“好快的剑,你到底...到底是谁?为何...”  

黑衣剑客缓缓将剑归鞘,动作优雅可观,他没有回答风夜行的话,反而慢悠悠地从嘴里吐出两句诗来,“剑偏锋走亦轻尘...零落散漫...步扉烟。” 

听闻此声,风夜行手间匕首叮当落地,瞳孔骤然紧缩而后慢慢放大,身体抑不住地颤抖,挣扎转身过来。最终开始剧烈的晃动,无助地捂住流血的喉咙,嘴中呃嗬不清,模糊地吐出几个音来,“你…你是…她…,”。

黑衣剑客黑白斑驳的发在空中晃了晃,“你的匕首,也不慢,不错。”

风夜行视线中那黑衣剑客身影渐渐模糊,嘴里不住说道“…不…不…错…错了…我…我…非”。

但因这一剑之威,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风夜行身体中的力气像被抽空了一样,连简单的站立也做不到了,终还是慢慢滑落了下去,颓然砸在地上,溅起一滩泥水,眼睛睁大仿佛为未结之语道出种种不甘,却再也无法让人知晓他想要说些什么了。

天色愈来愈晦暗,雨势也越来越大,不一会儿便将地上鲜血冲刷不再,除了那躺在地上的风夜行和伴着他的那獠白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天还是那个天,雨还是那个雨。

黑衣剑客转身良久矗立在风夜行的尸体之前,神情渐变复杂。

“结束了。”那黑衣剑客喃喃自语,似哭似笑。低头将插在自己左腹的漆冥刃拔了出来,扔在风夜行的尸体上。紧接长叹一声,终是消失在风雨夜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